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与子 - 挚爱亲情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父与子
编者按:三篇小短文都与父子关系有关。第一篇:“良配安葬儿子后痛苦万分,病情恶化,也离开了这个世界。”第二篇“父道尊严深深地浸在他的骨子里,死要面子,教育后人,信奉棒棒底下出能人,”第三篇: ”后来,父亲病了,凯兄夫妇无微不至地照顾他,做实了赡养义务,按照当地习俗,料理了父亲的后事,还给父亲立了碑。“三篇文章中表面看父子之情都是水火不相容的状态,然而血浓于水的亲情仍然跃于纸上,不管矛盾到什么程度,甚至父不认子,子不认父的地步,到头来那种父爱,那种子慈始终是会流露出来的。当然这样的结果我们不提倡,然为人父母,为人儿女,日常生活中多关注一下细节,不难从中找到那种只有亲情才有的那种关爱,那种心痛。我们现在并不提倡:“棍棒出孝子”“父道尊严”这些旧时代的东西,但也反对“目无大小,目无老少”的所谓叛逆精神。一个家庭要能做到和睦相处,首先是要有包容之心,有理不让人,必定会矛盾重重。再这大家都是一家人,这爱心更是不能少。有了爱心,又能包容,这个家不能和睦,必能幸福。谢谢!

   花舞花落泪,花哭花瓣飞。父子之情,父子之缘,父子之举,带给我们的究竟是什么?

                                   

                                     良佩和他的儿子

  良配是我大哥岳父的堂弟,出生在新中国,和大哥同龄,给我的第一印象是很威风,然而全是听老钟讲的。

  文化大革命初期,他家喂养了一匹高大威猛的马,有段时间武斗,派上了用场。他骑马冲在队伍的最前面,威风凛凛,迫使对方四散逃窜。自此,良配便出了名。好在我出生的故乡小镇只闹过一次小小的武斗,也只打过那一回小仗,而且也没伤着人,渐渐地被人们淡忘了。

  良配小学毕业,身体强壮。改革开放后,他开20拖拉机跑运输,没几年换成了25拖拉机,开了一辈子的拖拉机,从没出过交通事故。

  良配有两个孩子,大女循规蹈矩,小儿胖子却很调皮。小儿见书就头疼,良配总是怨他不用心读书,妻子常常劝道:“胖子读不进书,别逼他。良配呀,天生一人,必有一路。你教他学开拖拉机,也能挣一碗饭吃嘛。”良配总是转不过这个弯来,也许是干哪行怨哪行吧,始终没有教儿子开过。

  胖子初中毕业后就没再读书了,无所事事。良配跑运输,养活一家人,非常辛苦,回家常常是补瞌睡,从不要儿子跟车帮忙,平时也无暇顾及儿子的事情。

  良配是个遵纪守法的人,勤劳忠实,可胖子偏偏不接他的代,这令他很生气。胖子饭要吃,事不做,不下地干活,也不想学艺谋生,良配无可奈何。后来,良配打起了胖子的耳光,没想到胖子反抗,父子扭作一团,幸亏老婆劝架。胖子大了,良配再也打不过了,恨不得一棒子捶死他。

  父子之情发展到这一步,没有亲眼见过父子动过手的人是绝对不会相信世上还有这样的事情,但事实的确如此。良配觉得脸面丢尽,萎靡不振,一病不起。后来,越病越急,埋怨老婆惯坏了儿子。老婆没法,只好让他们父子少见面。

  有一回,在县司法局当局长的姑爹到小镇办事,顺道化解父子矛盾。饭桌上,姑爹劝胖子去县城学修车,答应帮他找个技术好的师傅。好说歹说,胖子去了一段时间,跑了回来,好歹不去了。良配大骂一通,说:“你给老子听清楚,从今儿起,我们断绝父子关系!”

  后来,胖子用菜刀砍良配,构成了犯罪,公安介入。良配为了教育儿子,觉得送儿子去坐牢改造改造也好。那几年,良配非常消瘦,内心非常痛苦。没想到的是,胖子出狱后,反而更加怨恨他,父子关系更加恶化。

  几年前,胖子喝农药走了。为什么要自寻短见,良配的妻子一提就哭,谁还会问及其中的缘故呢?良配安葬儿子后痛苦万分,病情恶化,也离开了这个世界。

                       

                                    启富和他的父亲

  启富三十多岁时,成了我的干兄弟。

  他对我的父母很好,对我们也很好,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然而,他和自己出生在旧中国的父亲关系却一直不大好。

  说来,还真叫人不大相信。

  启富读“县共大”第二年,毕业生不再统一分配工作。全国恢复了高考,只有参加高考被大中专院校录取,才能端上“铁饭碗”。启富参加高考落榜,毕业后回家务农,跟师傅学瓦工,一直干到现在。

  成家不久分家,三间瓦房分了一间,老两口住西边,小两口住东边,都从中间的大门进出。有了两个孩子后,启富在东边接了一间瓦房,做了一个木梯上楼,二楼铺的全是松木寸板。为了这间屋,启富找亲戚借了500元外债。那时,一般的职工每月只有40元左右的薪水。

