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一份抹不去的追忆
2017-02-25 21:18:38 作者:相思 】 浏览:426次 评论:0
编者按:也许,这一生我们都在回家的路上,是那些久远的记忆,是春节父亲熟悉的脸庞,是喜庆吉利的日子。但少了心中挂念的人,不免让人落泪。文字情满意浓,感情流露真挚,给人惋惜的同时,也给人以温暖。就让那些遥远的追忆,砥砺我们向前,向着父亲的方向,向着家的方向,回归亲情。问好推荐!

       春节犹如天上的七色彩虹,五彩斑斓,耀眼夺目,令人羡慕与痴迷。回家就像苍穹之间漂泊的一朵零星白云,逐渐向春节靠拢,去享受彩虹撒下的色彩,痴迷与沉醉。然而,对于一个经历四十多年风霜雪雨洗礼的我来说,春节回家就像一朵盛开的玫瑰花。艳丽中带着刺儿,欣赏之余略带着一些忧伤。

  每次看到人家在门前贴春联的时候,就勾起了我童年的回忆。在偏远的山区农村,过春节,家家户户都喜欢贴春联,图一个喜庆与吉利。喜是因春联的纸是红色,寓意来年红红火火;吉那就是春联的内容了,好听的词,如含有五谷丰登、人畜兴旺、家庭和睦,美好姻缘等意思的词,人家看了高兴。总之一句话,期望新的一年有一个好的收获,团团圆圆,遇事顺顺利利!

  记得有一次,大年三十,天刚刚蒙蒙亮,全家被敲门的声音惊醒。以为村里发生了什么事,原来才是来找父亲帮忙写春联的,要求写的人多想排在最前面。当时那个年代,父亲在村里可以说是一位一等一的秀才,独一无二,无人其左。一手的毛笔字,刚劲有力,行如流水,绝不拖泥带水,一串串的方块字在红色的地毯上不停地炫舞着。在我的心里,父亲就是一个伟大的书法家,用一只笔挥毫了自己的心迹,又点燃了左邻右舍来年的期望。很自豪有这样一位出色的父亲,幼小的我从小就加入到了写春联的队伍当中,给父亲当起助手来。在父亲裁红纸构思写什么内容的时侯,我就坐在旁边,一边帮着磨墨,一边眼巴巴的盯着父亲那裁纸的刀,希望能出错或能裁出多余的边角料来,给我学或练字,也想长大后能像父亲一样帮人写字。父亲似乎明白了我的心思,剩余的边角料如愿以偿的到了我的手中。虽然有些边角料只能写一两个字,心里却很高兴。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整理好红纸,拿过父亲刚刚用过的笔,模仿着他写字的姿势练起字来,每次都这样,美得我不要,不要的!当时农村有一句“要吃米找万里,要吃粮找紫阳”的顺口溜。我就认真的写了起来,写得很圆满成功,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漂亮。在场的人都惊呆了,纷纷竖起大拇指夸奖我写得很好。父亲也很高兴的说,不愧是我的儿子,具有我的风骨。我就洋洋得意的在背面写下“我的字写得不成”,农村土话,意思是我的字写得不够好,还差得远,以表我的谦虚。没想到“不成”二字刚好落写在“紫阳”二字的背面了。更没想到的是这块边角料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了,去告发了,说我们私自在传写反动传单标语。相关人士对我们展开了一系列的必要的审核式调查,差一点我被学校开除。最终在当时要求帮忙写春联的人强有力的证明下,平安解出调查。父亲那次并没有责怪我,只是叫我以后做事要小心些,以免闯下大祸,出自农村无法也无力收拾与弥补。简单的言语至今还深深地留在心里,提醒着自己的言行。从那以后,随着边角料的减少,我写毛笔字的兴趣也逐渐消失殆尽。现在看见别人贴春联,只能是一种美好的回忆与哀思,自己家也不再有贴春联的习惯。

  春节回家本该是一件高兴的事,在外面辛苦一年回到温馨的家里,享受天伦之乐。陪一陪母亲散散步,唠一唠嗑,敬一份自己的孝心;与孩子们一起疯癫玩耍,与他们一起度过快乐的节日。只要是他们的要求不过分,通通的答应来满足那份渴望的童心;帮着妻子分担分担一些家务,自己不在家时,里里外外一肩担,又照顾老人又抚育孩子成长。辛苦一年看不见明显的成绩,妻子显得有些内疚。但我心里已经牢牢的记住了她辛苦的付出,一回到家里,尽量多干些来弥补自己心灵深处中的亏欠。

