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行走 - 感悟生活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绝望行走
2019-08-18 23:09:26自荐百家号 作者:古月执忆 】 浏览:206次 评论:1
编者按:作者用平实朴素又特具表现张力的语言讲述了一次去贵州岗度河旅行途中直面生死的险境。刚开始随着作者欣赏原生态的美景,却因为作者的身体出了状况而紧张起来,为年近七十的老人而悬心,不懈地坚持,强烈的求生欲,还有作者朋友的帮助下终于走出险境,值得庆幸和祝贺。感谢作者让我们分享这段生死经历,同时也温馨提醒外出旅行一切以安全为前提,量力而行,不要硬撑。遥祝秋安!

绝望行走

真言:

人一旦不能支配自己的身体时就会产生绝望的心理和死亡的恐惧,这样的事只有经过的人才有深刻体会。

听说过有恐高症,有高原反应,却从来没听说过有恐低症。如果有人在闲聊的时候说出这个词汇,定会引起哄堂大笑,甚至会被责斥为无知。可这恐低症却真真实实地存在,而且就发生在我身上。当它出现时,那种恐惧,那种无助,让你实实在在地体验到了死亡的威胁和死亡降临前的绝望。那是一种无助,一种不能支配,一种睁着眼等死的可怕情景。

这事发生在这个月的四号,我们一群人相约去贵州省黔南州惠水县岗度河游玩。岗度河位于岗度乡三公里的王猛山脚。是一条有五级瀑布的河流。前四级的落差都不很大,只有最底下的第五级瀑布,它的落差加上前四级的估计有四五十米,形象地说这落差的高度相当于十五、六层的高楼,而且这坡度有一段基本上达到了六七十度,简直有一种直上直下的感觉,事实上这第五级瀑布已经到了一个很深的谷底。说实在的岗度河是一个风景很美丽的地方,也因为她的美丽,知晓她的人们才会等不及景区功能完善,等不及道路铺设完好,就迫不及待地冒险前往。

这一天天气并不怎么好,天气预报阵雨。行车中的确有雨,一阵大一阵小的。因为正好是三伏天,气温并没因雨的关系而降下来,到让人们有一种闷热,一种让人透不过气来的感觉。旅游车从高速公路下到乡级公路后,路面一下就变窄了很多,而且弯多路陡。路的两边山高林密,密不透风。转过一道弯,道路又爬到了半山上,一边山高林密,一边悬崖陡壁,让你坐在车上往外看,会产生一种提心吊胆的感觉。

虽然是乡级公路,路上的车辆却并不少。沿途工地很多,那是惠平高速(惠水到平塘,平塘就是中国天眼的所在地)的施工现场。也因为施工现场绵延不断,很多重型卡车装着满车的施工材料在这条路上穿梭,就不足为怪了。同时沿途的乡镇不少,农家的私人轿车、面包车、小型货车也同样在这条必经之路上行驶,于是这乡级公路负荷大增,流量大增,这乡级公路也因此繁忙起来。好在这公路也是沥青路面,还是双行道的,算不得很窄,虽然有时在急转弯处会突然冒出一辆对头车来,但驾驶员们都遵循着各行其道的原则,也就很少险情发生。这一路行来,道路一直都很平整,驾驶员不感觉困难,我们也不累,也能闲情逸致地观看着路边的风景,倒也是一番乐趣。

旅游车在这盘山道上行驶一个多小时后,我们到了王猛山脚。下得车来,一条宽二十多米的大河就出现在大家的视线中,这就是岗度河。岗度河原始生态很好,没有人工雕琢的痕迹。岗度河的源头在哪,我们不得而知,只看到在二级瀑布的中段十多米处有一股桶大的清流从王猛山的崖壁上涌出,当地的老乡说这股水是四季不断的,即便最干旱的季节,它也不会断流。岗度河上游的河床并不深,浅的地方几十公分,深的也不过一米。河床底部全是岩石,淤泥甚少,当地老百姓经常涉水或者裤脚一挽就下到河里捞虾捉鱼。岗度河的上游一面紧挨王猛山,一面是平地,所以上游看着很宽敞。靠山的一面深林茂密,绿荫成片,多与当地的细叶丝栎为主。细叶丝栎树高数丈,树冠宽大,多为野生的原始深林。林间藤葛缠绕蕨类丛生,难以下脚。王猛山靠河的一面地势陡峭,少有路径,所以原始深林保护完好。

