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姐那些事 - 挚爱亲情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三姐那些事
2018-01-16 12:34:41 作者:宁再军 】 浏览:277次 评论:0
编者按:说是写三姐那些事倒不如说写三姐家那些事,最让人感动的是最后的那一段。宁再军的文章前边说过,如说话如聊天如讲故事,但却温暖感人,这也可能就是他能成功的原因吧。很多人写文章喜欢修饰,喜欢华丽,殊不知,掌握不好就会掀兵夺主,就会主题偏移。而真正的好文是走心的,是用心写出来的。谢谢

    三姐名叫宁水利,听说当时正在修河堤,她就出生了,所以叫宁水利。

    三姐上有大姐、二姐,下有四妹、五弟,她就成了一块夹心饼,但个中滋味并不是甜的,长大后,三个姐姐经常打架,为了分工干活,经常起争执,大姐可以打二姐,二姐可以打三姐,三姐却打不到四姐,妈妈要插手了,四姐比三姐少四岁,她偏小了,不在一个重量级,睡觉时争睡床里面也经常打起来,三个都怕鬼,最后三姐打不过,她就睡外面。

    三姐小时候是个嘻嘻哈哈的乐观女孩子,身体强壮,待到青春年华时,也有不少男孩子追求,最终是周建仁用非常规的手段追到了手,知道他大名的人很少,只知道他小名叫仁麻子,这几天姐姐姐夫怕我写她们,左右为难,姐夫放话写他们要告我,下笔真不好下了。

    仁麻子经常在我家吹他学了三匠半,漆匠、瓦匠、篾匠,还有半个是唱花鼓戏的,他最大的悲哀是学什么匠,那门匠艺很快就会被淘汰,他第一个学了瓦匠,后来别人就不买水泥做的瓦了,他学漆匠又漆不出花来,只会抹红,别人又不请他,他学篾匠结果连个笆篓都织不好,全不行啊,当然有些匠学到手了也好,但最关键的是他学的四不像。

    仁麻子家里以前就是唱戏的,但很少有主角,我看他们上过台,嫂子演丫环,哥哥演下人,仁麻子当哑巴,他抓着一把刀跟着官太爷屁股打两个圈就分站两旁,官太爷拍桌子时,他有时也喊一句威武,官大爷喊抓人时,他也拿着大刀押着别人脖子,但他经常说他唱的是三花子,也就是小丑,但他其实是在吹牛,半桶水还没学到,三花子哪是他这个水平,更不幸的是戏班子后来没戏唱了,他们也就解散了。

    但那时仁麻子说什么利姐信已为真,信归信,爱不爱你是另外一回事,利姐始终看他不上眼,因为他是真的麻子,别人还吓她九粒麻子十粒狠,她就更加不喜欢他了,这不,对门一个伢子追得很紧,利姐对他也有好感,对方还请了媒人来提亲了。

    这下仁麻子急晕了头,人家确实比他帅得多,家庭条件也要好很多,仁麻子住在东江郑家坪顶角落里,屋后就是埋人的地方,几间土砖屋终年不见阳光,挂风家里茶杯响,下雨屋漏水,里屋白天不点灯就伸手不见手指,黑漆漆的,睡在里面老鼠又多,后面又是坟山,一响分不清是有鬼还是有老鼠,猫也喜欢来外面嗷哭,声声凄厉,毛骨竖立。

    也不知他们怎么就住在那种鬼角眼里,既然叫郑家坪,顾名思义,这里姓郑的最多,姓周的独此他爷爷传下来一家,他们是外来户,能分到一个家就行了,这里的人小名很多都喊笆篓,他爹就叫雕笆篓,除了他叫仁麻子,一屋人都喊某某笆篓。

    雕笆篓在郑家坪也是个人物,他会掐时辰,会收惊吓,会划符水,还会漉鱼虾,最厉害的是他会掌厨,东江的红白喜事都请他去掌厨。仁麻子也跟他爹学到了收惊吓,划符水,掌厨仁麻子没学到手,炒一家人的小菜,味道也是一绝,他大伯还当过村长,还是我小学一同学刘燕她家公,他姑姑还是一个教师,特别会做媒,嘴巴子一开口,水都泼不进,妙语连珠,她一开口说一个小时不要歇气,而且声如洪钟,别人话都插不进。

