始端(一) - 另类先锋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始端(一)
2016-12-05 17:23:45 作者:是空道 】 浏览:4210次 评论:0
编者按:小说开篇,一番渲染,作者为故事埋下了伏笔:在十六岁的主人公云定一的身上将会发生什么奇迹呢?读者拭目以待。

(一)

从出生到现在,云定一从没有想过自己会经历什么奇迹,之所以用从出生到现在来形容,是因为他还没有活到有资格以“这辈子他还从来没有……”来开头,他年仅十六,从自己吃饭开始就在学校度过,见过的面孔类型都耳熟能详。

幼儿园周围都是拉屎在裤子上的小屁孩,涉事不深的他们和屎尿屁十分投缘。

被批评饭粒掉满桌子的时候他们喜欢咧开漏饭缺牙的嘴巴前俯后仰的哈哈傻笑,就像戏剧里一样夸张的效果。

虽然鄙夷这些蠢货,但云定一也尿过床,幼小的他已经感到羞耻,但无可奈何,是神的旨意要他这样做的,每件事情都有它的必然性,打屁也要感恩。

小学时,有一个体毛旺盛的班主任,坐在第三排都可以看见对方卷曲的鼻毛露出来,云定一转头右边是脸上粘着干涸鼻涕浆的同桌,他饱含口臭却极其喜爱聊天,在早读的时候用书本遮住自己探出的脑袋用气音和云定一喊话,一股令人眉头皱出一百个褶子的味道穿透他的鼻腔,云定一无法拒绝。

在校园里有一段时日,每日清晨他都要莫名经受地狱的洗劫。在臭气下挣扎是无效的,终于在五年级的时候对方因为成绩而被老师调换到后排,代替他的是牙齿洁净的班长何莲花。

何莲花坐姿永远端正,笔记永远整洁,她身上的气息就像刚买来的作业本,云定一终于感觉到安定,对圣洁的同桌从来不敢招惹。

而每到夏日,班主任对无袖连衣裙的喜爱达到执念,当她抬起胳膊列举公式的时候,一簇森林从腋下探出头来,你仿佛可以预见它汗津津的芬芳,这抹深黑并没有融化于黑板,虽然大家都很沉默,但云定一坚信这些都被同学们看在眼里。

对开始发育的孩子们来说,初中的日子显得格外刺激,因为少女们伸懒腰时露出的胸形就可以被他们津津乐道半天,满口都是生殖器和面红耳赤的性,是当下最热门和成熟的标志。这种从胯下开始升起的渴望一直执着到高中,也就是现在,男孩们还在乐不可支的讲着黄色笑话。

校园生活对他来说还很漫长,他埋没在最庞大而弱小的群体里。

云定一的全科总成绩一向很好,但对语文这门科目焦头烂额,全凭英语数学拉分,他尤其讨厌写议论文和阅读理解,前者写出来只会让他觉得真他妈的傻逼,而后者的答案总是令他费解,出题者深信作者打嗝都是有一番意图。

就在云定一昏昏欲睡的时候身后一只手迅猛的拍醒了他,主人拥有一头茂密而杂乱的卷发,鼻子要比一般人长一些,显得嘴巴特别低下,这个看起来吊儿郎当的家伙叫鲁冰,一般这个时候他是来抄作业的。果然他抖了抖自己的试卷,

“喂,写了英语试卷吧。”

云定一很讨厌这种语气,此刻他的心情不太好,这句话看起来是在询问自己是否写了作业,但其实是肯定句,并且鲁冰知道当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云定一就要送上他的作业本。

而且是英语作业,并不像其他作业一样需要花费时间,只需要写几个英文字母在括号里,五分钟就可以抄完,你没办法用“我马上要交作业了。”这种说辞拒绝。

并且上一次他打开试卷的时候发现了一片干涸的鼻屎,一定是鲁冰在抄写的时候随手蹭上去的,想起来就他妈的好恶心。

到了中午午休时间,阳光投射进教室,垒起的书塔切出一道道影子,如果你无聊的盯着可以看见光里面飞舞的灰尘,课桌像战败后浓烟滚滚的王国,无序的耸立。

云定一被午饭撑的意识模糊。

“学校开水房的水烫死了。”一个胖子捏着水瓶口走进教室,是云定一高中的好兄弟,朱延东。

朱延东的头发短的像光头,远处看他脸上两片浓黑的眉毛最显眼,五官平淡到就像被风吹皱的波纹,如果没有眉毛,朱延东就是吹起的白面馒头。

“你知道吗?我好想成为武侠小说里的人物。”胖子的两片眉毛皱弯了,严肃的表情显得很滑稽。“这样我一定要去变成武功高手,天天飞檐走壁,又酷又好玩,没有现在这样无聊。而且还可以减肥。”

“是哦。”云定一眼睛已经闭上了,仿佛唐僧入定。

“你呢?你要做什么?”

