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那些事 - 挚爱亲情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妈妈那些事
2018-01-11 09:36:27 作者:宁再军 】 浏览:401次 评论:0
编者按:絮絮叨叨,却真情随处可见。虽都是家长里短,却处处动人,写文章就如说话,就如聊天,只要真情在必是好文章。本篇最大的问题是俚语太多,也就是地方话太多。这可能都是初学者不太注意的。但是写文章是要个人看的,所以最好用标准的普通话,让大家都看得懂。另外注意错别字。谢谢!

    毛主席喊完“中华人民共和国今天成立了”的第二年七月,我妈妈就出生了。

  我妈妈出生在宁乡祖塔,名叫方爱连,她是外公外婆的第一个孩子,外婆后来还生了很多孩子,我妈妈二十岁生了我大姐,外婆随后就生了我美姨,我妈妈二十三岁生了我二姐,我外婆随后生了寒姨,我妈妈二十六岁生了我三姐,外婆突然不生了,她就盼着大女儿生个儿子出来,妈妈中间又生了四姐、五姐,五姐二岁出麻疹不幸去世了,生完五姐后我就出生了,听说外婆很喜欢我,对于外婆我没有印象,大概在我四五岁时外婆不幸得了癌症去世了。

  外婆去世我印象却很深。妈妈服侍了外婆很长时间,我一直陪着妈妈,妈妈老是偷着哭,我一看妈妈哭我更伤心,我也跟着哭,妈妈就怕了,她怕别人发现到她哭,抹了眼泪要我不哭,我一哭不会刹车。舅舅、姨就来看情况,问再古子你怎么呢?

  妈妈早嘱咐过我要我不说她哭过,我就说看了外婆痛得叫我就想哭。亲朋好友听了就十分感动,都说我重感情,心肠软,外甥伢子都这么懂事,他们这些做崽、女、郎和媳妇的等等都觉得自愧不如了,我一哭他们也偷偷抹眼泪去了。

  外婆听说她一叫,再古子就伤心得哭,她也感动得掉眼泪,再看到我和妈妈守在床边多疼都不出声了。

  外婆过世后妈妈哭得天昏地暗,我也跟着哭得口干舌噪,喉咙嘶哑,但这个大女婿,也就是我爸就不敢恭维了,他戴着那块白布很少来做道场,不是去看做灵屋就是去跟人扯天,更有甚者,他还去打升级去了,他是出了名的老乌龟,这只能怪他不会打牌,还好意思叫孔子,真是丢了孔子的脸,我爸爸的小名就是孔子,小名实在太牛皮,别人问孔子,你怎么不去带头跑圈子?

  孔子就说我生前尽力孝顺了丈母娘就是对她最好的报答,做孝是做样子,我不想参加了,丈母娘的崽和媳妇,女和女婿,孙和外孙都跪满一大屋了,我进去脚都没地方放了。

  爸爸说的这点确实如此,我一直跟着妈妈跑,做孝做得很好,哭也哭得好,跑也跑得勤密,但挤是很挤,跪在堂屋里手脚都要并拢才行。

  我妈妈是个典型的孝顺女儿,虽然她做为老大没少受外公外婆打,具体原因就是大姐顶得半个娘,她要带姨舅他们这些小弟弟、小妹妹,他们又老是尿湿身子,屙屎在身上,责任就落到了妈妈身上,打就是家常便饭。

  外公是一个苦命的孩子,三岁死娘,四岁死爹,从小就是孤儿,稍大一点就去给地主家当长工,他的苦不是我能讲得清的,但他做事很卖力,很多人喜欢叫他帮忙,还有幸娶妻生子,这就算是他不幸中的万幸了。

