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庄 - 河山雅韵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韩庄
编者按:文章细致描述了韩庄的红色文化,叙述眼前景物时也讲述了与之相关的红色革命故事,让读者增长知识,受到爱国主义教育,但有些篇幅过长,太琐碎,有损文章整体效果。我的一点不成熟的意见,别介意!我们共同进步!问好作者!

5月26日,我和三位文友又一次来到了韩庄。一进村口,我们首先来到了核桃树下,这儿绿树成荫,地势平坦,视野开阔,可一览全境。

这是一个有着悠久的历史、厚重的红色文化且独具魅力的小山村。说它历史悠久,这儿隶属于讲堂乡,曾是殷商箕子的食邑封地。箕子的《麦秀歌》:“麦秀渐渐兮,禾黍油油,彼狡童兮,不与我好兮。”在这一带广为传唱。这首诗歌,也是我国诗歌的鼻祖。

往远看,在村口的牌坊边,林荫下有一间小观音堂,旁边立有一通古老的石碑,虽久经风化,却依然可读知,观音堂建筑于明朝年间,甚至更远。观音堂的小院里,长着一株千余年的青檀,依然郁郁葱葱,芬芳飘然。据这儿的老人们说,这村口还曾生长着一株更大的香檀树,且绿荫如盖,像是山村的一道天然屏障。从村外一看,只见青青而不见村庄,十分隐蔽。在观音堂脚下,是大龙湾河,分东河和西河。民间说,就像是两条青龙交汇于村口,并形成大龙湾汶,乡民称桃儿圪汶。如今,当地在正月二十八,还不时地唱《二龙合口》戏曲。大龙湾汶上筑的两个交汇石拱桥,皆为后来所建,一个是一进村口就路过的东河上的西屏桥,一个便是西河上的八路桥。据老人们讲,当年八路军驻扎期间,这儿泉溪潺潺,奔涌如潮,百姓过往甚是不便,八路军便在西河上搭建了简易木桥。有人说,那株老檀就是在此时被砍伐的,然无信史可考。百姓感其恩,遂称之为八路桥,一直延用至今。

抬头看,我们头顶上的这一株老核桃树上,尽管当时还处在河床之边,据老人们所说,朱德曾在这棵树下小憩,并与老乡们谈家常,留下了一段佳话。乡民们想把这棵老树,冠以朱老总之名,却没有留传下来。
说它红色文化厚重,这儿有八路军总部最早成立的军工修械所。但为何要把修械所选在这儿呢?据说有四个要素。第一个主要要素,就是隐秘安全问题。这个小山村,背依南山层峦,前临溪床,西有西坡丘陵,东有青阳角诸峰,北靠阳垴山,真是“环滁皆山也。”沟壑纵横而平缓,十分隐蔽,且进退自如。远远望去,那阳垴山上的背马圪梁上,居高临下,还曾设有消息树。因当年周边山上较为荒凉,还没有现在的绿林荫荫,故而四周可一览无余。

过八路桥,前行数十米,我们来到了八路泉。这就是闻名于世的八路泉,之旁就是大龙湾河。当年,八路军军工来到这儿时,虽然小村不过40余户百余人口,可一下来了这么多八路,加上军工所用之水,饮水颇为紧缺。于是,八路军寻找水源,寻来寻去,就在这儿掘出了泉眼。不仅解决了军民所需,而且泉流长年奔涌不息,形成了眼前的又一处大龙湾汶,百姓称井得汶,有上下之分。上下井得汶之间,以巨石相隔,不仅“青泉石上流”,且落差虽小却是小瀑横流,十分美丽。在清澈的汶边那层岩上,可以想象到,当年女军工在此洗衣、嬉笑的情景,多么怡然。春来时,离上井得汶不远处的河床上,开着数十米长的小黄花,如同油菜花园,不禁令人想起“儿童急走追黄蝶,飞入菜花无处寻。”之诗句。一句“战地黄花分外香”,就不知倾倒了多少人,见了这么多的小黄花,怎能不令人陡生情趣?要知道,战争虽然残酷无情,对美好的向往与追求,不知鼓励了多少战士。由此可见,这儿的水,也正是军工修械所选到这儿的又一要素。
在水上岩石边的新建小亭上,是一处南坪丛,上面横卧着一块重达数吨的摩崖巨石,石上雕刻有三座佛龛,佛龛下皆有一对坐狮守护着寿桃,不仅栩栩如生,且从文字上读来,为大隋所刻,见证了这个山村的久远。据说,这是从十几里外的山上,由盗窃者移来,不禁令人想到,这么重的巨石,是如何移来的?更凭添了几分神秘感,引人向往。同时,也为百姓渐渐增强的保护意识而欣慰。

