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塘游 - 随笔小札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平塘游
编者按:一次平塘游,但不是一次普通的平塘游,因为您参观了我们国家世界独有的天文望远镜,这就是一种赞赏和写作的高度,赞赏则是对我们国家这种高速发展的世界尖端高科技国防设施,给予肯定和赞美,这就是自豪,增加了我们内心的自豪感。高度,因为是您看到了当这些高科技发展的同时,身边的事物也在跟着变迁,跟着发展,心中充满鼓舞和喜悦。您的这篇文章写的很细致,构思缜密,特推荐给文友阅读!

    贵州又多了一个世界第一,那就是世界最大的FAST(射电望远镜,也有叫天眼的)。作为贵州人我感到无比的自豪,更有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优越感,这不,十月国庆小长假的第一天,我就和家人一起看“天眼”去了。

    贵阳到“天眼”的所在地平塘县克渡镇有165公里的路程,在到处都有高速公路的时代,这已经不是距离。我们出门很早,七点半就出门了,虽说已经是深秋的时节,贵阳这国庆假期中的天气并不冷,一大早的温度就达到十七八度。这样的气候出门旅游,那是最适合不过的。我们是从贵惠大道出贵阳的,贵惠大道是贵兴高速的一段,八车道的路面,很宽也很好走。因为是刚开通不久的高速路,所以路上的车辆并不太多,这在小长假的期间,在其他的高速路上是很少见到的。

    一路上因为车不多,所以我们走得很快,一个多小时的路程我们转到了惠罗高速,在断杉镇我们下了去克渡镇盘山而建的四车道县级公路。由高速路变成县级公路,这倒是我们事先没预料到的。不过县级公路也是柏油路面,所以车辆也不颠簸,也因为是盘山而修的省级公路,所以我们也才把沿途的风景看得更全面更致细了。

    平塘县是贵州省众多贫困县中的其中一个。有人口32万,土地2825平方千米,平塘县位于贵州省的南部,辖属黔南自治州,与广西壮族自治区接壤,县的属地在平湖镇。平塘县是贵州省喀斯特地貌的典型,天坑多溶洞多,地下水资源丰富,地面上却很缺水,所属红水河流域的平舟河,槽渡河等水系大多在深山峡谷中。

    我们下到县级公路后,车在盘山路上行使,沿途看到的是连片的,蜿蜒看不到头的不太高的山峰。这些山都是石山,表面薄薄的一层土,没有林带,没有树木,只有漫山遍野的荒草覆盖着这蜿蜒看不到头的山峦。也因为山连着山,所以也就很少有成片的土地。只有在山与山相交的山脚低洼处才有一些小块的梯田,有的一直延伸到半山腰。而那种稍微连成片的土地,都是在那山与山之间形成的谷底才会看到一些,可也因为缺水,这些土地也很少有像样的水田。也因为多是风化石土质,所以土地都很贫瘠,只能种植玉米、高粱之类的旱地作物。零星的土块收成高不起来,所以这一带的人们都比较的贫穷。十月了,这地里已经看不到什么作物,留下的就是一杆杆七零八乱的玉米杆,在满眼枯黄的世界中随风摇摆。贵阳到平塘有几条路可走,我们走的是贵罗高速这条路,下到省级公路后,还要经过边阳、塘边等几个比较大的乡镇才能到达克渡镇。这段路因为是沿山而建,所以弯道坡道很多,虽是四车道的柏油路面,可有的地方还是比较窄的,在加上因“天眼”的原因和平塘县要开发旅游资源的目的,到处都在做道路加宽改造,这段路我们就实际走了三个多小时,才到了天眼景区。

