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钟其人 - 感悟生活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老钟其人
编者按:一段很平淡又温润的文字,字里行间都体现了作者对老钟的尊重和佩服。文章开头结尾都很有深意,也有点睛的作用,文章不长,读起来却深入心扉,让人感到老钟这个人虽平凡却也伟大,和他相处会感到有一种力量从他身体里源源不断地流出,温暖和安抚着他身边的人们。老钟走了,走的突兀,走得悄无声息,让作者感到惋惜。老钟又没走,他留在作者的心理里,犹如一天的彩虹,

    静观天地与人世,慢慢品味它的美与和谐,这是一种幸福;安静地陪伴身边的朋友,善意地倾诉心中的情感,这是一种幸福;温柔地对待这个世界,言辞充满智慧与温情,这是一种幸福。

  今年暑期集训,才知老钟去世的事,我非常难过。

  近几年,老师去世,会发短信,自愿前往吊唁。老钟去世,却没有发。我为自己没能看他最后一眼而愧疚。

  老钟与世无争,无私奉献,是我极为佩服的草根教师。在他退休后,我们依旧是知心朋友。他与我的大哥同岁,是上世纪家乡被称为老三届的县高毕业生,遇到开发神农架的机遇,先在林场当工人,后来林场办子弟学校,当了教师。

  老钟有两个儿子,妻子在家务农,三间瓦房就在镇小围墙外。在我的印象中,他的妻子很秀气,劳力不是很强,但十分勤劳、贤惠,在两个孩子读小学时,因病去世。中年丧偶的老钟,没有被重重困难压倒,反倒更加坚强。

  也许是这个缘故吧,一位老乡给他介绍了一位中年妇女,组合了一个六口人的新家。爱人姓万,丈夫是煤炭工人,因公殉职,两个女儿,一个比他的大儿小,一个比他的小儿大。

  1992年老钟从神农架调回了故乡小镇,成为镇小第一个专职体育教师。1994年我回到故乡小镇,与他成为同事。

  第二年秋季,我当班主任,他代我们班的体育。十月召开家长会,我邀请他参加,他满口答应。这次家长会效果很好:一是议程安排合理;二是教师、家长的发言得到与会人员的认同;三是我们还设计了答家长问,解决了家长心中的疑问;四是学生进行了才艺表演。教室里的掌声随时想起。这是我非常满意的一次家长会,对班风学风建设,对学生养成良好的行为习惯,影响深远。后来有不少读研的,还有的成了博士,出了不少社会有用之才。

  老钟作为科任教师代表作了简短的发言,非常激动。他多次对人讲起这段经历,每讲一回,他就愉悦一回,每回都快活得像个小孩子。第一次被班主任邀请并讲话,第一次听到一群家长的掌声,第一次感受成功家长会的喜悦,自然印象深刻。

  老钟高1米6,典型的铁骨人,善打乒乓球、篮球,吹笛子拉二胡弹风琴都不错。

  在神农架木鱼中学时,有一回,镇长的女儿要参加全区的唱歌比赛,学校把训练的任务交给他,结果获得了二等奖。校长改变了对老钟的看法,对手下说:“老钟还真有两把刷子。”准备培养老钟入党,他婉言谢绝,第二年,调回了故乡小镇。

  老钟在林场时,他亲眼看到一位领导狂妄地讲:“你有上天的本事,老子叫你入地你就入地。”这或许是他甘愿和儿童打一辈子交道的根源吧!

  老钟工作兢兢业业,与同事和睦友好,对当“官”没有兴趣,阿姨奉承,求人的事,圆滑的那一套,他做不来。当小镇的党委书记是他的晚辈时,他仍旧跟以前一样代他的体育课,即使校长有所暗示。

  这个世界里的吵闹、喧嚣、摩擦、嫌怨、勾心斗角、尔虞我诈,都是因为争名夺利。明里争,暗里争,大利益争,小便宜争,昨天争,今天争,你也争,我也争,争到最后原本阔大而又渺小的尘世,只能容得下一颗自私的心。

  权钱争到手了,幸福不见了;名声争到手了,快乐不见了。绞尽脑汁,处心积虑,甚至你死我活争到手的,不是快乐,幸福和心安,而是烦恼,痛苦和仇怨,以及疲倦至极的身心。

  老钟明白“伴君如伴虎”,更知道“濯清涟而不妖”,自己还没有那种本事。

  像老钟这样的人,在功利社会,实属难找。一个乡村教师,能够坦然地面对生活,甘愿做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有多少人能够做到?又有多少教师有这样的人生境界呢?