    周家在郑家坪也算讲得起话了,论家势和地位,他大伯最有威望,必竟当过村干部;他姑姑嫁出去了,一个巾帼英雄,这个不算数。

    仁麻子听说有人来给宁水利说媒了,而且对方就是他的情敌,他就急了,他买了一瓶农药放在自家床底下,断黑后就急急忙忙跑到我家来了,他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就给我爸爸妈妈跪下了,叔叔婶婶,你们一定不要把宁水利放到别人家去。

    爸爸妈妈就扶他起来,但他就是不起来,说是要我爸爸妈妈听他把话讲完,答应了他的条件才起来。妈妈就问他,我嫁我女儿关你什么事,你不要到这里来添乱好吧。

    仁麻子就说我爱宁水利,我可以为了她去死。

    妈妈就说你爱她有什么用,你家里屋都没一间好屋。

    仁麻子就哭着说我有几门手艺,我可以挣钱养她,决不会让她受半点苦,挣了钱我就可以盖楼房。

    妈妈就说可是利妹子不喜欢你啊!我答应了也没用。

    仁麻子就说你们要是不答应,我农药都买好了,宁水利要是嫁给了别人我就喝口农药睡到东江五拱桥下面去,宁水利要是嫁了别人,反正我也不想活了。

    宁水利在外面听了,被他感动得泪流满面,仁麻子就当着一家人发誓了,只要宁水利嫁给了我,我一定全心全意对她好,决不让她吃半点苦,我还要努力挣钱,盖上新房,让她过上好日子,叔叔婶婶你们尽管放心,我有的是手艺,不怕挣不到钱,不怕宁水利过不上好日子。

    就这样宁水利就同意了仁麻子的求婚,刚结完婚,她姑姑就叫他们去梅城帮忙做饭店生意,她姑姑确是女强人,在梅城开了一家蛮大的饭店,早上卖包子馒头等,中下午又是饭店生意。

    仁麻子虽说学了几门手艺,可我们也不知道他学了手艺根本没人请他干活,他只有瓦匠学到手了,用几个模固定好,到压上水泥又盖好木板,等定型了就抽掉模,水泥瓦就做出来了,水泥瓦一做就是铺一阶级和地门,做完要洒几天水,材料和工阶算起来贵,后来外面运来了烧的泥巴瓦,他们就白学了一门瓦匠,漆匠和篾匠出不了师,只会点皮毛,而且家具很快都是买现成的,篾物有塑料代替了,一些简单的篮子等平常人自己也会织,唱戏他也是一个打酱油的,少一个官差站岗就喊他一回,他说的几门手艺全是骗人的一样,利姐的苦日子就到了,家里混不下去,两个人就去她姑姑家开的店打工去了。

    到了梅城,仁麻子在厨房里帮忙,利姐就当服务员,仁麻子说他在那里学会了做包子馒头,做的比广东饭店里的要好吃一百倍,我没吃过,这个恳定又吹牛了。

    他们在饭店里才干两个月,利姐就碰上了一个土财主,流氓无赖,那天正是生意冷清的时候,一个腰宽体圆的土财主进来吃饭,腋下又夹着一个黑皮包,他看到利姐就两眼放光,利姐刚放下菜碗他就趁机摸了利姐的玉手一把,趁机塞进去十元钱到了她手里,说是小费,利姐当时还没当回事,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利姐正要返身走,这个客人就发话了,要她等一下,接下来这个土财主打开了黑皮包,又拿出几张辗新的百元大钞,他拿在手里甩了甩,清脆悦耳,他很自豪地问道,小妹妹,你干这个一个月能挣几个钱,你看到这钱没有,你要是同意让我亲一口,我就给你一百元,亲两口就两百元,怎么样,想你一个月累死累活地做事,顶多也只有三百元吗?

