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寮两日 - 河山雅韵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渔寮两日
2017-06-09 14:46:07 作者:木鱼 】 浏览:933次 评论:1
编者按:看过这篇文章,颇有些心动,真有想与作者一道同游的冲动。本篇文章在描写和记叙中颇有画质感,既写了现实中的美景,也回忆了厚重的历史。这种结构使得文章很有立体感。语言选择也有值得借重的地方,如:“如今“黯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铮鸣,"中的暗淡、远去,都是很有亮点的运用,是篇很不错的散文,值得一读,改注意的是标点符号的运用上,如:”,应该是:,”。请以后注意,谢谢!

“梅超风”(第9号超强台风“梅花”的外号)的一曲“梅花三弄”,搅浑了甜蜜而有点暧昧的“七夕节”,忽悠了浙南人一把之后,扬长而去,循入山东。随着台风警报的解除,几天来处于紧张兮兮的神经得以松弛,原定的渔寮两日游也可顺利地按部就班进行。

渔寮位于邻县苍南。苍南濒临东海,其境内的海口、炎亭等海湾景区我已去过多次,吹过海风,观过海浪,听过海潮,尝过海鲜,印象颇深。早就闻知渔寮有“东方夏威夷”之称,山青、水碧、沙净、海阔、浪缓、石奇,但惧于过去路况不好,一直未能成行,这次算是名副其实的处女游。   

早上,坐上中巴,上高速,穿隧道,越山沟,一个半小时便到达目的地——渔寮。入住蛮有气派的度假村,看前台房价牌,标房500元,豪华房1000元,不由咋舌。“要想富,先修路。”有了通达的道路,原本偏僻的小渔村,如今面对滚滚而来的财富,也敢磨刀霍霍宰游客了。

渔寮,顾名思义,乃渔家小屋也。据《平阳县志》记载:清顺治十八年(1661年),为防止沿海百姓接济海上抗清队伍,清廷强迫沿海10里的住民入迁内地,以扦木为界,烧毁界外所有房舍,导致百姓离乡背井,流离失所。清雍正元年(1723年),福建泉州的柯、杨两姓移居在此,搭寮捕鱼,繁衍生息,遂称此地为渔寮。

我们下榻的渔寮度假村,以海为邻,可看浪涛,听潮声,居客房也可释放海之情结。迈下宾馆台阶,就是闻名遐迩的大沙滩。这片呈新月形的沙滩,一面靠山,一面向海,人称“东方夏威夷”,长2000米,宽800米,宽广而平坦,据称是我国东南沿海大陆架上最大的沙滩。

客房相当整洁,推窗俯瞰,海湾美色一揽眼底:湛蓝的大海船帆点点,金色的沙滩熠熠发光,五彩斑斓的遮阳伞像鲜花盛放,见景生情,蓦然想起海子那首诗中的“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我只愿”,这会是人生的唯一奢求吗?

中餐还在品尝海鲜,就有掮客来兜揽下海捕鱼的交易。头儿与其讨价还价,最后拍板成交。每船付费150元,最多可坐7人,出海捕鱼8网,战利品不论多少全归我们。

出海捕鱼,这可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大伙心里都美滋滋的,以丰富的想象力去预测,可以捕到多少鱼,会捕上什么大鱼,甚至有同伴竟然担心若是鱼捕得太多了,晚餐吃不了又该怎么办?

午后,庆幸天公作美,浮云重重,遮住了“发火”的太阳,让人免遭暴晒之虞。我们六人率先上了第一只船,这是一只木质小机帆船,没有篷盖,也不见有任何捕鱼装备,我不由心存疑虑,船内空空如也,又可拿什么去捕鱼?

