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锄奸记(上) - 都市言情 - 火种文学网-保护原创,营造内容生态圈!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热血锄奸记(上)
编者按:已经将这件作品勾选进【红色精神,不忘初心】的专题中,写的很好。加精!

                                    楔子


        抗日期间,湘南祁阳县的民众自发组成了一支地方抗日武装,全名湘南祁阳抗日热血军。

        邓冬云任抗日热血军司令,张富国任副司令。

        热血军下辖三个旅,总兵力大约有六千余人。

        而随着湘西会战的展开,日军驻祁司令龙文普,更是将祁阳抗日热血军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欲除之而后快。

        为之,龙文普没少派兵去清剿,但每次都无功而返。

        后来,龙文普接受了日军大佐山本英夫的建议,与其派兵清剿无功而返,还不如想办法去收买,或拉拢一些热血军中的高级将领,以至来获取热血军的情报,再制定一份详细计划,最后将其一举歼灭。


                                  (一)


        五月的祁山,古木参天,枝繁叶茂,景色宜人。

        一条将近数百米高的瀑布,从一座山峰飞流直下,甚是壮观。

        而在离瀑布不远处的一片小树林,有几栋用木头和杉树皮搭建的房子。

        从外观看,它们跟当地山民建造的住房无异。

        不同的是,在几栋房屋的周围,有人拿枪在小心警戒,也不知他们是些什么人?

        ……

        这天上午,一匹快马沿着林中的小道朝小树林这边急奔而来。

        几个呼吸间,快马便冲到了林边,有人从马上翻身而下:"有紧急信件,我要见司令。"

        "哟,原来是三伢子,那你快进去吧!

        一个负责警戒的青年男子见是熟人,也就没多说什么直接放行。

        很快,青年男子口中的三伢子到了一栋房屋的门前,朝着屋里喊了一声报告。

        "进来。"屋里传来一声威严的声音。

         三伢子进了屋,啪的一个立正:"报告司令,属下奉热血军第二旅李发财旅长之命,前来向您送达一封紧急信件。"

         屋里的一张长会议桌前,坐着一个长着一张国字脸的中年男子,剑眉星目,正拿着一份文件在看。

       "什么紧急信件?"中年男子把手中的文件放下,抬头朝三伢子看了看。

        三伢子又是胸膛一挺:"报告司令,属下不知是什么紧急信件,只是属下来的时候,李旅长曾经特意交代过,说这紧急信件很重要,是祁阳黄蜂送来的,所以要我一定要送到您手中,途中绝不能出半点差错。"

       "那你快把信件拿过来。"中年男子一听信是黄蜂送来的,顿时按耐不住。

        "是。"三伢子赶紧把一封信件递到中年男子的面前。

         中年男子拿起封信件拆开看了看,一脸严肃,随即冲着门外大叫:"来人,快去把张副司令叫来。"

        看到这里,想必各位已明白了吧!

        住在小树林这几栋房屋里的人,就是祁阳抗日热血军。

        不,准确来说,是祁阳抗日热血军的司令部。

        中年男子,就是祁阳抗日热血军的司令邓冬云。

        而对于祁阳抗日热血军,那可在湘南一带传得神乎其神。

        有的说,他们的枪法一流,指哪打哪,弹无虚发。

        有的说,他们的武功高强,飞檐走壁,如覆平地。

        甚至还有人说,他们已炼成葵花宝典,刀枪不入,无所不能。

        ……

        很快,祁阳抗日热血军副司令张富国匆匆赶来:"老邓,什么情况?这么着急把我找来。"

       "黄蜂来信,说我们热血军有鬼子的奸细。"

        邓冬云边说边把封信递给张富国。

        张富国接过封信赶紧看了看:"咱们热血军有鬼子奸细,这怎么可能,黄蜂的情报会不会有误。"

       "老张呀!我可以这么跟你说吧!咱们这支队伍,除了你,黄蜂就是我值得最信任的人。黄蜂既然给我发来电报,那就说明他对这个情报已十分肯定。

       黄蜂以前跟我在部队那么多年,我对他的办事能力还是非常欣赏的。不然,我也不会让他打入鬼子内部……"

       邓冬云点燃一支烟,然后朝张富国意味深长地道。

        张富国歉意地笑了笑:"倒是我唐突了,不该质疑黄蜂的电报……老邓,那我们是不是立即在全军展开调查?"