  有一天,小两口不在家,启富的妹夫找岳父弄三块寸板,老人家不假思索地撬了启富的楼板给了女婿。启富回家发现了,问是谁撬走的,其父说不知道。

  后来,启富在妹夫家发现了楼板,弄清了真想。回家再次问其父,其父仍旧不说实话。父子大吵,引来周围的村民问长问短,其父觉得有损自己的形象,立马冲动起来,大吼道:“看你狠,还是老子狠!”顺手提起一根木棒,用力地打在启富的腰部。这一棒平息了事态,看热闹的人都散了,父亲挽回了面子,可启富留下了一生的痼疾,多次发作后不能干活。有一回,我听人说独活寄生丸治骨质增生有效,建议他吃,才好多了。

  父母丧失劳动能力后,其兄提出承担母亲的生养死葬,启富承担了父亲的赡养。

  其父在人生路上走了86个春秋,已经过世多年了,父道尊严深深地浸在他的骨子里,死要面子,教育后人,信奉棒棒底下出能人,常说的一句话是:“有理的三千,无理的八百。”

                               

                                    不堪回首的往事

  凯兄,四姊妹,独子,最小,在他出生10个月的时候,母亲便离开了这个世界,上世纪70年代末普高毕业后,在公社柑桔场当场员,挣工分养活自己,两年后回乡当民办教师。

  当时财政是不给民办教师发工资的,他们在学校教书,由生产队计工日,按标准算工分、分粮食、发薪水。不过,一年到手的人民币不过一百来元,要跟村民一样年终才发。

  血气方刚的凯兄教书很有悟性,第一年代毕业班语文就交了一份好答卷,受到领导好评,第二年,被提拔为村小负责人。

  当了小萝卜头,应酬多了,大队发的那点薪水,不够开销。有一次在家带粮食去学校,退休的父亲不许带。凯兄与其辩论,其父就是不给,说:“你发的工资呢?你不但不给我上交,还要带家里的粮食!”无奈之下,凯兄只好找到已经出嫁多年的大姐,讲明情况,伸冤。大姐伤心不已,叫小弟先去学校上班,她去找父亲弄粮食。

  大姐回娘家要爬五里山路,走到时,气喘吁吁,正好父亲在家,生气地说:“爹,大队给兄弟分粮食了没有?”“分了。”“口粮在家里,他在学校里吃什么?”父亲哑口无言。大姐找来一条口袋,打开粮柜,装了半口袋大米,放上背篓。走时,大姐对父亲大胆地说:“爹呀,下次,兄弟带粮食,请您让他带足。要是您不许,来的可不是我一个人了!”大姐步行10公里,把粮食送到学校交给了凯兄。这件事,凯兄每及忆起,都不是滋味儿。

  那年,返修瓦房,凯兄建议把楼梯放到堂屋后面,父亲要弄到堂屋的左侧墙边,父子争论不休。父亲说:“你一分钱不出,你的名堂倒多。”凯兄当时在公社柑桔场劳动,一个20岁的小伙子,哪有什么积蓄?在一群做工的人面前,凯兄好没面子,回道:“我是专门请假回来帮忙起屋的,你再说不好听的话,我可要回场里了!”“你走,老子早就没作你的指望。”父子皆生怨气,请来做工的也不知如何是好。凯兄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回场销了假,直到回乡当民办教师,几个姐姐劝解,父子矛盾才得以缓和。

  民师进修回来后,凯哥当上了学区中心小学校长,几个同学约在一起找凯哥玩。凯哥把他们带到家里,热情地招待他们,亲自下厨,做了一顿丰盛的农家宴。同学们吃着本地香喷喷的大米,品尝乡下人家的农家菜,喝着自酿的烧酒,同学们忆往事,抒情怀,歌声笑声不断。年轻人相聚,风情万种,多么难得。父亲始终没有上桌吃饭,在凯哥送走同学后,他狠狠地训斥道:“你以后搞这种事,不要带到家里搞!”

  后来,父亲病了,凯兄夫妇无微不至地照顾他,做实了赡养义务,按照当地习俗,料理了父亲的后事,还给父亲立了碑。

  眼睛有时会欺骗我们,常常被小小的树叶遮住,心却永远不会;一个人的视线是有限的,常常受天气和周围环境的影响,而心的视线却是无限的。我们要用眼睛看世间万物,更要用心去感受看不见的世界。

  有种回忆,让人泪如雨下;有种遗憾,是有缘却不能相知。一句话,一转身,一段情,一世纠结,一生心痛。

  


1
     
书签: 编辑:古月执忆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你在何地 下一篇为了忘却的纪念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素颜鸽] [古月执忆] [昭君屈子]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感悟生活 爱情滋味
挚爱亲情 纯真时代
河山雅韵 随笔小札

最新文章

梧桐树
  梧桐树这世界是美丽的当我在城市街道思考觉自己应该这么说时正看见一棵憔悴树他仍..
雄银杏 世界草木,
  雄银杏世界草木,必然果子否那僧院雄银杏曾开花么仿佛一棵只造叶的树了深秋,叫银..
雄银杏 世界草木,
  雄银杏世界草木,必然果子否那僧院雄银杏曾开花么仿佛一棵只造叶的树了深秋,叫银..
第二春
  第二春深秋,分明竟第二个春天枯黄下看多少新的绿出现冬麦油菜雪里红都不说吧老农..
宫巷海军刘,工程师
  刘齐衔故居的对面,也有一座大宅,但它的整个门脸与其他大宅不同。临街是一座二层..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