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眠中的亲情 - 挚爱亲情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睡眠中的亲情
2017-03-14 15:30:29 作者:两广 】 浏览:535次 评论:0
编者按:亲情无处不在,就在睡梦中也能时时的感受到,这是大多人的感受。也是作者的感受。大家都知道梦由心生,作者做这样的梦,说明了作者本人时时把亲情记挂在心中,虽因工作的关系而到处奔走,可那份对老人的牵挂,无不驻留心中,那份对家人的歉疚也因次沉重。亲情是我们一辈子不可忘怀的感情。可因为各种原因而不能承欢膝下,不能和家人长时想陪。可我们的心到了,家人父母都是会理解的。感谢作者!

    今日是二十四节气中的白露,北方天气已经开始渐渐转凉,人们身上已经添加了不少的衣装服饰了,可是南方,特别是深圳这个海滨城市却丝毫不见“凉”的影子,依然是一张艳阳高照的夏日面孔,炎热的时常叫人难于忍受。

    其实,今年内深圳的天气气候较之往年,好像雨水较多,真正炎热的令人难于忍受的天数也少了些许,在这夏季转入秋天的日子里,秋雨隔三差五的会来拜访,弄得天气一时晴朗艳丽,天高云低的明媚亮堂,一时又风骤雨疏,灰天暗地的朦胧苍茫。或许,是受了这天气的影响,人的心情也随之跌宕起伏,杂乱无章了。

    近来,下半夜的时段内我总会被一些梦境困扰,一些从前真实的或者是一些从未有过的幻觉都会争先恐后地闯入梦中,把我的心情拉扯搅动的七零八落。最让人不能忘怀的一实一虚,亦真亦幻的梦中两件事把我推向了亲情的细波巨浪之中。

    前几天的一个万籁俱寂的深宵,我梦见了祖母去世的情形,祖母仙逝那是三十年前的一件事了。记得我从海南岛回到韶关市花坪矿区工作的那一年,既是一九八六年夏季的一天,我也忘却了具体的日子(恕我吧,我忘了祖母具体的仙逝之日呀)。天气炎热,因祖母年事已高,病重了,在韶关市内居住的姑妈赶了过来,照料着自己的母亲我的祖母的饮食起居。那时,祖母是一个人居住在一条公路旁的平房内,与我居住之地大约有三里路左右远近。那一天的午时时分,当祖母仙逝离我而去时,虽说已是预料之中的事,祖母已是八十六岁高龄了,但我还是整个人都像散了架一样,蓦然之间陷入了极度的悲痛欲绝中,我拖着忧伤的身体去告诉在铁路边居住的曹妈妈时,抑止不住的泪水哗啦啦地淌了下来(这是我成年后有记忆中的第一次也是仅有的一次伤心地哭泣)。我健在的父亲当时还在海南岛工作,等到父亲收到电报闻讯赶回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当时可不像现在,人均一部手机,啥事手机一摁即可知晓),就是这天傍晚,在老乡与亲朋好友的协同帮助下,我们趁着朦胧的夜色将祖母安葬在了一座青山葱郁的山脉半腰处。

    在整个大家庭里我与祖母感情之深非一般人可以想象,我从记事起就一直与祖母居住在一起,小时是祖母照顾料理我的一切,浆洗缝补全是祖母为之,一个放置剪刀、针线与小块布料的竹篮子是我一辈子也不会忘怀的东西。我渐渐长大了,祖母也渐渐变老了。那时,矿区内还没有将自来水连接到户,饮食用水全都是自家到一个指定的水笼头处挑水,像这一类比较重的活就由我来干了。我读高中时离家较远,是寄宿学校每周只能回家一次,我就利用周六下午或是周日上午时间将一个水池的水挑满,以确保祖母一周的用水量。后来,我参加了工作,是干建筑行业的,到处奔波,实在是无法为祖母挑水了,就由与我不同母亲所生的弟弟接棒挑水。再后来,矿区将自来水连接到户就无需再挑水了。

    期间,因建筑行业的工作特点,我几乎跑遍了矿区所有厂矿,深圳改革开放成立特区后,我到了深圳,后又到海南岛干了一段时间,探望祖母的时间是越来越少。然而,每次探亲假或是春节放假,我都是以祖母居住处为中心,时常与祖母长谈聊天。我还未成家之际,像无根漂泊没有落脚之处的一片枯叶,被风吹到那儿是那儿,记得一个寒冷的冬夜,我因与祖母聊天忘了时间,说好去结义兄弟处借宿的,却因太晚而未能去了,我只好围着火炉旁将就了一夜。我很早就学会了洗涤衣裤床上用品,亦学得一手缝补手艺,就这一点儿论,现在的妻子也不如我哟。

    祖母啊,你在天堂还好吗?我梦见了你,我多么想回到故地在你的墓碑前跪拜叩首,以解这几年未能给你扫墓的愧疚,祖母,愿青山翠岭伴随你,风中摇曳的草木就是我在对你叩拜,且喃喃絮语,愿你在天堂快乐幸福!