    我们到的时候,这里等着看“天眼”的人已经有好几千人,大多数都是黔南州,黔东南州靠近克渡的乡镇县的人。他们的路途比我们的短,来得就比我们早,而真正从省会贵阳赶到了的,还只是少数,我们算是早的了。排队领票和买观光车票的人很多,长长的队伍从景区广场的边沿延伸到服务中心的大厅。等了三个来小时,我们才领到门票和买到观光车的车票,又加入等观光车的队伍,又花了一个多小时,我们才真正坐上了去看“天眼”的观光车。“天眼”本来是个科研项目,为了让这一带的老百姓早日脱贫,过上比较好的生活,从中央到省到地方,都支持把这里同时也开发成一个推广科学知识的旅游景点,所以这里的观光车和所有的建筑设备一样,都是新的。大的车一车二十五人,轮到我们坐车的时候是一辆十九座的小客车。进入景区,这路况又和前面的道路大不同了,虽然仍然是四车道的柏油路,可景区的路比前面我们走过的又更陡,弯道也更急了。“天眼”建在平塘的天坑群地貌中,这天坑群的群山比起前面看到的群山又大不同,虽然仍然是石山,可这边的植被就好得多,山不再是光秃秃的山,深林树木,满眼皆绿,也因为天坑富有,这一片就形成了独特的小气候,潮湿温润,很适合植物的生长,因而这天坑群地貌的这一片植物茂盛,土地也较之的肥沃。可是也因为山高路滑,这里没有较大的村寨,不多的人家户就分散在这崇山峻岭中。也因着人家户的居住过于分散,当地政府的现有财力也无法把路修到各家各户的门口,所以虽建国六十八年,这里的人们还过着极贫的日子。好在FAST选址落在了这个地方,这一带即将变成信源屏蔽区,这些散家散户的人们不久就将搬迁出去,住到政府修建的新村里。

    从景点的服务中心到“天眼”实地的观景台有二十五公里的路程,坐观光车我们坐了四十分钟。下得车来在顺着修好的级道一步一步往山顶爬,虽说这山道并不陡,可两百多道的阶梯,还是让人感到有些累。不是山高,而是早上七点半出门到现在已经七个来小时。观景台建在山顶,三层楼,最高的地方就是这三层楼的楼面,我们上到上面的时候,楼顶上已经有很多的人,走到不锈钢和玻璃结构的栏杆边,一个巨大的如炒菜用的铁锅样的球面体就整体的展现在我们的面前。这里的人都把这球面体叫锅盖,所以我们也就随了。这锅盖据介绍有500米的口径,相当于30个足球场那样大,沿着球面体的边沿走一圈得要四十多分钟。球面体的覆盖面由4450块反射单元组成,是世界上最大的射电望远镜,探测的目标直接定位在太阳系的边沿。在锅盖得边沿有五座铁塔,据说是防雷用的。看着这巨大的射电望远镜,心中充满激动。一方面是满足了我的好奇心,另一方面又为我们国家的强大感概自豪。这几年,中国的科学进步速度太快了。不管是在军事领域还是在民用领域,中国速度成为世界瞩目,我们的舰艇,我们的飞机,我们的导弹,我们的卫星,我们的高铁,我们的核电,很多的项目都进入了世界的领先行列。我们国家的世界第一多到不可默数,如今世界最大的射电望远镜的建成和投入运行,使中国再一次的登上了世界之巅。我们的国家在高速前进,高速的走向世界强国之列,中国在复兴的道路上又前进了一大步。