在八路泉之上,隔着街道,有一座三间古戏台,据碑文记载,乃乾隆四十九年重建社戏楼。尤其在这儿,当年八路军文工社,不仅住在七间北屋里,而且还上演了一出出,像《杨家将》、《呼家将》、《岳家军》等精彩的剧目,在这小山村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在戏台前的小巷堰上,在两盘石磨上,朱德讲话的身影,如在眼前;军民的掌声,如在耳边。

沿清洁的柏油街道前行一二百米,就来到了军工修械所遗址。这儿就是当年八路军总部军工部一所的旧址,它是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总部在太行山区创建最早、规模最大的一座兵工厂,是黄崖洞兵工厂和现在的长

淮海集团的前身,是共和国军工的摇篮。
这里地处榆社、辽(左权)县的交界处,是当时抗日根据地的中心地带。它创建于1938年9月,由八路军总部军事工业科,将115师344旅(徐海东部)修械所,129师补充团(华山游击支队)修械所及129师晋豫支队(司令员唐天际唐支队)修械所,集中成立了八路总部修械所,对外称八路总部流动工作团,所长由老红军徐长勋兼任,政委是老红军张广才,副所长李作锦、白玉山。徐长勋是八路军总部军工部最早的领导人之一,为开创军工业跑遍了晋冀鲁豫边区,集中了大量人才和设备,组建了韩庄修械所。当时,有个统计,八路军平均缴获一件武器,要牺牲两三个人。1938年11月,毛泽东在延安党的六届六中全会中提出:“每个游击战争根据地,都必须尽量设法建立小的兵工厂,办到自制弹药、步枪、手榴弹等的程度,使游击战争无军火缺乏之虞。”所以说兵工厂的诞生,标志着太行军工的发端。 

1939年4月,程明升接替了徐长勋。程明升毕业于东京早稻田大学机电系,1939年7月至1941年3月任军工部一所即黄崖洞兵工厂厂长。截止1939年5月,韩庄修械所共有职工403人,有工务、总务、器材、炊事班、通讯班和马夫班,生产车间主要有机工工部、钳工一部、钳工二部、锻工工部和木工工部。机工和钳工工房就坐落于这座土丘上,上面曾有一座荒芜的玉皇庙,占地约1亩多,共有殿堂6间,约300多平米,土丘下挖了个地道,约十多米,直达丘底。这儿当时仅有4英尺元车2台、6英尺元车1台、龙门刨1台、手摇钻床2台、牛头刨2台、手摇砂轮机1台以及其它设备共计10余台。初期,没有动力,靠人工摇轮,效率低,强度大,可见多么简陋。后来,从晋城弄到3节卧式锅炉1台和50马力的蒸汽机1台,才解决了动力问题。在此就说了,八路军驻扎,不扰百姓,多选庙宇,像小村数里外的三仙奶奶古庙就曾被考察过,这恐怕是选址的又一要素。即便如此,仍驻扎不下全部人员,且分散又有利于安全,像邻村麦沙角驻八路军医院,在元庄坡上驻家属等。
这里除维修枪支、手榴弹和砍刀外,还生产地雷、手榴弹和口径为7.9毫米的步枪。采用半手工、半机械、土虎钳等办法,用机器钻枪筒、拉复线、铰孔,凭借舞钻、鎯头、锤子、锉刀、錾子等土造工具,可以月产步枪60余支。在对面的大龙湾河边,在一道天然的峭壁上,至今仍留有不少试枪弹孔。老乡也曾在峭壁下,挖到不少弹壳。

