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锄奸记(下) - 都市言情 - 火种文学网-保护原创,营造内容生态圈!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热血锄奸记(下)
编者按:

                                 (三)


        刘得志仍是一脸镇定:"王科长,热血军好像没有规定夜里不准串门聊天叙旧吧!难道这个也犯法?"

       "是没这个规定。"王志辉嘿嘿两声冷笑:"既然刘副官如此健忘,那我不妨提醒你一句,三七开怎么回事?"

        刘得志心里猛地一惊,脸上随即出现几丝慌张,但瞬间恢复平静:"什么三七开,我不明白。"

       "是吗?那我就再提醒你一句,这可是你和夏二蛋说的。"

       王志辉又是嘿嘿两声冷笑,夏二蛋什么都交代了,你还想抵赖。

        狗ri的夏二蛋,老子不是跟你说好的么,此事就是打死也不要说,可你怎么就说了呢!刘得志在心里恨恨地骂道。

        "刘副官,说呀!你怎么不说话?"

        王志辉见刘得志不作声,就把手往桌子上猛地一拍。

        刘得志一副死鸭子嘴硬:"说什么呢!我该说的都说了,王科长你还要我说什么?"

        "你不说是吗?来人,把夏二蛋带进来。"

        王志辉一副你不说我就没办法治你的样子。

        很快,夏二蛋被带了进来。

       "王科长,该交代的我都跟你交代清楚了,你还想问什么?"

       夏二蛋一进屋就点头哈腰地道。

       "夏二蛋,你现在把你和王副官三七开的事再重说一遍。"

       王志辉笑了笑,当面对质,还怕你刘得志不承认。

       "好吧!"

       夏二蛋只好又把刘得志如何找他贩卖大烟一事再说一遍。 

       刘得志气急败坏,拒不承认:"夏二蛋,你他妈的胡说八道,我哪里找你贩卖大烟了,你无中生有,陷害好人。

       王科长,你可千万不要听他胡说八道,我刘得志怎么会贩卖大烟呢!……"

       "是假真不了,是真假不了,刘副官,你稍安忽燥。夏二蛋,你说刘副官找你贩卖大烟,可有什么证据?"

       王志辉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既然你刘得志还不承认,那就让证据说话。

       "有,有证据。"刘二蛋连忙点头,随后从衣袋里掏出个小本子:"王科长,刘副官的每次交易,我都记在这小本子上。"

        王志辉接过小本子看了看:"刘副官,如今人证物证都在,你还有什么话说?"

        "王科长,我错了,我不该贩卖大烟……看到你我相识多年的份上,你就放过我吧!只要你肯放过我,我给你一千大洋,不,两千大洋。"

        刘得志冷汗直冒,知道事情已经败露,再抵赖也无济于事,只好花钱消灾。

        王志辉摇了摇头:"你的两千大洋我可

不敢收,那是会掉脑袋的……至于放不放你,那要看你如何表现。"

        "好吧!我坦白,我交代,大烟是我从东田村曹麻子那里拿的……"

        刘得志咬了咬牙,把自己知道的全说了出来。

        王志辉问:"这回你没说谎吧?"

        "事到如今,我还有什么好隐瞒的。"

        刘得志一脸苦笑,唉,看来自己的好日子已到头了。

        王志辉点了点头:"好,刘副官,我现在就带人去东田村曹麻子家,如果你说的情况属实,我会替你向总指挥求情,从轻发落。"说完,就叫周小春把刘得志和夏二蛋押下去好生看管,而他自己则带人直扑东田村。

        刘得志口中的曹麻子,吃了午饭,在床上躺了一会,就去村里的张二婶家打牌。

        张二婶有两个儿子,大的叫大牛,小的叫二牛,两人都喜欢赌,有事没事都会叫几个人来家里打牌。

        当然,曹麻子也是经常去张二婶家打牌,而且有时一打就是三天三夜……

        曹麻子到张二婶家的时候,牌局已经开始。

        由于打牌的人数已够,曹麻子只好坐在一旁看。

        不一会,张二婶要二牛去镇上买点东西。

        二牛不去,张二婶顿时火了,拿起把扫把就要打他。

        二牛见势不妙赶紧把牌扔了:"好好好,我去还不行吗?"

