过客 - 随笔小札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过客
2017-07-22 10:21:17 作者:梨树根 】 浏览:830次 评论:0
编者按:亲身体会并且在其中感悟到了人生之中的某些事物的真内涵。这是值得赞扬的,值得人们去学习和效仿以及深思。笔者这一次的深刻体会将会给您的人生之路增添一道光芒!

上次去北京的时候是冬天,那是因为心情不好,这次去原本以为会比它好些,可谁曾想却更加糟糕。

在青岛还在上班的时候,面对朋友我常说自己是一名过客,一名与其他人不一样的过客,朋友听后知道我这是伤心的自我调侃,于是便细心的安慰起来,说:人生在世总有多多无奈,它们与世共存,曾几何时也处处和我们一样,所以一切都还是开心就好,何苦整天为此闹得愁眉苦脸,跟自个儿过不去呢?那岂不是活的亏了许多?

朋友是青岛大学里的学生,先早已毕业参加工作,他除了是个大学生之外,更重要的便是他的文学爱好,至使他的言谈举止,在自己这个老土眼里看来,真的是与众不同了好多。我出门在外这些年没多少朋友,能说上话的更是屈指可数,而他却是最容易让自己叫出名字的一个。自己有什么心里话都喜欢和他聊,其中自然也不排除自己生活中的烦恼和苦楚。

第一次去北京的时候具体时间想不起来了,翻遍记忆深处也找不到半点头绪,只是依稀的记得,那是一年的冬天,在北京下火车的时候,正逢满天飞雪,恰恰像极了自己当时那很差劲的心情,乱糟糟的四处乱飞,不管落到哪里都让人厌倦心烦,完全没有顾及到自己远道而来的辛苦和不容易,就那么仍旧到处的肆虐着,只弄得自己原本就没啥打算的心里,顷刻间更加烦躁埋怨和迷茫起来,站在路边总感觉自己是最孤单的最无助的,静静的放眼四周,看看谁都像是应该最懂自己的亲人,可又不是,于是思乡的感觉便油然而生,虽然与这次的截然不同,可毕竟是有了。

这次去北京就在前几天,临走时又去看了朋友,此时他早已经是一个小女孩的父亲,自从上次一别两年有余也没见着,这次终于见着了,自然他开心高兴的要命,我情知这其中的最大原因,于是那天自己也同样高兴着,他说自己的贷款要换到六十岁,完全没有了没买房子时候的那种自由,他问我现在辞职了准备有啥打算,我告诉他说,想去北京,他伸手抓过茶壶,给我慢慢倒了一碗水,而后才徐徐的说:北京消费太大,你自己去了当心点,不行就赶快回来,千万别硬撑着。

我好长时间没有说话,只是在临走的时候说,假如那边不行,我会回来的,到时候再说吧!他送我出了那个小区,在站点上他完全是想起了当初我给他说的那句话,于是便在公交还没来的时候对我说:上次去的时候老天爷下雪,这次可别再下雨,老天爷舍不得你。我听后苦苦的笑了:不可能了,都这么大了,还是小孩子吗?这边它已经不欢迎我留下来了。

就那样自己走了,汽车发动的时候,车窗掠过他的身影,瞬间便再也看不见了。

在青岛上车的那天,老天爷沉着脸,到北京的时候却是真正生气了,第二天下了整整一天雨。

冒着雨去找工作,其难便不言而喻,再加上北京地大物博,自己初来乍到人地两生,不管到哪都要不断的问,生怕错过了站点错过了机会,可即便这样那一天下来,却也没找到一份合适的,不是不好找,只是因为自己青岛社保的问题不好办理,于是最终自己便不得不选择放弃,那个时候我又想起了朋友,又抱怨起了自己命苦,到底是哪里得罪了天神,竟然这般降难与我,我只不过想换个地方,只不过想换换心情,只不过想平淡的活着,难道这些也都触犯了那些所谓的天条?惹得它们不高兴,整天用那样的脸色看着我吗?那一天的晚上,独自一人在旅馆的床上我再次尝到了孤单无助的滋味,闭着眼睛仔细的想,冥冥中眼泪竟然悄悄流了出来,我犹豫,自己到底该去哪里,哪里最终才是自己的归宿,家?不敢回,没脸回,一个不欢迎自己的城市自己没必要再回,也不想回,就像当初自己说的那句话一样:当初走便走了,如今回怎回的?这其中之难,除去在外漂泊的人谁能懂得?那个晚上自己下半夜也没能睡着,当最后感觉朦朦胧胧快要睡着的时候,天却已经亮了。