    利姐这才明白此人来者不善,虽说她工资的确不高,但她也没想过要赚这种钱,她拿着那张十元的钞票就甩到了他脸上,大骂道,亲你妈个屁,这小费我也不稀罕你的,拿去擦屁股都嫌脏,还给你去买药吃。

    客人被羞辱了,大喊叫你们老板来,我要投诉你,你得给我赔礼道歉。

    老板听了他们的事,觉得这事双方都有过,本着和气生财的态度,这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就这样过了,仁麻子和宁水利从此淡定不下来了,他们双双辞职回家了。

    在家呆了一段时间,每天无所事事,一天,排行湾对门双井湾一朋友告诉他们一个好消息,广州花都那里请人种菜,包吃包住,工资听说也很高,他们就决定一起去挣钱,这次就更惨了,掉进了黑窝里,种菜的地方是一个山村旯旮里,一起去了几十个人,开始说的好好的,上千元一个月,他们干得很有劲,他们开的是荒山野岭,干完一个月,他们问要钱,老板说要把做满三个月才发,他们现在身无分文,无处可去,一个多月都过了,只好继续熬,老板这边越来越严了,后来每天有要求完成的任务越来越重,没干完的没饭吃,这时陆陆续续有人病倒了,大家又去问着要钱看病,老板还是一句话要干满三个月才发,而且病人也要完成任务,不然没饭吃,真是太没良心了,这也是部分人发财的路径,大家要闹的话,村上有打手等着他们,也有恶狗盯着他们,病人恳定完不成任务,其余健康的人又加重负担帮他们完成,大家一起来的不想看着谁饿死在这里,就这样干满三个月了,再去要钱,老板竟说要干满一年再一次结清,这下大家都不乐意了,这时我姐姐姐夫都病倒了,

    仁麻子和宁水利病倒了去要工钱,老板说要钱要干满一年,要不给我滚蛋,仁麻子想这回难道要死到这个山窝里,不行,他得打电话回去报个信,他只好去求老板行个方便,说是身上没钱看病,要家里寄钱来治病,老板当天还是拒绝了他的要求,只要还能动,病了也要给我干活,电话也别想打。

    又过了半个月,有一个堂客们受不了累死在土里,这事怎么处理的他们也不知道,但老板同意他们打电话回家要钱治病了,仁麻子电话打到了他姑姑家,他姑姑就又把这事告诉了他爸爸,他爸爸听说仁麻子快要病死了,他也急得团团转,但他也不知道这事要怎么办才好,他也找不到他们说的那个鬼地方,他就找来我妈商量,我妈就想到了大姐和大姐夫也在广州,她以为就在一个地方,其实相差很远了,一个黄浦是在广州市区南,一个花都是广州的一个边区,仁麻子的地址说到了具体的乡镇,哪个村就搞不清了,大姐夫硬着头皮就去找他们了,大家形容大姐夫是狗变的,什么鬼角眼里都能找到,他到了镇上后,问了哪里要种菜的,听了地址后他就开始找,不久他就找到了仁麻子和宁水利,他们还在有气无力地干着活,一身泥巴,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他当时觉得面熟,多看了他们两眼,仁麻子倒是先发现了邓赞东,高兴地大喊道,大姨夫,我是仁麻子啊!邓赞东见找到了他们,高兴地说,仁麻子,快来,我带你们到黄浦去,怎么搞得这个鬼样子。

    就这样,仁麻子和宁水利就跟着邓赞东到了黄浦,到了黄浦,他们饿得十分难受,吃了一大高压锅饭,又冲了一个凉,大姐看他们那个衰相是当场就哭了,等他们吃了饭就带他们去买了两身衣服,也好进厂。

    当时邓赞东在中志厂里当组长,他就把他们俩介绍进了厂,大姐还在康师傅方便厂打工,就这样,仁麻子和宁水利总算安稳了下来。

    不久仁麻子他嫂嫂听说有个老乡发现了一个弃婴,想到仁麻子他们还没怀孕就受了下来,这就是我外甥女周敏,当时她被丢尽在拉极桶旁边,连脐带都露在外面,还在流血,身上连遮挡的衣物都没有,别人推断说这一定是黄花妹子丢弃的,也有人怀疑是个病婴,周敏当时脸色是一种毫无血色的白,没人敢要她,我三姐一听到信就从广州赶过来接受了她,随后她就辞职了一年来带养她,周敏是捡的这事三姐今年全部和她挑明了,要不我也不敢写,周敏如今是个典型的判逆少女,这是针对三姐和三姐夫来的,对于我这个舅舅,她对我很尊重,比较听我的话,具体原因我也不清楚。