        等二牛一走,牌桌少了一个人,于是曹麻子自然而然的替上。

        曹麻子手气背,打了差不多两个钟,就输了十几块大洋。

        后来,输得身上没钱了,就回家去取钱。

        曹麻子的老婆叫陶雪娥,人长得不赖,而且还蛮勤快,家里除种了几亩地,还养了两头猪,十几只鸡和鸭。

        如果不是曹麻子喜欢赌,输了不少钱,一家人的小日子过得还是不错的……

        曹麻子一回到家,就问陶雪娥要钱。

        陶雪娥满脸是气:"没钱,你要钱自己去挣。"

        "老婆,你就拿几块大洋给我,我去翻本,保证把输了的钱都赢回来,到时我再把从你手里拿来的钱还给你呗。"

        曹麻子陪着笑脸,一副媳妇是老大,自己是老二的小样。

        陶雪娥黑着脸:"你每次来拿钱都这么说,可你每次把从我手里拿去的钱输过精光……所以,你今天就是说破天,我也不拿钱给你。"

        曹麻子开始还是好言相说,但陶雪娥油盐不进,就是不肯拿钱。

        后来,曹麻子忍无可忍,朝陶雪娥吼道:"你到底给不给,不给我就自己去拿。"

        "你敢,只要你敢拿钱去赌博,我就带着松儿回娘家,一辈子不回来。"

        陶雪娥气极了,见过犯浑的,还没见过这么犯浑的,为了赌钱,连老婆孩子都不顾了。

        曹麻子有些怕了,如果老婆带着孩子又回娘家,那岳父岳母过来,还会轻饶他吗?

        肯定不会,特别是陶雪娥的爹,脾气暴躁,若知道他为了赌博,连家都不顾了,还不得把他打个半死。

        "老婆,你别带松儿回娘家,我不拿钱去赌行了么?"

        曹麻子赶紧换上一张笑脸,生怕陶雪娥回娘家。

        而就在这时,王志辉带着几个人赶来了。

        陶雪娥问:"你们几个找谁呀?"

        "这是曹麻子家吗?我找他有点事。"王志辉道。

        曹麻子一听是来找他的,就连忙道:"我就是曹麻子,不知几位找我有什么事?"

        "你就是曹麻子是吗?我是热血军保卫科科长王志辉,现在有一件案子,需要你配合调查,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王志辉先报身份,后道来意。

        陶雪娥急了:"王科长,是不是我男人犯了什么事?"

        "你男人确实犯了一些事,所以我们要带他回去调查……等调查清楚了,我们会放他回来的。"

       王志辉安慰了陶雪娥几句,随后就把曹麻子带走。

        ……

        "曹麻子,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要找你吗"

        等到了热血军保卫科,王志辉把曹麻子带到一个房间,开始询问。

        曹麻子连忙摇头:"不知道,王科长,你把我找来究竟是什么事呢?"

        "你是不是认识热血军第三旅第一团的刘副官?"

        王志辉拿起桌上的热水瓶给自己倒了杯水。

        曹麻子又摇了摇头:"不认识。"

        "是真的不认识,还是假的不认识。"

        王志辉有些不高兴,你曹麻子说不认识刘得志,那刘得志怎么知道你,而且还从你那里拿走了大烟。

        曹麻子连忙道:"是真的不认识,王科长你想想,我一个村民怎么会认识你们热血军当官的呢!"

        "好,就算你不认识刘副官,那你应该记得有人去你那里拿过大烟么?"

        王志辉端起杯水喝了一口,单刀直入,不想浪费时间。

        曹麻子一下惊呆了,大烟这件事没人知道呀!难道那个每隔几天就来拿大烟的人,被保卫科的人抓住交供了?

        "说吧!大烟是谁给你的。"

        王志辉见曹麻子没说话,心里顿时有数了,看来刘得志没说谎,大烟确实是曹麻子拿给他的。

        曹麻子顿时面如死灰,心想这下完了,想瞒也瞒不住了,看来只有老老实实的交代了。

        "王科长,我说,我说,大烟是一个货郎给我的。"

        曹麻子为了活命,只好赶紧把自己知道的说了。

        王志辉心里一惊,随即不露声色地问:"货郎,什么货郎?"