       "我看此事事关重大,还是暗中调查为好,不可明查,以免打草惊蛇。哦,对了,你马上去一趟保卫科,要王志辉尽快把藏在我们热血军的鬼子奸细揪出来。"

        邓冬云站了起来,在大厅里来回走了几步。

       张富国赶紧点头:"好,那我现在就去。"

         ……

        祁阳抗日热血军保卫科,距离司令部不远,大约有两三百米。

        当张富国匆匆刚到那里的时候,保卫科科长王志辉,赶紧敬了个礼。

        "小王呀!咱们热血军有鬼子的奸细,你得想办法把他尽快揪出来。"

        张富国进了保卫科,在一张办公桌前坐下。

        "热血军有鬼子的奸细。“

        王志辉先是大吃一惊,后有些诚惶诚恐,生怕自己在短时间内,查不出鬼子的奸细。

        张富国见王志辉一脸诚惶诚恐的样子,就忍不住出言安慰:"小王呀!你也别太担心,邓司令和我并没有要你在规定的短时间内,把鬼子的奸细揪出来,而是只要你尽快查出鬼子的奸细。"

        王志辉与张富国关系不错!而且他的这个保卫科科长,还是张富国帮忙争取的。

       "张副司令,调查鬼子的奸细,是公开调查,还是暗查?"

        王志辉想了想,觉得还是有必要请示一下。

       毕竟张富国是副司令,脑瓜子好使,考虑问题也全面些。

       当然,王志辉的脑瓜子也不差,不然怎么当保卫科科长。

        张富国道:"这种事只能暗查,不可公开调查,免得打草惊蛇。"

        王志辉连忙点头:"好,那就暗查。"

        ……

        等张富国走后,王志辉赶紧叫来几个得力手下,肖明亮,刘二虎,周小春,耿小七商量对策。

        商量了一会,仍毫无对策。

        周小春一脸沮丧:"科长,这鬼子的奸细从何查起呀!一无线索,二无人证物证,难呀!"

        刘二虎随声附和:"是呀!难查,关键是不知从何查起。"

       "弟兄们,再难查咱们也得要查呀!张副司令的命令,咱们敢不服从吗?"肖明亮一脸苦笑。

        耿小七点了点头:"就是,再难咱们也得查呀!咱们保卫科用来干嘛的,不就是用来抓坏人,查内奸的么。"

       "各位弟兄,困难还是有的,但办法总比困难多,是嘛?……所以各位弟兄好好想想,有没有什么值得怀疑的人。"

        王志辉朝几个人看了看。

        周小春用手挠了挠自己的头:"嘿嘿嘿,据我所知,热血军是从成立以来,好像还从来没出过鬼子奸细。"

        "是呀!我也没听说过出过鬼子奸细。“刘二虎连忙点头赞同。

        王志辉一脸不爽:"没听说过,也就并不等于没有。如果等你们听说过了,那就是我们保卫科失职,你俩明白吗?"

      "科长,那你说我们现在怎么办?"

       周小春见王志辉有些不高兴,就小心翼翼地问。

        王志辉想了想:"你们几个去暗中排查,看有没有什么人值得怀疑。记住,这事必须秘密进行,不能让人察觉。"

        "科长说得对,此事咱们只能秘密进行,不能让人察觉,以免打草惊蛇。"

        耿小七点了点头,觉得这事还是暗中调查为好。

        肖明亮笑了笑:"既然我们现在没有鬼子奸细的线索,那我们就主动去寻找线索呀!与其被动等待,还不如主动出击。"

        "小春,二虎,你俩听听,明亮说得多好呀!没有线索,咱们就要主动去寻找线索,不能坐以待毙……

        好了,我就不多说,两天之内,你们几个必须给我提供几条有用的线索。若哪个没有提供线索,军法处置,散会。"

        王志辉下了死命令,不然,这事若拖拖拉办不了,那自己怎么跟张副司令交代。

        周小春闷闷不乐地回到自己的房间。

        不一会,死党张国民进来问:"老大,什么事不开心呀?"

