觅 - 感悟生活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编者按:初心为始,止觉为终。一个人的“根”和“魂”在心底,在万万千千的善念之中,在祖国的广阔土地上,作者思维宽泛,文章凝而不散,侃侃而谈,寻寻觅觅,知足才能常乐,蕴藏了人生道理。问好作者,欣赏推荐。


老天爷给我开了一个天大的惊人玩笑,几十年了我竟然不知道我的“根”在哪里。虽然我如浮萍飘泊了几十年,虽然我早知道我是一个无根的人,我却对这问题重来都未重视过。到了暮年这问题却突然突兀出来,搅得我心神不安,食无甘味。说来这也是人之常情,中国人固有思乡怀旧的情结,古有李白“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王维“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王安石“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等名句强烈的抒发了悠悠怀旧之情,今有每逢炎黄祭,全球华人蜂拥归来寻“根”的伟大创举,我一个平凡人,在耄耋之年冒出强烈的寻“根”的念头,这又何足怪哉,合情合理。

不知道这是怎么了,几十年的岁月,从幼年到少年,再到青年到壮年,我不是都很乐观,都很自信,都很无拘无束吗?怎么会这样,这样的无可适从。虽然我和大家一样跟着祖国的变化,也住进了新房,可我仍然觉得那不是我的“根”,我仍然心不踏实、不安稳,我觉得我仍然漂浮着。细细想想我的烦恼可能是受了某种事物,或者是某个谋体信息的干扰,也是未知的。

如今的谋体千千万万,如今的信息,花样百出。视觉的、听觉的、标题党的,都如那飞机大炮中倾巢而出的炮弹,铺天盖地,轮番轰炸。真的、假的、专家的、大咖的、道听途说的。同一件事可以说出百般的理由,有人说是这样,又有人说是那样,你说你的是真理,却又有人出来批驳你是伪科学。又还没日没夜经年不休。选择者只有听的、看的权利。不知所以,无从选择,无可奈何。说是扰民,可又有正经八二的混在其中,一棍子都打死,这又好像不符合时代的要求,拒之耳外,这也不是做人的道理。于是只有自己多积累知识,从教科书从名人典籍中去寻找真理。

不过我这“根”的事,这烦恼,好像与这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事由都没有半点瓜葛,就算真的与某个事物某个媒体有关,那人家也是在宣传正能量,在行善举,在普惠天下,是大事是正事。不是吗?中央电视台不就有一档叫《等着我》的公益节目正在做着这些?其实也想寻求帮助,可细理我这复杂的家事,千丝万缕,无头无绪,无下手提点的地方,更无踪迹可寻。没有线索,这不是给别人添乱找麻烦么。虽也明理,可我这执念这心结却也放不下,还又越来越让我揪心。总有归去的一天,难道真的要做那没根没源的鬼么。高行健在《灵山》中说:“我是不相信奇迹如同我本不相信所谓命运,可当人处于绝境之中,唯一可以指望的不就是那剩下的奇迹?”如今我的心境不就是这样么,我还真希望奇迹发生,让我在这不多的日子里了结这唯一的牵绊。有人出主意说可以跟随你的姓氏去追寻啊,这也算是一个善意,一个正确的方法,一个明确的指路。中国的诸子百家,人一出生就得依附在一个姓氏上,不是姓张、就是姓王、或者其他,循着这姓氏追本溯源,查族谱析支系,早早晚晚总会把这“根”挖出来。不过这也有难处,也有断层。中国汉人的姓氏,古人传下来的多以三个字组成,也有四个字的,这就是复姓了,当然五个字六个字的名字也有,这却多为少数民族使用。三个字的姓名,第一个字铁定的是父姓,这是与外国截然不同的。父姓都传于上一辈,是不可更改的。一个家族不管传了多少辈,只要是承载了这份血缘,这父姓就不能更改。循着这个源查找家谱,也才有个方向。第二个字体现的是辈分,不管你是出至哪一支哪一系,只要辈分相同,在家族中就都同在一个位置。辈分决定了你在这个家族中扮演的角色,这如同一棵大树一样,主干永远只有一根,而分支却有几支或十几支一样,你就是其中的一支,和其他分支都是一样的。而长房长孙,幺房出老辈,这些俗语都出至于这盘根错节,繁杂而又有序的中国姓氏文化。第三个字就是名了,这都是在你出生时父母给以的,在你长大后,你要是不喜欢这个字,那是可以改的,不过,绝大部分的人是会永远沿用父母起的名字的,这一方面是对父母给予你生命的感恩,另一方面则是人们不想去触碰那改名的麻烦程序。有些人因为职业的关系,会给自己起个笔名、艺名。而有的会学古人一样给自己起个“字”号,这些都主要是为了叫起来方便,更显得亲切。

