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我的外公(上部分) - 挚爱亲情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怀念我的外公(上部分)
2018-03-07 21:08:36 作者:土豆猴 】 浏览:659次 评论:0
编者按:很深沉的一篇文章,看过后五味杂陈,心绪浮动,整篇文章,充满对外公的爱、崇拜、依赖。看后很是感人,细节描写为本篇人物形象的树造起到很好的作用,让外公的形象更加丰满,更加高大,是一篇值得细品的文章,推荐大家品阅。系要注意的是:的、地、得的正确利用,语句的流畅有些地方也需要加强。谢谢赐稿!

    我有一个诞生了2年的癖好,喜欢在深夜的时候,站在家中大屋的窗户前,把身体前倾,两边的胳膊肘放在窗台上,双手的手指扎到脸上,看着我视线范围之内的一切。刚开始的时候,过程持续的时间也就是几分钟,尴尬的是最近我发现我这一看就是一宿,最让我不解的是从几分钟到几个小时的变换仿佛就是一日……

    2018年二十九当天的太阳升起时,我依旧开着窗户,在窗前望着窗外的一切,晚冬的风吹得对街老树的残枝摇摇欲折,恍惚间,我看见一位手拿塑料瓶的的老人在老树下徘徊着,那悠然的步伐,像极了我的外公,刹那间,我蒙住了,眼泪瞬间夺眶而下,我携卷着北风努力的去擦双眼的泪水,只是想看的更加清楚些,可那越发朦胧的双眼,将这场景变的越发迷离……直到理性敲打了我的心,我才重新意识到外公已走了近五年……

    由于父亲在我出生半年之时病逝,母亲一直沉浸在亡夫的痛苦当中,外公外婆可怜母亲的遭遇,出于心疼,出于负责,便一直同我与母亲一起生活。这一陪就陪了足足的23年。讽刺的是我直到外公去世我才知道外公16岁入伍参军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部队,历任警卫员、上士、机要参谋。21岁转业到某市铁路局,历任某市铁路局党校文化政治教员、机务段、房建段等单位负责职工教育工作,1962年起任某市铁路小学、铁路中学老师至退休……

    小学的时候我的作文作业一直都是班级第一,其实这里面的水分很大,每一篇都是由外公修改后我直接交上去的,初中高中自己不好好学习,每一天都自大的研究那些唐诗,宋词,元曲,以及美文的写法,甚至有的时候会认为外公的建议是“过时”的,现在想想自己当时是多么的幼稚和无知,一生勤于学先后就读于国民政府锦州第一高中,辽宁大学中文系,鲁迅美术学院。精通国学,并多才多艺,琴棋书画无所不能的外公怎么可能会“过时”呢?

    想到这里,我笑了……笑自己可笑,笑自己傻,不知天高地厚!

   “儿子明天三十儿,晚上在家吃饺子吗?”我的思绪被母亲的问话所打断,而正是母亲的这句话,让我的思绪瞬间回到了1997年的某一天……

    那年,我8岁,小学一年级 ,平日里最期待的就是吃到外公外婆包的芹菜馅的饺子,然后再让他们带着我去苗圃抓抓蚂蚱……那天应该是周末,天还未亮,我便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唤醒我的并不是鸡鸣声,而是那喷香的饺子味。我蹑手蹑脚的来到厨房,掂着脚尖,紧抓袖口,盯着那热腾腾的白胖饺子两眼放光,刚要拿起,便被身后的一只布满老茧的大手挡住了,我满脸委屈的转过头,果然撞上了外公那假装严厉的目光,我无理取闹的走到外婆身旁哇哇大哭起来,外婆哪见得我哭,便嗔怪外公交出饺子,外公蹲下身满脸堆笑的说“孩儿,你能吃多少饺子啊”?我抽泣着扳着手指说“一,一百个”。“好”,外公拍手叫好,顺机便道“吃饺子可以,水浒传里的一百单八将,背一个便可吃一个,行不行啊?”我看着外公那得意模样,当即便答应下来。我坐在木桌前望着外公,与窗外涌进的凌冽的寒风撞了个满怀,不禁打了个寒颤,外公却开怀大笑的对我说:“冷了吧,冷点儿好,背的快!”便去书架上拿出了一本黄颜色封面绘画版的水浒传,把窗户关上,悠然缓慢地坐在我身旁的折叠椅上,从头讲起。在说到某个英雄好汉时外公竟还起身做些大气凛然的动作,给我加深印象。讲到一半时,我早已饿得肚子咕噜咕噜叫,外公仿佛察觉了一般,便说“今天就先学到这,我现在考考你”,一番考答后,我果然记得一清二楚,一脸骄傲的走向厨房,端出外公温在锅里的饺子,也顾不得坐,站在灶台前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而外公继续说着:“记住喽,宋江最能吃,他能吃100个饺子,所以他排老大,他总是怕他的兄弟们饿,所以他每次都是在下雨天很及时的送饺子给他们吃,所以他的外号叫做及时雨,卢俊义是第二个能吃的……我确定的是当时我的眼里不仅看到了饺子还看见了外公冲我微笑,嘴里不仅吃着饺子,还嘟囔着及时雨宋江,玉麒麟卢俊义。现在想想那笑,那话还真是意味深长……庆幸的是现在我还能背下一百单八将,遗憾的是按着顺序是不可能了……