       "刚才科长把我叫去,说咱们热血军有鬼子的奸细,张副司令要我们尽快把奸细揪出来。"

        周小春对张国民没有隐瞒,而是直言相告,并且还想张国民帮忙出出主意。

        张国民大吃一惊:"什么,热血军有鬼子的奸细,是谁呀?"

      "我怎么知道是谁呀!若知道就好了……科长要我两天时间提供可疑线索,不然军法处置。"

        周小春愁眉苦脸,热血军几千人,要想把鬼子的奸细查出来,无疑是大海捞针,谈何容易。

        张国民想了想:"老大,我倒可以为你提供一条可疑线索。"

       "什么可疑线索,快跟我说说。"

        周小春大喜,呵呵,还真是瞌睡来了,有人送枕头,太好了。

        张国民一脸神神秘秘:"老大,朱红军和高小华,还有黄矮子经常半夜出去,你说这是不是一条值得可疑的线索?"

      "这确实值得怀疑,他们几个经常半夜出去,绝对没干什么好事。"周小春点了点头:"你发现有多久了?"

       张国民道:"已有好几天了。"

       "这样吧!你若再发现他们几个半夜出去,你就悄悄跟踪,看他们究竟干什么?"

        周小春想了想,如果朱红军几个确实是鬼子的奸细,嘿嘿嘿,那自己这次就立了大功了。

         张国民连忙点头:"好。"

        ……


                                (二)


        晚上十一点,村子西头夏二蛋的家里,烟雾缭绕,几个人正躺在床上抽大烟。

        而另一个房间,有几个人正在赌牌九。

        不一会,房门被人咚咚咚地敲了几下,刘二蛋赶紧过去隔门轻声问道:"谁呀?"

        "我,朱红军。"门外有人答道。

        "哦,是红军呀!"夏二蛋赶紧把房门打开:"你们几个快进来吧!"

        等朱红军和高小华,唐矮子几个进了屋,夏二蛋正要关门,门外又进来一个人。

       "刘副官,你来了。"夏二蛋一脸谀笑。

        被夏二蛋称为刘副官是一名中年男子,只见他朝屋里看了看:"今晚这么早就开始了?"

       "今晚大伙来得早,所以也就开始得早。"刘二蛋边说边把房门关上。

        过了一会,门外悄悄地来了一个人,把脸贴近窗口,用手指舔了舔口水,把窗纸弄了个洞,然后朝房里看了看,就赶紧悄无声息地离开。

        周小春此时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脑子想的全是鬼子奸细的事。

        忽然,门外有人在敲门。

       "谁呀?"周小春没好气地问。

       "是我,老大。"门外的人答道。

        周小春有些不情愿地从床上爬起来,把门打开:"什么事,这么晚了来找我。"

       "老大,你不是要我跟踪朱红军,高小华和唐矮子么,他们几个今晚又出去了。"张国民连忙道。

        周小春闻言大喜:"什么?他们几个去哪了?"

      "村子西头夏二蛋家。"张国民连忙道。

       周小春一脸疑惑:"去村西头夏二蛋家,他们几个去刘二蛋家干什么?难道夏二蛋是鬼子的奸细?"

      "夏二蛋是不是鬼子的奸细我不知道,不过我发现有好几个人在夏二蛋家里抽大烟。"

       张国民先是摇了摇头,随后一脸兴奋地道。

        周小春大吃一惊:"什么,抽大烟,这可是邓司令明令禁止的,他们几个也太胆大包天了吧!"