    周敏的性格也是环境造成的,宁水利带她满一岁后就又去广东打工了,两口子一去就是几年没回家,这次是中志厂搬到东莞高步了,他们两口子在外面打了好几年工没回过家,外面人都说他们是存了钱要准备回家盖房子,仁麻子他妈也多次这样询问他存了多少钱,宁水利就说没存什么钱,他的钱打麻将输了都不够,我给他都还了哪个几百,哪个上千,我存点钱都给他还帐了。

    仁麻子他娘听了就不淡定了,带着六岁的周敏就来到了高步,他娘问他你怎么把钱都输光了,我都听说你赢了不会起身,输就要输光再借着输,你到底是什么想法。

    仁麻子就说我一看别人输了就可怜,我一输了又想赢回来。

    仁麻子这种话居然大家也信,他妈就骂他没麻坯用,当初生了他怎么没有淹了他。于是又哭又闹,仁麻子看他妈哭了,他哭得更伤心了,对天发誓今后不打麻将和金花了。

    他妈妈听了很高兴,想他这回一定会改,谁知他背着她又打了麻将,钱也输了个精光,他又来问宁水利要钱,这又被他妈知道了,她这回十分失望,拿着行李就要回去,仁麻子又是哭又是发誓绝不去打金花了,现在他是没钱打了,连借钱也借不到了,欠了一屁股债,倒是没打了,这些事都被周敏亲眼目睹了,对他爸的仇恨就慢慢种下了,其实她很少就已经听到别人说她是捡的,但大人不承认,说是别人骗她的,但她心里已经认同了她是捡的,只是不知道具体过程。

    仁麻子待他妈回去,他一发工资又是打起来了,总是过不了几天就没钱了,一副十分可怜的样子,又是到处借钱,为此宁水利和他闹过几次离婚,我们都参与了调解,仁麻子答应第二年每月交五百元给她存着,当时他月薪约一千七八,交五百就行了,他毕竟还要抽烟喝酒,这回交了两个月,后来就没得交了,不但要回了老本,还给还了很多帐。他们就这样年复一年地过着,周敏转眼就大了。

    后来几年宁水利的钱就看得紧了,仁麻子再装可怜也不拿出来了,她每天上班十多个小时,很少放假,应该存了一点钱,前年我家盖楼房,想找她借点钱,宁水利说没存钱,最后就没跟她借钱了,我也不清楚她到底有没有钱了,有也不多,这个倒是真的,他们也在计划要盖房了,老房子已经进不得人了,周敏读书不会读,早就不想读书了,她读初中时和他伯伯出来了一次,她也不喊仁麻子喊爸,也不喊宁水利喊妈,就喊哎,我要买手机。哎,我要洗澡,你们要帮我烧水。哎,我的衣服帮我找到。

    仁麻子就问哎哎哎,你不会喊人吗?

    他们的予盾就无法调和,今年初三她不读了,出来打了几个月工,由于年龄偏小,性格犟,受不了管,干了几个月就没干了,但她呆在家又和爹娘闹不和,最后姐姐姐夫就向她坦白了她的身世,她听完就哭了,爹娘也哭了,但她还是不愿意喊爸爸妈妈,有一天我和二姐夫劝她喊了一句,但声音很小。

    周敏啊周敏,我知道你什么都懂了,心里也十分清楚,但他们才是你的再生父母,虽然他们没有什么本事,但是他们当初医好了你,是他们买奶粉喂你长大了,是他们教你说了第一句话,是他们教你学会了走路,是他们带钱回家供你衣食住行和上学,假如他们不曾养育你,假如不是他们给了你一个无忧无虑的环境,你的命运会是什么,虽然他们很长时间不曾在你身边,但也是他们抚养了你。