岗度河的另一边湿地甚多,草丛中哪是旱地,哪是淤泥掩盖的水坑,无人知晓,身临其中必险情重重,就是当地的老百姓也很少涉足其中。好在也有几条旱路直达河岸边,所以岗度河就有了很高的开发价值,成为人们在三伏天戏水纳凉的尚佳去处。河岸边野草野花丛生,刺梨、阎王刺、野百合、野菊花随处可见,依季节盛开,四季不断。因为河水连年的冲刷,河床依次下降,再加上造山运动的关系,形成不少的断崖,于是岗度河就有了瀑布群。因为河床下沉,原来平地的一面也慢慢倾斜下去,到了第三级瀑布的时候,岗度河两岸实际上也已经变成了峡谷,河道变窄,河水也开始变急了许多。再延伸到第四季瀑布第五级瀑布时,河床已经下到谷地,这时看奔流的河水,就已经可以用汹涌彭拜来形容了。

初到岗度河的感觉非常好,空气清新,景色宜人,沿着铺就好的石板路缓缓前行,看河中鸭群在缓缓的河水和湿地草丛中戏水,觅食;看人们在浅滩中打闹,留影,看满眼青绿反射阳光带来的彩带,心情是愉快而平静的,好几次想走到河岸边,脱了鞋子去和群友们一起戏水,去赏识一下那清凉河水带来的喜悦,可也觉得麻烦,觉得年纪不饶人而没勇气,于是就独自顺着山道慢慢前行,慢慢地去发现摄影的亮点,把那些人们的欢乐,岩壁的俊俏留在相机的内存中,这也算得是一种独乐乐,何况我对摄影又有一种特别的钟爱呢。

慢慢地缓行了三四公里,慢慢地看着河里一群又一群戏水的人们,虽没有参与其中,却也觉得有趣,觉得大饱眼福。不知不觉就下到了第三级瀑布的地段,这时太阳并不大,满天的云块也不厚重,稀薄的地方还露出深蓝的天空,应该说天气是及好的。可我却有了不祥的感觉,头开始有些昏沉,脚步也不稳了。是因为昨晚没睡好?我这样想,也没在意,仍旧步履蹒跚地往前行,时不时还停下来给路边已经泛黄熟透的刺梨一张微距,给远山一张全景。石板路走到尽头时,第四级瀑布也就到了,再下去,路就变得差不多是直上直下,艰难起来。

在石板路的尽头,我看到一群年纪和我差不多一样大小的老年群体,他们正在草坪上摆开带来的食物,准备就餐。我好奇地走上去,看他们带来的丰盛午餐,有凉粉凉面,有腊肉香肠,有凉拌黄瓜,有贵州独有的辣子鸡……好丰盛的食物,我不禁被激起食欲,也从自己的双肩包中拿出早早准备好的午餐,坐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吃起来。

一边吃我一边问道:“你们不再下去了吗?”

他们中的一位老人说道:“我们不下去了,吃过午饭就准备返回。”

我说:“听说下面还有一个最大的瀑布呢,你们不下去,不觉得可惜?”

老人笑笑说:“你看看前面的路,我们这年纪下得去吗?”

前面的路的确很烂,估摸着应该有六十到七十之间的坡度。这还不算,因为雨水的冲刷,路面很不平整,沟沟壑壑,全是碎石黄泥。这样的路面,这样的坡度,年轻人走着都有一定的困难,何况这群年过花甲的老年人呢?我理解他们。说实在的,我看着这样的路,也有点犯怵,有点怯步,但又觉得不下去看看第五级瀑布会留下遗憾;同时我也觉得我能,觉得我的身体还能支撑,虽然年纪紧挨七十,但我一直都还能蹦能跳。吃完带去的午餐,喝足茶水,我站起来准备下去,准备挑战一下自己的体能,可站起来的一刹那,仍感觉自己晕乎乎的,走路有些不稳。我觉得奇怪,觉得休息了这样长的时间怎么还是这样。但我没在意,跟着陆续到来的群友们一道往下走。

