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柴 - 挚爱亲情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割柴
2018-01-08 16:40:37 作者:章妍 】 浏览:266次 评论:1
编者按:这篇文章导出了早先年穷苦人家的穷苦日子,读起来既伤心又感人。文章虽短却包含亲情,更显示了儿女对父母的一片深情。值得一读。写小说,注意对话必须分行,表点符号应用要正确,引号后边不能有其他的表点符号,如果要用表点符号,必须打在引号内。的地得的应用要准确,希望下次注意。谢谢!冬安

     星期天去看父母,一进家门,就看见着五六捆蒿子靠着院墙立着,有三米多高,两三个人合抱那么粗,象膀大腰圆的壮汉,站得整整齐齐。

    “咱爸咱妈呢?”我边放自行车边问正在洗头发的妹妹。

    “割柴去了,才走了一会儿。”

    “那这些柴是啥时割的?”我问。

    “昨天,下午四点多才回来,我让他们别去了,咱爸说河滩里的蒿子很多,长得很好,不割可惜了,挡不住,”妹妹无可耐合地说。

    现在还有几家烧柴啊,煤烧起来火又硬又干净,割那多柴干啥呀,我心里嘀咕着。

    妹妹上班去了,我去厨房和了面,做好菜等父母回来。水烧开又凉了好几次,就是不见父母回来。天快黑的时候他们终于回来了,父亲的白头发上粘满了蒿子碎渣,满脸黑灰的尘土,棉衣上还扎着几根短蒿子,我赶紧端出早就准备好的热水和毛巾。

    父亲显然很高兴,不顾满脸的黑水往下淌,边擦脸边说:“今年蒿子长得很好,好割得很。”

   “别再割了,咱家有烧的,这么冷的天,我妈的腿又不好,走多了撑不住,”我心疼地望着满脸灰尘的母亲。

   “你妈的腿好着里,我割好,你妈捆好,要不也割不了这么多。”

    我试着想从架子车上抱下一捆,太沉了,我根本抱不起。

   “你抱不动,等吃了饭我和你妈往下抬,你端饭去,”父母亲早上吃的饭,现已经很饿了。

    看着父母吃得很香,我心里五味杂陈,父亲爱我就象我爱儿子,不计报酬不计后果,家里有什么重活我要去帮忙,父亲从来不让我做。比如夏天收麦子,我去帮父亲抬麦袋子,他总是说:“你抬不动,叫你妈去。”

    母亲在旁边听见了,笑说:“是啊,年轻人没劲,我老婆子劲大!”父母就是儿女的晴雨伞,为儿女遮挡着生活中的风风雨雨。

    晚上父亲讲起他们几十年前割柴的一段经历。

    那时还是生产队上,我们家人口多,但劳动力少,几个叔叔、姑姑都在上学,队里分的粮食、柴火根本不够,我还很小。那时,母亲给生产队修河堤,抱石头,劳动量大,队里给每人发两个白面馒头,母亲舍不得吃,总是给我留着,自己吃干硬的高粱面饼子充饥。冬天,在外工作的父亲乘着假期经常和母亲去山里割柴。那年月家家缺柴,近处的,好割的都已经被别人割完了,父母要一直跑到很深的山里去割柴。

    有一次,天没亮就出发。走了很远的路,越往深山里走柴越多,越好割,他们越割越爱割。他们把所有的柴都捆好,码得整整齐齐,装上架子车,小小的架子车比马车还拉得多。这时太阳已经落山了,他们开始往回走。走了许久,才发现又回到了原地,他们迷路了。

    天已经完全黑了,那晚没有月亮,借着微弱的星光摸索着往前走。山里静极了,黑魆魆的,看不见一点灯火。不知什么鸟兽怪叫了一声,声音很大,很凄惨,很恐怖,母亲吓坏了,“咱别走了吧”。“别怕,不就是鸟叫嘛,不走咱会冻死的,再往前走说不定能碰上人家。”父亲安慰着惊魂失魄的母亲,其实他心里也没底。

    只要有路他们就往前走,也不知道是哪里。不知走了多久,他们终于看到前面有一点灯光,影影绰绰的,他们高兴极了。看到了希望,母亲的话又多了起来。

    “咱今晚就住那家人家里吧,明天再回去。”母亲哀求着。

    终于到了村子里,他们来到亮灯的地方。

    “能让我们进屋歇歇吗?”母亲恳求着。

    “你们打哪里来?”这家男主人用警惕的目光盯着父母亲。

    “我们是王家庄人,今早到山里割柴,迷路了,走到这儿,”父亲解释着。

    “王家庄我听说过,离这可远得很啊,你这人可真胆大,深更半夜领着个女人,敢在我们这梁上乱转,这梁上可害怕了,鬼多,去年一个人被迷住了,发现时已经死了,嘴里填满了泥沙,衣服、鞋子都没了,赤身裸体的。”

    母亲已吓得脸色煞白。

    那人说“今晚你们就住我家吧,等天明了再走,你们能走到这儿还真是幸运。”

    父母就在他家住了一晚。后来得知,那家人过两天给儿子娶媳妇,乘晚上的时间蒸婚宴上用的馍,所以还亮着灯。

    现在我们只当有惊无险的故事听,想想父母亲经历的,真的挺险啊!是缺柴烧的烙印在父母心里太深了,他们懂得过去的苦,割柴是他们在苦难岁月里养成的习惯,也是对他们年青岁月的一种怀念吧。


4
     
书签: 编辑:古月执忆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我的哥哥情结 下一篇耳朵里的幸福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古月执忆] [章妍]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感悟生活 爱情滋味
挚爱亲情 纯真时代
河山雅韵 随笔小札

最新文章

夏枯草
  世界越来越喧嚣夏枯草在夏天死去牠本来世界的一部分然后渐渐凉风吹了关于很多树很..
英勇叛将,为了自由
   在宫巷林聪彝故居和刘齐衔故居之间,还有一个大宅子。它外观上与其他大宅不同,..
古月执忆
  母亲的身影(同题小说) “妈!我要买块球拍,”三儿放学回到家中就亟不可..
公鼐祖梦·探视
   公鼐祖梦·探视东岳雨石·公丕刚公鼐诗集《问次斋稿·子训》一文记载:“宣和改..
梧桐树
  梧桐树这世界是美丽的当我在城市街道思考觉自己应该这么说时正看见一棵憔悴树他仍..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