    我要记述的第二个梦,发生在昨天夜里……

    窗外,雨点儿滴滴答答地下不停。一夜风雨,花落知多少?思绪飘飘沉沉,情感跌宕起伏。莫问花落多少,却有亲人造访梦中。这一次我梦见的是岳父,岳父是一个中厚过人,不善言谈而老实巴交的人。岳父退休后一直居住在原来的靠水沟边的一间平房处。岳父不吸烟、不喝酒,偶尔喝一点淡淡的茶水,饮食不讲科学、不讲营养,且喜欢吃一些咸菜酸菜,又香又辣之类的开味菜。因早年在三矿下井,在“回采队”工作时间较长,患了较严重的职业性矽肺病。我已经有好几年没有回过韶关市花坪矿区了,今年八月初回到韶关参加同学聚会,却也因来去匆匆而无闲暇时间回到离韶关市内仅三十公里外的花坪镇,故无法探望已经退休多年的岳父大人。岳父的父亲也就是我的岳祖父是矿区最早的员工之一,据妻子说,那时岳父是从湖南省长宁县一路逃荒寻觅而来的,岳父是读过几年私塾的,在当时的境况来说也算识文断字。岳父最初参加工作是开火车的,因婚后生儿育女,家境清贫,为了过得好一点而自己要求调到矿区下井以获得更多一点的钱财福利。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又因为岳母与岳祖母关系失和,不能和睦相处,岳父一家从一矿调动去了三矿。直到八十年代初,岳祖父母年事已高,岳父才通过申请及努力,调回了矿务局本部地处一矿下井,后又调到局本部调度室工作。岳父工作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在一矿下井时是回采队里的队党支部书记,年年被评为先进或者是劳动模范,身为一个党员,岳父是无愧于一个“好党员”的光荣称号的。令我叹惜的是岳父母之间会因生活琐事而争吵打闹,仿佛锅与铲一种必然的相碰撞。为何一个在单位上能很好处理工作与人际关系的人,却无法处理好家庭关系呢?

    或许有的人性格是至死都不会改变的。其实,就我个人而言我是很敬重岳父的,岳父的一生献给了工作事业和自己的家庭,岳父仿佛是一个无欲无求之人,未退休时,生活是两点成一直线,只在工作与家庭之间做直线往返;退休后,则成了一个中心,那就是家中了——挑山水、养鸡(岳父是不吃鸡肉的,只吃鸡蛋)、养龟,还小打小闹的玩一玩六合彩。

    世上之事最难处理的莫过于家庭了,家庭中最难处理的又莫过于夫妻关系与婆媳关系了。我与妻子都处在于家庭欠缺和睦的关系之中长大,耳闻目睹且亲身体验了家庭给予人心灵深处的情感与习性的影响,生活启迪人类的教育是一次又一次,无数次的,可人却会“千年的媳妇熬成婆”又或者是“好了伤疤忘了痛”地坠落轮回之中,重蹈过去的一切,这莫非就是人性的悲哀?

    ——依如梦中的我,仿佛回到了痛苦的过去呀!

    情感,比蓝天中的白云还要缥缈虚无的东西,又比天空还要宽广比大海还要深沉,情感,愿你在我的心房构筑生命的基石,我踮起双脚踏在基石上看人间——感情之海举起浪花令生命充满欢声笑语!


11
     
书签: 编辑:古月执忆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写在生日里的歌 下一篇此间忧伤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慧心] [古月执忆]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感悟生活 爱情滋味
挚爱亲情 纯真时代
河山雅韵 随笔小札

最新文章

见龙若渊
  必已经对所有的玉质失望,对所有的雕工失望当然上好的玉质雕工必还是存在的,都天..
仙台有梗
   仙台。你当然首先经历东方,京都样的城市,不过如此樱花烂漫,小姑娘版实标致,..
刀鱼
   一条鱼,生长成刀的形状若祂是有心的,祂成功了和,夏商周以来,是不是祂想成为..
深山古寺
  书生如果古寺里狐狸妖该出现了一切必不违和的道士剑仙二选一
蛋蛋
  蛋蛋南方有鸟,喜欢玩火越大火,越玩到春光荡漾表面,像返老还童吃春药。年轻的感..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2 皖ICP备12015777号-4·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