路的确非常难走,坑坑洼洼,加上我身体有些晕眩,脚步时不时会有些不稳,这时群友们会伸出援助之手扶我一把,不时又提醒我注意脚下打滑。我这人好胜,总不愿服老,还觉得自己穿的鞋子防滑性能极好,所以当群友们都小心谨慎地迈着步子的时候,我却会突然在陡坡上往下跑上几步,搞得群友们尖声大叫,叫我小心,可当我在一个稍平的地方站下时,我又觉得自己胜利了。然而身体非常不好的状态,只有我自己知道,那勉强的站稳,不过是我为了面子而做的努力,大腿在裤筒中不断地打颤没让人发觉罢了。

走过这差不多直上直下的几十米路段,我们就下到了谷底。谷底的河流并不宽,十米不到,但河水湍急。河床中巨石众多,都刻下了千年河水冲刷的印记,成了如今犬牙交错,尖牙利齿的状态。走在这沟壑满布的岩面上,谁都会脚步不稳,一不小心脚跟崴进沟槽,就会一个趔趄跌倒在岩石上。好在这几天少雨,水量不大,这些布满沟槽的巨石都露在河水之上,跌下去衣服不会打湿,就只带给大家一阵哄笑。

河上有一座这些年才铺设的桥面,说是桥,还不如说是人们在河中常见的跳礅,只是跳礅是隔开的,一步一个,紧挨河水,伸出脚就可以浸到清凉,弯下腰就可以捧水洗面。这桥也是,桥很矮,只有几十公分,伸手就可以与河水亲密接触。桥面是水泥制板,厚十多公分,宽一米左右。这桥自然是河水小时给人们去到对岸用的,如遇涨水天气,这桥就由如虚设,一点作用不起。过了桥,顺着山脚全都是河水冲刷下来的沙砾石块铺就的滩地,在滩地上倒行一两百米,第五级瀑布就出现在眼前。这瀑布瀑宽有十几米,落差二十米左右,瀑下有一潭,水深三四米,潭水清澈,捧可如喉,冰凉清肺。河水从潭中溢出,顺着河道直往下游而去。可能是因为长年气流不断而形成真空的缘故,河谷两岸的丝栎都倾斜着倒向河谷的中间,犹如华盖,自成一景。我们去的时候因为不是雨季,又还有不少的阳光从丝栎散乱的叶间穿过,直达谷底,所以谷底并不幽暗。

这谷底的温度适中,比起烈日下的第一级瀑布,这里自然舒服许多。可惜的是这里虽然大瀑布跟前,却很少有风拂面,倒是阳光蒸发的湿气满布其间,让我有一种蒸桑拿的感受。这样的感受让我原本已经有些气喘和晕眩的身体更加地不适,更加地胸闷,全身大汗淋漓,脚步也更加地蹒跚起来。我猜想我这是遇到武侠小说中常提到的瘴气了。然而身处这环境中,我无法左右,只能跟着前行的队伍,蹒跚地走过小桥。出发前领队就告诉大家最好带一支手杖,我却逞能,自认为我还脚步稳健,不需要。如今我却十分后悔,试想着如有一只手杖的支撑,我这蹒跚的脚步,这东倒西歪的身体是否就会稳健一些呢?

距离大瀑布的这两百米路,对于身体状况良好的群友们来说,真不算回事,虽然滩涂上岩石纵横,草丛中水洼隐蔽,可他们那矫健的步伐,可以从容地面对纵橫塑八的岩石,眼前一道道的难题他们可以轻松的越过。可对我现在这样一个身体状态的人来说,就很不好走了,可说叫举步维艰,叫寸步难行。我当然知道,如果我身体不出状况,这样的路面对我来说也一样是不算很难的,然而今天我不行,脚步不稳,走在这犬牙交错的岩石上,让我感觉无处下脚,行走费力。有时明明看中了下脚的地方,一步踏下去,却鬼使神差偏移到沟槽中,或者就干脆一脚踩在水坑里。我知道这是因晕眩所致,但我无法解决。因为晕眩,我无法掌控自己的身体。不受大脑控制,前行的脚步只不过是下意识地机械行走,脚步的迈出,全无自主的意识,落到哪是那,走在什么地方算什么地方,有时实在无路可走,就一脚踩进旁边湿地中的水洼。鞋子湿透了,我已经没心思顾及,只求站稳不要倒下。这一段路走下来,我已经气喘兮兮,冷汗连连,我知道我已经体力透支,再坚持下去,我必定倒下。这时的我就巴不得找一块干燥的岩石坐下或者就直接躺倒在地上大口喘气。大部队已经过去,我已经掉下一大截,但我知道群友们的终极地就是眼前的瀑布,所以我也不急,就是急又能怎样呢?也还是只能晕晕乎乎地艰难而行罢了。