    下得观景平台来,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再加上到景区的大门口又要四十分钟,这一天也就差不多了。在克渡镇上随便吃了点东西,我们就准备返程了。可是大家都意犹未尽,再加上是七天的长假,早早的回去也没什么意思,既然出来了就都想再玩两天。一经决定,我们就不走了,可要住下得到平塘县城去,所以我们又上了路。从克渡镇到平塘有78公里,都是县级公路,这段路比起前面走过的路要平直些,大多都是在谷底行驶,过了甘塘、通州,我们在傍晚时分到达了平塘县城。找旅馆住下后,我们一行人就上街了,一是要解决肚子的问题,再一个就是到处逛逛,看看平塘是什么样子。平塘县也和许多发展中的城镇是一样,分老城区和新城区,说起平塘的老城区,那可是我看到过的所有县城中最小最穷的了。在贵州出生和长大的我,贵州的大多数县城我都到过,如贵阳周边的修文、息烽;如黔东南州的镇远、黄平;还有贞丰、兴仁、安顺的平坝、普定等等,县城建设都比平塘好,都像模像样的。平塘老城区则多是老旧的矮房子,高的也不过三五层。没有大的商场,小的门面倒是不少,一家挨着一家,这到给这小县城增添了一点繁荣的气息。老县城是围河而建,河挺宽的的,两岸大多是餐馆旅馆,可惜这时节是枯水期,河中没什么水,露出不少的沙滩乱石。平塘县人口少,又因为在贵州边沿的崇山峻岭之中,发展相对滞后,所以外来的流动人口并不多。这时候正是晚饭的时后,可很多的餐馆仍旧冷冷清清,没有生意。平塘县的新城区也没多大,不过宽阔的柏油马路,还有马路边的高楼大厦都规划得像模像样的。虽说新楼都大多黑灯瞎火,没什么入住率,可就新区的建设这个事物在平塘的出现,不也说明平塘也在跟着全国发展的步伐前进着吗?说到这,我倒想起我们在路途中看到的一件趣事,说是趣事也不准确,因该说是一件让人值得深思的事。前边我说过由于地貌环境的恶劣,这里没有很多比较大的村寨,大多人家都三户两户分散在各处的崇山峻岭中,我们沿途走来像这样三户两户在一起,甚至相隔几公里才看到一户人家的情况是很普片的。不过引起我们注意的不是他们这种生存方式,而是他们的住房。这些人家的住房有两种。一种是破旧不堪颜色灰暗的破房子,另一种则是离旧房不远的或者是紧靠着旧房而修建的新房,这些新房大多一个样子,清一色的砖混结构的两层小楼,外形又都很相似,一看就知道是统一规划统一建设的。有趣的是把新房建在旧房的旁边,就形成了一个强烈的对比。这样的做法不一定是人为的故意,也有不愿远离故土的原因掺杂其中。可这强烈的反差却让人们看到了国家扶贫的决心和强度,同时也让人们看到,就这样一个国家级贫困县也在跟随着国家前进的步伐,往小康社会的目标奔走。这事让我们看到,我们有一个为人民的政府,为人民的国家,我们难道不该为之自豪,不该为生存在这样的一个国度而庆幸吗?其实这次出行对我个人来说不光是玩,不光是满足了自己的好奇心,更重要的是让我目睹了国家发展的脚步,目睹了人们生活日亦渐好的事实。

    第二天我们去了平塘正在开发的另一个景区——甲茶,甲茶景区座落在摆茹镇的甲茶村辖地内,是一个有山有水有瀑布的不大的景区,平舟河十里竹林十里河滩是一个人们徒步和野炊的好去处。我们到时,河滩上到处都支起了帐篷,看来有不少人就打算这十一假期就在这甲茶渡过了。现在的人们,在城市高节奏的环境下生活,早就厌烦了城市中哪种喧嚣,那种拥堵。借着假期都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休息一下疲劳的肌体,释放高度紧张的大脑,所以乡村游在各地都悄然兴起。回归自然,回归原始成了在城市中生活工作的人们假期的首选,人们不会象过去一样,把时间浪费在牌桌上,自驾游丰富了家庭生活,也活跃了农村市场,更让我看到了人们在物质文明达到一定程度后的精神文明的逐步改变。然而我想说的是,我们不要在开发一个原始的时候,同时又废掉一个原始,大自然的美好才是我们最根本的依赖。

 

                                                         笔者作于2016年11月10日

9
     
书签: 编辑:邓少枫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一生流年,只负她 下一篇心迹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古月执忆] [风影] [云翳清如] [邓少枫]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2 皖ICP备12015777号-4·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