        "就是挑着一担货,走街串巷的那种。"曹麻子连忙道。

        王志辉又问:"那你跟货郎是怎么认识的?"

        "是你们热血军三旅第一团的张营长介绍认识的。“曹麻子道。

        王志辉一脸惊讶:"热血军第三旅第一团的张营长,你没记错?"

        "没记错,那个来我这里拿大烟的人,就是这么跟我介绍他自己的。"

        曹麻子一脸肯定,这怎么会记错呢!这又不是很久以前的事。

        王志辉想了想:"那你见到那个人,还能认出他么?"

        "认得出来。"曹麻子连忙点头。

        王志辉笑了笑:"那就好。"随后朝门外一声大叫:"快去把刘得志副官带过来。"

        很快,刘得志被带进了房间。

        "曹麻子,你说的张营长是不是他?"王志辉问。

        曹麻子朝刘得志看了看:"王科长,就是他,他说他是你们热血军第三旅第一团的张营长。"

        "好啦!快把刘副官带下去。"

        王志辉见"张营长"身份已确定,就叫人把刘得志带走。

        曹麻子一脸不解:"王科长,他不是张营长么,怎么成了刘副官?"

       "他不姓张,姓刘,是热血军第三旅第一团的副官。"

        王志辉觉得没必要隐瞒,反正刘得志快要完蛋了。

        曹麻子咬牙切齿骂了一句:"这个狗ri的,可把我害苦了,如果不是他介绍那个货郎给我认识,我也不会帮人贩卖大烟。"

        "那刚才这个刘副官,是什么时候介绍货郎跟你认识的?"王志辉问。

        曹麻子道:"两个月前,他带着个货郎到了我家,说他在祁阳买了一批东西,隔三差五就会要货郎带过来。

        他还说热血军军营不准外人进去,所以就要货郎每次把带来的货,先存放在我那里,等他有时间再来取。

        而且他还说,货郎每带此货来,就给我两块银元的保管费。

        我当时一听,还有这么好的事,就连忙答应了。"

        王志辉问:"那你知不知道是什么货?"

        "开始我不知道,后来我禁不住好奇,就把包装盒悄悄地拆开,发现是大烟,我当时吓了一跳,这可是你们热血军邓冬云司令明令禁止的呀!

        不过后来我转念一想,既然存货的是热血军第三旅第一团的张营长,那说不定跟队伍有关系。

        后来,张营长,不,刘副官再来拿货的时候,我就要他加保管费,毕竟帮人保管大烟,搞不好会掉脑袋的。

        刘副官也好像知道我察觉到了什么,二话没说,从原来每次两块银元直接加到每次五块银元……"

        曹麻子越说越感到可怕,用手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汗。

        王志辉沉思一会:"货郎多久来一次?"

        "一般是五六天来一次,有时七八天来一次。"曹麻子道。

       王志辉又问:"那他最近是什么时候来的?"

       "四天前来过一次。"曹麻子想了想。

       王志辉一脸兴奋:"那你的意思说,货郎这两天有可能会来?"

       "对,这两天应该会来。"曹麻子点了点头。

       王志辉想了想:"麻子兄弟,你我今天的谈话到此结束。记住,今天的谈话,你不可以告诉任何人。

       另外,为了抓住那个送大烟的货郎,我派两个人去你家里蹲守……

       记住,我派去的两个人,你对外只能说是你的朋友,不准说是热血军的人,明白吗?"

       "明白,明白,请王科长放心,我麻子绝不透露半点口风。"曹麻子赶紧点头。

       王志辉站了起来:"好,那我现在就叫人送你回去。"

        ……


                              (四)


        过了两天,东田村来了个货郎,挑着一担货边走边叫:"针头线脑,胭脂香粉,快来看快来买哟!"

        没过多久,货郎一路叫着到了曹麻子的家:"香烟洋火,梳子衣皂,快来看快来买呢!"

        曹麻子闻声从屋里出来,然后朝货郎这边走来:"喂,货郎,有什么烟卖?"