“嗯……我想和朋友一起去游山玩水,也想练武功,肯定的,武侠世界当然要练武功了。”

“对,而且我还会变瘦!”朱延东捏了捏自己的肚子,表情仿佛已经瘦了十斤。

故事到现在这里都平淡无奇,连云定一都确信无比。

是的,故事的开头我就说了,他并不知道自己会经历什么奇迹,而接下来,他将会经历一连串的冒险和奇迹,本故事的最后云定一解开了对生死的开悟和哲思。而我会向你们一一道来。

(二)

“嘿,明天下午去ktv吗?蛮多人去的。”说话的是英语课代表李芸芸。

“嗯……可以啊。”

我多想拒绝,像这种群体活动哪怕你再调整心态去参加都不会得到任何灵魂上的满足,没有人会专注于你和你交谈,大部分人都是在极力表现自己,以至于不会那么默默无闻。剩下就是我这种窝囊废和疯子。

不得不说李芸芸算班里长的蛮好看的那种女孩子,但她不算是耐看型,而是一眼看过去挺好看,看久了你会觉得她越来越丑。真的,我不骗人,至少每次我她就感觉她变丑了,气质越来越粘稠。

我听延东说好像她还挺喜欢我,要知道拒绝一个喜欢自己的蠢蛋可不容易,更何况是有点小聪明的蠢蛋,她懂得运用自己的声音和眼神让你感觉如果拒绝她你就是个不解风情的直男癌!

到了晚上,天气冷极了,我和赵小布并排坐在长椅上,他一声不吭的啃玉米,我还想着如何应对那该死的聚会。一股子甜香从他牙缝里冒出来,吃完了之后他曲起腿弯着背,双手插着口袋,表情满足,我突然发现地上出现了一只屁股的影子,因为他的膝盖是圆的,这是屁股的右侧,恰好帽子被拉到一边,这是屁股的左侧,但因为帽子连上拉链有一个凸起的角,单独看又像一个娇俏的乳房。

我惊呼起来:“快看,像不像一个屁股!这边的像一个奶子!”

“嗯?哈哈哈,像!像!”赵小布咧嘴狂笑,他喜欢这种下流话。还叫我拨弄他的“奶子”,对照着影子更像了。

这个时候我的电话响了,我的铃声不知道为什么又变成了难听的自带铃声,明明前几天设定了SEA OF DREAM前奏作为来电,如果来电铃声不是自己喜欢的音乐我根本就不想接电话,手机最让人讨厌的就是通话功能,它让人措手不及,但如果来电时播放你喜欢的歌就不一样了。

电话里是我舅舅在工厂出事了,恰好我的表姐又怀孕半年要去“送肚子”。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种习俗,在孕妇怀孕一段时间亲戚都要去送礼,不远千里去包红包,名叫“送肚子”。

我要去恭贺喜事和哀悼不幸。

我仿佛卸下重担,再见吧狗屎一样的学校,我要远去他方。那该死的ktv也不用去了。

我很快的收拾好行李,带好手机和充电器,几件衣服和几本书。

有点细雨的车站总是一股口臭味。到处都是不修边幅的人。

我是说你到处可以看见这种人,他身上一股子灰尘味,斜背的包永远不拉拉链,完全可以理解他们没有什么值钱东西可以偷的,你在车站可以看见千奇百怪的家伙,比如带鸭舌帽的光头,我不懂他们为什么要戴鸭舌帽,后面的绑带绑住他们实体的肉,光溜溜的后脑勺,仿佛脑子被勒紧,风一吹都没有毛发取暖。

还有书包肩带从不抚平拉顺的家伙,赵小布就他妈的老是这样,从我初中认识他到现在,他的书包带子永远翻转两圈,纠缠成绳子也不管。我常因为这个发火,因为我实在忍受不了这个,我估计我是强迫症,我确实在这方面很严苛。

我步伐很快,因为我的车厢很靠前,身后是一个急冲冲的男人,我发誓我根本没有挡住他的道路,突然我的小腿肚被猛烈撞击,虽然很痛但是我还是保持行动。

我很少因为疼痛而嗷嗷直叫,那男人两只手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廉价的电脑包就像发了霉的面包片,还回过头意味不明的看了我几眼,仿佛被撞的人是他,多么可笑。

我心里一阵恼火,等他转过头我看见他快要秃了的头顶,果然半秃的男人脾气都不好,他们无礼而粗鲁,仿佛每天都刚和肥胖的妻子打完架,头顶若隐若现的秃皮是他们的老婆娘一次一次揪下来的。

记得上次我在公交车上想打开车窗透透气,同行的人帮我打开了一些,前面那个秃瓢凶狠的甩上去把车窗关紧,好像我们刚刚差点要谋杀他!

如果非要问我讨厌什么长相的人,我肯定是要说这些半秃的老东西。

我从新闻报纸里看过一些天灾人祸,没有灾祸会跟你打招呼,但我的右手今天一直都在颤抖,但我毫不在意,因为这种眼睛跳也好,手抖也好如果太在意就是迷信。

等我在车厢靠窗位置舒服的快打盹的时候,我仿佛听见爆破声,一股巨大的力把我抛出去,这力量根本不像世间应该存在的,你这时候才知道你只是属于自然的一块小石子,连疼痛都来不及感受我已经失去意识。

8
     
书签:始端 编辑:若愚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1/6/6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老师学艺之逃跑 下一篇升值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布林的音乐树] [是空道] [若愚]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纯爱校园 红粉蓝颜
哲理寓言 都市言情
倾城之恋 民间传奇
百味人生 另类先锋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