模样憨厚的船老大待我们穿好救生衣,就开足马力往外海驶去。海面波光粼粼,船头红旗猎猎,船儿顶风破浪,撞出浪花飞溅,犁出波涛翻滚,虽不及汽艇风驰电掣的神速,也足以给人悸动和刺激。

船儿刚刚拐到一个小岛前面,就听到前方船上有人厉声喊话,听话音大概是闽语,但不懂说的是什么,从其语气和动作来看,估计是喝令我们停止前进。船老大不言不语,不理不睬,驾着船儿继续向前,快到那只喊话船的边上,才停下来和与其争辩。这时,那条船上的三人已气急败坏,特别是船头的女人,舞手跺脚,声嘶力竭,脸色铁青,口沫纷飞,一副母夜叉的嘴脸。见过会骂街的女人,但没见过像这样凶神恶煞般的女人,看她上蹿下跳那劲儿,真担心她一不小心会栽在大海里。

也许是那女人太强悍霸气了,原先还慢条斯理争辩着的船老大,似乎有点耐不住性子,说话的音量明显高了几度,但还算绅士,没有辅以任何肢体语言。

一来语言不通,二来不明事理,我们也不知该如何劝架,就索性坐在船头,观望这场突如其来的“东海之争”。看着看着,不禁莞尔。感觉这“东海之争”颇有当今“南海之争”的味道,那黄衣红裤的女人,有点像越南女人,个子瘦小,但杀气腾腾,蛮不讲理;而我们的船老大身材魁梧,一脸仁慈,犹如咱中国。或许受不了那女人的张牙舞爪,或许记着“好男不与女斗”的庭训,或许在“韬光养晦、卧薪尝胆”,船老大厉声争辩了几句后便息事宁人,驾船离开这片海域。可是那女人却仍不干休,一直叫骂不绝,直至我们的船儿走远。哎!这吵架抢地盘的事儿,明摆着就是霸道者得利,仁义者吃亏。咱东海、南海好多岛屿不就是这样被他国强占瓜分吗?

后来大致明白争吵的原因:船老大前两天已在该海域放下渔网,碰巧那女人今天也在此处围网,这海上似乎没有陆地界碑那样明朗,一下子也辨不出汉河楚界,由此引发这场抢夺资源的纷争。

船老大带着我们驶向更远一点的海域,看到海面有不少浮标,上面插着各种颜色的旗帜。船儿停在一杆粉红色的三角旗边上,老大说这下面有他昨天放下的渔网,只要用力将它拉上船就行。这下我明白了,咱渔船上为啥没有任何渔具设备。但也没有料到,我们的捕鱼竟这么简单,不需扬手撒网那样富有诗意画意的精彩动作。

在船老大的指点下,大家齐心合力,把圆柱状的鱼网一节节地往船上拉。拉着拉着,终于看到鱼了,全都是比拇指稍大的小鱼,有的已奄奄一息,翻着白眼;有的在网内拼命蹦达,似乎在向你求饶。随着深处的鱼网被拉上船,还看到了巴掌大的枫鱼,尺把长的海鳗,还有一些小虾、小蟹。当最后全部渔网被拉上船时,人人搞得满身泥浆,也不见有什么值得惊喜的猎物。

将渔网重新投入大海,船儿转头即返航,心里纳闷,便问船老大:“不是说好可拉8网吗?”回答让人啼笑皆非:“你们不是已拉上了8个渔网吗?”天啊!我这才开窍,原来这8网,指的是那一节节连接在一起的8个渔网。

提着约四五斤的劳动成果,送到岸上集合处,其他船只的同伴也陆续归来,大家比量起各自的业绩,收获相差并不大,有一点却如此相同,捕获的全是鱼子鱼孙,没见到一条大鱼。

初次出海捕鱼,开了眼界增长了见识,但不禁要问:海洋资源也需要保护,如此无休无止地捕获小鱼,那以后我们还能吃到大鱼吗?这恐怕不是杞人忧天吧!