    2000年由于母亲工作调动问题,我们一家四口人来到了邻近的城市,刚来的时候,我会因为家是新家,学校是新学校,同学是新同学而感到难过,这可愁坏了时年67岁的外公,每晚都用各式各样的方法来哄我开心,而我依旧不为所动。有一晚,外公手里拿着两个空的塑料水瓶,来我的小屋对我说:“孩儿啊,姥爷下午溜达的时候,听到一群孩子们说七月的蚂蚱满天飞,于是姥爷就问了他们在哪抓,他们说在南坨子,离咱们家不远,这个地方姥爷已经看过了,可比咱们老家的苗圃大多了……”还没等外公说完,我双眼冒光的从床上蹦了下来着急的说道“姥爷,现在就去吧”,外公摸了摸我的头,无奈地笑着说“傻孩子,这个点儿去,是咱们抓蚂蚱,还是蚂蚱抓咱们呐”说完便哈哈大笑的回房了…… 因为第二天不用去上学,我起得很早,乖乖地吃了我最不愿意吃的早饭,不停地催促着外公快些吃,好能够带我去抓蚂蚱。外公饭后,我们便出发,奔向传说中蚂蚱满天飞的南坨子,当我们走到南坡时,风有些微凉,我牵着外公的衣角,活蹦乱跳,一刻不停。 不知怎的,此时,天空竟毫无征兆的下起了丝丝细雨,如薄雾般轻滴在我的脸上,飘落在满是新绿的草丛上,我有些慌张,而外公却步履稳健依旧。我大声儿的喊道:“姥爷,下雨了,蚂蚱抓不上了”外公停下脚步,想了想便说“那姥爷如果要是帮你抓几只,你就要背几首唐诗可好啊?”我满心欢喜的答应下来,随后便拉着姥爷的大拇指疾步向草丛奔去,这时,只见外公迅疾向草丛处猛扑过去,抓到了第一只蚂蚱,“快快快,拿瓶子来”,随后接二连三的蚂蚱装进了外公自制的空塑料水瓶里,那蚂蚱摞着摞,多了都快溢出来了,真想不到接近古稀之年的外公竟是抓蚂蚱的神人,我一脸膜拜的看向外公,外公累的气喘吁吁,坐在草丛上,反复摸着我的头说“孩儿,知道吗,这抓蚂蚱要听的准下手快才行呦,”我连声答应着,“快看,孩儿,那儿有一只,快去,”我便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深蹲下来,把五指拢到了一起,一扣,“哈哈,姥爷,我抓到了!”姥爷起身走到我的身边,突然低下身子,抓起袖口,轻轻的擦着我额头的汗珠,狠狠地抓我身上的痒,嘴里还说道蜻蜓蚱蜢如风雨,而我咯咯咯的笑个不停……我确定的是当时我的眼里不仅看到了天空放了晴还看到了外公冲我的微笑……嘴里是反复的说那句蜻蜓蚱蜢如风雨……现在想想那笑,还真是化人心的笑……庆幸的是杨万里的这句诗我还会背,遗憾的是陪我一起疯的那个“老头”已经不在了……


    2002年9月我上了初一,去了市里最好的初中读书,由于年纪的增长,与外公的“游戏交流”少了许多,十一假期回来上课的第一天,学校告示栏里发了一条告示,是学校要在下个月月末举行乒乓球比赛,看见之后,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毕竟外公可是打乒乓球的好手啊,而且我小学的时候也跟外公没少在老家的老年体育活动中心“混”呐,想到此时,我马上就去校体育组去报名,放学回家,来不及拖鞋,卸书包,就冲到外公的屋子里喊道:“姥爷,下个月有乒乓球比赛,你能在我放假的时候陪我去文化宫打一会儿球吗?”外公慈祥的笑了笑说道:“没问题啊,姥爷这也好久不打了,关键是腰不行了,可不能时间长了啊……”