  外公娶妻生子后,好日子也不长,因为宁乡要修黄材水库了,为此外公搬家十二次。修水库前妈妈刚上学,她一共读了二册书,大概学了一到十十个数字,还有几个拼音,反正还没学汉字。读第二册书时,黄材水库动工了,学校组织了慰问团去慰问那些工人,小巧可爱的妈妈选上了,老师教她跳了舞,唱了歌,唱的就是东方红,太阳升,东方出了个毛泽东。跳舞就是秧歌舞,妈妈唱得好,学得快,舞也跳得好,她得了大红花,读二册书就戴上了红领巾,那时是特别牛皮的事了,可是她唱着赞歌也挽救不了自己的命运,水库就要淹到她家了,书不能读了,歌没得唱了,舞也没人教了,搬家是最首要的任务。她这次是搬到了黄材,靠水库边,但水库越建越大,各种原因,外公搬了十二次家,直到到了宁乡县伪山乡的大沙坪才定居下来。搬家前外婆生下了舅舅和大姨,他们算是移民户,二十一世纪后宁乡对移民户有补助,但妈妈错过了时机没得一分钱补助,我后来气不过,投诉了宁乡县移民局,又投诉了安化县移民局,什么政策自己没宣传到位,别人事后知道了也是白忙活一场,我妈之前一直不知道移民补助这个好事,等她去办时谁知他们还有时间限制,妈听说移民局已经不办补助这事了我就来气,投诉宁乡县移民局时他们帮我调查了事实,但要转档案到安化县移民局,安化县移民局说宁乡那边只是承认了她是移民户,但钱要安化这边出,推来推去就是办不了,确实难办只好放弃,但心里这口气一直没有放下。

  我妈妈下面是舅舅,他是外公外婆的心头肉,外公外婆就生了一个儿子,后面全部是生的女儿,舅舅那时不会受外公外婆打骂,也不用他带妹妹,照顾他和妹妹就落到了妈妈一个人身上,妈妈说舅舅天生是种田的命,外公外婆不要他跟着去干农活,他自己一个人都要在屋门前的地坪里摸索怎么挖土、怎么种菜,最后他成功了,他种出了萝卜白菜,他高兴得跳起来,外公外婆看他这么喜欢干农活就成全了他的想法,从此带上他干上了农活,他这一干就是一生,如今六十的人了,一个人还要种七八苗地,一年喂七八只大猪,还要喂两只猪婆子生猪崽去卖钱,又要打百多个杂工,一年收入在家里也有几万,年满六十还得拼命干,对于舅舅我只有佩服,我一年就挣他一半钱,还要漂在异乡,但舅舅没什么手艺,挣得完全是血汗钱,一对儿女还要他操心,够他辛苦了,在此向他致敬。

  妈妈是媒人介绍过来的,此人就是妈妈姨娘,早年嫁到了东山双井湾,那时东山比伪山还要好,听说有红薯饭吃,有柴砍,伪山那边的山砍光了,都拿去炼钢了,那时炼钢就烧柴,钢没炼出来,山倒是被砍光了,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年代。

  那时东山的山也砍到了排基坪,刘家冲早砍光了,扶王山也砍了不少,要知道就在大炼钢之前,这里山高林密,细水长流,山上还有老虎出没,炼钢后,树没了,虎也消失了,那时实在太穷了,都是饿得前胸贴后背,见了老虎都会想吃了它,什么山菜子都吃尽了,大炼钢后树没了,知道不行了,于是飞机播树种,所以现在的树龄普遍不长。

  留下来一些没砍的是用来做棺材的,现在大福又是到处挖矿,炼矿,为了采矿洗矿,黄泥巴水下来,污染了河流,也有重金属污染了农田,现在的人一切向钱看,有良心的实在太少。

  话又说过了,爸爸娶妈妈好像砍了十几斤猪肉,还有两块花布,妈妈嫁过来时还只有十六岁,妈妈说她那时还没来大姨妈,当时她和姐姐在谈女性生理情况,那次可能是姐姐在问妈妈那方面的生理情况,妈妈说她满了十八岁才来大姨妈,现在我懂了,这真是匪夷所说,妈妈跟姐姐的解释是那时吃得差,发育的慢,现在的人吃的好,发育的快,我的天啊!妈妈的解释到底成不成立,妈妈怎么苦到发育都慢了这么多年,也许这是一种幸运,她发育慢以后就命长,老一辈虽然吃尽了苦,但熬过来长命的一大把。