        "西子湖,大前门,桂林江都有,兄弟想买哪种烟?"货郎笑呵呵地道。

       曹麻子到了货郎跟前,朝货框里看了看:"给我来两包大前门。"

       "好呢!"货郎从货筐里拿出两包大前门,随后朝四周看了看没人,赶紧从筐里最底下拿出一包东西,连同两包烟一起递给刘麻子:"这一包是张营长的东西,你快把它收好。"

        曹麻子连忙点头:"好。"

        "兄弟,谢谢你照顾我的生意。"

        货郎笑呵呵地同曹麻子说了一句,然后挑起担货转身要离开。

        而就在这时,在曹麻子家蹲守的肖明亮带着一名热血军战士从屋里出来走了过来:"我也买包烟。"

        "你要买什么烟?"货郎边说边把担货放下。

        肖明亮道:"给我来两包桂林江。"

         "好的。"货郎弯腰正准备拿烟。

        肖明亮见机会来了,朝热血军战士使了个眼色,两人便迅速地将货郎拿下。

        货郎用力挣扎:"你们这是干什么?是绑架。"

        "放你妈的萝卜屁,老子绑架你?老子是奉命来抓你。"肖明亮骂道。

        "你们凭什么要抓我?"

        货郎不服,在据理力争。

        肖明亮笑了笑:"凭什么抓你,就凭你刚才给刘麻子的那包东西。曹麻子,快把他刚才给你的那包东西打开。"

        "好呢!"

        曹麻子赶紧把货郎给他的那一包东西打开,给肖明亮看了看。

        肖明亮一看包里是鸦片,顿时怒不可遏,朝着货郎吼道:"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瞧瞧,这是什么?"

        货郎顿时蔫了,像霜打的茄子:"这不关我的事,我只是帮人稍带而已。"

        "还敢狡辩,带走。"

        肖明亮把手一挥,热血军战士马上把货郎押走。

        等到了热血军保卫科,肖明亮赶紧向王志辉报告,说货郎已被抓获。

        王志辉闻言大喜:"是吗?那太好了。"

        "老大,要不我现在就去审问那狗ri的,看他是什么来路。"肖明亮一脸兴奋。

        王志辉摇了摇头:"不,我得亲自去审问。"

        ……

        热血军保卫科刑讯室,货郎被绑在一根柱子上。

        不一会,王志辉和肖明亮走了进来。

        "说吧!你这大烟从哪来的?"王志辉朝卖货郎看了看。

        货郎连忙道:"长官,这不关我的事,我这是帮别人带的呀!"

        "是吗?那你跟我说说,是什么人要你带的。"

       王志辉的嘴角微微上扬,带起一道浅浅的笑意,都这个时候了,你狗ri的还敢狡辩。

       货郎连忙点头:"好,长官,我说,我说。我也不知道那人叫什么名字,他就叫我把大烟带到东田村的曹麻子家,其它的事,我是一概不知。长官,你就绕了我吧!求求你了。"

       王志辉黑着脸,语气不爽:"既然你不肯说实话,那我就只要上大餐了。弟兄们,鞭子伺候。"

       "好呢!"一名行刑的战士赶紧从墙上取下一条皮鞭,然后走到货郎的身前:"快说!不然有你的好受。"

       货郎一副被冤枉的样子,哭丧着脸:"长官,你要我说什么呀!我说的都是实话。"

       行刑的战士笑了笑:"是嘛!看来你的皮肤痒了,就来帮你抓抓痒。"说完,就举起皮鞭朝货郎的身上'噼啪噼啪'地猛抽。

       货郎开始还能咬牙坚持,但等几十鞭子抽下来,身上皮开肉绽,痛得实在受不了,就哭着求饶:"长官,别打了,别打了,我说,我什么都说。"

       "既然你愿意说了,那你就把你所知道的全部说出来,若有半句假话,绝不轻饶。"

       王志辉挥了挥手,要行刑的战士停止用刑。

       货郎赶紧点头:"长官,我一定说实话,一定说实话,绝不敢有半点隐瞒。"

       "说实话就好,如果你早一点说实话,也就不会受这皮肉之苦……那我问你,你从哪里来,叫什么名字?"

        王志辉想弄清楚,这货郎究竟是什么人?大烟又从何而来?

        货郎忍着身上的伤痛,话说得有些吃力:"我,我叫李小冬,是从祁阳县城来,在县保安团便衣队黄二狗手下当差。"

        "你是县保安团的人,那我问你,你的大烟从何而来?"