  老钟是一个爱讲笑话的人。有一回他到语文组找我说班上的事情,为了放松一下心情,我对老钟说:“讲一个故事,让大家笑一笑。”现在清楚的记得他讲了一个读错字音的故事:那是全国人民看《沙家浜》和《红灯记》的年代,晚上演样板戏,看戏的人山人海。某公社的宣传队有一天演出,报幕员雄赳赳气昂昂地走上舞台,她说了一段激动人心的话,最后说:“下面请看《沙家兵》,哦,不对,《沙家浜》。”把浜读作了兵,的确是一个美妙的笑话。老胡也想让大家笑笑,讲了一个笑话——《校长不是东西》,大家又笑了一阵。“我再讲一个。”老钟说道:“我在读高中的时候是住读生。有一天半夜,拥军轻轻下床去厕所,回来上床时,无意间手电照到了下铺爱国的脸上,吓了一大跳。他从未见过睁眼睡觉的人,以为爱国死了,赶快拉灯,把大家叫醒。同学们都傻了眼,室长赶忙去找医务室的医生。医生跑来一看,揭开被子,一针猛扎下去。只听见爱国出了一口长气:“我的——妈呀!!!”爱国醒来,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老赵用袖子在额上擦了一大把汗,说:“我的天呐,这下总算放心了!幸亏我打这一针。”其实有人睡着了,是睁着眼的,像张飞就是这样的。不过,这样的人的确少有。这一强心针,还真是个笑话,至今都没有遗忘。

  建三峡大坝,处在香溪河边的故乡小镇要靠山后移建新集镇,老钟的房屋在水位线以下,自然要搬迁。当时在集镇上建新房面临重重困难:移民补偿费建房远远不够,四个孩子都在读书,家里没有积蓄,工资只有五百多元,妻子做小生意,每月只能赚几百块。结果,房子建好后,欠了一屁股的账。他的妹妹替他着急,常常念叨:“我的大哥几时能还清啰!”后来,姑娘成了家,大儿子参加了工作,小儿子读大学,在弟弟的指点下,卖了一层房子,才彻底摆脱了债务。

  那年,我在县城住院,晚上散步见到了他。他已经退休多年,略胖了一点儿,精神很好,说话依旧风趣。我接他下馆子,他特别高兴,尤其听说我在写写画画时,他大加赞赏,也说他自己曾经梦想过。通过聊天,我知道了他过得还好,在县城租房照料外孙读书已经多年,可能要到外孙初中毕业后才会回故乡小镇。

  我再次在县城见到他时,却是中风后的康复期。他说话吃力,右腿只有一点知觉,几乎是拖着走的。他的老伴儿一直陪伴他左右。他见了我,还是跟以前一样打招呼。我陪他在政府广场的花坛边聊天时,他告诉我,是血压高导致的中风,幸亏现在医术发达,抢救及时,不然早已不在人世了。他说话再也没有过去那样有劲儿,我很伤心。但是过去的事情,像那次家长会,和老韩在我宿舍里唱歌﹍﹍他依旧记得。医生叫他坚持走路,以求慢慢恢复。

  今年六月,听说老钟回到了故乡小镇,我便抽空去看他。他正在和一楼做生意的小向聊天,身体恢复得不错,气色也很好,说话没有以前那样吃力。老钟见了我,很是高兴,对小向说:“他是我的好朋友。”小向忙拿来椅子请我坐下。岁数大的人,总喜欢说一些家务事,我问他:“你的小儿成家了没有?”“谢谢你关心,谈了几个,都没成功,在宜昌钢琴厂做调音师。”他告诉我。第二天在办公室,我和几个老同志说及老钟中风恢复得很好,他们都替老钟高兴。

  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只过了一个多月,老钟离开了我们。至今我都不肯相信,老钟会走得那样快。

  有一道彩虹,不出现在雨后,也不出现在天空,它常出现在我心中,鞭策着我堂堂正正地做人。

  2017年10月9日昭君镇

  


4
     
书签: 编辑:古月执忆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美丽·女人 下一篇《断层》系列随笔:老爷子和他的..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燕山衡] [沁香一瓣] [古月执忆]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感悟生活 爱情滋味
挚爱亲情 纯真时代
河山雅韵 随笔小札

最新文章

梧桐树
  梧桐树这世界是美丽的当我在城市街道思考觉自己应该这么说时正看见一棵憔悴树他仍..
雄银杏 世界草木,
  雄银杏世界草木,必然果子否那僧院雄银杏曾开花么仿佛一棵只造叶的树了深秋,叫银..
雄银杏 世界草木,
  雄银杏世界草木,必然果子否那僧院雄银杏曾开花么仿佛一棵只造叶的树了深秋,叫银..
第二春
  第二春深秋,分明竟第二个春天枯黄下看多少新的绿出现冬麦油菜雪里红都不说吧老农..
宫巷海军刘,工程师
  刘齐衔故居的对面,也有一座大宅,但它的整个门脸与其他大宅不同。临街是一座二层..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