    现在他们也在努力挣钱,要为你营造一个美好的家,如今的三姐夫确实改变了很多,三姐也在拼命挣钱,他们计划后年一定要盖房子,周敏现在还才十五岁多,盖房子是指日可待,更何况你和爷爷奶奶住在一起,他们待你是万分宠爱,你从来不缺少爱啊!你来外婆家也把你放首位,我对你在那些外甥中也是最好的了,但大家对你的爱都是希望你对你爸爸妈妈表现好点,喊爸爸妈妈那是必须要做到的事。

    盖房子也是跟时代变化的,你大伯的楼房盖了十多年,现在就显得没设计好了,而且他们一直在外面打工,根本没时间住家里,你们晚盖就恰好到你长大成家进新房岂不更好。

    最后我和你说个故事,你知道酒干倘卖无是什么意思吧,就是问别人有空酒瓶卖吧,这是闽南语,说的是台湾一个捡垃圾的捡了一个弃婴,他认为这是上天赐给他的女儿,他就把她带到了七八岁,那时小女孩每天跟他爸爸捡垃圾,她就喊酒干倘卖无,酒干倘卖无,她的声音十分好听,被一个星探听到了,星探就向他爸爸说明了原委,说要把她女儿培养成一歌星,她爸为了她的前途就答应了,但他爸一直在关注着她女儿,后来她女儿果然唱红了,成了一个歌星,自从她成名后她就怕别人知道她的过去,可是她爸仍然想见见她,她爸想她想得病倒了,以前那星探也看不过去了,劝她去看看她爸,但她坚决不去,只叫星探带了些钱给她爸,而且要求他爸别说她是他女儿。

    她爸爸没有接收她的钱,也没说出她是他女儿,最终他郁闷而终,星探被她爸感动的泪流满面,他觉得是自己害了他一生的幸福,他又是一个做词家,他在她爸死后就为他写下了《酒干倘卖无》这首词:酒干倘卖无,酒干倘卖无,多么熟悉的声音,陪我多少年风和雨,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没有天哪有地,没有地哪有家,没有家哪有你,没有你哪有我,假如你不曾养育我,给我温暖的生活,假如你不曾保护我,我的命运将是什么?是你抚养我长大,陪我说第一句话,是你给我一个家,让我与你共同拥有它,虽然你不能开口说一句话,却能明白人世间的黑白与真假,虽然你不能表达你的真情,却付出了热忱的生命,远处传来你多么熟悉的声音,让我再和你一起唱:酒干倘卖无,酒干倘卖无。

    她看了星探为她写的词曲,往事历历浮现在眼前,她为她爸举行了隆重的丧礼,她一次次唱着酒干倘卖无,酒干倘卖无直到自己晕倒在台上,台下的人看了无不落泪,可是她爸永远也听不到了。

    周敏啊周敏,你千万不要嫌弃自己的养父母没本事,不要学那歌星事后才追悔莫及,孝敬父母的孩子才是好孩子。

    谨写此文劝告周敏,但愿她开始喊爸爸妈妈,开始体贴爸爸妈妈,这样大家就会更喜欢她,更爱她,三姐的事就此结束。


3
     
书签: 编辑:古月执忆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崮下是我家 家中有我妈 下一篇二姐那些事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知足i] [宁再军] [古月执忆]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感悟生活 爱情滋味
挚爱亲情 纯真时代
河山雅韵 随笔小札

最新文章

夏枯草
  世界越来越喧嚣夏枯草在夏天死去牠本来世界的一部分然后渐渐凉风吹了关于很多树很..
英勇叛将,为了自由
   在宫巷林聪彝故居和刘齐衔故居之间,还有一个大宅子。它外观上与其他大宅不同,..
古月执忆
  母亲的身影(同题小说) “妈!我要买块球拍,”三儿放学回到家中就亟不可..
公鼐祖梦·探视
   公鼐祖梦·探视东岳雨石·公丕刚公鼐诗集《问次斋稿·子训》一文记载:“宣和改..
梧桐树
  梧桐树这世界是美丽的当我在城市街道思考觉自己应该这么说时正看见一棵憔悴树他仍..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