崮下是我家 家中有我妈 - 挚爱亲情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崮下是我家 家中有我妈
2018-02-12 11:09:02 作者:古小风 】 浏览:171次 评论:2
编者按:很温馨很感动的一篇文章,母爱子孝充斥整篇文章,崮下是你家,崮下有妈妈。是啊哪里有妈妈哪里就有家,在本篇对情景的描写算一特色。开始看文的时候,心中会生疑意,怎么母亲生重病,还会有这样好的心情把环境描写的这样温馨这样和美。看完整篇才理解才知道笔者是在母亲病情好转的情况下写的本文。文章中小有错误:“大大的太阳”用词不够严谨,按本文中的意思应该是火热的太阳,或火辣辣的太阳等等形容词,不该是“大大”,大是形意词用在这里不恰当。标点符号也有错误,请以后注意。谢谢!


    腊月二十三是中国的传统节日——小年儿。下班回到家中,拿出妈妈前日捎来的崮乡土鸡,准备做个小鸡炖蘑菇,再整几个小菜,烫一壶老酒,一家人开开心心过个小年儿。

    餐桌上,看见儿子抱着隔热的不锈钢汤碗,正津津有味地啃着鸡块,喝着鸡汤,一副贪吃的模样,顿时一股莫名的幸福感涌上心头。一时回想起妈妈说过的话,她说“我的儿女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得好好活着。如果我走了,我闺女就吃不到我养的鸡,也吃不上我种的菜和小杂粮了”。的确,这世上大多数妈妈,都是无怨无悔地为儿女活着的。

    2014年的9月,蒙山小城的天气格外闷热,火热的太阳穿透双层茶色玻璃,晒的人皮肤发痒。窗外的树木,也无精打采的垂着头,卷曲着叶片,像是随时会被点燃的样子。我烦躁地摇着一本杂志,吹着呼呼转动的风扇,却也感受不到一丝凉意。“心静自然凉,稍安勿躁”同事们正相互调侃着,抱怨这蒸笼天儿。突然,我的电话铃声响起……

    电话那端,爸爸支支吾吾 欲言又止。顿时一种不祥的预感冲击着脑门儿,我着急地询问,到底发生什么事情。“闺女,我和你妈妈在镇医院,你有空回来一趟么”?终于,还是怕什么就来什么了!我颤抖着手,差点儿没拿住手机,我两只手抱紧,屏住了呼吸。爸爸说,妈妈感觉身体不适已经好长时间了。只是怕影响你们工作,只要能忍着,就不想告诉你们。

    放下手机的那一刻,我慌作一团,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滚落下来。同事们惊恐地望着我,一脸疑惑。在拨通爱人电话的那一刻,我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吓得孩子爸爸以火箭的速度,急匆匆地赶了过来。同屋的、隔壁的同事都来了,他们也找不出恰当的话语来安慰我,只是抓着我的胳膊,拍打着我的肩膀,极力让我稳住情绪,不要慌。

    盛夏的太阳,火炉般炙烤着崮乡大地,周围一片沉寂,路边的花草纹丝不动,慵懒地蜷缩着腰身。整个世界,被笼罩在一个巨大的蒸笼中。我们的车子以每小时百公里的速度行驶在柏油路上,坐在车内,似乎能听到车轮碾压沥青发出的黏黏的、嗤嗤的声音。我强压住慌乱的心情,呆呆地望着窗外,一排排笔直的不知名的绿化树,透过车窗在我眼前飞逝而过。一个小时的车程,在煎熬中度过。车子甚至还没有停稳,我就急切的下车,冲进了门诊楼。

    一头扎进门诊室,也顾不上咨询大夫,我急忙拉住了妈妈的手,慌里慌张地上下打量了一圈儿。妈妈面容憔悴,脸色蜡黄,皱纹也深了许多。每次回家都会被我取笑一番的圆溜溜的身材,也瘦了一大圈儿。大夫喃喃地说:“你这闺女怎么当的,老人的病这么严重了还不知道,感紧去县医院查查吧”!我已经顾不上羞愧,只是强忍着泪水。爸爸接话说,也像是替我辩解:“我要给你打电话,你妈妈一直拦着。今天给你打,她还骂了我一顿,嫌我一有事就给闺女添乱。”我用接近吼叫的声调打断了爸爸,怪他早该给我电话。其实,我有什么脸面去责怪爸爸呢?作为儿女的,不是应该常回家看看他们-!我又有什么理由怪别人呢,半月前回家时,不是已经发现妈妈较以往瘦了一些么!

