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柱山,生命跃动的童话 - 河山雅韵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天柱山,生命跃动的童话
编者按:

坐在家中,每每看着摄影作品中的天柱山,静静的,仿佛是天上的仙境,觉得那是个在什么幽远而空灵的地方,教你生出百般的臆想来。

当你身历其境,你看到的却是生气蓬勃的,万物在这儿是那么鲜活而灵动,是最现实而活跃的童话一样的世界。

从大龙窝索道入口乘上缆车,鸟瞰着山下山外的景致,一番飘然的惬意过后,便到了“总关”。关口有两条用石条铺就的道路,一条通往最高的,汉武帝当年拜封为南岳的“天柱峰”,一条通向左慈道人炼丹所在的“炼丹湖”。无论你选择上哪里,都是需要慢慢地徒步领略的。

四月初的微风,凉凉的,蕴着山间兰草的幽香,轻轻地拂在脸上,总让你有点炫惑。

阳光在树叶的缝隙中漏下来,星星点点的跌落在正生长的植被上,山中有很多小树槎,枝条上吐着嫩黄的小舌,那些不知名的花儿小草却都挤到路边来了,兀自地绽开着,红的,白的,嫩紫的。

同行的美女,忙着用“形色”软件识别,偶尔也能叫出她们已知的好听的名字。我只是静静的欣赏着,我没想记住她们的名字,只一心感受着她的美丽,这就足够了。就如平常处,一个美妇悠然而过,一个顾盼,一个回眸,那份靓丽会深深地刻入你的脑海里,我从不试图近亵那份美好,只让这份飘忽的美,定格在自己的记忆里,每每回味起来,总有份诗意的想像。

除了那些不知名的野趣,天柱山的“鱼鳞木”却是少有的镇山之宝。林深的缝隙间,黄绿间杂着红紫色的叶片在古朴苍劲的枝干上鱼鳞样叠展着,厚厚的革质般闪着光泽。这种频临绝迹的珍稀观赏植物,寻常处,是很少有人见过它的真容。

松树,是这片山野的大家族,半山以下多为马尾松,西关以上的则是老干屈蟠,翠叶坚浓的千百年之物。尤以“十大名松”最具特色。姊妹松、虬龙松、峭壁挂松、探海松等等,千姿百态。

作为群松之首的天柱松王,千年来,屹立于绝壁之上,扎根于石缝之中,下临万仞,上刺蓝天,有着不可一世的气慨。那石壁朝向天柱峰与飞来峰,从欣赏的角度观之,它的位置远比黄山迎客松还要险峻得多。 

“皖杜鹃”是最不甘寂寞的一员,粉红,淡紫,绝不是那么扎眼单调的色泽儿,一簇簇,一丛丛,努力地点染着,这暮春时节里尚未全盛的山野。托举着花朵的枝条上,嫩绿的芽叶儿还罩着一层白绒,让人想起婴儿粉嫩可爱的脸蛋来。

天柱山的草,也是很有特色的。悬岩上,挂满着长长的龙须草,像是古装剧里美髯公的胡须,一付飘然的样子。更神奇的是,还有那经沸水烫过几遍还能复活的还魂草,它们大多生长在,天柱山众多的飞瀑流泉边的石缝中。

在天柱山这座植物的大观园里,叶子是最耐看且富有生气的,它们的形状各异,有的纤巧,有的壮丽,有的是花是叶,你根本不能准确地分辨开来,红黄紫绿各种不同颜色,或深或浅,一层层地,深浅相间,绘成了林中幻丽的图画。

如果把世界上,毫无意识自然生长的物种排开,鸟儿才是这个山林的主人。无论我攀登的多高,走的多远,总能听见它们在头顶的树林中歌唱,似乎成了我的引路人了。我想,早先在这奇峰峻岭中种树的,一定是这些小鸟的祖先,它们衔着种子从别处飞来,再靠着风儿作媒,成就了这漫山遍野的浓荫。“山下飞鸣黄栗留,溪边饮啄白符鸠。”曾在潜山做过舒州通判的王安石在《怀舒州山水呈昌叔》的诗中曾如是说。我的揣测,或许是有几分道理的。

来天柱山的游人很多,从汉武帝拜岳,李杜王黄的流连,到今人余秋雨,名人大咖林林总总,留下了不少赞美天柱山的文字。窃以为,天柱山就像一头巨大的象,我们每个人摸到的只是她的局部,她的那份不可尽表和领悟的美,亿万斯年一直在那里等你。

赞(7) 赞赏与支持
最近阅读文友: [] [晓风残月歌] [素颜鸽] (查看更多)
     
书签: 编辑:素颜鸽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山高割不断情,水淼阻不断爱 下一篇秋游雁门关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挚爱亲情 河山雅韵
感悟生活 倾情游记

最新文章

原创作品自媒体推荐付费的说明

热门图文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