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步余井 - 河山雅韵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闲步余井
编者按:《闲步余井》是一篇信息量很大的散文游记,作者在这样小的篇幅里融入这样多的信息,必是费了一番苦心。“朱家冲”“潜山中学”“张恨水故居”“长春湖”“农家小院”“王老屋和它的七位医学博士“还有”占庄老屋“和余氏家族的悠久历史,最后还有”余蟹形老屋“和徐氏家族的进士村。小小的篇幅容纳这样大的容量,读起来却没让人感到枯燥无味,空洞无物,反而感到引人至深,这和作者的写作能力不无关系。文中有自然风光的描写,有人文历史的叙述,搭配恰当,轻重适度。这就是作者的巧妙之处。更让小编感叹的是作者那细致入微的观察力和文字驾驭的能力。一间古屋能用很多的专业的词具把它写得栩栩如生,读起来犹如亲见,这功力实在让人叹服。中国的历史博大精深,中国的文明五千年不断,就在这一间间的古屋和它所承载的历史之中,传承就靠我们的作者和所有人的心血和付出。唯一不足的是后面的结尾有些仓促,依小编看来这也和很多作者的心思一样,都怕写现实,写的多了怕有歌颂的嫌疑,不写又好像意犹未尽。只好草草带过。其实仔细想想,这装修一新的徐家祖宅,这些长期保留下来并让人流连往返的古代建筑,哪一件不和这和谐安宁的社会无关呢?这美丽的山水,这一个个精致的景色,不都是生态文明的具体体现呢?现实就是现实,好就是好,歌颂又如何,赞美又如何,这不都是我们的体会么。所以小编建议作者把结尾再写的详细些,农家乐,八大碗,这些现实与历史的结合,才会是一个完美的篇章。谢谢作者!

   距县府梅城十公里,离天柱山东大门十公里,这不远不近的脚程,正好就到了余井。

  S253,沪蓉高速,京九铁路络满这个潜山古镇的全身,自然是让他无一丝滞涩的龙钟老态,生生地拎起条皖河挎在腰间秀起来,古镇的点点滴滴便有了梦,诗境和远方。

  那些寻遍天涯的浪客,常梦着三月的烟雨江南,缱绻那悠长的小巷,油纸伞下结着愁怨的丁香。可一个不经意的停留,蓦然回首,却在此处那么轻易地搅碎了那颗敏感而柔软的诗心,在余井的一片山光水色里,陶醉于一路的故事。

  镇子的北面是“朱家冲”,这久远的地名,如今成了松岭和柴阁的骨架。自鹿角尖到花阳古镇蜿蜒十数里,起起伏伏,参差有致的峰峦,像是仙女舞动的彩绸,山脚下的“程家畈”良田万顷,村民们依山而居,白墙红瓦在浓浓葱郁里流淌着“耕读传家”的韵致。

  茯苓号,不知是何年何月的商号,时光的水流渐渐漂退了它往日的鲜红,留下“潜山中学”首任校长“朱鸿磐”的名字却依然响亮。这位清末最后一科的举人,开了潜山新学教育的先河。斯人已矣,他的嫡孙依然在老屋里坚守着那块祖先留下的诗意田园。

