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 - 随笔小札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迷失
编者按:认真仔细的读了三遍,作者的文章中所包含的内容信息量之大,叹为观止。选“迷失”为题,恰如其分,把自己比做精神分裂者,却有点言过其实。学鲁迅杂文的笔法不是不可,可照搬而不深悟却让自己真的走上迷途。看鲁迅的文章,建议站在当时的历史环境中去看,去领会。现在用鲁迅的语言方式来表达,我想毛泽东如在世,也不会再有第二个鲁迅。盛世不再需要狂人,不再需要投枪,走出误区用你深邃的笔法却讴歌伟大的祖国和人民,就不会迷失方向。当然文艺文学流派众多,眼花缭乱,各抒己见,正是百花争艳百鸟争鸣的好时代。你可以坚持你的,但不必把自己孤独,更没有必要站在对立面去嘲讽其挖苦。结尾的终结很不错,有点迷途知返的感觉。谢谢作者深厚的功底,也谢谢作者对火种的青睐。


    
    为了能写好这篇散文,我特意查了词典,发现文采和文笔包括文风,真的不是一个意思。我却这样默默铭记几十年。
    写下标题时我没有百度精神病与神经病的基本区分,总的来说从鲁迅先生的《狂人日记》到今天的天下霸唱的《鬼吹灯》没有一个文人敢说自己不了解或是不知道什么是精神病。它还有一个通俗易懂的名字,神经病。
    其实,所谓神经本来就是控制精神的。
    作为一个被诊断为精神病的患者,我很清楚的记得有人这样说过:鲁迅承认《狂人日记》是自己所作,但是我们不得不承认他的文笔很好。
    这里我不得不说,鲁迅是个外科大夫,他在日本留学时很可能接触了心理学。我不知道心理学和精神学有什么区分,也不情愿去百度。但是我知道,文坛从民国开始就没有消停过。
    有人说民国的知识分子待遇比现在好,我说莫言的《红高粱》文笔也很通俗。与《狂人日记》可以说在阶级上或是名气上说不清谁高谁低。用现在学者的话说,既然都是云烟,也没有个孰轻孰重。
    再聊网络小说,《鬼吹灯》作者天下霸唱的文笔好像没有南派三叔好,《盗梦笔记》貌似让人称赞的更多些。我说我的文笔要用来写故事的话,真的有点像小学生。或许一个小学五年级学生的作文都比我的文笔好。
    可是我们聊的是精神病,一个和神经有关的话题,这点小学生不一定有我强。我是真实的输在文采上,一个正常人阅读我写过的散文不会有精神压力,同样我在书写时也没有压力。讲到文采,我是真实的没有,可我有时也会忘记自己是个神经病,去做一些神经病人不应该去做的事。
    是的,韩寒文笔不错,文采上却不如80前的作者。作为一个有自知之明的人,我能把一篇散文缩减成诗歌。这样,你流畅的阅读我可以在精神上快乐。
    在网络上笔耕青春,我不是不了解其中的艰苦。想在娱乐中有所收获更是难得。我的文采只在底线之下徘徊,我还没有资格敢去触碰小说。
    两晋时,诗人服用五石散,现在的抗精神分裂药取代了五石散,可是皮肤一样会干裂。文笔华丽者自然文采好,文采好自然会有读者。那样笔耕还有收获。我真的想劝诫许许多多的劳动者,看重身边的工作吧!也许一次放手真的是万劫不复。
    或许那些我写过的美文真的是在我服药期间所做,可是不吃药,我真的不知道正常人需要什么。那么那些变态的诗歌,当真是变态的人喜欢。那样的文笔我模仿不来,文采上也达不到那种高度。
    或许这样结束我心里更愉快些,让分裂的人,继续分裂吧!即使分裂也拉不倒他的文笔,这是鲁迅成为鲁迅的前提,那么,所有的赞赏都是一个笑话,一个也许没有太多人能读懂的笑话。
    情绪变化有时是一瞬间的,我不以为所谓的“心境障碍”能给我的生活带来多大阻力。只是精神科的诊疗答案上面写着:精神分裂,心境障碍,器质性精神障碍。让我不得不从新审视自己的过去。
    十几岁时就读过一篇文章,说人生要懂得放手,比如一场想当作家的梦。可梦醒的太晚,亦或是太早,还没来得及拥有已是被现实残酷的剥夺了所有荣誉。
    在现实中,我只是个小学毕业的农民工,可惜偏偏迷恋上了网络。至此在人生的道路上多了一些期盼。我以为我会像迟志强那样写出一本“我在**的日子”让诸多失学儿童领悟什么是歧途。
    当我爱上自己的文字,文学梦一发而不可收拾。团队里获得的文学奖项让我沾沾自喜,甚至以为自己就是既莫言之后下个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可是风雨如此无情,现实如此这般,我在一个小小的诗歌流派混了一年才有一首诗歌上刊。先后也只有一篇评论五首诗歌被编辑采用。
    奋斗到最后终于得了神经病,分裂后才知道做一个精神病是多么的痛苦。从痛苦中我领悟出一个道理。有文化确实比没文化可怕。所谓无知无畏不过也是知者的笑谈。文学本质是善,不过十步之内要有解药。我维持着原本的恶,不过是想对自己的人生,说声:对不起。
    百家汇聚,也许流派的编辑只是一个厨子,而我却在一个小小的流派浪荡了那么多时日。当我知道所谓诗歌已经没有了文学领地时,我偏向广义散文。
    之后才发现自己的文笔是那么的差,十几年前就读过相关的提示文章,没想到在网络里还是陷得那么深。
    是的,别人用电脑玩游戏,而我把游戏当成了竞技。我网游打不好才去文坛发帖的,只是先前用错了语气。我说我是博士后导师,身在法国,结果就游过来一群鲨鱼。被作协的人当神一样供奉,结果可以想象,被送进精神病院应该是宿命对我最大的仁慈。