  妈妈嫁过来时,我的爷爷奶奶已经过世,十六岁的她还没和陌生的男人说过话,但她确实成家了,开始我爸爸妈妈两个人都没话说,听说相处了好几天才适应,爸爸的命并不比妈妈幸运,几次在生命线上挣扎过来,听说是得了血吸虫病,几次差点就没命了。

  成家后,妈妈主家务,爸爸主农活,也就是说男主外,女主内,家里还有一个小叔子帮忙,小叔子的就更苦了,在那个人不许离乡的时代,他也想改变命运,浪迹到了湖区,饿到半死还是被遣送回来。

  妈妈会服侍丈夫仿佛是天生的,爸爸干完活回来就端茶送水,洗澡时洗澡水、毛巾、衣物、肥皂都得准备好,只喊他去洗澡,吃饭自己也是要让爸爸多吃,有客来了从不上桌子,你们去吃饭,她去热菜,你们吃完了她才吃,她最喜欢吃的就是茶泡饭,现在生活好了,但这个习惯她还是改不了,她不但要求自己不上桌,还要求崽女不上桌,怕小孩子不知轻重,好菜只有几筷子,我们一上桌,客人就没得吃了,到如今生活好了,都上桌了,妈妈还喝口米酒,妈妈待自己十分刻薄,六十多岁了,生日从没办过酒席,就跟平常一样,但爸爸生日她总是很重视。

  妈妈驮肚时,家里没有公公婆婆照顾,娘也是驮肚婆,不可能照顾她,爸爸每天要出工挣工分,以前妈妈也要挣工分的,爸爸一天挣一分,妈妈一天算半分,没挣到工分没饭吃,就是到了要生孩子的那几天,家务活还是要做的,事情一件不能少,你不做没人给你做,对于生小孩妈妈没有多少痛苦的回忆,说的轻描淡写,爸爸出去做工了,她觉得肚子胀得疼,她就叫群吾妹子去喊接生婆过来,很快就生了。

  我的出生是个奇迹,这事谁也没有料想到,我妈生第五个妹子时,计划生育已经开始了,妈妈就去结扎了,结果没结扎干净,又说是结扎时医生发现我妈又怀孕了,而且怀的是一个男孩,因为这个才故意放我一条生路,不管是什么原因,反正妈妈去医院结扎了,结扎半年后我就出生了,听说我生后罚了一担谷,所幸情节不严重,因为我是结扎后生的,罚一担谷已经算是重罚了。

  我的出生是一件喜事,大家闹着办了酒席,其实后来爸爸妈妈也没有特意宠过我,我和细姐姐的待遇基本上是一碗水端平的,更何况我小时候一不多事、二又诚实,细姐姐天生一个狗鼻子,她放学后回来要到处闻闻,她经过我身边只要鼻子一嗅,她能闻出我早上吃了什么。

  那天细姐姐放学后很远就闻出我吃了鸡蛋,就问老弟,你什么时候吃了鸡蛋?

  我就一五一十说早上吃了。

  她又问我吃了几个。

  我就说吃了一个。

  她听了就去问妈妈了,妈妈早上吃的什么菜?

  妈妈说吃的白菜啊!

  细姐姐听完就跑到梢水桶里去看看,看到上面漂着鸡蛋壳,就问梢水桶里怎么有鸡蛋壳?

