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巅玉兰 - 河山雅韵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山巅玉兰
2020-04-27 11:09:36 作者:章妍 】 浏览:252次 评论:1
编者按:喜欢玉兰,好像很多人都有这种爱好,我也喜欢玉兰,但并不是因为它的花香,而是因为它的高雅圣洁。玉兰花的花期因品种不同各有差异,但也都不约而同的在春季里绽放。最早开的因该是白玉兰吧,初春,乍暖还寒,所有的植物都才开始萌动,白玉兰就一枝独放矗立于高高的枝头,没有绿色相伴,只有她自己那傲然的孤独,那挺立于寒风中的绽放。白玉兰属大型的花的品种,当花开时,一棵完全没有绿叶存托的玉兰树,枝头开满洁白圣洁,这时你的视线会自然的被她吸引,你的情感会因为她的孤傲独立而激动。是啊玉兰花开了,迎春花开了,纷繁的春天也该到了。作者作为一个林业工作者,为了祖国生态多样化所付出的艰辛,在这篇文章中充分的展现出来,她为美化祖国作出的贡献,将使我们的祖国变得越来越美丽。谢谢赐文!五一快乐!

      转眼间已至暮春,桃花红颜渐褪,点点嫩绿的新叶爬上枝头;蜷曲的柳叶伸直了腰身,毛绒绒的柳花儿随风起舞;门前的连翘林里圆眼睛的灰雀儿像风一样起起落落,叽叽喳喳地叫着;院子里的玉兰满树繁花,幽香阵阵,每每有风吹过,我总会在充满梦幻的花瓣雨中沉醉,幻想胁下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

      昨天看到一张照片,灰绿的丛林中一大朵的粉红特别引人注目,狭长的,柔柔的斜飘着,像徐徐升腾的轻烟,同事说那是天然武当玉兰的花朵,那棵树长在高山之巅,悬岩陡崖,人很难靠近,全林区仅此一棵。越听越想去会会她,这位拒人千里,整日里与云雾清露为伴的世外仙子。

      武当玉兰属珍稀树木,为了更好地保护这个“镇场之宝”,场里安排我们一行五人去调查观测。天不凑巧,竟飘起雨来。车子在阴冷的雾气里穿行,走了半个多小时,车子停住了。“就在那”同事指着山顶上的那朵粉红色。我取出像机,把镜头伸到极限,对焦拍了一张,还是看不清晰。“走吧,上山。”下了公路,我们沿沟底往上爬。

      雨打着头发、脸庞,我紧缩着脖子,冷冷的湿气还直往身上里钻。大石头被厚厚的苔藓包裹着,踏上去绵软又湿滑,不一会儿,我的鞋子已经湿透了,又冰又冷。林里前几天下的雪还未化,绿草上,灌木上都是亮晶晶的雪。前面的几个男同事走得很快,我有点赶不上,累得上气不接下气,腿也很沉重,每走一步都得用好大的气力。好久没来林里来了,看到绿草上晶莹的雪,嫩绿的很有质感的苔藓,白色的像小喇叭的野花都让我有按下快门的冲动,但我不能停,我已经落后了,得加紧步伐往前走。

      可能是老天怜惜,走着走着雨停了。我倒是越走越精神,没有刚开始那么时吃力了,也不冷了,浑身冒着热气,跟紧了队伍。停下来歇息时,想看看那棵玉兰树离我们有多远,竟然左顾右盼再也看不到那片粉红了。是我们走错路了吗?咋越走越看不到了?

      这里的山非常陡峭,坡度很大,人几乎站不稳。同事递给我一根小木棍,这就是我的手杖了。我尽力保护好相机,用手拽住树枝藤蔓,脚蹬着树根一点点向上攀爬。风吹过,飘来幽幽的清香,对,是玉兰花的香。可又她在哪里?

