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面纱的女人 - 纯真时代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戴面纱的女人
2017-08-24 18:47:35 作者:宏亮 】 浏览:424次 评论:0
编者按:故事生动有情调,人物形象刻画深刻有神,思维缜密,思路清晰,富有层次感和吸引力。问好推荐。

演义街头铜人像的袁梦和李娜相恋了。满脸铜彩一身铜色是他们爱情的见证,他说:“将在岁月中与她同呼吸共命运。”她用凄迷的眼神痴缠着他说:“我永运爱你!”
       从此的每一天,他们俩在这座城市里,一个扮成身穿长衫,戴黑镜的花花公子,一个扮成身着洁白无袖长裙,轻纱半遮面的维纳斯。李娜黑黑的睫毛,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浑圆的双肩,柔软的腰肢,呈现在过往的行人的面前,无人不赞叹,他们纷纷停下来与铜人像“维纳斯”合影。袁梦被李娜的美貌和惟妙惟悄的表演吸引了。而在李娜心里早视他为哥哥,从见到他的第一眼,她就隐约预感,眼前这个皮肤白皙,个头高高的男孩,似乎触动了她的所有神经,唤醒了她的所有感觉,她原本伤痕累累的心池开始泛起了微微涟漪。
       俩人谈艺术谈人生,无话不说,约定除了每天见面外,晚上必通话或互发短信问候。李娜说,这叫浪漫,别有情调。傍晚的树荫下,公园里的台阶前,一对情侣说不尽甜蜜的悄悄话,夏虫的歌唱都仿佛停息了,只由着他们你侬我侬。袁梦拉着李娜的手,慢慢走在小路边,享受爱的温馨与快乐。可让袁梦不解的是李娜脸上总戴着面纱,而且从来没摘下过。
       袁梦说:“你啥时候让我见见你的真面目?”李娜总是调皮地说:“总有一天会让你见到的,傻样,别急,我爱你!”
       有爱的日子过的真快,转眼到中秋节了,袁梦妈妈来电话要他回家过节,带着李娜回来见见家人。这可难住了李娜,她苦苦哀求,可是袁梦坚持要带她回家,无奈下,李娜只好说出了隐藏在内心深处的秘密。
       三年前,李娜考上了省戏校。毕业后当上一名摄影师又干过业余演员,但好景不长,几个月后被解雇了。听说沿海城市导游行业比较红火,于是,她独身一人考入了一家文化传媒广告公司,做起了扮演街头铜人的职业。刚开始老板不许女演员上街扮铜人,要求要女扮男装,她剪掉长发,穿上男孩鞋帽,把脸涂上厚厚的底粉,戴上假发,又把胸勒得紧紧的,在太阳下练习孙悟空大战火焰山的动做,数九隆冬扮演白胡子老人,任人吐沫液、捏掐,吃尽了苦,难言的往事一桩桩都闯过去了。可不久,一个叫黄嗥隐的副局长发现了她的秘密,半夜溜进宿舍把她按到床上强暴了。她在愤怒中进行反抗,随手抄起水果刀刺重了黄嗥隐,但匆忙中也划伤了自己的脸。当晚有人报了案,不幸的李娜却以致人伤害罪被拘留。李娜刺伤局长的消息在网上一传开,各报纸网站一齐发出相同的声音,支持李娜,声讨色狼,在社会舆论的压力下,法院判李娜正当防卫,无罪释放,那个恶官被撤职移交司法机关。
       三个月后,李娜却发现自已怀孕了。她绝望了,哭成一个泪人,痛苦中她撕扯着床单,可是无法解脱心中的苦涩。她踉踉跄跄地跑出十几里路,在一个铁路岔道上,迎着奔速而来的列车撞击,尖叫的呜笛声,强烈的烟雾流,把她冲倒在一旁的铁轨上,一位巡道工发现了匍匐在铁轨上的她,把她送到了医院。她得救了,保住了自己的性命。
       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她再也没有力量寻死了。只有恨,憎恨那个禽兽不如的家伙。社会上的爱心人士伸出了援助的手,给予她重新活下来的勇气和力量。于是,她背上行囊来到这个城市,找到新的伙伴,遇见了他。
     “这个兔崽子,我要捧死他。”袁梦太阳穴暴起了青筋,一拍桌子大声说道。