    直觉告诉我,妈妈的病情很严重了。当天上午,我们就驱车赶到了县人民医院。匆忙办好入院手续,先把妈妈安顿下来。在没有做各种检查之前,那种忐忑的心情,论谁也是难以承受的。翌日,大夫一上班,我们便陪同妈妈做了血液化验、CT、彩超等各项检查,忙活完,一天时间差不多也过去了。

    妈妈住的病房,大约有20平米,记得小小的房间安置了六张病床,床位之间显得格外拥挤。人常说,最热闹的地方是医院,最赚钱的地方也是医院。确实如此。不来医院不知道,原来生老病死,乃是人生一大平常。一时担心爸爸血压高,经不起劳累,我便劝他回去照应家里的一些事情,这里有我呢,让他放心。

    三天时间过去了,大夫给做了各种检查,却没给一个明确的诊断结果。只告诉我们推测的情况,具体病情,还要通过开一个专家会议,确诊后再做进一步治疗。转眼接近一周时间了,白天我陪同妈妈输液,照顾她饮食起居,夜晚,我就在妈妈床边打个地铺,和衣而卧。医院里的环境好压抑,还有那种钻鼻子的来苏水味道,着实不是好人能呆得住的地方。

    在一个阴雨迷蒙的清晨,我忍不住拉过一位身材微胖,戴着一副黑边眼镜的年轻大夫。我想,年轻人应该容易沟通,或许会透露一些未定的信息给我。他告诉我,妈妈的病情还没有定论,只是看片子好像肚子里长满了东西,估计不好了。大夫的话,如同一声闷雷,砸的我几乎倒塌下去。我躲在楼梯的一个角落里,无助得痛哭起来。我一边用手背不停地抹着泪眼,一边胡乱的翻看手机通讯录。翻来覆去,都找不到合适的人求助。万分痛苦的时刻,我收到了一条遥远的、久违的问候:“在哪儿”?

    得知我的情况后,朋友首先稳定我的情绪,又叮嘱到,千万不要让妈妈看出来我哭过。他建议我立刻带妈妈转院,去省里的大医院治疗。可是,我这个连县医院都会迷路的人,去了省城医院,两眼一抹黑,我该如何是好?我连最起码的看病流程都记不住,我又是个路盲,可怎么办呢!一连串的问题让我抓了狂,找不到方向。朋友告诉我,他常年照顾生病的父亲,对医院这种地方最熟悉,他会帮我。

    在入院后的第七天,在朋友的鼓励下,我租了一辆车,带着行李,陪同妈妈来到了省城一家非常有名的医院。朋友通过互联网,提前帮我们预约了专家。我们过去后,直接去了病房,找到了专家。那是一位高大、帅气的男医生。他非常和蔼,耐心的询问妈妈的身体情况,并一一查看了检查报告单和CT片。他首先让我和妈妈不用担心,告诉我们,问题不会很严重。为进一步确诊病情,他让我们再做一次局部检查。他面带微笑,轻柔、和风般的话语,让我一颗凄冷的心稍稍有了一些暖意。为便于交流,我们互相加了微信。让我意外的是,他的微信头像居然是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如果论气质,我觉得奥巴马要稍逊于他。

    省城的大医院,无论卫生还是食宿条件,都要比县医院好许多。安排妈妈住下后,我在出门买水果、买日用品的时候,也可以有心情顺便欣赏一下景物了。这家医院,位于省城西郊,虽然名字给人惊心动魄的感觉——“某某某肿瘤医院”,环境却是非常不错。

    医院门前是一条老街,街面上是一家家商铺,分别经营不同的商品;还有餐馆、宾馆之类的,让周围市民、乃至医院里的病人、家属,可以方便住宿、就餐,还可以就近买到需要的东西。院内山石林立、碧水缠绕、绿树成荫,一排排高大的法桐树环抱着高低错落的楼房。楼房前后是片片绿地小公园,园内种植了各种颜色的花花草草。一条条花砖小径蜿蜒穿插在花草之间,每隔一段距离,小径旁就会有一张排椅。有年轻的小夫妻相拥而坐,他轻轻抚起她凌乱的发丝掖在耳后;有年老的伴侣椅上小憩,相互敲打下脊背,揉捏着胳膊腿;也有一老一小的亲属在园内散步。他们或是嘘寒问暖,或是相视一笑,一幅幅画面生动而温暖。

