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枞湖湿地公园 - 河山雅韵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在大枞湖湿地公园
2017-10-12 08:47:59 作者:小卫星 】 浏览:157次 评论:0
编者按:一家老小玩的开心就好。

  湖水在这里蜿蜒。

  在晴好的南风天,江南的秀美和那些七竖八横的水道联接在一起,不管是天意还是人意,它们的气派都堪称豪迈。这片绵绵延延的水的世界,因为秋高气爽,所有属于江南水乡的韵味,包括日丽风和、物华天宝、人杰地灵等等情怀都一一被挖掘出来,成为了只要有水,便可以活出境界的世界的典范。

  芦苇是这里的土著,它们依水而生,有着脱胎换骨的灵性。它们的成长,葱茏、曲折,而且悠长。沿着水路的去向,风代表着它们的征途和过往,有时显得繁茂,有时显得空无,但无一例外地都展示出义薄云天和明亮的复苏。此时,正值芦花开放时节,那宝石蓝与珍珠白合作出混搭却优雅的悬挂,让珠光宝气的奢华瞬间弥漫开来,非常轻盈流畅地装点在一直稠密的翠绿上,就好像给草原点亮了一片盈实的灯火,不仅灵动飘逸,而且真心实意。

  顺着风的方向,这些漂亮的芦花一波一波地涌动在眼前,时而连缀成密集的浪花,时而又平顺如花朵上的珠露,它们在整齐划一的纹理中自由自在地游向远方和天空。而在它们更远的前方,是一大片青绿的稻田,粗壮的禾苗蓬勃生长,努力把自己浓缩在巨幅的油画里,用深沉的绿收藏起自己的影踪,让人觉得它们就算是不成熟,也能将世界打扮得无比华丽,叫人无法不怀念和啧啧称奇。

  沿着水道,我们乘着游船在芦苇的缝隙中穿行,天的高,芦苇的暗影一路跟随。一群群黑脊背的鱼就出没在船的前后,似乎是在伴游,也似乎是在与船争先后。它们有时会被同伴或桨声惊吓,冷不丁地跳出水面,或在船的下方犁出很深的水线,让人觉得这片天地就是它们的缘,不想逃离,也不想忽略,所以随性地分享并坦然地接受。

  世界如同芦花或彩霞,洋溢着现实和虚幻的深浅。

  兴许是刚刚下过雨的缘故,湖水有些微黄,泛着肉色般的白光,让人感觉柔软而有弹性。这多出来的一点微黄色调,并不掺杂其他的成分,干净、本分,而且很合时宜地与这里的芦苇、草、天空融合在一起,呈现出浑然天成的气质。午后的阳光不失时机地直射到水面上来,让水显得犹其明亮,很像添加了某种特别贵重的金属。

  因为不是节假日,来这里游玩的人并不多,在将近十余里的水道上,我们只遇见了四五只游船。而且每只游船上的人员都不太多,年纪有老有少,很容易判断出多半来自同一个家庭,正如我们这一家子一样。

  我母亲第一次在离家这么远的地方游湖,显然非常开心,她原先一直要求坐在船尾,后来主动要调到船头来,她看水,看鱼,看芦花的神情一点也不显得吃惊。在游船行进的过程中,我看到我儿子的手一直紧紧地抓着他奶奶的手,让我觉得儿子确实已经长大。

  在湖面较为宽阔的地方,菱角和睡莲成为主角。它们成群成片,似乎一直努力营造别样的福地洞天。睡莲似乎已过了花季,所以并没有看到任何花影,但它们深褐色的叶子却非常坚挺,用一种入定的精神铺排在水面上,有密有疏,有大有小,看起来颇为刚强。而菱角似乎正是成熟期,叶子已经开始枯黄,我顺手捞了一挂,看见它的果实长得密密麻麻,而且个头很大,非常饱满。因为是公园,不能采摘,所以最后只能把它们重新放回水面,虽然心中颇有些不舍。

  在水道的外围,只要没有芦苇围挡的地方都会绵延出大片沼泽似的滩涂,蒲苇,锥草,蒿丛隔三差五地落在其中,让水域断断续续,让视野犹如迷宫。在阳光的影子下,不时能看到鹭鸶和鸳鸯出没,不管是孤单影只,还是成双成对,都衬着记忆中草长莺飞的画风。

  湖中心有一个十亩大小的人工岛,作为游客集散中心。岛上开着几家饭店。店里卖的食物全都带来湖里,鱼、虾、蟹,藕、菱角、芦笋应有尽有,而且味道可口,价钱公道。岛旁边还有一个专门为小孩建造的水上乐园,游玩项目有水上碰碰船,高台滑水,水面弹跳,溜索过桥等,几个家长正带着自家孩子在那里玩得不亦乐乎。

  接近傍晚,湖面起了风,我们沿路返回,却在途中迷了路,不知不觉在一个岔道上绕了三回,后来依靠一张水边的导航图才摆脱困境。

  回到岸上时,远方的城里,灯火已经燎原。


0
     
书签: 编辑:古月执忆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梵净山之旅 下一篇闲步余井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小卫星] [古月执忆]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感悟生活 爱情滋味
挚爱亲情 纯真时代
河山雅韵 随笔小札

最新文章

雄银杏 世界草木,
  雄银杏世界草木,必然果子否那僧院雄银杏曾开花么仿佛一棵只造叶的树了深秋,叫银..
雄银杏 世界草木,
  雄银杏世界草木,必然果子否那僧院雄银杏曾开花么仿佛一棵只造叶的树了深秋,叫银..
第二春
  第二春深秋,分明竟第二个春天枯黄下看多少新的绿出现冬麦油菜雪里红都不说吧老农..
宫巷海军刘,工程师
  刘齐衔故居的对面,也有一座大宅,但它的整个门脸与其他大宅不同。临街是一座二层..
名臣沈葆桢,故居的
  民国时期的作家郁达夫上世纪三十年代曾在福州做事,来过宫巷。他在日记中写下了他..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