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的婚事 - 感悟生活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王家的婚事
编者按:婚姻对每个人、每个家庭来说都如赌博一样,赌赢的家庭没忙幸福,子孙满堂。赌输的,家庭破裂,破财又伤身。所以人们都说婚姻是每一个人一生的大事,马虎不得。而实际上,婚姻不单单是两个人的一生的大事,也是两个家庭的大事,所以在处对象上,在谈婚论嫁的时候,选择就是最重要的了。本文中的小兵和他的父母在选择对象时只看到对方的人,对方的有车有房,却没从更深的层次去深入了解对方的人品,最后却娶到一个重钱不重情的拜金女,而给后来的生活埋下诸多的矛盾,最终导致了婚姻的破裂,家庭不和睦。谢谢作者!

       眼泪浇灌了地上柔软的小草,不知道来年,会不会长出一地翠色欲流的记忆。

  在我生活的小镇有一户做生意的王姓人家,两个儿子:大儿小兵,中学毕业;小儿小鸣,本科毕业。两个儿子都没有子承父业,下学后,均去了城市打拼。

  去年秋,小兵离了婚,只有亲戚晓得,外人知之甚少,大家都觉得有些不对劲儿。这到底是咋回事呢?

  说来话长。

  小兵下学后学了两年汽修,未出师便去了北京一个大酒店,第二年委派到成都的连锁店,第三年委派到昆明的连锁店,南征北战,一晃便到了而立之年。打工多年,一没有积蓄,二没有成家,急坏了父母。

  亲戚帮忙介绍了好几个对象,皆未成就一段好姻缘。后来,经外人介绍,小兵与小毛在小镇得以相见,一见钟情,相见恨晚。

  小毛,27岁,父亲早世,母亲改嫁外省,从小跟姑妈生活,下学后便去外地打工。此时,在市区有一套装修的两室两厅房子,还有一辆刚买的小车。

  那天午宴,老王夫妇请了几个有头脑的亲戚参加,目的是察言观色,斟酌斟酌。介绍人与小毛走后,大家谈了各自的看法:退休的大妈认为小兵文化程度比小毛高,小毛比小兵底子厚,正好取长补短;饱读诗书的表哥认为小兵如果娶了小毛,可以少奋斗十年,有福气;见多识广的幺爹认为两人般配,可以发展。

  王家见小毛有模有样,有房有车,满心欢喜。小毛的姑妈、姑爹见小兵一表人才,家族兴旺,很是满意。在他们相识不到两个月的时候,介绍人传话:如果行,就按规矩办,下彩礼钱。

  亲戚在一起商量,能够娶到这样难得的儿媳,至少要下十万。王家毫不犹豫地下了彩礼,并于第三个月就隆重操办了小兵的婚事。

  闪婚后,小兵与小毛住在市区,父母只是偶尔去看一看小两口,小两口也只是过年过节回一下小镇。

  很快,小毛怀了孕,辞工在家养胎。小兵在一家民营企业做事,效益不大好,工资不够家里的开销。第二年五月,王家有了孙子。

  小毛生孩子后,与小兵常常发生口角,抱怨他不会赚钱。夜晚孩子一闹,小兵就不得安生,常常在沙发上抱着儿子入眠,上班时疲惫不堪。

  在得知小兵的境况后,担心儿子上班时疲劳驾驶出现意外,王母迅速把孙子接到了小镇哺育,但奶粉钱必须由小两口买来。夫妻关系、婆媳关系开始发生微妙的变化。

  时间晾晒的不光是人的容颜,还有曾经的无知与贪图。

  城市的生活压力大,小两口的具体生活情况,老两口不很清楚。自从有了孩子,各种风波迎面而来。

  小毛是个有心计的女人,试过多次婚,房车全是试婚所得,对付男人很有一套,小兵很快成了她的奴仆。

  一个迷人的夜晚,小两口在阳台上喝茶、赏月、聊天。小毛说:“鸿哥合伙办一个大点的餐馆,股份制,还需一个懂酒店管理的人,我觉得你很合适。”

  “入股要多少?每月开多少工资?”

  “十万为一股。工资要看效益。”

  “可以把存的取一半出来,入一股。”

  “你个蠢东西,你爹妈的钱存哪儿干什么?”

  “哦,你说得对,把老的钱调出来。到时候赚了,给点红利,不给,也不要紧。”

  “亏你还不老实。你不弄来,到时候他们绝对会给小武。小武还没成家,没买房没买车,要的是钱。”

  略施小计,入股资金便弄来了。小兵佩服不已,回到家里,抱着小毛连吻不止,睡了个好觉。

  第二天吃早餐时,小兵忽然想起父母说的事情,对小毛说:“老的叫我们把儿子接回来,儿子会说话会走路了,我们带好一些。不是他们不想带,是怕隔代教育耽误了孩子的前程。”

  小毛说:“你看,我们现在要入股做生意,要做活,至少要一年半载。起步阶段,你的工资也不会很高。如果把儿子接到身边来,我就不能找班上,你有能力养活我们?”

  “干脆把你存的钱取出来周转,到时赚了再给你补齐。”

  “你真是个无用三代的东西!”

  “你说怎么办?”

  “假离婚!儿子跟你。”

  小兵懵了。当他把大脑里那根僵硬的经转活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的那个傍晚。

  王母电话隔三差五地催接,他总是说自己忙于酒店的事情,过几天回来。一天天过去,小兵总是那句话。王母等得心烦,准备亲自送去时,小兵回来了。离婚证一亮,王母气得直跺脚,说:“你个怄气包!”王父说:“你给老子滚!”

  结果,他去小毛那儿“搭伙”了一段时间,住不下去,又到外地拼搏去了。

  后来,假离婚成了真离婚。王家责骂不已,亲戚伤感多多。

  这王家的婚事,怎么成了这样的结局?

  

  

  


赞(4) 赞赏与支持
最近阅读文友: [] [楚云婷] [素颜鸽] [古月执忆] [OK] (查看更多)
     
书签: 编辑:古月执忆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月色星空 下一篇人在旅途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爱情滋味 倾情游记
随笔小札 感悟生活
挚爱亲情 河山雅韵

最新文章

原创作品自媒体推荐付费的说明

热门图文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