“我知道,总会有一天,会让你看见我的真面目,但不是现在。”李娜迟疑一下,旋即说道:“我怕伤你的心,给你带来更大的烦恼。我是一个被人伤害的女孩,还有致伤罪的名声,脸上至今留下了伤疤。”说到这李娜眼角红红的,沙哑地又说,“你能容下我吗?不嫌弃我吗?”“娜娜,你是一个好女孩,我会一辈子守在你的身边保护你。”袁梦紧紧抱着李娜。顿时泪水充满了的眼眶,不争气的眼泪还是簌簌而下。
       之后的日子里,袁梦细心呵护着李娜。他的心像一团火一样温暖着她,他多么渴望与自已心爱人相拥在一起。在两个人花前月下的同时,他更痛。因为他叹息,为何相遇这么晚,让心爱的她受了那样的伤害。明明爱着她,却要忍受这般苦情,他不知道怎样接受才能让自己解脱。回想自己从爱上她的那天起,就一直挣扎在情海的深渊里,她的心中既无奈又无助,难道这场令她肝肠寸断过后的刻骨铭心换来的只是个伤心过客的角色?他一次次地质问着自己,这段苦情面纱还要持续多久,难以排解。
       虽然天天相见,脸上都彼此带着微笑和尴尴。他们像牛郎与织女郎,无法跨越面纱的“天河”每次卸下妆,袁梦眼巴巴看着那“维纳斯”,不忍心揭开心爱人的面纱,他默默的守候这份约定,饱尝着孤独苦情。
       这一天,他像浸泡多久的含羞草膨胀起来了,终于敲响了李娜的门。他进去,屋里没开灯,黑黑的。突然,门关上了,从她身后走过一个人来一把抱住她,你是袁梦吧!李娜说,我知道你是袁梦,你想我,我也想你,可是,我不能和你到一起,袁梦不解地问,为什么?李娜说,你马上就知道了。她缓慢打开灯,袁梦一下呆了,李娜露出她的真面目,左脸上红红的一块大疤痕,嘴角破开。啊!袁梦瘫坐在地上,捂住脸尖叫起来。从屋里退了出去。

他像疯了一样跑回宿舍,打开所有的灯,爬上床,抱膝将自己整个缩在床头,刚才的一幕不断在眼前闪动,这真是李娜吗?她真的是这样?不!不可能!……他恍忽了。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凉风吹在他的皮肤上,却像针扎着他的心一样,头上冒出了丝丝的冷汗。全身肌肉失控地颤抖,我这是咋了,怕啥?他猛的跳起来,抄起电话打给李娜,喂!喂!一阵呼叫,对方却迟迟不肯接。
      月光下,他直奔李娜的宿舍,推开门一看空空的,桌上留着一封信。
      袁梦,请你原谅我的不辞而别。今天,这个见面是我预料之中的,你是从大山里走出的孩子,爹妈都盼望着你娶个貌美的媳妇。可我暂不是你心目中的意中人。

在一千多个日夜里你心中始终装着我,深深地爱着我,每时每刻保护着我,连护肤霜都是你出去买回来,生怕我再感染。你挣的每一分钱都存起来,说是准备咱们结婚用的。

你的善良和温暖让我无法再让你忍受煎熬了。

今天,你毅然走了,我不怨你,一个男人眼睁睁的看着自已的女人像死猪似的裹着脸,露出来又那么吓人,我不能太自私了。

哥,当做表演时看见一对对情侣甜密相依走在街上,我多么想让你走近我的身边,热恋吻我,拥抱着我。可就连这个最基本的我都不能给你。

我已联系好了整容医院,我去做整容手术。夜深了,我走了,一定要等着我回来,希望你不要轻易放弃我们的爱,因为,我爱你。---你的李娜。
    满脸泪水的袁梦,再也忍不住了。他冲出门,撕心破裂的呼喊:李娜!你去哪里了……。

10
     
书签: 编辑:於星月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落叶赋 下一篇岁月静好,生如夏花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宏亮] [刘幼民] [素颜鸽]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感悟生活 爱情滋味
挚爱亲情 纯真时代
河山雅韵 随笔小札

最新文章

名臣沈葆桢,故居的
  民国时期的作家郁达夫上世纪三十年代曾在福州做事,来过宫巷。他在日记中写下了他..
门窗厂的车间工人
  门窗厂的车间工人(其一)门窗厂的车间工人嗒的一声灯光亮起轰轰轰冲床敲起鼓来嗡嗡..
银杏树
   每一颗银杏树是不完美的也许,存在和接受另外颗不大同的银杏树就是完美了。..
侠客行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我们其实所想的,也许是侠之小者,为友为邻。但谁大谁小,你..
绾青丝
  必比正确更正确。玄女说九天之下,之上,素女经越女剑本来极好的功夫。更玉女心经..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2 皖ICP备12015777号-4·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