  农家小院的墙上那些生生不息的滕蔓和摔碎在地上的剪影,细细的讲述着让人缱绻的过往。

  小屋里充满了怀旧气氛、乡村和世俗的轻松、愉悦,这就是主人所追求的简单而丰富的生活吧。

  窗檐外是淅淅沥沥的雨,坐在廊下,满眼的绿意,耳边是雨水滴答滴答的声音。

  田野中的农舍里,随便你坐在哪个窗口,也任你站在什么角落,身边的绿叶青草都触手可及,深呼吸一口,沁入心脾的是那种带有山野气息湿润的空气。

  露台上,眺望远处的田野,夜晚可以观星空,赏明月,听蛐蛐叫、蛙鸣声,想想是那么美好。

  后院的菜地里,摆了几张椅子。在无雨的夜,独坐菜园里,有萤火虫来去飞舞,抬头可以仰望星星,低头能听见竹子拔节的声音,间或是松果跌落的脆响。

  在朱家冲你会有隐居山林的错觉,就像可以让时间慢下来、静下来,远离尘嚣,每日除了吃饭、看书、喝茶、观山、听风、沐雨,似乎也没什么别的事情好做了。

  生命的本能,想来总是打心底亲近散发着泥土芬芳的村庄,那些高楼大厦里的来来往往,像极了浮萍,始终没有妥贴的踏实感。以至于旅外多年的文学大师张恨水,在他的文字里总也念念不忘在家乡时的青涩时光:“……我和弟弟,靠墙和窗户设下书桌。窗外是塘,塘外是树,树外是平原和大山。……这屋子四面是黄土砖墙,一部分糊过纸灰,也多已剥落了……由于我在这里自修自写,奠定了我毕生的职业。”

  张恨水的故居在镇东边的黄土岭,那是一处被众多才子妙笔描摩过的地方。

  故居的背后便是长春湖,这里的山,三面环湖,如同神女张开双臂把这篇清澈的诗章抱住。

  长春湖的水气终年氤氲着后山的茶叶,这茶香,自然是有一种别样的绵长。

  四月,环湖的山道,丛丛映山红,像仙女一般摇曳在山坡、路头。 如果你是花季少女,相信会有些许嫉妒在心中悄然而生。之于未婚的男士,是否有领一个回家为侣的冲动?!

  水涟涟,花木扶疏,风清朗朗。白云出岫本无心,一叶轻舟越江南。白云轻纱,卓卓风华。走进长春湖里,你就是画中仙了。湖心有三两小岛,是当初一个不经意的留存,没有刻意的雕栏玉砌,只一亭,一径。如这片湖上的一枚发簪,以它的灵动,成全了这片大气风景一点娇俏的小情绪。县内有位才子诗中叫它“情人岛”,便生生地引出许多骚客情怀,直叫人浮想联翩了。

  如此山光水色无不令人动容,有位朋友摇头晃脑学起古人的模样,吟了一阕《临江仙》:

  恨水已然归去,梓桑依旧丰彤。

  长春堤柳意融融。

  闲云渔鹤近,山重茗香浓。

  暗想神龙来处,笙调烟月朦胧。

  且来煮酒送残红。

  好鼾今夜梦,歌纵旧帆风。

  这词牌填的虽难望大家项背,却倒也贴切合意。他想,也许是家乡的灵山秀水,给了张恨水的灵感,成就了这位大文豪吧,要不,哪来许多绮丽的文字在笔端流淌。

  此景此境,岂容丽人错过。叫人分不清是湖山为丽姿添色,亦或是靓女为秀美增彩。

  坝下,目力难尽的风光画幅里,丛丛簇簇的农家小楼点缀着漫眼的绿意。“水满田畴稻叶齐,日光穿树晓烟低。”诗人徐矶若是能活到今天,面对此景不知他会吟唱出什么样的曼妙诗句。我想要的那种说不清道不明却让心里痒痒的故事,全融在这长春湖周遭的一草一木一点一滴里。

  在张恨水故居相邻的松岭,有一个地图上好像没有标注的名字——王老屋。

  这座老屋里,曾经走出7位医学博士,算是杏林世家了。保存完好的清代砖雕上可以清晰地看到“创业垂统”四个字,想是取自《孟子·梁惠王下》:“君子创业垂统,为可继也。”斑驳的古墙,揭示着昔日的兴旺。门前的半月形池塘,古樟,几只散养的土鸡在悠闲地觅食。没有车马,没有商业的雕琢。

  屋后不远处寺庙的钟声,为这个始建于清初的古朴村落,添却了不少幽远的意味,宁静而祥和。

  镇政府的南头便是裹在浓荫里的占庄老屋,它由清代五品奉直大夫余行笃、大学士余法锟等人于清代乾隆年间营建,余氏家族聚族而居沿续至今二百余年,是安徽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总面积二千八百平方米,平面呈长方形,正南北向,通进深四十三点八米,通面阔六十二米。平面布局以厅堂为轴线,四纵四横,呈网状构筑组合,连贯形成一体。建筑风格吸纳徽派建筑的特点,庭院组合自成体系,木装修精致简约。建筑集居住、祭祀等多种功能为一身,是一处具有鲜明地方特色的庄园式民居。