瀑布前有一小块的平滩。群友们开始搭理午餐,有的已经迫不及待,换上游泳衣就扑进水里,而我只能无力地远远看着,没有参与的欲望,只求这身体状况不要再糟下去。坐在一块被瀑布水雾打湿的岩石上,我大口地喘气,这时的我已经没有旅游的喜悦,也没有了照相的乐趣,身体软绵绵,没有一丝的气力,想站起来,身体在发抖,想照张旅友们在水中的打闹的照片,手却颤抖得拿不稳相机。心想我自己是不是中暑了,吃下两粒带来的藿香正气胶囊,却没有作用,反而又增加了想呕吐的的感觉。这时我开始恐惧,开始害怕,急迫地想寻找一条返回的路,急迫地想返回到河谷的上面。可看看瀑布,瀑布里只有奔腾咆哮的河水,却没有走出谷地的通道,回头看看来的路,那直上直下的陡坡,让我害怕。我知道按我现在的身体装况,能摇摇晃晃、跌跌撞撞地走完这一两百米的艰难道路,回到小桥边就已经是万幸。可这段路我能走得回去么?我失去了信心,开始有了绝望的感觉。前无去路,后退不能,我想我真的要葬身这谷底么?我不心甘,可我能做什么,身体已经不受我思绪的控制,我能做的只能是坐着、等着。我忽然想起来时查看的天气预报,阵雨!不由地抬头望望天空,只见黑压压的乌云慢慢地在天边汇积,并慢慢地飘向头顶,于是我想到了新闻中经常报道驴友在河谷中遇到山洪爆发而被困事来。我想提醒群友们,要下雨了,可我连喊叫的力气都一点没有,只剩下大喘气的份儿。扭头四边看看,想在大雨到来前找一块高地让自己栖身,可河谷中却没有一块高出的平台。

大雨还真的来了,因为没找到躲雨的地方,我只好在原地坐着,任凭大雨浇淋。头发湿了,全身衣服湿了,从内到外,我的身上已经没有一点干的地方。大雨的到来让我产生丝丝的希望,以为这样的大雨浇淋后,山谷中的瘴气会被稀释,我晕眩的身体会稍稍好一些。但我错了,晕眩没减轻,肚子又开始一阵一阵地绞痛,我要拉肚子!当我意识到的时候,我已经有些支撑不了了。我再顾不得,不想屎拉在裤裆里,勉强地撑起身体,跌跌歪歪地在不远处找到一处群友们看不到的草丛,费力的脱去湿透的裤子,就再顾不得丢脸,顾不得茅草刺屁股。稀里哗啦,一阵恶臭飘起,鼓胀的肚子开始感觉舒服起来。拉完屎,我又回到刚才坐的岩石上,此时雨仍旧在下,河水也开始在涨,可群友们却没一点点的危机意识,他们在雨中闹得更欢。我无奈地看着,死死地盯着缓慢涨起来的河水,我想一旦河水开始变混变黄,我就得不顾一切地提醒他们洪水要下来了!好在雨慢慢地变小,最后终于停了下来,我紧张的心情也就舒缓下来。可面对自己,我的身体状况却没一点点的好转,我大喘着气,只想躺下、躺下!可身边周遭却没有我想躺下的地方,除了被大雨浇透的岩石,连草丛中也没一处干的地方,我只好无奈地坐在原处,还不时地用手掌按在岩石上,去支撑全无体力而摇摆不定的身躯。平时出去跑一段路或者做一件体力支出很大的劳动,我也会很累,也会大口喘气,但只要坐下休息三五分钟,体力就会恢复,喘气也会停止。可今天我坐在岩石上差不多一二十分钟,我仍旧大口的喘着,总感觉胸闷,气息不够,冷汗不断地在我脸颊两边一滴一滴的滴着,喝了不少的水,这状态一点也没改善。此时的我一心想的是马上回到河谷上面,但看着还在潭中玩耍的群友,我又不敢,我知道我没这个能力,更怕脱离群友。无奈我只好原地坐着,等待着群友们玩够后往回走。我希望着他们能找到一条好走的路,让我能平安地回到河谷上面。可我又绝望了,当群友们玩够后起身往回走的时候,他们选择的是一条顺着瀑布边往上爬的路,之前还得淌过一条不宽的河床。虽然河床不宽,四五米的距离,可河水及腰。这样的回路让我害怕,让我无能为力。看着一个个淌过河水的群友,看着一个个逆流而上,渐渐远去的身影,我绝望,想哭,想大声地喊救命,可我没喊出来,只是呆呆地坐在原地,呆呆地望着一个个远去的身影。好在随我同来的朋友及时地出现在我视线不远的地方,于是我向他发出了求救的信号。虽然叫声微弱,他还是听到了,并及时地来到我身边。我像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向他倾诉了我的状况。他听后选择了往回走的路,我说我爬不上那陡坡,他却鼓励说,有我在你不用怕。于是我拖着淫弱的身体,在他的夹持下,一步一步地往回走。我一步三喘,走走停停,终于慢慢地挨到了小桥边。我再也走不动了,就一下扑倒在桥板上一动不动,剩下的就只有大口喘气的份儿。这样躺了一二十分钟,我才慢慢地坐起身来,可看着小桥尽头的陡坡,我陡生怯意。