去宾馆换下捕鱼湿透的衣裤,再次到了沙滩浴场。正值大海涨潮,一排排海浪迎面扑来,拍在礁石上,飞珠溅玉;拍到沙滩上,轻柔地退回大海。海水中人头攒动,有游泳的,有玩水的,有骑脚踏船的,欢呼声,海潮声,一片喧嚣。大海,蕴藏着神奇的诱惑力,总会给人一种冲动的向往。同伴们纷纷跳进海水,享受浪中击水的快乐。

我选择了在海滩淌水,金色明净的沙滩就像一条平铺的地毯,柔滑而坚实。踩水而行,海风拂面,潮声激荡,躁热烟消云散,惬意油然而生。在涨水的沙滩,伫立若稍久,浪水就会淘走你脚下的沙子,让你顷刻站立不稳,这也许是大海的召唤,要你快快投入她的怀抱。

夜幕降临时,大海一片混沌,只有寥寥渔火点缀着海的世界。空旷的沙滩不再喧嚣,只有几个不知疲倦的游客,还在深情地唱着卡拉OK。

夜阑人静,未能入眠。悄悄地打开半扇窗户,默默倾听那由远而近的海潮声,不知何因,感觉潮声有点单调沉闷,有点凄凉哀伤。不由想起诗人海子,想起安徒生的《海的女儿》,不由想起日本海啸……

清晨,从乱梦中惊醒,翻身起床走出宾馆。迎着晨曦,遥看海平线上,太阳畏缩在片片浮云里,却把云彩的边缘染上了玫瑰色,须臾间,万道霞光渐渐穿出云层夹缝,天穹由暗转亮,云彩从鹅白到淡黄,由淡黄成橘红,瑰丽之美,令人惊艳。

徜徉沙滩之上,清凉的海风迎面轻拂,好不惬意。与几个渔民闲聊,得知下海捕鱼的价格每船最高为130元,可是我们昨日的所谓团队优惠,6只船却花了900元。如此看来,还是被那些油嘴滑舌的掮客给忽悠了。

吃过早餐,前往13公里外的蒲城。蒲城,始建于明洪武十七年(1384年),原名蒲州所,后改称蒲壮所,是东南沿海一座明代抗倭名城,现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较为完整的保留了原有的历史面貌。

走进瓮城,再从拱券形的城门洞进去,然后沿边上的台阶拾级而上,就是乱石垒成的高高古城墙,爬满了青苔和绿藤,显得特别的古朴沧桑。

蒲城城墙周长约2550米,高约5米,底宽7米,顶宽4米,北面城墙倚山,东、南、西面均有瓮城,有城堞611口,城外有护城河,城内有通往东、南、西之间城墙的跑马道。

伫立城墙之上,居高临下,俯瞰四四方方的瓮城,这应当是当年抗倭的前沿阵地,如今“黯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铮鸣,”敞开的城门,任凭居民和游人来来往往,一派平和安详。

顶着灼人的烈日,在城墙上走了一段,顿时热汗扑身,皮肤发烫。城墙上方有晏公庙,有华公纪念堂,还有苍劲繁茂的大榕树,遮天蔽日,撑起了一片绿荫。耐不住高温的同伴们不招自聚,或骑坐在粗大的树干上,或歇息在枝叶浓荫中,围在一起,享受着树阴下的一片清凉。

时值午后,烈日炎炎,暑气难挡,大家知难而退,放弃了城内的游览,即行打道回府,结束了渔寮的两日游程。

8
     
书签: 编辑:古月执忆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广州:情之散章 下一篇玉鼎山之夜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木木习习] [沁香一瓣] [古月执忆] [木鱼]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感悟生活 爱情滋味
挚爱亲情 纯真时代
河山雅韵 随笔小札

最新文章

灵宝经
  你须自信。道路、理论、制度文化什么的,当然是唯物主义历史的辩证的唯物的唯物主..
坑爹经
  竟关于衣食么,则父母其实你需知道某一个词语衣食父母,则衣食,父母你需要知道他..
那厮娑厮
  男孩子,你映照清水发现是美丽的爱上自己科学解释你X+Y我希望你看见了X+Y西方将承..
天狗
  这凶猛的动物。一辈辈老人曾谆谆教诲一代代儿童时代有时吞了太阳,有时吞了月亮渐..
见龙若渊
  必已经对所有的玉质失望,对所有的雕工失望当然上好的玉质雕工必还是存在的,都天..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2 皖ICP备12015777号-4·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