这儿的干部、工人和战士一样,实行供给制并发有少量技术津贴,两个冬天一身棉衣,一个夏天一身单衣。有时没有成品,就发几块白布,自己染色缝制。每月徒工1-4元,工匠最高9元。洗衣无肥皂时,就采用老百姓的土办法,用灰灰菜柔搓后,再清水漂净。这儿没有宿舍,多数散居,各项活动以敲钢轨、或以敲庙宇之旁一株老树上的大钟为准。这儿的官兵、干部工人一致,没有特殊。自从总部修械所成立以来,朱德、彭德怀、刘伯承等多次亲临看望,留下了许多佳话。
1939年7月,鬼子侵入榆社,后在距此十多里外的左权红度村建了红度炮台,这儿受到严重威胁,遂从南沟艰辛而出,迁至黎城黄崖洞水窑山,即后来的黄崖洞兵工厂。迁移时,成立了敢死队,在与鬼子的战斗中,连长刘效善英勇牺牲。旧址之旁,就是民国三十五年十月十五日为其立的碑和衣冠冢。烈士遗骸,已迁入故乡大同陵园。
我们知道,文物是不可再生的。遗憾的是,大都没有保存下来。山村有幸,在党的关注下,在淮海集团的帮助下,在乡民的保护意识逐渐增强下,在这儿建立了小小的纪念馆,以告慰英灵。但未来的路,依然任重而道远。
我们穿街过巷,又来到了后楼古宅。别看山村虽小,却有老院、当村院、南院、北院、楼院、后楼院、新院七座老院。古色古韵下的土楼宅,不仅雕梁画栋、精妙绝伦,而且历尽沧桑依然卓尔不群、丰韵无限,可见这个小山村在当时还是比较富裕的。这儿的古屋,不仅宽余,而且财主人口少,正适宜军工居住,这恐怕也是选到此地的重要因素。那后楼院的土楼上,正是所长曾经办公之所。如今,在土楼的墙壁上,依然可以清晰看到当年的寥寥字迹;在村公所,依然可以见到当年朱德、徐长勋使用过的宽大办公桌。

当年,这儿的群众基础好,早在1937年9月就成立了地下党组织,有郝志元、郝有生、闫二货、李众全、游河香(女)。后来,在党的领导下,又成立了民兵连,主要有郝艮保(连长)、郝瑞艮(副连长)、郝成柱、郝伏金、郝更柱、韩玉文、郝春良、郝丙为、郝柱元、郝文元、郝所元、郝德保、郝庄所、杨书堂、郝更堂、王五孩、李春生、李文江等。
修械所迁出后,鬼子并不知情,曾多次派飞机来轰炸,至今郝海元家的大门上,仍留有弹片的痕迹。这儿的百姓,作出了巨大的牺牲。1940年,担任民兵情报工作的张氏(41岁),被日寇杀于高家庄南坡山上;李三成(30岁),在河口被枪杀;老实敦厚的李金生(24岁),在战斗中被杀于东沟;郝马销、赵梁、周润生、赵七斤,被刺杀于河南坪;郝富元(7岁)和其父被炸伤、闫三全被打成重伤;民兵李文江(24岁)被杀于东沟哨口;郝海元姑姑的儿子(4岁)被炸死。1941年10月,李国生、李二小、李福金、李二火、郝茂艮被杀于红度炮台。1942年的一天,韩丙君的儿子和两个女儿被炸死在南院,大女儿13岁,二女儿只有10岁,儿子才3岁。郝福清的大儿子郝志生参加决死纵队后牺牲于老爷山,小儿子(12岁)被炸死于南院。郝玉仙(8岁)在新院大门被炸死,大门上至今尚留有弹孔。郝庄所被连刺8刀,死于蛇盘沟口。民兵李春生(21岁)在扫荡中被枪杀。郝德保(22岁)被带走,杳无音讯。这儿的房屋、牲畜、粮食的损毁,更是无法算计。幸好那七座老院,还遗存不少。