重新站在那街头的时候,决定顺然而来,问过那些好心人,顺着那条街走了没多远,终于找到了那个:永定门长途汽车站,也就是这趟回青岛的客车,才使得自个儿原本伤透顶的心思,更加让人难受至极起来。

两地都没给自己好脸色,可能是自己做的不够好,赚来的,也可能不是,现实中总感觉自己最终好像只能属于那一辆辆公交长途车,那一条条曲折蜿蜒的不尽路途,在它的面前自己豪无衣服可穿,就那么赤裸裸的,只能漂泊,不停的漂泊,至于最后漂到哪里自己也不知道,直到最后,面对故乡,自己浑然成为了一名不一样的过客。

那辆车,从北京去青岛,中间路过哪里我根本不知道,因为从来没坐过,总感觉它一路高速最后就到了,可谁成想它竟然路过了自己的故乡,那个自己再熟悉不过的故乡,当汽车在那个加油站处停下的时候,随着那些人自己也慢慢走出车外,猛抬头间,那一棵棵挂满鲜绿的叶子的枣树,便赫然跃入了自己的眼帘,它不是自己家乡的,却离家乡最近,距离自己最亲,好像它就是自己家乡的一样,一棵棵在随风摇摆的同时,也随时摇摆着自己那颗想家的心,家,离这应该不远了,应该就在那边,那些葱翠的枣树向西南的方向再远一点,应该就是了,我确认这是真的,但同时又有点疑惑,这会不会太巧合,于是我赶紧穿过那些闲散的人群,径直的奔着那个车站超市跑去,在里边胡乱买了点东西,在付款的时候,便赶紧向收银员询问了一句:请问这个站叫啥名?那是一个很年轻的小女孩,见到我极为迫切的询问,她很有礼貌的说:这是滨州无棣北站。呜呼,这分明实在嘲笑自己,嘲笑自己的傻,嘲笑自己的笨,这是无棣,而那边就是自己的家乡了,自己分明已经来到了自己的家门口,却口声声的去向别人询问这是哪里?有这样的故乡人吗?自己还配做一个故乡人吗?甚至于自己还有资格向别人说故乡二字吗?幸亏当时就只有自己,听到女孩的问话后,便赶紧收拾东西,再次急匆匆奔出超市,来到那个开阔的广场上,那些闲散的人着实悠闲的很,他们有的在一块闲聊,有的则拿出手机不同角度的以枣树为背景,进行着一张又一张的狂拍,我没那个闲心去看他们,仍旧快步来到,刚才那个原地挺身站住,眼睛不敢多眨一下的,继续顺着那些枣树的葱翠枝叶,尽力的向西南方向眺望着,我一句话也不想说,就连暗暗的喃喃自语也不敢,生怕自己不经意的那么一声,便悄然打破了自己那已经充满整个身心的思乡情,多少年了?已经记不清了,娘还好不好?她是自己如今唯一的牵挂,偶尔给大哥电话联系的时候,不免就问起她,她的身体怎样,吃饭可好,大哥总是说一切都好,你不用牵挂,安心在外上班就是,听了哥的话心里放下了好多,一边暗自庆幸自己有个好哥哥之外,也更加深深的自责起来,自己尽到一个儿子的孝道了吗?娘真的是白白生养了自己,多年的漂泊在外,原本已经来到家门口,却还要傻傻的向别人询问,我的心凉到了极点,也更疼到了极点,就像一块沉沉的铅块死死的往下坠着,那么长长的疼久久的疼。

自己原本就是故乡人,所以不管时隔多久,我也能一眼认出它,并叫出它的名字,以告诉它自己其实一直在想着它,希望它无论如何也不要像那些东西一样,整日冷冰冰的板着个脸,不拿正眼色的盯着自己防着自己,不然自己不就真的有家不能回了?我想着故乡念着故乡,也更牵挂着故乡里最值得牵挂的人,可故乡还能念得自己不?毕竟都这些年没能回到它跟前了,它的音容笑貌可能也早已不是自己当初离家时候的那个样子了,这应该是好事,可在自己看来却不好,因为若那样继续下去,也许不用再过几年,自己就真的认不出它了,而它可能也更认不得自己了,或者是记不得自己了,所以我希望它变得漂亮却又不希望它漂亮太多,只要适可而止即可,这就有一定难度了,因为自己的要求确实过高,可我希望它能懂得,因为我真的时时刻都在想着它,想着它的好,忘却它所有的不好,这是自己的努力,也更是想家和急于被它认可的迫切,我希望自己的一切努力,它能够看得见,尽量让它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一下就能认出自己,并喊出自己的乳名,那对自己来说将是多么开心和值得高兴的事?