  妈妈就说你爸爸做事太累人了,早上打了一个给你爸爸吃了。

  细姐姐听了就闹油火了,我早就闻到老弟嘴里有股鸡蛋味,他都说了他吃了一个鸡蛋,你们两边三样,我也要吃。

  妈妈没有办法给她也打了一个鸡蛋,这个细妹子太鬼灵精怪了,再古子这么老实,他哪里斗得过她姐姐。

  又一次,妈妈不知道从哪里带回来了一粒硬糖粒子,她揣进口袋就给我带回来了,她拿出来刚给我,细姐姐好像有预感,看到妈妈回来了,她一个弹弓就飙回来了。

  当时我正在撕糖纸,她一眼就看到了,就问妈妈我也要糖粒子。

  妈妈说只有一粒糖粒子,你是姐姐要放点让。细姐姐就不答应了,她就哭到地上打滚要吃糖粒子。

  我撕了糖纸等妈妈的决定,妈妈看细姐姐闹油火就拿过我手里的糖粒子说好好好,你们一个吃一半。说完妈妈就拿去咬,谁知道这糖粒子实在太硬,妈妈咬了两口都没反应,她就用起劲一口咬下去,这下可好,糖粒子咬开了,她的牙齿也咬松了,很快牙齿就出血了,这牙齿也废了,只能舍蛮拔掉了,我们没管妈妈拔牙齿,只是一人拿着半边糖粒子吸得津津有味,妈妈拔完牙齿心里也来火了,她拿来一根干杉树枝,骂道你这个细妹子,你这个好吃鬼,害得我牙齿都咬掉了,我今天一定要打死你这个好吃鬼。

  细姐姐见妈妈拿着干杉枝来打她,她又一个弹弓就飙出去了,还耀武喧天喊看把戏,哪个要你两边三样,我看你的把戏。

  妈妈听了更来气了,又追了出去骂道,你这个没大没小的,捉到我手里看我不打死你才怪。

  妈妈又追出去了很远,但始终没追上她,这事就这样过了,妈妈的牙齿其实蛮好的,现在六十有余了,她还是只掉了那一颗牙齿,现在咬排骨也没问题,问题是她到如今也想不清当年那粒硬糖粒子怎么这么硬,比饭里的硬沙子还要硬。

  冬月初二妈妈带我去伪山外公家拜了年,初三就要回家了,说是家里尽事、要烧猪食、要喂猪等。

  舅舅过完年迟早也要来我家拜年,顺带送我们一起回去,他担心山上都冰冻了,路上太滑了,他要送我们回家才放心,最怕我摔跤。谁知他这回差点就送了我的命。

  在东山新塘与伪山交界不远,那里都是高山险路,舅舅怕我摔了,自告奋勇要肩着我过了这一段险路,妈妈说肩就不要肩了,你好一点拉着他就好了。

  听舅舅要肩我,我心里很高兴,就吵着要肩,不肩我就赖着不走了,我那时确实爬山爬软了。

  妈妈也没办法,就说好好好,让你舅舅肩你一路。又对舅舅说你肩了再古子要慢点走,要好点走。

  舅舅点了点头说大姐,你就放心好了,你看爸爸给我们的鞋子上都绑上了草绳,很结实的,不会有什么事。更何况我也是做爹的人了,做事还会没分寸吧。

  舅舅肩我翻了一座山,翻到另一座山时,山更高了,冰冻更厚了,路也更滑了,舅舅走路开始打滑了,妈妈在后面提心吊胆的,爬到这里,舅舅必须一手扶着我,一手扯住路边的树枝才能走稳当,谁知舅舅一次扯错了树枝,他扯到了一根断树枝,这个扯不稳,他一个筋斗就摔到了土里,我就更惨了,被甩到了土下面,还顺着滑坡从山顶滑到了山脚,反正妈妈和舅舅见不到我人了,这地方以前是人们砍了柴把柴从这地方滚下去的一条捷径,这段路也弄得很滑了,我就顺着这条捷径滚到了山脚下,又顺着山路滚到了一个山坑里。

  妈妈和舅舅吓得心都提到嗓子眼了,舅舅也顾不了这么多,他也顺着那滑坡坐好溜了下去,妈妈吓得一边走一边也往下溜,但她溜的是大路,她没掉到土里来。

  舅舅好不容易找到了我,就大喊大姐我找到了再古子,他摔到坑里了。妈妈连滚带爬赶了过来问摔得怎么样呢?怎么不听他哭啊!

