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羡慕的拆迁款 - 河山雅韵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令人羡慕的拆迁款
编者按:家贫思孝子。一个家庭,在父亲患病的时候,多么需要儿女的悉心照顾,特别是经济条件不好的家庭,金钱又是多么的珍贵!可是,就有这样的不孝子,面对卧病在床、时日不多的老父亲,不仅不理不睬,可是房子拆迁款一下发,却是根毛不把,据为己有,全然不顾及正生病住院,急需用钱的老父亲。看过文章后,的确让人愤懑不平。但面对这样的家庭状况,父亲需要照顾,连和不孝子理论的时间都没有,更别说诉诸法律了。除了悲愤,还能如何?只能遭到道德的谴责。好在父母还有作者这样的好女儿,面对卧床的父亲和家庭生活窘况,仍对这个家庭倾情付出,正如古话所讲“家贫出孝子,国难显忠臣”。见证了你是父母的好女儿。文章叙述真实自然,朴实无华,读出了发自内心的真情感。

村南头我们家的那处宅院拆迁了,二哥得了八万元的拆迁款。加上村委会给的五千元的拆迁费,还有五千元的奖励。共计九万元钱。还没算上拆房所得的五千四百元钱。

九万五千多啊,一次性增加了这样一笔巨款的收入,二哥二嫂心里不知有多少欣喜?如果这笔钱的所有者是我的话,该给我减轻多少负担啊!如果这笔钱能够给我们姐弟四个平分的话,也能彰显我们国家的男女平等的国策,可惜那只是个如果。

父亲一生建起了三处院落,一处三间房的老宅,分给了大哥哥,一处邻水的土院子,后来出卖后也补偿给了大哥哥。另外一处就是地里位置优越的村南头的五间砖瓦房,是属于二哥的。村里分宅基地的时候,是按家里的男丁来计算分配的。土院和老院子算是一处。后来盖的村南头的五间屋的砖瓦房也算是一处。两个儿子的家庭也只能得到这样的待遇了。

在老人们的心里,女儿是没有资格继承和分配家里的财产的。所以在今天,不管哥哥得到了多少拆迁补偿款,我和姐姐,即使是拮据到捉襟见肘的地步,也只有羡慕的权利,没有向往的奢望了。

父亲躺在床上快一个月了,食量越来越少,命若游丝,他只是盼望着,盼望着少受些罪快点离去。但是头脑清醒,思路不乱。他让母亲去给二哥要钱,要分他的拆迁款。这源于去年的正月初六,二哥和父亲的一场大闹。

那些年拆迁风强烈的时候,父亲预感到,自己马上就无房可住了,要自己买一套面积小的楼房。可是二哥却说,你不要买了,我买套大的,你和我妈住着,等我老了,退休了,我也会回到老家养老的。于是,欢喜的父亲给二哥添了些钱,就买了套120平方的三居室的楼房。采光好,又是二楼,父亲心里乐开了花。于是二哥自己装修好了房子,父亲添加了家具家电,就欢天喜地的入住了。

仅仅两年的时间,二哥又闹着卖掉老家的房子,在县城再买一套房,教年迈的父亲母亲何处栖身啊?为此他把老父亲气得瘫坐在地上,许久没有起来。最终父亲又给了他三万元钱才平息了此事。二哥再也不提卖房的事了。很快父亲查出癌症复发,在接受化疗的时候,二哥还在不失时机的向父亲反复的要钱要钱,父亲的心里好不凄凉。但是,毕竟是自己的儿子,无法不去面对,毕竟是自己住着人家的房子,要强要不来。不能毅然决然的,不顾街坊们笑话搬离这个自己早已习惯了的家。

值此老院子拆迁补偿款即将到手之际。父亲旧事重提,要母亲来分二哥的补偿款,实在是因为受伤太深的缘故。如果不是他自己生命垂危之际,他定然不叫二哥二嫂顺利的拿走全额的补偿款。可是天不随人愿,他已然在床上起不了身了。如果他真的有能力在二哥那里拿回部分补偿款的话,定然会让我们姐妹二人有所受益。

经历了太多太多的坎坷之后,父亲觉得亏欠我们姐妹的太多,他曾经说过,如果我还能好好的活几年的话,一定要给你姐妹二人一些补偿,让你们得到和他们兄弟两个一样多的财产。我们也不是多高尚的人,也希望能够不劳而获的得到父母的些许馈赠。我们盼望着盼望着,盼望着父亲能够长命百岁,实现他对我们的承诺;盼望着他能健康长寿,让我们有机会尽人子之孝。如今父亲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他躺在床上,万念俱灰,一心一意的期盼着死亡的早日来临。

母亲听了父亲的吩咐,单独找二哥谈话。妈说:“南院那五间屋,有我的两间,你得分给我钱啊!”哥的声音很严厉:“什么钱啊?你在这里住着不是钱吗?你还要么钱啊?”后来说的什么,我在这屋没听清,只是听到二哥一直很强势的样子。

我心里很是惶恐,就目前的形式来说,妈是占不了上风,如果母亲坚持按父亲的意思,向二哥讨要那笔钱的话,二哥犯起混来,定然还会赶母亲出去的,母亲没有父亲的魄力,弹压不住二哥的。我和姐姐更没有那个能力约束他,再说了出嫁的女儿没有干涉娘家内政的权利。好在后来母亲没再坚持。我知道妈分钱无望了。  

第二天的晚上,拆迁队的人把收购房屋砖瓦的五千元钱给了母亲。母亲打算如数留下。  晚上,二哥回来了。妈说:“收购房子的人把钱给我了。这个钱我要。那个院有我的两间屋,你该给我点钱。”二哥恼了的样子说:“行!行!你愿意要你要就行。那八万多都给你也行。”妈又问:“这个钱是谁的啊?”哥说:“我的啊!房子是我的,收购房子的钱,不是我的吗?”妈又说:“那五间屋有我的两间吧!啊?”哥极不耐烦的说说:“你把那两个院子都给了我哥哥,这个南院不是我的吗?哪来的你的屋啊?你愿意要,你就要吧!我一分也不要了。你再给我我也不要了。”哥气呼呼的坐在客厅沙发上,许久不肯休息。妈显然是不愿意,或者说是不敢得罪二哥,最后给了二哥三千了事。我和姐姐也劝她,别再要了,惹恼了二哥,以后怎么相处啊?至此拆迁款的事已经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了了。二哥不费吹灰之力收入九万三千元整。父亲再也没有力气按照自己的意愿对二哥说声不了。

我不平静的心里,充满了羡慕,但是谁又能够怜悯我们母女艰难的岁月啊?知足常乐,踏踏实实的做人才是立身之本,我一直在自欺欺人的这样安慰着自己。

赞(10) 赞赏与支持
最近阅读文友: [] [舒绿] [与悲伤同住] [邓少枫] [飞鸽] (查看更多)
     
书签:令人羡慕 拆迁 编辑:刘金平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春风又绿江南岸 下一篇杜鹃花开女儿红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挚爱亲情 河山雅韵
感悟生活 倾情游记

最新文章

原创作品自媒体推荐付费的说明

热门图文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