    就这样姥爷一直陪我在文化宫练习着,直到比赛前的那天晚上,天空下着鹅毛般的大雪,行人走在如镜子般光滑的地面上小心翼翼,蹒跚踱步。车辆也没了往日的威风,成了行动的侏儒,鲜少见得。树枝银装素裹的呆在那,好看极了。我与外公打完球在凛冽的寒风中走着,外公气喘嘘嘘的挎着我,我拖着早已冻僵的腿走在外公旁边,外公一言不发,重重的向我的手呵着气,“冷吗?躲进来”,还时不时的左顾右盼着车辆,我冲出外公的臂弯抬头望着他,看着他那斑白的发,嘴角眼角眉毛上的白霜,不由得心里一酸,“姥爷慢点慢点,不急不急,我不冷呢”。“别说话了,把头缩回去。”我又乖乖的蜷缩回姥爷的臂弯里,一声不敢吭。我与姥爷又赶了一段路,这时姥爷停了下来,定神一看,两眼放光,看见了2路车从远处驶来。姥爷拼命地招手、叫喊。姥爷拉住我的手准备上前。“唰”的一声,2路车没有停下,飞快地驶了过去,扬长而去。姥爷一把拽起我,脸上满是怒气地冲着远去的2路车叫喊,突然松开我的手,朝着2路车前进的方向狂奔。我傻傻地楞在原地,一眨眼的功夫,姥爷竟已跑出老远,口中还声嘶力竭地喊着,“停车,停车!”我呆立在原地望着姥爷狂奔的背影,是那么坚实厚重,而我的眼眶此时也在不觉间湿润了。我抬起脚急跟了上去,可姥爷的背影仍是可望不可即,丝毫不像一个69岁的老人。而那时雪仿佛下得更猛了些。奔跑了好一会儿,我才远远地望见2路车停靠在白音太来站的站点,只见姥爷使尽了力气用拳头敲着2路车的尾部,而我却呆在了原地,这样的姥爷我以前从未见过。“砰、砰、砰......”铁皮发出一声声沉闷的声响,也引得2路车里的几名乘客发出叫喊声儿,2路车司机也终于下车来查看情况,姥爷看见了他,更是急得不行,对着司机说:“这么冷的天,为什么刚才不停车,难道没看见有乘客吗?很明显姥爷的语速加快,声调加高。而我此时站在旁边早已吓得哆哆嗦嗦,不敢发出声响。但我清楚地望见,由于姥爷狂奔了多时,短暂一瞬的松懈让他的腿一软,脚下的步子也是凌乱不堪,说出的话也是显得如此苍白无力,而司机仍不肯松口认错,姥爷便与他不停地理论,同时用一只手扶着车门,支撑着已经透支的身躯。于是我跑上前去颤抖地用手拉住姥爷,姥爷回过头见我冻的哆哆嗦嗦,语气登时便软了下来,也不再与人争辩,“走吧”,他拉着我的手上了车,将我紧紧搂在怀里,不住地安慰我,我的眼泪又来了。而在这之后姥爷便一路沉默,再也没有没有言语……我确定的是当时我看见了姥爷第一次发脾气也是最后一次……时至今日,当年练习的球拍还在,可是那个陪我练习的“老头”已经不在了……

   “儿子,今天得去过节吧?几点走啊?”母亲的喊声再次打断了我的思绪……而我也确实应该出门了……

                                                   未完……

                            上部分篇后语—

    14岁之前总是听外公说:有这样一个地方,那里四季如春,那里有湖泊、山林、蓝天、草地和花海;那里没有生活中的烦恼;那里没有生活的琐事,人们都安逸的生活着。但是我每次都会很天真的说:哪里有那么好的地方呀?外公总是慈祥的说:有,怎么没有?外公有一天就会去那个地方,而那时我就会大喊着:我也去!这时外公总是会“骂我一句”—你个小兔崽子……


3
     
书签:怀念 外公 部分 编辑:古月执忆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日暮月始(下篇月始) 下一篇送行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土豆猴] [素颜鸽] [徽州人家]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感悟生活 挚爱亲情
河山雅韵 爱情滋味
倾情游记 随笔小札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