    入院第三天,妈妈的检查结果就出来了,确诊为身体某个部位有结痂,需要做手术治疗。具体定性,还要等手术后再做病理化验。俗话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我们好像足足等了有半个世纪,总算能有个确切的说法了。这样,我们就可以耐心等待手术了。接下来,我便悉心照顾妈妈,陪她聊天儿,散步,鼓励她放松心情,安心治疗。

    手术那天,所有家人都来了。大家都默默地守在手术室外的椅子上,没有一个人说话。我想,每一个人内心都是七上八下的,不安地等待、等待着命运给妈妈、给我们,最后的裁决!时间的走针,在一秒一秒切割着我的心。家人们坐累了站起来,走累了再坐下,足足守了四个小时。终于不负所望,手术非常成功。病床上,妈妈还处在麻醉中,她那么安静地躺在那儿,清瘦的脸庞、眉宇间却透着勇敢与坚强。妈妈在术前曾告诉我,“闺女放心,我能撑住,我绝对不可能得癌症,我有信心”!是啊,妈妈从来都是那么坚强,就连病倒的那一刻,她都没有表现出畏惧,她内心从不愿拖累儿女。

    光阴如梭,转眼间妈妈从在省城手术,到后来转到飞哥所在的城市修养,以及每隔数月接连不断地复查,已经过去四个年头了。在2017年年尾,最近一次复查行程中,我带妈妈去泰安看了刘老根大舞台,去大舞台旁边的俏江南就餐,还就近定了一家环境不错的宾馆住下,难得带妈妈也潇洒了一把。

    那天,妈妈显得格外开心,在俏江南泰安店,我点了油闷大虾、西红柿炖牛腩等几个妈妈爱吃的菜,还特意让服务生打了一份杂粮糊糊。我像照顾孩子般,帮妈妈戴上餐巾,给她夹菜、盛汤、手剥大虾喂到嘴里,生怕妈妈吃不饱。妈妈一边享受女儿的星级待遇,一边腼腆地冲旁边的服务生笑,脸上挂着满满的幸福。服务生小姐也甜甜地望着我们,向妈妈竖起了大拇指。她告诉妈妈,来这里消费的情侣见得不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年轻人单独带着妈妈来就餐的。顿时,一种骄傲的满足感,由心底涌上了嘴角。俏江南的菜品委实不错,可价格也不是一般地高,一份杂粮糊糊居然要98元,更别提其他菜了。不过,为了博得妈妈一笑,这也值了。

    就在小年儿的年夜饭上,我给自己也满满地盛了一碗小鸡蘑菇汤,浓浓的香味中,回荡着妈妈深深的爱。妈妈说,鸡汤有辅助治疗感冒的作用,要多吃点儿。是啊,因为担心感冒传染到妈妈,我都足足有半个多月没敢回家看她了。

    崮下才是我家,家中有妈妈在期盼着我们。年,越来越近了,就等着放了假回家,陪着爸妈过一个愉快祥和的团圆年。

 

0
     
书签: 编辑:古月执忆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三姐那些事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感悟生活 爱情滋味
挚爱亲情 纯真时代
河山雅韵 随笔小札

最新文章

夏枯草
  世界越来越喧嚣夏枯草在夏天死去牠本来世界的一部分然后渐渐凉风吹了关于很多树很..
英勇叛将,为了自由
   在宫巷林聪彝故居和刘齐衔故居之间,还有一个大宅子。它外观上与其他大宅不同,..
古月执忆
  母亲的身影(同题小说) “妈!我要买块球拍,”三儿放学回到家中就亟不可..
公鼐祖梦·探视
   公鼐祖梦·探视东岳雨石·公丕刚公鼐诗集《问次斋稿·子训》一文记载:“宣和改..
梧桐树
  梧桐树这世界是美丽的当我在城市街道思考觉自己应该这么说时正看见一棵憔悴树他仍..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