  这棵与占庄老屋同龄的古枫,历经二百余年的风雨沧桑,像个极忠诚的卫士,日夜守护着余氏子孙,见证着人间的喜乐与彷徨。

  绿篱香径趁溪斜,处处翠微处处花。且停且行又是一景,眼前又到了一个安徽省文物重点保护单位“余蟹形”老屋。该屋始建于清代早期,因宅基地形似莲藕,潜山方言“冇”与“藕”同音,因“藕”与“蟹脚”形似,为避不吉,故称“余蟹形”。

  老屋的门厅与中厅向左偏移,中厅至后厅呈一条中轴线。中厅、后厅两侧分别有洞门与两厢连接,门厅与中厅以封火墙相连。前厅至后厅之间均设过厅天井。靠天井砖砌精美的塞口墙(正面称“照壁”),照壁墙体勒脚,水作墙面,镶边凸出。中厅宽大,面阔三间,进深八椽,前廊带船篷轩,后檐廊采用勾连塔增加进深。厅内五架梁抬梁与穿斗两式合用,彻上明造。桁间牌科雕饰云纹,纵观余蟹形老屋的柱梁、青砖的精细程度,有着明显的皖南建筑特征。

  在这样的古宅里,你是否引发思古之幽情?亦或感受到千年马道岗的金戈铁马声声。

  老屋门前的塘埂上开满了不知名的野花,倒影映在粼粼的水面上,间或有缕缕香气袭来。塘边木制的跳板依次排开,想必是每日清晨村姑浣纱的所在。“不学西施矜媚妩,妆成欲觅君王顾。”怪这宋人的浣纱曲,教人想入非非了。

  在岭头高楼大屋门前有两尊用来插旗杆的“石鼓”,相传路过这“进士”府邸,文武官员见此物必下轿下马步行以示恭敬,这“石鼓”似在述说着徐氏先祖当年的荣耀辉煌。

  这一带向有“五里三进士,一家五举人”的传说,倒也不算空穴来风,如今的进士村想必是与这传言有着深厚的渊源。

  同修缮一新的徐家府邸相比,让人讶叹的是门前两棵近三百年的古樟,高约11-12米,胸径过丈,主干外部爬满滕蔓,中空可容数人,分枝虬龙,古朴苍翠,平常处总是难得一见。

  在余井,邂逅的不仅是风景,还有味道。

  这外貌平平的“清水湖农庄”,没有星级的装潢,却有着厚重的味道,自于河中网拦的鱼虾,家养的山鸡,吃出了农家特有的纯真浓情。

  余井人的“六大盘”,重拾古皖国的老味道。每盘菜虽其貌不扬,但如同它的味道一样,厚实、淳朴、原汁原味。

  余井的美会让人忘了想说的话,却抑不住想一曲高歌的欲望。无酒,也会醉人。


2
     
书签: 编辑: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在大枞湖湿地公园 下一篇寻梦芙蓉镇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瀚墨盈香] [断流枫] [冯柳] [素颜鸽]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感悟生活 爱情滋味
挚爱亲情 纯真时代
河山雅韵 随笔小札

最新文章

梧桐树
  梧桐树这世界是美丽的当我在城市街道思考觉自己应该这么说时正看见一棵憔悴树他仍..
雄银杏 世界草木,
  雄银杏世界草木,必然果子否那僧院雄银杏曾开花么仿佛一棵只造叶的树了深秋,叫银..
雄银杏 世界草木,
  雄银杏世界草木,必然果子否那僧院雄银杏曾开花么仿佛一棵只造叶的树了深秋,叫银..
第二春
  第二春深秋,分明竟第二个春天枯黄下看多少新的绿出现冬麦油菜雪里红都不说吧老农..
宫巷海军刘,工程师
  刘齐衔故居的对面,也有一座大宅,但它的整个门脸与其他大宅不同。临街是一座二层..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