     “快看,那棵玉兰树。”同事兴奋地喊。我却怎么也找不到,眼前只是一片杂乱的光秃秃的树,“往头顶上看,那不是玉兰花?”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离我们很近的地方,三棵小脸盆粗的玉兰树开满繁花,有十四五米高,笔直挺拔地立在眼前的山巅。

      越往上爬坡度越来越大,而且可以攀援的树也越来越少了,全是松散湿润的腐殖土。兴奋的我几乎是手脚并用地往上爬了。不料脚一滑,身体开始往下沉,感觉脚底下空了,我赶忙伸手拽住了一截树根。人是站住了,却发现相机盖掉了,最后还是同事帮忙在枯树叶堆里找到了。“小心,石头滚下来了。”上面的同事大叫着,还好石头从我旁边滚下去了,我安然无恙。

     终于到玉兰树下了。原来这是从一个根上发出来的三棵树,最粗的一棵有脸盆粗,其它两个小的也有小脸盆粗了,三棵高低差不了多少,像同胞三姐妹,扎根石崖中。同事用围尺量了胸径,目测了树高、冠幅,并作了记录。我拍了照片,但感觉效果不理想,树太高了,而且光线暗,我把镜头拉到最大,照出来的花朵还只是剪影式的灰暗。要想拍到理想的照片,还得爬上那个小山凸。那就爬吧,来都来了,不拍到这位遗世独立的玉兰仙子真容,我就辜负了她的花容月貌,更对不起自己。

      一翻更艰险的攀爬之后,我站到了那个小山凸,这里几乎和玉兰树顶平行了,我可以和玉兰仙子并肩了。从相机里能清晰地看到她那繁密的粉红色花朵,像云雾里飘着的莲瓣,洁净而素雅;又如盛满玉液琼浆的酒杯,让人满怀期待,心生想往。那白中带粉,粉中带紫的花瓣曾盖了落雪,经了雨水,沾了清露,仍然精神抖擞,有着美玉般的莹润和质感,有着闺中女子的纯净与娴雅,有着不足与外人道也的悠闲与高贵。

      悬崖峭壁之上,就独独一棵玉兰,方圆几十公里再没有她的一个同伴,哪她又是从哪来的呢?是人工栽植的吧,谁又会翻山越岭把树栽到高不可攀的岩石之上?自然生长的吧,那怎么会独独只有她一个?种子是哪里来的?大风刮来的?鸟儿衔来的?这棵玉兰的身世真是个解不开的谜!

     独立高山之巅,春风里开花,夏阳下长叶,秋霜里萎谢,冬雪下萌发,任时光流转,岁月轮回,就算繁华落尽,冰刀霜剑,我亦岿然不动,凌绝顶而小众山,不羡都市车水马龙、热闹喧哗,不慕世间诗礼簪缨、温柔富贵,甘愿寂寞与冷清,甘愿孤独与清贫,就算脚下的土地再贫瘠,也要把根从岩石的缝隙间深深地扎进土壤,紧紧地拥抱着她深爱的土地,站稳脚根,伸直腰杆,向着蓝天艳阳,努力向上生长。哪怕风霜雨雪,电闪雷鸣,它也要站在最高处呼唤春天,用绚烂的花朵与馥郁的馨香唤醒沉睡的森林,让萌发和生长成为春的主旋律,让森林处处是春天!

      也许无人欣赏,也许孤独寂寞,也许风摧雪折,可这些和经风霜雪雨、孤独寂寞换得生机勃勃的春天相比又算得了什么?不求谁的惊鸿一瞥,也无意惊艳世人,只想静静地绽放自己,尽情地吐露芬芳,装点森林,守护青山,珍爱森林里的每一缕阳光,每一滴雨露,守望森林里着每个日出,每个日落,关注着森林里的每一棵树,每一株草,把自己一生的美好都给了森林,与森林如此情投意合、相濡以沫的不正是我们这些和这山巅玉兰一样深爱着森林,甘愿用自己的青春年华保护这片生命的绿色,常年坚守在大山里的护林人么?

      微风吹过,玉兰花瓣轻轻地擅动着,像蝴蝶扑闪着晶莹的羽翼,又像是还我的注目礼,许是她认可了我是她来自凡世的知己,故而把她的心思情态融入浓浓的幽香里,让我细细地梳理,一点点咀嚼,一缕缕品味。

      举着相机,调整光线和角度,不停按动快门,我要用镜头定格这高山之巅的美丽与芬芳,在晨光熹微的早晨,月光如水的夜里,心灰意冷之时,徘徊犹豫之际,从中汲取向前的力量,让自己也能口吐芬芳,心怀阳光。


赞(5) 公益犒赏

最近阅读文友: [] [章妍] [古月执忆] (查看更多)
     
书签: 编辑:古月执忆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约会春天 下一篇纸灯笼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感悟生活 倾情游记
挚爱亲情 河山雅韵

最新文章

原创作品自媒体推荐付费的说明

热门图文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