    我感觉我吃了三个月牢饭,在精神病院并没有人认识盛世狂人,所谓狂人也变得名副其实。这不应是宿命对我的裁决,可是谁会同情一个弱者呢?我被同情过,甚至被无情的同情过。
    我模仿过莫言,今天也在模仿他几十年前的文笔。我不奢望超越他,甚至这种奢望都被年少时的文章无情的撕咬。
    或许这就是莫言成为莫言的原因。我的“心境障碍”也是我的“情感障碍”,恰如一位学者所言:你学习了他们的优点,我学习了他们的缺点。
    一个亡一个心组成了忘,心死了也就忘了吧!上初中时很多人喜欢这个字,记得有位同学说过,他爸说现在学的东西早早晚晚都会有那么一天会忘记,既然是注定要忘记的知识,何必要学!何必要记!
    也知为什么小学毕业只上了两年初中。我要说的跟这些都没有关系。我要陈述的是一段事实。小学时我文笔很好,这是哪个不负责任的人说的,我记不清了。可能是现实中受挫的原因吧!我以为总能忘记那段过去。
    我认识几个网友,张口就是几百万。我曾经开口都是几个亿的人,也被他们吓到过。像很多有钱人一样,我也害怕过。所谓金融危机让银行钱没有吧!我被骗了骗过,所以我也算知道那种感觉。
    我个人银行户头存款没有超过一万,可是我同样会怕,那些钱若是无缘无故消失了,我也会感觉到累,感觉生活没有什么是不可以的。比如现在,我很轻松,因为我钱包和账户里根本没钱。
    我谈过一次恋爱,确切的说我追求过。也是这些追求急切的想让我忘记。像个大人一样活着,活在那些小人心里。关键是她们活在我记忆里,我在不在她们记忆里早已不是我要问的问题。
    比如最近,很想着能有几个零钱花,可我精分了那么长时间,哪还有勇气去工作,更不要说出远门了。这非常像抑郁症,我同时感觉到恐惧,感受到威胁。有种莫名的压力,逼着我把最近的遭遇喷发,或是真的,真的想找个真心疼我的人。
    看了那么多女网友的愤慨,我要说的是,我不知为何真有种想要嫁人的冲动。有儿子时,我老婆只在家闲三年,在这三年里我的世界动荡了三年。现在要我再闲下去,真的有想死的冲动。
    都说忘了吧!于是我真真的忘记许多。比如我第一个儿子,才几个月大便夭折了。再比如我把责任推给了妻子,在有了第二个孩子后,有一天我动用家暴差点杀了她。她也差点动了开颅手术。颅骨也就是后脑勺那里被我打了一个可怕的深不见底的洞。
    至今,妻不曾远离。可是看看现在的我,想想那些个倒霉的经历,真的是不知道,以后的人生要怎样活。今天,也就是今天,我颓废的躺在床上,我是真的想从手机里找到宝藏。
    为什么要提起呢?经历过的很难忘的干干净净。可是为什么学过的常识那么容易忽视呢?我颓废的像个女人。这都是为什么呢?
    难道做个男人真的要打打杀杀,喋血街头吗?我胆子越来越小,有时候看别人闹矛盾,说气话,我都怕感染到我。因为我生气了,那是很变态的一种事情。
    与妻没闹到法庭上去,我是当天把自己打的头破血流,割了手腕后,喝了一瓶名叫毒霸的无公害农药。此事妨碍我去交友,妨碍我参加一些聚会,妨碍我去参加一些文学方面的文化节。我只是想把余生过好,像妻子一样。
    有谁愿意和我一块吃苦呢?往大了说这不算什么,可是假如我隐瞒的这些事实被证实,我眼前的现实还会如此包庇我吗?我这样一想那些有故事的人或是杀人犯,他们是如何在现实中度过余生的呢?
    想到这里我会极度恐惧我的用词,或许自己都想问自己一句:你这是在干嘛?美国老兵像越南回来那些,我是不是要像他们学习。毕竟这些过失都不是社会的错,那应该把责任推给谁呢?妻子那样辛苦,我是不是也应该回头审视一下自己呢?
    所谓的坚强,也不过如此。如今只剩奈何,我如何向“领导”介绍我悲催的一生呢?难道还要像个骗子一样的活下去吗?
    我尾随着生活,到最后才发现是一场骗局,我输掉的仅仅是青春。可是,谁会记得,我已经把自己丢了,丢人的时候我也是在场的,像一个被宣布死刑的弱者。

0
     
书签: 编辑:古月执忆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我有一帘幽梦 下一篇五月,捎上灵魂回家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盛世狂人] [古月执忆] [半城寺] [浊酒清忧]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感悟生活 爱情滋味
挚爱亲情 纯真时代
河山雅韵 随笔小札

最新文章

名臣沈葆桢,故居的
  民国时期的作家郁达夫上世纪三十年代曾在福州做事,来过宫巷。他在日记中写下了他..
门窗厂的车间工人
  门窗厂的车间工人(其一)门窗厂的车间工人嗒的一声灯光亮起轰轰轰冲床敲起鼓来嗡嗡..
银杏树
   每一颗银杏树是不完美的也许,存在和接受另外颗不大同的银杏树就是完美了。..
侠客行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我们其实所想的,也许是侠之小者,为友为邻。但谁大谁小,你..
绾青丝
  必比正确更正确。玄女说九天之下,之上,素女经越女剑本来极好的功夫。更玉女心经..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2 皖ICP备12015777号-4·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