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行 - 挚爱亲情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送行
2018-03-06 14:24:13 作者:宁再军 】 浏览:385次 评论:0
编者按:这类似的文章,笔者已经写过很多,作为编辑我也编审了不少。直接的感觉是没有新意,雷同。说这样的话,没有打击谁的意思,只是希望多探索一下写作方法,改一改视角,用新的手法新的修辞造句来写。同时,世界那么大,为什么不能扩大自己的视角去观看社会呢?总局限在自己的小范围内,对于一个爱好文学创作的人来说,这是一个致命的弱点。开阔视野,发现新意,才会有更多的可写的东西。如今的社会发展正处在一个兴兴向荣的好时代,要写的,要歌颂的太多了。希望以后看到你的文章会有更大的改变。谢谢!

      离家快一年了,离过年也越来越近了,这让我想起了去年过年前离家的情景。
      二姐突然打电话叫我带些年货到东莞虎门过年,早出来还不用挤车,在外打工的人都在赶回家过年,我却要出去过年,好处也是有的,就是此时外出车费最便宜,这比过年之后出去要便宜三分之二。人只要看开点,带上家乡的特产在外一样可以过个好年。
      令我最难忘的是我离家前的那天晚上,那天天气寒冷,北风刺骨,下午六点吃过晚饭时外面早已漆黑一片了。不到七点母亲就让我早点睡觉,我不想,妈妈硬是赶着我去睡觉,说明早天不亮就要起床,先要养好精神。
      我只好安静地睡在床上,我不知道母亲有没有睡觉,但在凌晨一点她叫我起床时,行李、年货、宵夜都准备好了,看到油光发亮的面里绽放着三个荷包蛋,我先只吃了一个,吃完后母亲发现还有二个没吃硬叫我吃完,我硬是不肯。
      母亲发火了,说:“坐车要十多个小时,先得吃饱才有力。”
      我硬是不吃,我说:“一人一个,要不都不吃。”
      时间紧急,我们这回是钉子碰了铁,只好各让一步,各吃一个。
      吃完蛋以后我与母亲各背一个大袋子便匆匆赶路,道路崎岖不平,车路也是沆沆洼洼的土路,而我家离车站有六里远近,这还算幸运的,比起住在深山密林里的人家又不知要好几倍了,先自我安慰一下。
      走了不到百米,我总感觉有些不对劲,怎么我的袋子这么轻,一摸全是衣物、干花生之类的轻货,再碰母亲的竞十分沉重,原来腊肉等重货全在母亲的袋子里。随后我便坚持要交换,可母亲不恳,态度十分坚决。
      一路走来母亲都是一手扶袋子,一手拿手电筒,好让我轻轻松松走路,好让我腾出双手插进口袋暖和,我的手暖和了,可我的心却凉了,因为我在让母亲受罪啊!在这样一个漆黑寒冷的深夜,白天残留的冰雪如今已冰冻了,路也变得更滑了,母亲一路上只顾用手电筒照着我,生怕我摔倒了,由于路实在太滑,我还是摔了一跤,只是摔了一下屁股,没什么问题。
      后来母亲也好几次差点摔倒,但母亲对打滑很有经验,她居然一次次站稳了。 我一见她走路打滑就说要换袋子,母亲反驳道:“你管好自己就行了,你看到我摔跤了吗?袋子里有些是亲戚、邻居托你带的年货,摔了你自己就算了,把别人的东西摔坏了就不好交差了。”
      看母亲强词夺理就来气,但我也没有办法,越往前走母亲越来越吃力了,看到她十分费力的样子,我计上心来,来了一个假摔,而且装做痛得爬不起来,母亲一看急了,只好放下袋子来扶我,我趁机拿了母亲的重包就走,现在她想换我也不会换了。
      半夜三更我和母亲在冰天雪地里行走了一个小时后终于到了车站。说是车站,还真有点丢人,这里只是一条稍微宽广的街道,在这条街上,去大福镇上、东坪县城、益阳市里、长沙省城、广东深圳的班车都约定成俗在这里发车,班车在这条街上发车的多了,这条小小的街道就成了车站。
      当我和母亲赶到车站时,长途客车还没到,但有很多人早已在这里等候了,其中大部分乘客是学生,想到很快可以和父母团聚,他们的脸上大多荡漾着笑容,旁边有爷爷奶奶陪着他们等车,一脸的忧虑。
      我刚歇下来就留意到母亲的手,她的手早已冻紫了。但母亲根本没在意自己的手,她只在意地遥望着车来的方向,神情十分严肃,等啊等、盼啊盼,我与母亲有上句没下句地瞎扯着。
      突然母亲眼睛一亮,像是发现了什么奇迹一样,兴奋地喊道,“车来了,车来了。”
      大家循声望去,果然是车来了,接着母亲特意嘱咐我做好准备,争一个好位子,我不温不火地说:“不用争,有位子。”
