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南下 - 河山雅韵 - 火种文学网-保护原创,营造内容生态圈!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第一次南下
2020-05-08 16:39:30原创一稿多投 作者:月下疏影 】 浏览:406次 评论:0
编者按: 上世纪90年代,南下确实是许多向往外面世界的年青人的首选,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也很无耐。火车上的汗味、睡光板床、吃不惯的饭菜,流水线的劳累,种种艰辛以及下班后的无聊,作者都挺过来了,因为她不愿贫穷,她有梦想,有梦想就要去探索,去努力。很欣赏作者积极向上,充满正能量的心态,祝你心想事成!感谢赐文!

       我那时二十出头,正是大好的年纪。

  和我同龄的大多孩子都可以打酱油,这一点都不夸张,在当时我真的可以排在圣女的队伍里了。不是没有人追求,也不缺热心的阿姨大妈介绍,走不进我心的,我就单着。始终信奉一个道理,男朋友是可有可无的,钱却不能不赚,没有男朋友,无所谓,没有钱,可是无法生存的。

  为了能多挣些钱,开阔视野,我辞掉了每月八十大洋的工作,带着母亲的牵挂南下去了广东。

  去的时候已经过立冬节令,在家乡已经穿上了厚外套毛衣,有怕冷的老人和孩子甚至已经在早晚裹上了笨重的棉衣,天是冷了。

  一路向南,我褪去了外套,在拥挤的车箱里热出了汗。满地的垃圾,到处混合着方便面浓重的调料以及人群中散发出的各种酸腐味,这让我想起了某地的难民营,还有那建在垃圾堆旁的棚屋。整节整节的车箱里各种嘻笑怒骂,各种方言,噪杂得如同苍蝇在垃圾堆里觅食。那种景象是现九零后,零零后无法想象的,不错,我乘坐的是普通快车,时速大约是现在二分之一或者还会慢一些,只为沿途可以多收一些路过的人。

  充满着希望的旅程一开始就给了我当头一棒,那时的特快与空调车对于我们来说是奢侈品,挤在人满为患的车箱里简直就是受罪。

  那一刻,我深切地感受到“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也很无奈”这才刚开始呢!我安慰着自己,到了目的地就好了。

  目的地是设在工业区附近的一个劳务输出点,半国营制,是连接家乡剩余劳动力与合资工厂的一条纽。

  那一晚,我拿出随身携带的被子,睡在光板床上,却怎么也无法入睡,别的事还可以将就,睡眠却不来将就我。

  第一餐饭,许多人都不习惯,而我在梳洗过后吃下了自己的那一份快餐。同去的几个女孩奇怪我为什么会有那么强的适应力,为什么能吃下除家乡味外的当地食品。

  吃过早餐,我们将行李留在劳务输出点,只携带随身物品前去工厂应聘,笔试,面试后等着工厂安排食宿。其实,劳务处早和厂家联系好了的,去的人都会录用,临了走一道程序,也可分个伯仲叔季。

  午餐我在厂区旁的排挡叫了一份当地食品,同行的女孩子却以方便面充饥,她们还吃不惯。

  一行十人,进了三个部门,分了两个宿舍,我们成了邻居,成了异乡里最亲近的人。

  过惯了家乡慢节奏的生活,一下进入高强度,半军事化的管理模式,又给这帮人来了一个当头棒喝。

  我吗?这是我选择的路,再难也要往前走,再说了,我真的没有退路,所以,只能往前走。

  第三天,两个女孩跟随带队的老师返回了家乡,听不懂当地人说话,吃不惯厂里的大锅饭,我微笑着将她们送出厂区,咬着牙返回流水线。

  半个月,又有四个女孩结了实习工资相约一起登上了返乡的列车。流水线的生活太辛苦了,还要听别人说自己是打工妹,外乡人。

   打工妹怎么啦,一个工厂几千人,有几人不是(除老板外都是打工的)。外乡人,又怎么啦!我们来自五湖四海,五湖四海是一家嘛!

  确实打工生涯是辛苦的,远离家乡,远离亲人,熟悉的玩伴,一切都是全新的开始,所以得有一个适应过程。无法改变环境来适应我们,那么我们就改变自己去适应环境并去征服。

   一个月后,同去的十个女孩,来自同城不同的小镇,小区,到最后就只剩下我一个人。

  因为年关将近,外出,跳槽的人都极少,所以,六个人的宿舍就只剩下了我一个人。初来乍到,还未融入别人的圈子,没有朋友,没有老乡,我成了孤家寡人,说孤魂野鬼也不为过。

  少人关心少人问是常态,下班后独自坐在草坪上发呆,夜里想着心事。上班时,盼望着下班能够自由地玩耍,去河边吹吹风也是好事,下班了,数着能有几个小时是属于自己的。当真下了班了,一个人便没了去河边吹吹风的兴趣,只在附近的小店里买些生活用品或欣赏一下那些老员工进进出出亮丽的身影。心里想着,一定要成她们的模样,融入她们的圈子,快乐地享受休闲时光。

  那时没有手机电话,人们联系主要靠写信,就算是想听家里人的声音,也得提前约好在某时某地,那一般是很奢侈的,几毛钱甚至一块钱一分钟的语音通话是很多人浪费不起的。我也只在过年的时候听一听父母的声音,给他们报个平安,问一声好。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我咽下了所有的无奈,隐藏了外面经受的风风雨雨,只告诉他们南方的天空没有雪,冬天一样会有温暖花开。

  他们不知道寒冷的夜里,我找不到热水洗脚,是怎样一个人怀抱双脚到天明的;他们不知道我在餐盒里发现了虫子,却不敢将饭到掉,因为十几分钟后我又得与流水线连轴转几个小时。

  是啊!我不愿贫穷,也不愿依靠,更不愿将此生就这样糊涂地交付出去。所以,我得努力,得学会吃苦,学会学习,学会在逆境中生存。

  九五年么,那一年有喜有忧。

  当往事成了故事,一切都也云淡风轻,没有人知道我手上的老茧是怎样生成了,也没人关心几次汗湿衣裳。但是我不愿回到原来的生活,梦里有诗和远方,那就起程去寻找,远方的路充满崎岖不平,困难与荆棘,拨开荆棘,趟过艰辛,诗就呈现在眼前。

  想要去远方,触及诗和梦想,那就得历经磨难与炼狱,当我走过荆棘,又如何惧怕前路遥远。

  人生本就是一个不停跋涉与探索的过程,我又怎舍得停下追逐的脚步。

赞(19) 公益犒赏

最近阅读文友: [] [月下疏影] (查看更多)
     
书签: 编辑:古月执忆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初夏,第一场雨 下一篇消失的麦秸垛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感悟生活 倾情游记
挚爱亲情 河山雅韵

最新文章

原创作品自媒体推荐付费的说明

热门图文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