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的柿树园 - 感悟生活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梦里的柿树园
2019-09-29 20:15:58 作者:章妍 】 浏览:413次 评论:1
编者按:过去的已经过去,然而这些因社会的需要而毁去的,到底对不对,只有历史以后来评说。本文生活气息浓厚,乡村 美景跃然纸上,很让人想往。虽然只是儿时的一些记忆,却反映了那个时代农村的真实面貌和孩子们的纯真的情感。读着很有带入感,也会因此想起一些儿时的的快乐!谢谢作者!秋安!

      我家乡属川塬地带,川里是水浇地,一片连着一片,平展展地一眼望不到边。塬上的旱地一台接一台,一台比一台高,最远的那台叫狼狼沟,长着一大片柿树,有三十多棵。都是长几十年的大树了,树干粗壮,两三个小孩子都抱不住,柿叶繁茂,遮天蔽日。狼狼沟偏远又阴森,少有人去,这也许和它的名字有关,大人说那里有狼,小孩子不能去。

      我们女孩子也不敢去,所以就一大群男孩女孩一起去。我们上小学时没有太多功课,那时民风纯朴,大人从不接送孩子,都是孩子们呼朋唤友说说笑笑地上下学。等到学校一放假就爬过一台又台的坡地,往柿树园里去了。

      春天柿树开花了,淡黄色的花朵很厚实,硬朗,花瓣向外翘起,中间形成一个小孔,有点像庙里飞檐角上悬挂着的钟,小小的,有淡香,开得很繁,密密地爬满枝丫,就连树底下也常常落着薄薄的一层。女孩们喜欢拾了柿花,回家用线穿起来,作成项链,戴在脖子上。  

      夏收过后,树上就结小柿子了,和褪了皮的核桃一般大小。雷雨过后,树下会有落下的小柿子,墨绿的,硬硬的,闪着油油的光,胖嘟嘟的很可爱。孩们争着拾起刚落下的小柿子,把它们装到书包里,打闹嬉笑着跑到碾过麦子的场里。这时麦子已经晒干装仓了,各家都有一两个麦草垛搭在场的角落里,场裂开的缝隙间已经长出了嫩黄的麦苗。包裹着麦粒的那层皮和麦粒分离开来后,我们叫它麦裔。麦裔很细小,堆在一起,里面绵软而温暖。孩子们就在麦裔堆上刨个坑,把小柿子放进去,在上面盖上麦裔,把麦裔堆拍平整。这样别人就发现不了,但了有个坏处是自己也常常找不到放柿子的地方,后来便在上面放上自己认得的小石头、木块或者别的什么东西作记号,我们把这叫“暖柿子”。过十几天后,刨开麦裔,柿子已经变为淡黄色了,柿皮薄薄地透明着,咬上一口,软软的甜甜的水水的……

      柿树园里最美的是秋天,远远望去柿树园就像一团红色的火焰。柿树下落了层厚厚的柿叶,绯红、橙黄铺满了柿树园,美得像遥不可及的梦境。没落的树叶在枝头摇曳,树叶稀疏的地方已露出了火红的柿子。孩子们还有一个任务就是扫柿叶。柿叶椭圆形,叶面有油油的光泽,叶片厚实,个头大,晒干后是极好的燃料,我们村里人冬天烧热炕全靠它。放了学,小伙伴们就每人背上一个竹子编的小背斗,拿着扫帚去扫柿叶。对我们这既是有益的劳动也是快乐的游戏。用扫帚把柿叶集中堆在一起,就钻到柿叶堆里翻跟头、打车轱辘。谁摔倒了,一群小孩子就把柿叶往他头上身上扬,欢笑声不绝于耳。打闹够了就把柿叶装到背斗里,为了装更多的树叶经常要有一个人钻到背斗里去,把蓬松的树叶踩瓷实,几个人按稳背斗,有调皮的故意一松手,里面的人就随着背斗倒了,看着他满身树叶狼狈地从背斗里往外爬,小伙伴们又笑开了。

      柿树园里还真有让人害怕的事发生。那时重男轻女观念严重,国家计划生育政策又紧。有一次我曾亲眼看见过柿树底下的红包袱里一个已经死亡的女婴,出于好奇和害怕,我试探着走近,隐约看到树叶底下小小的青紫色的脸,“一个死娃娃”我吆喝着就跑开了。回家告诉了母亲,母亲满脸严肃地说“以后不许去,那里不干净。”我就在想那么好玩的地方咋能不干净呢?现在才知道,那时柿树园是村里放夭折的孩子及夭亡的年青人的地方。

      从最后一次离开柿树园到现已快三十了。时常想起那满园的油油的绿,还有我的有着淡淡清香的柿花项链;想起麦裔堆里那绵软甜甜的暖柿子,还有吃柿子时的那份满足;想起柿树园里火一样热烈的红柿叶,还有小伙伴们的欢声笑语……

去年国庆节放假,回去帮父母种麦子时,我特意去了一次当年的柿树园,想看看小时候的乐园。

      我爬过一台又一台的耕地,崖畔的野菊花还在,一簇簇,一丛丛,金灿灿的象满天的繁星;新翻过的土地还有着我所熟悉的泥土的幽幽的香味;偶尔跳上脚面的绿色的蚂蚱也很眼熟,在哪里见似的,我脚步匆匆,心意切切。

      一直走到了尽头也没有看到当年的那片绿色的柿树园。这里已经成一大片深坑,坑里也没种庄稼,只一片黄土色,一条路宽阔的土路向远处延伸着,一种苍凉和荒芜感陡然漫上心间。有一株柿树还在原来的位置,四周已经没了土,由于根部几乎裸露,显得出奇高,像座雕像或纪念碑。树上还挂着不多的叶片,似乎是为了证明它还活着,为了让人们记住这片土地的曾经。不想知道为什么这棵树能幸免,我心里有隐隐的痛。

      从母亲那里得知,柿树园后来分给了村民个人。因为收益少,占地多,就被伐掉了。柿树园的土也被卖了,挖掘机、翻斗车轮番上阵几个月,就这样一车一车的土被拉到了城里的建筑工地上,我们的柿树园就空了。

      让我魂牵梦绕的柿树园从大地上彻底地消失了,无影无踪。就像忘不了、回不去的童年一样离开了我,又如一场青春年少热情洋溢的梦境,梦醒了,青春也去了。柿树园消失了,我的梦里也就空了。                                                     

赞(7) 赞赏与支持
最近阅读文友: [] [古月执忆] [海西边] [飞鸽] (查看更多)
     
书签: 百家号(点击直达) 编辑:古月执忆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未来不会滚来滚去 下一篇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河山雅韵 感悟生活
倾情游记 挚爱亲情

最新文章

原创作品自媒体推荐付费的说明

热门图文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