      母亲白了我一眼就没理我了,因为我有点晕车,母亲担心这个好几天了,还在电话里反复强调要姐夫来接我,怕我带那么多行李不方便,更怕我有什么意外。唉,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车很快到了我们跟前,但令母亲奇怪的是车没有停留而是直接向前开去,又见几个老爷爷、老奶奶拼命向前追,看到此情此景,母亲拉着行李也就向前冲,她只想争在前面赶到车上,给我在车前夺个靠窗的好位,说也奇怪,我们全家都晕车,这也是母亲所担心的,晕车的滋味可不好受,这个母亲懂的,只是如今坐车坐多了慢慢就好多了。
      我知道车要掉头,只是不知道车要停在哪个位置,但母亲跟着一窝风追,我在后面叫她别追她也全然听不到了。
      看到母亲快步如飞的样子,在我眼里,她还真有点失态,因为我从来没见过贤慧的母亲居然也会如此疯狂,当车掉头时车像要停了,好几个前辈追到了车门口,母亲也紧跟了上去,对着司机使劲的挥手叫开门,这时司机伸出头来发话了,“请让开,请让开,我要在这里掉头,你们要到原来的站口等着上车。”
      这下大家惊呆了,这岂不是白跑了一趟,但大家立刻回过神来,掉转头更加拼命地与车赛跑,可是为迟晚了,别人都等好在那里只等上车了,只有几个像母亲这样不知内情的人费力不讨好,折腾了一个来回,到头来却是瞎子点灯——白费蜡。
车上的人并不多,我不急不慢地坐到了车屁股上,这倒是个靠窗的位置。母亲说:“车后面有汽油味, 都怪我先没打听清楚。”只见母亲满脸愧疚,倒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我听了,安慰母亲说:“妈妈,没事的,我如今早就不晕车了,其实我根本就不想争坐位,大人怎么能跟小孩去争,我知道您是对我好就可以了。”
      位子定下后,司机去吃夜宵了,放好行李,我就陪同母亲下车走走,这时母亲一摸口袋,发现手电筒不见了,不用说,恳定是刚才跑得太急把手电筒弄丢了,后来我陪同母亲反复找了好几次,最终还是一无所获,快发车了,我的心不安起来,追问道,“妈妈,手电筒怕是找不到了,天这么黑,你一个人今天怎么回家啊!”
      妈妈微笑着安慰我道,“没事的,再过两个小时就天亮了,再说这些地方我都走烂了,眯起眼睛都能回家了,更何况还有雪光。”
      听了母亲的话,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一时无语。事不凑巧,这时车上的司机大叫起来,打断了我的思绪,“快上车,快上车,我就要开车了。”事有缓急,我不得已三步两回头地上车了,母亲也追了上来喊到,“再古子,你一到姐那里就要给家里打电话啊!我们在家里等你电话啊!”
      隔着玻璃门,我大声说:”妈妈你放心,我一到就打电话回家,你不用担心了。”再一挥手,我们随着车子已渐行渐远,回顾仍在冰肌刺骨的寒风中目送我的母亲,在如豆的灯光下身影渐渐模糊,直到消失不见,我的眼睛里早已暗流涌动,想到母亲还要忍受一路煎熬,在漆黑的寒风中摸索回家,眼睛一热,不禁泪流满面。收回思绪,我再次感动得泪满盈眶。
      母亲啊!您虽然老土,甚至有些愚昧,但您却用瘦弱的肩膀扛起我生活的重担,用善意的责骂减轻我心里的负担。您的爱有如冬天的阳光——明媚温暖;有如清晨的空气——清新自然,您的爱尽在润物细无声中。
      您常自责爹娘没用害得子女受苦,你们拼尽全力还需要子女出门打工来维持家用,人的出生是天注定的,这怎么能怪父母呢?您的爱已经让我倍感幸福,因为母爱不光靠物质来表现,精神与行动所表现的母爱才是最真实、最伟大的母受。

3
     
书签:送行 编辑:古月执忆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怀念我的外公(上部分) 下一篇人间有爱是双亲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宁再军] [土豆猴] [古月执忆]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感悟生活 挚爱亲情
河山雅韵 爱情滋味
倾情游记 随笔小札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