       "可不是么,所以我赶紧回来告诉老大你。"

        张国民内心有些小激动,看来自己这次要立功了呀!

         周小春问:"屋里有多少人在抽大烟?"

       "大慨有五六个。"张国民答道。

       周小春想了想:"你快去叫上十几个弟兄,咱们去一趟夏二蛋家。"

        "好。"张国民匆匆而去。

        …… 

        村子西头夏二蛋家,朱红军,高小华和唐矮子进屋后,先到里屋的牌桌赌了几把,手气不好,后在外屋抽大烟想提提神,好接着再去赌。

        不一会,房门被人咚咚咚的猛敲,夏二蛋赶紧走到门口轻声问:"谁呀?"

        "我,周小春,保卫科的,快开门。"门外的人答道。

        夏二蛋一听慌了,赶紧要屋里的人快把大烟和牌九收起来。

        等大烟和牌九收起藏好,夏二蛋才把房门打开,陪着笑脸:"春哥,这么晚了你还没睡呀!"

      "呵呵呵,你不也没睡么?"周小春笑着进了屋:"哟,屋里还挺热闹的呗,朱红军,高小华,唐矮子,你们几个也在呀!哎哟,刘副官也在呀!真是稀客呀!"

        周小春口中的刘副官名叫刘得志,是祁阳抗日热血队第三旅第一团团长夏春发的副官,人长得蛮帅,不过喜欢赌,也喜欢嫖。

        曾有好几次,刘得志偷偷地下山,去祁阳怡红院找姑娘快活的干活。

       "哟,这不是保卫科的周小春兄弟么。怎么,这么晚了,你还带着弟兄们出来执行任务?"

        刘得志一脸笑眯眯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跟周小春的关系有多铁似的。

        周小春点了点头:"是呀!我接到举报,说有人在这里抽大烟,所以我过来看看。"

       "这里没人抽大烟,我可以作证,而且大伙也可以作证,若小春兄弟你不信,可以问问大伙。"

        刘得志一副不嫖不赌不抽三好青年的样子。  

      "对,我们都可以作证,这里没人抽大烟。"

        屋里十几个原先在抽大烟和赌牌九的人纷纷叫道,尽管他们心里发虚,但表面仍装作若无其事。

        但他们忽视了一个事实,那就是抽大烟散发出来的烟味,能一时半刻散发得了的吗?

        周小春用鼻子稍微闻了一下,满屋的烟味,还说没抽大烟,你们当我是傻子呀!

        "弟兄们,留两个守住门口,不准屋里的人出去,其他的人给我在屋里仔细搜。"

        周小春把脸一沉,邓司令曾三令五申不准抽大烟,你们这些人还明知故犯,这不是跟邓司令过不去么?

        很快,烟枪,大烟和牌九在床底下和被窝里搜了出来。

        周小春大怒:"好呀!你们不但抽大烟,还赌牌九,看来你们真是活得不耐烦了,想死呀!"

        "春哥饶命,春哥饶命啊!这些东西不关我的事,都是他们带过来的……"

        夏二蛋吓得浑身发抖,连忙求饶。

        周小春一脚踢了过去:“放你娘的九九八十一个萝卜冬瓜屁,就算这些大烟和烟枪,牌九是他们带过来的,但你为他们提供了场地,犯了抽大烟和赌博的包庇罪……全部给我带走。"

        ……

       第二天一早,王志辉向邓冬云报告,说昨晚在村西头的夏二蛋家抓获了十几名抽大烟和赌牌九的人,其中有几名热血军战士,以及第三旅第一团团长夏春发的副官刘得志。

        邓冬云一听大为恼火,自己曾三令五申的戒烟戒赌令,竟然有人还敢违抗,而且还有热血军战士和第三旅一团的副官。

        邓冬云越想越恼火,就马上给第三旅旅长吴建国打电话,要他通知一团团长夏春发马上滚到司令部。

        吴建国放下电话有种不好的预感,刚才司令在电话里说话火气十足,该不会是夏春发那老小子犯什么错误了吧!