顺着那条细长的小公路一直朝前走,可能用不了多长时间就到家了,那条公路和自己老家的一样,路两边也长满着大大小小的树,只不过这是枣树,而自己老家的那是杨树,那种生长很快的杨树,当时村里人都叫它蹿天杨,当初自己离家的时候它们还很小,转眼这些年,也应该变高变大了吧?记得很清,自己老家的院子里也有一棵枣树的,那是一棵冬枣树,是当年自己还没结婚时和父亲一起栽下的,当时那也是一棵小苗苗,但经不住父亲和母亲的呵护照顾,他们照顾它完全就像在照顾自己的孩子,那份细心周到真不是别人能比的,也就是他们的那份照顾,小树开始茁壮成长,以至于长成最终的一棵参天大树,大树年轻浑身都是枝繁叶茂,应该是能够让劳动者停下脚步安心纳凉歇歇的时候,可老天爷却总是看不惯,它总要无端的刮风,不同方向的风,只弄得大树的影子飘来飘去,最终也没有个能安心定下来的时候,至此,劳动者终日愁容满面,总是日夜牵挂的样子,牵挂它那一天才能安心停下来,站在自个儿跟前,好让自个儿好好的看看,这是普天下所有劳动者心里最大的一件心事,可就是这一件又能有几个如愿实现的呢?仔细看看那些枣树,不用犹豫我就知道那是一棵棵冬枣树,和家里的那棵一样,只不过家里的那棵早已长大,而它却正还是个孩子似的小苗苗,长大的树像极了自己,整日随风飘来飘去,原本思乡的心越加羞涩,就怕见到亲人和听到亲人的问候,一不小心自己便哭了。家乡除了有枣树外,还有数不尽的梨树,这里是一棵也见不到的,要想见到除非从这些枣树的枝梢上漫过去,到那个离着很远似乎又很近的故乡去看,我怀疑这车辆是不是会真的也经过那里,因为我知道自己老家也有个很豪华的车站,假如他真的经过那里了,自己回家吗?想回,可家还记得自己不?自己突然的出现会不会让娘大吃一惊?面对村里那些异样的眼神,自己该怎么做?那些异样的话自己听还是不听?或者是低着头,假装过客一样的啥也不说,啥也不知道?想到这些,自己的心竟然一下莫名的紧张起来,那可是自己的家乡,经过就经过呗,为啥那么紧张?这不是把自己真的当成了外人?把自己刚刚那些还很美好很迫切的感情瞬间都又亲手变成了假的虚伪的?家还是那个样子,是自己变了。

坐在飞速行驶的客车里,透过车窗我尽力的向外张望着,可看到的还是那些枣树,随即划过的枣树,一棵梨树也看不见,我知道这不是好事,它们和自己家里的那棵实在太像,这不免让自己那颗亏欠太多的心更加沉重起来,车子越走越远,距离着自己认为的那个家的方向越来越远,坐在车里的卧铺上,自己忽的涌出来一个想法,远离家乡多年不归,自己是不是真的成了一名过客,看看那几个坐在车里还仍旧不忘继续拍照的人,我不得不承认,自己就是一名过客,一名不一样的过客……


                                  2016.5.2城阳宿舍

6
     
书签: 编辑:素颜鸽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白洋河 下一篇雨天听雨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梨树根] [刘荣发] [小卫星] [浊酒清忧]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感悟生活 爱情滋味
挚爱亲情 纯真时代
河山雅韵 随笔小札

最新文章

梧桐树
  梧桐树这世界是美丽的当我在城市街道思考觉自己应该这么说时正看见一棵憔悴树他仍..
雄银杏 世界草木,
  雄银杏世界草木,必然果子否那僧院雄银杏曾开花么仿佛一棵只造叶的树了深秋,叫银..
雄银杏 世界草木,
  雄银杏世界草木,必然果子否那僧院雄银杏曾开花么仿佛一棵只造叶的树了深秋,叫银..
第二春
  第二春深秋,分明竟第二个春天枯黄下看多少新的绿出现冬麦油菜雪里红都不说吧老农..
宫巷海军刘,工程师
  刘齐衔故居的对面,也有一座大宅,但它的整个门脸与其他大宅不同。临街是一座二层..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