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年关 - 感悟生活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人在年关
2017-02-11 08:27:31 作者:灵秀 】 浏览:1053次 评论:1
编者按:这个尾收的好。拜读老师的大作,深感荣幸。词汇丰富,应用准确,真该是文友们好好学习的。整篇文章积极向上,精神境界高尚而无说教,用事实和现实展现社会的发展、进步,是难得的一篇佳作。感谢老师对火种的支持!

  夕阳滨河边,冬草枝影醉。

  数滨河边的夕阳最美。那里空旷,除了树木,没有高楼遮掩,加之湖水映照。夕阳最灿烂的时候,水天一色,绝了。

  入春,那里是一个每天下班后的好去处。沿湖悠哉悠哉的走,总会发现一些新意,如钻出土的绿芽,如水暧相知的鸭子,又或一朵小黄花,横过水面的喜鹊。若只几日不去,一大片灿灿的花,令我欣喜若狂。更别说如血的残阳美到心醉。

  期盼的春天来了。心绪里己藏满了花的芬芳。去年的花还开在心间,今年的期盼早已溢出心头。寻访春色,不想错过一朵花开。

  朋友笑我:寻花问柳。是的,人到中年,依然花痴一个。

  多好的花事,怎么能视而不见,怎么能不心动,怎么能不好好珍藏。就喜欢大地上纷纷繁繁美不胜收。

  天地间的一切,都是美的顔色,包括泥土。没有泥土,何来这纷纷繁繁?所以,大地散发着泥土的芬芳。土地被太阳晒着,冰冻着,休养一冬,融化了,在犁铧下翻卷着油墨色。一些种子入住,它便开始孕育所有在它怀里的生命。泥土具有生命的顔色。

  曾经的古老,成了现代时尚。小时候一直是柴火烧饭。奶奶常常抱怨灰一把,面一把,手在水里不时地洗,经常有一道道皴裂的口子。后来,越来越方便,先是液化气,又到天燃气,可人们就是觉得在这样的火上烧不出曾经的美味。城市开始出现了柴火鸡、老柴坊。人们围着一口大锅,灶下是火,锅上是抽烟筒,锅里炖着肉菜混杂的美味。待那味儿随着热腾腾的蒸汽散发出来,人们已经有些急不可待。夹起一块,你得慢慢地品尝,香辣麻味俱佳。香得馋涎欲滴,辣得呛咳唏嘘,麻得有滋有味。生活的个种滋味丝丝入味,那叫一个爽。尤其在冬天,围着火炉吃着热汽腾腾的美食,聊着苦辣酸甜平淡如水的日子,说着一些让人啼笑皆非的段子,或是新鲜趣事。酒肉穿肠过,北方人吃饭是少不了酒的。几杯下肚,更是开怀,聊得天南地北,肆无忌惮,大大的世界,全在这小小的锅台边。欢声笑语渐渐地淹没了平日的不快,似乎所有的日子都是这么有滋有味。更有人在这样的场合酝酿商谈好了一些宏伟大事。这热腾腾的饭菜里滋生着难以言说的情怀和美好,亲情、友情、同学情、战友情,不管相隔多久未曾谋面,在这一刻如同从来未曾离开过一样,熟悉而又亲切。

  返璞归真。城市的高楼大厦,钢筋水泥,阻隔了我们了望日月和亲近泥土,老人常说不接地气。是啊!我们渐渐远离了泥土的味道,炊烟的味道,野菜的味道,土炕的味道,祖母的味道,而这些味道是伴随我们成长的东西,我们怎能忘记。所以一如迷恋阳光的味道,我们开始怀念那些简单的时光和简单的幸福。

  是的,我的确非常喜欢大自然。总想到田间地头走走,看看万物开花挂果的喜庆热闹,还有农民收获时那张灿烂的笑脸。缘于这样的怀想,我们一遍遍地奔驰在回老家的路上,只为去看看老宅,看看那几棵老梨树和即将远去的枣树。父亲喜欢种树,可后来,我们都离开了,那一树树的果子,他来不及打理,多数烂在地里;那一排葡萄树,每到冬天压埋枝条时太过艰辛。再后来,父亲嫌葡萄架遮蔽了整面房屋的阳光,干脆将它们砍了。房后的一排苹果梨树,因为越来越高大,摘梨太费劲,且多数浪费,真正吃不了多少,也在我没有在意间消失了。想想,那时父亲望着挂满枝条的果子时是怎样的心情,他是多么渴望我们回去,和他一起拾掇那一树树的丰硕。可他终是一句要求我们回去的话都不说,他是不想耽误我们上班,影响我们的生活。作为父母总是那么隐忍,所有的事情都自己扛。那时的我们,多是忙自己的事,尚且青葱,真的不是很懂父辈的心事。我们来去自由,如燕子一样,想家了,匆匆飞去,满足了心愿,又匆匆而回。一如我总觉得孩子小的时候,是我们最快乐最幸福的时刻,我们尽可能地腾出周末的时间,陪他去公园或带他回老家。等孩子大了才知道,这样的日子永远地远去了。他们有了自己的思想,自己的同学伙伴,不再缠着你或不再愿意随你去你想去的地方,落寞时刻,才想起我们曾经也这样让父母失落过。依恋,在我们依恋儿女时,也希望儿女同样依恋我们。这样的存在感,有太多被重视、被爱戴、被依恋的情结。