这儿的丰功伟绩、累累血债以及许许多多军民鱼水情的故事,我们怎么可以忘记?“忘记过去就等于背叛,遗忘历史就意味着背叛是派生的。”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加以保护呢?
过去,老百姓的意识浮浅,许多文物被小贩廉价收购,十分惋惜。有的陈列于武乡八路军纪念馆,有的陈列于左权八路军纪念馆,但均未标注出处。多数文物,杳无音讯。这儿还是文物贩者经常光顾之地。如今,随着老百姓对故乡的历史、文物、传说、故事以及教育的重视,随着历界村委坚持不懈地呼吁,随着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散落在民间的一些文物得以保存下来,值得欣慰。然收集于韩庄纪念馆里,使这儿成为历史文化、红色文化的教育基地,已是迫在眉睫。单靠村委和一些有识之士,是力不能及的。比方说,王跃珍从村里收集到一个锈迹斑斑的铁枪栓,长不过一尺,重不过二斤,主人却要500元。有幸的是,这件文物还在,这个主人的认识提高了;不幸的是,这个主人只看重物质而淡薄了厚重的内涵,这是长久失于教化的典型代表。所以说,净化灵魂亦刻不容缓。更何况,我们要面对子子孙孙呢。

不久,我们来到了“八路泉”水厂。经过村里几十年的不懈努力,这儿的荒山已然被松柏等覆盖。这儿秀水青山,蓝天白云,甚似世外桃源、天然氧吧。这儿的水源,位于北纬36°51′—37°34′,属太行山中段以西。北纬36°—46°之间,是世界上黄金水源带,世界上80%的好水产于该带。法国依云,意大利云之巅,中国崂山等珍稀矿泉水均产于这一带。太行八路泉矿泉水,于1992年5月—1993年10月,经国家权威部门多次检测分析,于1994年元月通过国家级鉴定,各项指标全部符合GB8537《饮用天然矿泉水标准》。经卫生质检部门专家鉴定,该泉矿物质高,为高锶低钠、重碳酸钙镁型饮用天然矿泉水。水源地1号、2号泉,年可采量2—3万吨,属B级资源储量,锶含量高达1.4—5.31毫克/升,超过国标20多倍,达到医疗天然矿泉水——锶水的标准,在北方高锶水中甚是罕见。

有教授认为,从健康饮水的角度看,瓶装中的天然矿泉水,当属第一选择。天然矿泉水,产自地下深层,没有受到任何污染,且水中富含人体必要的微量元素和矿物质,号称水中的营养品。矿泉水,也是不可再生资源,这儿以“落实思树,饮泉怀源的感恩心”为理念,以“太行八路泉”、“思路泉”、“悟云”为商标,以“八路泉”之水打造优质的矿泉水,让用者放心饮之。

这儿的泉水,口感绵甜,长年清澈。从医学角度看,可促进人体对钙、镁粒子的吸收,有利于青少年骨骼的成长和发育;对强壮骨骼,预防中老年骨质疏松,以及骨骼的愈合有显著功效;可减少人体对钠的吸收,增进钠的排泄;对保健心肌,防止血栓,降低血脂,软化疏通血管,平稳血压,预防和缓解心脑血管疾病有一定疗效;对动脉硬化有预防作用;对胎儿的发育和母体的健康具有明显效果;可促进舒肝健脾,增强消化系统功能,消积化食(石),增强免疫力;可益寿延年,“韩庄多寿星”之说亦源于此。

过去,这儿的水,就像是藏在深闺人未识的少女。如今,她露出了真面目,甚是幸运。但愿她带动这儿走向幸福而富饶的生活,但愿她带动这儿走向美好的未来。

赞(4) 赞赏与支持
最近阅读文友: [] [飞鸽] [聂戈] [素颜鸽] [章妍] (查看更多)
     
书签: 编辑:章妍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渐行渐远的亲情 下一篇打猪草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河山雅韵 感悟生活
倾情游记 挚爱亲情

最新文章

原创作品自媒体推荐付费的说明

热门图文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