        王志辉根据以往办案的经验,这个叫李小冬的货郎可能是一个重大突破口。

        既然是一个重大突破口,那就得好好审问,一定能找到有价值的线索。

        李小冬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长官,能不能给我一杯水喝?"

        "可以。"王志辉马上叫人去打来一杯水。     

        李小冬喝了一杯水,仿佛身上的伤痛好了一大半,说话的中气也足了些:"大烟是黄二狗给我的,他要我把大烟交给热血军第三旅第一团的张营长,不,刘副官。"

        "黄二狗为什么要把大烟交给刘得志?"

        王志辉想弄个明白,刘得志是热血军第三旅第一团的副官,怎么就跟汉奸黄二狗搞到一起了。

        李小冬涎着一张脸,可怜巴巴的:"长官,来根烟抽好么?"

        "呵呵,看来你小子的事还真不少呀!"

        王志辉虽然有些不愿意,但还是点燃一根烟递了过去。

        李小冬接过烟猛抽了几口,脸上一副满足的表情,好像身上的伤也不痛了。

        "说吧!烟已给你抽了。"

        王志辉见陈小冬在一个劲的猛抽,就忍不住说道。

        李小冬抽了一会烟,感觉自己的精神好多了:"长官,这事说来话长,大约是两个月前,刘副官到祁阳县城的怡红院寻姑娘开心,被县保安团便衣队的李大牛无意中发现了。

        李大牛以前在你们热血军第三旅一团呆过,认识刘副官,也不知是什么原因被开除了。

        后来县保安团招人,李大牛就进了保安团便衣队……"

        李小冬刚说到这里,王志辉就打断他的话:"你的意思是说,李大牛发现了刘副官,就马上去向黄二狗报告。"

        "可不是吗?李大牛赶紧回去向黄二狗报告,说在怡红院发现了抗日热血军第三旅第一团的一个姓刘的副官,黄二狗一听就马上带着我和一帮弟兄去怡红院。

        等黄二狗带着我和一帮弟兄到怡红院的时候,刘副官正在和一个叫翠翠的姑娘亲热……所以,刘副官很快就被我和一帮弟兄制服。"

        李小冬继续说道,说得精彩处,忍不住眉飞色舞,好像完全忘记了自己在刑讯室。

        王志辉皱了皱眉:"那后来呢!王得志是不是被你们抓到保安团便衣队?"

        "不,刘副官没被抓到便衣队,而是被黄二狗直接送到了日军司令部。

        后来我听黄二狗说,刘副官在鬼子宪兵队还没等酷刑逼供,就投降了鬼子,并且还答应鬼子,在祁阳自卫队做他们的内应。"李小冬连忙道。

        王志辉气得大骂:"狗ri的刘得志,原来早就投靠了鬼子……看来鬼子在自卫队的奸细,定是这个狗ri的。"

        由于事关重大,王志辉马上向邓冬云报告。

        邓冬云听完报告大发雷霆,命令王志辉立即审问刘得志,若情况属实,立即枪决。

         经过审问,刘得志对自己叛变投敌一事供认不讳,而且还交代了,在第二次反清剿的时候,杀害了黑风口的几个哨兵。

        鉴于刘得志贪生怕死,叛变投敌,并杀害自己的同志,而且还是鬼子代号“野狼“的奸细。

        于是当天下午,刘得志就被押往刑场执行枪决。

        后来,王志辉又破获了几起鬼子奸细案,以至龙文普妄想不费一兵一卒就消灭祁阳抗日热血军的美好愿景彻底破灭。

        至于朱红军,高小华,唐矮子,在刘得志被枪毙的第二天,就被祁阳抗日热血军开除,并送往戒毒所强制戒毒。

         (全文完)

        

        

       

      

    

         

       

   

        

       

        

   

       

 

      

        

        


        


    


        

       

赞(23) 公益犒赏

最近阅读文友: [] [素颜鸽] (查看更多)
     
书签: 编辑:素颜鸽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热血锄奸记(上)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倾城之恋 百味人生
哲理寓言 都市言情

最新文章

原创作品自媒体推荐付费的说明

热门图文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