  那时人们寻找一切机会拥进城市,想成为城市真正的一份子。可如今,我却怀念家乡瓜果蔬菜的天然纯净,怀念触手可及的各种水果,怀念随手摘来煮一锅玉米、土豆和胡萝卜,吃得放心、开心,而且健康。曾以为上不了台面的玉米、土豆等鲜美食物,现在却以大丰收的名字出现在各大酒店,还特受人们追捧。现代健康的生活理念,人们的饮食结构在悄然发生变化,正在逐步向着小时候日常的饮食方式发展。是的,病从口入。优越而富足的生活,人们在饮食上只追求美味或喜欢,吃得开心便好,但开心的背后得付出健康的代价。正月初十长假期过后,医院迎来第一次就诊高峰。人满为患的大厅拥拥挤挤,门诊就诊人数再创历史新高。有人在微信点赞坚守工作岗位,辛勤工作的同事。同时,也调侃说,不就过个年,咋都胡吃海喝成这样?是啊!外甥女,站在称上发愁地对外婆说:天哪,我又增了十斤,不知要多长时间才能减下来。

  过年,是中国最隆重的传统节日,全国各地家家户户都异常重视。从年前准备年货,担怕远方的儿女回来了,不够丰盛,不够喜庆,可着劲地储备。炸、煎、煮、炖、蒸、烤、熏、炒,平日里觉得复杂,不怎么做的美食,都要样样俱全,用心的做,忙得不亦乐乎。大年三十开始,仿佛最主要是开吃开玩。天天东家吃西家吃,一顿接着一顿。出了西家进东家,出了东家进酒店,吃得欢畅,累得开心,喝得晕晕乎乎。喝醉了便睡,睡醒了,再喝。短短的年节,短暂的团圆,要将一年一度的年,一年一度的团聚搞得热火朝天,喜气盈门。这其间最忙的人要数父母,欢天喜地的孩子,有几个在玩乐间会在意从早忙到晚,一直忙前忙后,顾不得吃口安稳饭的父母。这是人到中年,必经之路。常常有人喟然长叹,上有老下有小,要是再有一个生病的,更是自顾不暇。当然,这只是吃喝一方面,还有更多异彩纷呈的红火热闹。原来只是正月十五观灯,到正月十三各种灯展才陆续展出。而今不同了,要热闹就热闹个够,大年三十前,灯展已经红艳艳火辣辣地矗立在广场或街头了。正月里闹新春,各种以社区或自发组织的社火队,走街串户,锣鼓喧天,好不热闹。

  物质异常丰富的今天,习俗依旧。但也在悄然地发生一些变化。大年三十在道路边上祭奠烧纸在政府的干预下得到了遏止。纪念只是一种方式,以一种文明的方式悼念先辈。以前大年三十午后开始,整个城市各个街道上烧纸的人络绎不绝,那真叫一个盛大奇观。几年前,我就替清洁工担忧,大家烧完纸都回家安心地过年了,而他们得将这异常狼籍,灰飞烟灭,污渍斑斑的街面打理得干干净净。公婆在时,我们从来没有在路面上烧纸祭奠。自公公去世后,我们也随同大家一起,开始了这样的纪念。前年,我对老公说,不要再去路边上烧纸了,是对环境极大的污染。在遗像前上一柱香、摆些供品,一样是悼念。要改变一些漏俗得从自身做起,在我的带动下,我的兄弟姐妹也不再延续这样的传统,但他们会去西来寺敬香。每逢清明、七月十五、十月初一和大年三十,这是传统地要祭拜先祖的日子,至爱亲人的离去,人们在几年的时间都很难完全走出思念,或许终身难忘,魂牵梦萦,以一种方式纪念,才能放下一点思念,让牵念的心释然。今年,因政府坚决制止,划定了祭奠区,这一习俗得以改观。我所居住的小区,贴出通知,禁止燃放烟花爆竹。有令必行。这是我第一次过年没有放鞭炮,当然,四处依旧鞭炮声声,这是年节最热闹的声音。令行禁止,但有些习俗,的确不是一朝一夕能改,几十年甚至几百年的风俗或传承,人们不可能一下子就将其割舍。

  社会在发展,人们的思想观念也在不断地发展变化中,好的东西在滋长、发扬、壮大,一些陈规陋习也在逐渐消亡。时代在进步,人们也在自觉地跟随时代的步伐前进。在物质文明飞速发展的今天,大力弘扬和宣传精神文明建设。精神生活富足丰裕,我们的生活才会更加美好。

  人在年关,多一些时间陪同家人亲近大自然,以更加健康、文明、科学、和谐的方式度过这个最盛大美好的节日。


97
     
书签: 编辑:古月执忆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喜在佳节,乐在山水 下一篇一头青丝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流水宛延] [刘金平] [云翳清如] [紫烟幽梦]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感悟生活 爱情滋味
挚爱亲情 纯真时代
河山雅韵 随笔小札

最新文章

名臣沈葆桢,故居的
  民国时期的作家郁达夫上世纪三十年代曾在福州做事,来过宫巷。他在日记中写下了他..
门窗厂的车间工人
  门窗厂的车间工人(其一)门窗厂的车间工人嗒的一声灯光亮起轰轰轰冲床敲起鼓来嗡嗡..
银杏树
   每一颗银杏树是不完美的也许,存在和接受另外颗不大同的银杏树就是完美了。..
侠客行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我们其实所想的,也许是侠之小者,为友为邻。但谁大谁小,你..
绾青丝
  必比正确更正确。玄女说九天之下,之上,素女经越女剑本来极好的功夫。更玉女心经..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2 皖ICP备12015777号-4·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