1915年开始的新文化运动,源于“五四”运动。“五四”运动如暴风骤雨般荡涤着旧思想旧文化,触及之广,范围之大,社会的方方面面都被新文化新思想所启蒙,而中国的旧姓氏文化也免不了这样的冲击。那个时期的很多知识分子,文人为了追潮,为了体现自己的革命性,首先就在姓名上大做文章,他们摒去了父辈给他们起的名字,而按照自己的思想,自己的追求、自己的意愿赋予了体现自己新生命新觉醒的名字。有的人甚至疯狂到连父姓都不要了,其目的就只有一个,革命:打到旧社会,旧思想,建立一个完全崭新的新社会新思想体系。他们的儿孙们自然也就从了父母。这样的做法到底是新生还是厄运,谁也说不清楚。如今看来,虽然他们本身的意愿是良好的,动机也是积极向上的,但他们的行为却给几千年的中国姓氏文化带来了毁灭,带来了断层,而如今仍在被许多家庭使用的两个字的姓名也是从那个时候兴起的,现在被叫着单名。

如今为了传承五千年的中国传统文化,很多地方又开始祭祖,续家谱,开始拜炎黄。一年一度的大祭,让更多的中国人对自己的祖先对自己的国家有了更多的认识,更加的自信,更加的自豪。旅居国外的华人中的很多人一年一度的回到中国寻“根”溯源,其目的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在人前人后可以自豪的大声说:“我是中国人!”

可我的烦恼并不是人们现在都在做的事。我还不傻,我自认为自己是够聪明的,思想反映也是灵敏的,如此简单的寻觅方法,被众人沿用了千万次的方法,就算不是出至于我的思想,我的灵魂,听到的、看到的,也总该学会了。我总不明白父亲在临走时,为什么不把他身上的故事,他的精彩交待明白。更不明白和他相濡以沫,厮守几十年的妻子,我的母亲,也说不清楚他们中间的艰辛和苦恼。他们之间有什么秘密,看来我得去趟天堂。如今我就像红楼中的顽石,无根无底,就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难道我真像孙行者一样,是从石头中蹦出来的?这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一个在这世上混了几十年牲灵,却在一份迟到的平反书中知道了自己现在使用的姓氏,并不是我真实的父姓,而平反书中却没有给我一个明确的,唯一的答案,它虽然给了一个方向,一个地名,可那地方如此之大,姓氏之众多,难道真的要我下一番死功夫去一个家族一个家族的去查找,一本族谱一本族谱的去翻阅?问题是我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就算在某本族谱中曾今看到过我父亲的名字,可也只是白纸黑字,总也不能认出来,于是所做的一切不过都是徒劳,白费心血,对我一点帮助都没有。这也不是,那也不行,我该怎样?我迷茫可又不甘心。

“赵钱孙李,周吴郑王,”不知是哪家的幼童的稚趣给了我一点的灵光,我学着吖吖儿语,不断地去默读《百家姓》,我好像明白了点什么。再深思,我终于明白我并没被祖国抛去,我还是中国人!有了这提示,我开始嘲笑我的烦恼,嘲笑我的执念,开始为那些不明不白的事情去食不甘味,去夜不能寐是多么的愚蠢。我还是中国人,这不就够了吗?为什么非要去挖那根本挖不出来的“根”呢?我的“根”不就在这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吗?我还是炎黄子孙,还是中国人。想明白了这些,我终于把所有的烦恼所有的痛苦都抛弃了。

人其实有时真的很贱、很作、很可笑的,总要寻些烦恼,找些事来给自己过不去,好像这样才是过日子。原本很明理的事,却要找出千般的理由来支撑自己的观点,于是有人成了,有人败了,成了的人沾沾自喜,悠游自得,败了的呢,怨天尤人,悔恨不予。这样的事例不计其数,可就是没人吸取教训。明眼是深不见底的陷阱,就偏有人要去冒险,全然不顾身家性命。就说做生意吧,开过小店本可以心安理得的去赚那能养家的小钱就行了,可有些人又嫌赚钱少了,就想扩大经营规模,于是问题就来了,经营地点不够大,钱不够多,为了实现自己多赚钱的目标,辛苦奔波去找铺面,求人告奶的去贷款,实在不行高利贷也要做,结果有的人做成了,有些人呢没做成,就怨天尤人,有的人呢做成了却跌入了陷阱,一辈子不得安生,说不定还倾家荡产。所以现在看来,知足才是法宝,才是真理。想明白了这些,我也知足了,高兴了,对自己说:我是中国人,我的“根”在祖国的大地!

                                                    作于2018年7月28日

 

1
     
书签: 编辑:於星月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我是中国人 下一篇我给老婆写了一封信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古月执忆] [刘金平] [於星月]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感悟生活 爱情滋味
挚爱亲情 倾情游记
河山雅韵 随笔小札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