        吴建国一想到这里,就马上叫人去一团通知夏春发,要他速去司令部,说这是邓司令的命令。

       夏春发当然不知道邓冬云找他有什么事,一接到命令,一分钟都不敢耽搁,赶紧去司令部。

       等到了司令部,夏春发在门口喊了一声报告。

        邓冬云抬头看了看:"进来。"

        待夏春发进屋,邓冬云噼里啪啦就是一顿臭骂:"夏春发,你这个滚蛋,你团长怎么当的,你是不是不想当了?……"

        夏春发一下就被骂懵了,搞不清自己究竟哪里犯错误了。

        待邓冬云骂完,夏春发才小心翼翼地问:"司令,是不是我一不小心哪里又犯错误了。"

        邓冬云两眼一瞪:"什么你一不小心又犯错误了,你犯了监管不力罪。我问你,你的副官现在在哪里?"

       "在桂田村,在一团驻地呀!"夏春发连忙道。

        邓冬云嘿嘿两声冷笑:"是吗?那我怎么今天早上接到保卫科王志辉的报告,说在村西头的夏二蛋的家,抓获了几名正在抽大烟和赌牌九的热血军战士,其中就有你夏大团长的副官刘得志。"

       "什么,刘得志在抽大烟和赌牌九。"

        夏春发吓得一个浑身啰嗦,他奶奶的,难怪今天早上右眼皮一直在跳,原来是刘得志这个乌龟王八蛋给我捅了个这么大的麻烦。

        不行,我得赶紧向司令说明情况,不然有可能会连累我。

        一想到这里,夏春发赶紧道:"司令,刘得志参与抽大烟和赌博,我可是事先一点都不知道呀!不然,我非得打断这小子的两腿不可。"

        邓冬云一脸不信:"他作为你的副官,难道你就对他一点不了解?"

       "属下惭愧,属下只知道刘得志对女人特别感兴趣,至于其它的嗜好,属下一概不知。

        刘得志这次参与抽大烟和赌博,都是属下平时管教不严,请司令责罚。"

         夏春发脸上有点冒冷汗了,如果此事不主动认罚,自己这个团长恐怕也就当到头了。

        邓冬云沉着脸:"罚,当然是要罚的,但你这次不负主要责任,只犯管教属下不严之责。所以,给你一次口头警告,若再有下次,绝不轻饶。

       至于刘得志和其他几名战士,必须要严肃处理……"

       "多谢司令法外开恩,属下回去后一定对部下严加管教,以不负司令您的期望。"

        夏春发松了一口气,还好,只是口头警告,团长的职位算是保住了。

        至于刘得志被严肃处理,那是他咎由自取,随他去吧!

         邓冬云挥了挥手:"好了,你回去吧!"

        ……

        下午,王志辉对刘得志进行了询问:"说吧!刘副官,你昨晚在夏二蛋家,  是在赌牌九,还是在抽大烟?"

       刘得志连忙道:"王科长,我昨晚不是跟你说过呗,我只是在那跟弟兄们聊聊天叙叙旧而已。"

       "聊聊天叙叙旧而已,你这话说出来谁信?当我是三岁小孩好骗呀!

        你三旅一团的驻地离这里有四五里路,你深夜过来只是为了聊聊天叙叙旧,这话说出来恐怕连你自己都不信……

        刘副官,你还是老实交代吧!争取宽大处理。"

        王志辉从桌上端起杯茶喝了一口,心里面觉得好笑,都这个时候了,你还不肯老实交代。

赞(18) 公益犒赏

最近阅读文友: [] [素颜鸽] (查看更多)
     
书签: 编辑:素颜鸽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热血锄奸记(下) 下一篇我按下了婚姻的重启键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倾城之恋 百味人生
哲理寓言 都市言情

最新文章

原创作品自媒体推荐付费的说明

热门图文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