朋友看着我笑着说:“不想走吗?”

我说:“我走不动,爬不上去。”

朋友说:“走不动也得走,爬不动也得爬,你不会想死在在里吧。”

听了他的话,我默默无语,我当然不想死,不想葬身在这河谷之中,可我身体不行,我又能怎样呢?我很沮丧,也后悔没听老年群里那位老人说的话,逞能逞狠,如今落得如此下场,我又能怪谁去。

我想了想说:“打110吧,让他们把我抬上去。”

朋友听了噗呲一笑说:“我还在呢,亏你想得出来。”

他说着不由我分辩一把把我拉起来,驾着我就往坡上爬。开始的时候我还能走几步,到了最陡的地方,我已经气力全无,两只脚酸得抬不起来,想用力支撑一下,却一点力气也没有。

我求饶地对朋友说:“让我歇歇吧。”

我说着也没等他答应就坐在地上急促的喘气,冷汗如淌水般从两颊往下流。他走过来掏出毛巾给我擦擦冷汗,有蹲下身子给我捶捶腿,等我喘息稍稍平息一点,他又拉着我往上爬。就这样,他连拉带拽,走走停停,终于把我拉了上去,到了我遇着老年群体吃饭的那块平地上。这时的我,可说完全筋疲力尽,看到一块不知是谁丢弃在路边的海绵垫,我就一头栽倒在上面。好半天我才慢慢地舒醒过来。睁开眼,刺眼的阳光又让我赶快把眼睛眯上。一阵清风袭来,我觉得好舒服,刚才还大喘气的我,开始感觉喘息变小,变稳定,身体也有了一点点的力气,我有些欣喜,知道危险已经过去,但我还是不想起身,就想这样一直地躺下去,躺下去!美美地睡上一觉,让我疲惫的身体完全恢复过来。但我又睡不着,获救的感觉让我兴奋,看看朗朗的蓝天,看看身边的野花青草,这世界在我眼里变得无限地美好,我又有了强烈地生存欲望。我爬起身来,看看眼前的路,我知道还有三四公里的路程需要我去走完,我虽然还没确定我的身体是否完全恢复,但我知道我现在多走一步,就离旅游车进一步,于是我迈开步子又开始前行。虽然晕眩还有一点点,走路也还有些偏偏倒倒,但我坚持着,在朋友的陪伴下,一步一步往回走。

得感谢老天的眷顾,在我最危险最困难的当头没有再下一滴雨,可当我们快走到车边时,倾盆大雨又不期而至,可这时我已经不再害怕,虽然衣服又一次地被大雨浇透,可我却很兴奋,我觉得这雨来得好及时,让空气中增加不少的氧离子,也让我憋了好几个小时的胸闷得到很好地缓解。晕眩虽然还有些许,可当我上到旅游车上,仰着头大靠背地靠在椅子上的时候,我知道我这条命捡回来了。

                                  作于2019年8月18号

赞(3) 赞赏与支持
最近阅读文友: [] [素颜鸽] [北斗心] [古月执忆] [章妍] (查看更多)
     
书签: 编辑: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浅记西部歌王王洛宾自写的两首情歌 下一篇红伟相馆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爱情滋味 倾情游记
随笔小札 感悟生活
挚爱亲情 河山雅韵

最新文章

原创作品自媒体推荐付费的说明

热门图文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