  我只是手擦了些皮外伤,幸亏冬天穿的绵衣厚,竟然毫无大碍,妈妈看我没事,悬着的心终于落下了,但她还是忍不住骂了我一通,你这个再古子,怎么不晓得哭一声,吓死我们了。

  外公外婆都喜欢来我家玩,按他们的说法是呆在我家人自在,感觉无拘束,为什么会这样呢?外公的说法是运姨、伟姨、美姨家里都有家公家婆,不好意思去他们家住,更何况离的又近,吃完饭就可以回家,更没理由留宿了。大姨又嫁到望城去了,她又离的太远,去还要坐车转车,更不想去了,寒姨还尚未出嫁,这个更谈不上。当然最关键的是我爸爸妈妈嘘寒问暖,他们爱吃的舍得买来孝敬他们。

  说到嫁人,就多说几句,我记得伪山嫁女是要哭着离娘家的,美姨嫁时我去送过亲,她就一路哭哭啼啼哭到了婆家,哭是舍不得娘家的意思,那时外公还不能送她去,这得第二天由婆家请他去,美姨哭时妈妈还得从旁劝,现在不知道还有没有这个风俗,这个风俗我很欣赏,也能体现出了女儿舍不得离开父母的心情。

  外公来我家时,小住三五天,多则一个月左右,他八十高龄时还能一个人爬几十里山路到我家,这真是难得,回去又不要求我们送,真是老当益壮。在我家,外公有专门的沙罐给他熬汤,放些豆油皮、菌子、排骨等等,妈妈经常嘱咐我们外公的东西你们不要去添口水,小孩子有吃在后。

  我们很听妈妈的话,外公喊我们一起吃,我们也决不去。

  外公最后一次来我家时住了有一个月了,他身体越来越差了,这次他感觉一个人走不回家了,他知天命,要叶落归根,后来是租车送他回去的,这次他彻底病倒了,妈妈和姨他们都回去服侍外公了,直到外公过世,妈妈在娘家服侍外公这一个多月里,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待到外公去世,我去参加外公的丧礼时,妈妈已经瘦得皮包骨头了,仿佛能被风吹起来一样,干巴巴的妈妈在外公的丧礼上已经没有眼泪可流了,她说看着外公在床上痛苦的样子,她止不住要流泪,眼泪都流干了,等他过世了,反而觉得对于外公来说这是一种解脱。

  伪山办丧事不放鞭子花炮的,连响冲都不放,丧事从俭,这一点我又是十分欣赏,办丧事一定要办给别人看吧,我看我们这的人这点实在太虚伪。

  妈妈的事很多,我只挑了几点小事说她,至于她如何持家,如何凑钱盖房,如何养儿育女,实在太过心酸,不说了。


3
     
书签: 编辑:古月执忆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大姐那些事 下一篇我的哥哥情结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宁再军] [古月执忆]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感悟生活 爱情滋味
挚爱亲情 纯真时代
河山雅韵 随笔小札

最新文章

夏枯草
  世界越来越喧嚣夏枯草在夏天死去牠本来世界的一部分然后渐渐凉风吹了关于很多树很..
英勇叛将,为了自由
   在宫巷林聪彝故居和刘齐衔故居之间,还有一个大宅子。它外观上与其他大宅不同,..
古月执忆
  母亲的身影(同题小说) “妈!我要买块球拍,”三儿放学回到家中就亟不可..
公鼐祖梦·探视
   公鼐祖梦·探视东岳雨石·公丕刚公鼐诗集《问次斋稿·子训》一文记载:“宣和改..
梧桐树
  梧桐树这世界是美丽的当我在城市街道思考觉自己应该这么说时正看见一棵憔悴树他仍..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