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帘幽梦 - 随笔小札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我有一帘幽梦
编者按:是事巨变,跟不上时代的脚步不是你的错,只能说祖国前进的步伐太快。不能做马拉松的领跑者,参与其中也是好的。祖国的强盛和繁荣,是国人的骄傲,为什么不能融入其中。谢谢作者!

  说来也奇怪,音乐广播听的多了。总认为言情小说都是以女作家的口吻写的。不说琼瑶剧,倒是上世纪尾页泛滥成灾的女性言情小说,多数是像童话般懵懂少女心结。在上海留学的那段时光里,听的最多的话就是,你们“乡窝宁”来上海,就像上海宁出国一样。说是鄙夷的口吻吧?又带着那么一点不自爱,或是粗鄙的话语,我本就不想,在这篇文章中出现。权当是“贫民窟的百万富翁”对乞丐的数落。那段时间,大概是1998年。我那时也就十几岁的样子,农村人,本身皮肤就糙,看着像二十几岁的。少白头的原因,真正二十多岁了,看上去又像三十多的了。今年,我35周岁,在外人眼里,依然像四十多岁的大叔。我十几岁初到上海,给我的感觉就是像出国一样。主观上也认为,离世界近了。已记不清,我初到上海那年香港有没有回归。只是意识里仿佛跨越了那个年代。现在的农村,多是看不到土胚房了,在那个年代,或是说,我们老家这里,近十年才算有了点现代气息。98年至今,工人基本工资也算翻了十倍。接近两个十年!头十年,我还算青春;后十年,我知道了什么是青春。那年,我初到上海,去年,我又到外滩去了一趟。二十年了,除了多了两栋建筑,印象上它还是那样时尚、前卫。只是在我心中,少了一些童真。感觉上,再不能以唯它独尊的视角去仰视这个世界。黑格尔说,在坑底仰望群星的人,还是会容易再跌近坑里。我只是感觉,回眸的一瞬,这个国家就变了。我只是轻轻的回了一下头,乡村就变了。财富留给我们的机会太少了,如年华留给我们可能挥霍的时光一样。我只是在黄浦江上摆了一次渡,那渡口就已经在二十年后的今天,把我所有的梦靥,包括还没有梦到的现实,写进了今天。今天,我留在小城,一个与滕王阁有些渊源的县城。展望再两个十年,或是一个甲子。大上海 —— 有多大?现在是真的大了,然而,它,好像就没有小过。过去从山东到上海,有如到美国那么远,而现在,在众多的城市里,除了高工资,我再想不出亦想不到让我留下的目的。

  

  我有一帘幽梦,只是眼前飘忽不定的夜景,让深处坑底的我,不敢仰望夜空!


1
     
书签: 编辑:古月执忆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足迹——纪念学习电脑打字13周年 下一篇迷失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盛世狂人] [古月执忆] [半城寺]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2 皖ICP备12015777号-4·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