  每当我们一家大小亲密团聚的那一瞬间,目光触及到挂在墙上遗像的父亲,眼泪夺眶而出。春节团聚不能少了他的身影,一幅幅画面又重新浮现在我的眼前。

  曾经的老家,山高林密,路又陡,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耕生活。全凭一双粗糙的双手,肩挑背扛培育着我们长大成人。父亲那瘦骨嶙峋的身子,虽然被岁月曲压着,但仍然坚挺的脊梁骨没叫一声疼和累。每次握着他的手,那厚厚的粗茧疤深深的刺伤着我幼小的心灵,强烈的震撼着我,激励着我们奋发前进。“鲤鱼跳龙门”的故事在山区的农村传唱,也扎进了我的心里。因为他是一位“秀才”,不能让自己的孩子一辈子窝在山里,与农具打交道,淹没前途。在父亲的眼里,孩子应该走出大山,到更广阔的历史舞台上发挥自己的才智。农村叫有出息,时髦讲“男儿志在四方”。我们兄弟两个没有让父亲失望,在他辛勤的培育之下,双双都走出了农村。但给他留下的是交学费后的债台高筑,而他却安居在农村,用自己的汗水去磨平,让我们安心的去勇闯天涯,不想成为我们的拖累。谁说父母是自己孩子的拖累!我千百次的追问自己,只有泪水在心里回流。

  今年又搬新家了,从他熟悉的地方搬到高楼电梯房,有两个卫生间。只因母亲的年龄大了,身体不如从前,喘气严重,旧房无电梯,进出不方便;再加上两个孩子逐渐长大,原来的两间房已经住不下了。搬家后,在大年三十的晚上,满屋的灯光照耀,母亲和孩子们都高兴,我却有点流泪,此时此刻的团聚,应该有父亲的参与才对,因为是他一直在我心里鼓励着我前行,才有今天的局面。收拾好家务后,我借丢垃圾的机会,独自一人在满街的灯火中漫步,寻找着父亲那不屈的身影。站在美丽的长江二桥上,望着两岸灯火辉映下的江水缓缓的流淌,我的眼泪簌簌的流下,加入到向东流的江水里。我在想,或许父亲又在某个急流的前方在等着我!

  当天夜里,我又梦到了父亲。在农村的老屋,天下着狂风暴雨,满屋都漏水,父亲披着蓑衣戴着斗笠,一会爬上屋顶堵漏,一会又拿着瓢盆桶四处接房屋漏下来的雨水。我拉着父亲的手说:“算了吧,别忙了,我们城里旧房新房都有了,很宽敞,够住了,跟我回家吧!”父亲仍然慈祥的向我点点头微笑着,或许是阴阳之隔的人会面不能说话的原故,一旦说话,阳间的人会有灾难。父亲一句话也没说,慢慢的挣开了我的双手,继续奔忙着。我才不相信这套鬼把戏呢!是多么的希望他能答应我,跟我回到城里的新家里,父子俩能继续唠一唠未曾唠完的话语。我知道,农村的老屋是父亲一砖一瓦用心建造的,也是他播种希望的地方,他的心永远在那里,谁都无法带走。百年后,父亲也希望能回到农村的老屋,继续在那里祈福着自己子孙后代的福运安康!父亲走后,我含着泪水按照他的遗愿,踏上崎岖蜿蜒的山路,如愿的把父亲送回到老家安葬。每次回去生我养我的地方,跪在父亲的坟前,强忍住不能流泪,不想让他继续为我担心不够坚强,他己经操劳了一生已经累趴下了,也该好好的休息了。其实,我的泪水一直都在记忆父亲的文字中源源地流淌着!

  春节回家是对曾经许下的梦的归总和新的梦放飞的时刻,令人痴迷、向往、沉醉、流年难忘,但美好的光阴永远也抹不去对父亲的那一份思念。在这高兴之余,留下片言碎语,以表对父亲勤劳一生的追忆,权当今年清明节的祭文罢了。愿慈父安息长眠!

  2017.2.25修稿于烟台

17
     
书签: 编辑:於星月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琐事杂谈 下一篇春风暖阳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刘金平] [相思] [梦回1989] [於星月]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2 皖ICP备12015777号-4·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