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一条街的距离
编者按:爱是人生的一部分,付出了爱,并不意味着就一定能收获到爱。文字朴实,描写细腻,主人公周茉与陆续、张宇的情感纠葛故事委婉曲折令人回味。

有一天你会发现,删掉的人可能曾经有过几百页的聊天记录,街上碰见了也不打招呼的人可能曾经也整天腻在一起,背后把你骂得像狗一样的人可能曾经是你最好的朋友。身边人总不断更替,一段关系有时候断得悄声无息,其实人都差不多 新鲜感和热情消失得很快,有人离开也会有人来 。 

 一 

做完最后一个预算方案已经晚上十一点左右了,走出写字楼周茉吁了一口气,今天终于将手中的工作做完,如此便可以安静的过个假期,想想心里都美滋滋的。马路上车辆川流不息,她坐在路边的小摊上点了一份蛋炒饭,环视四周也没有一个熟悉的人! 正当她放下筷子结账的时候忽然有个人拍了下她肩膀:

“周茉,又吃蛋炒饭,能不能对自己好点。”她抬头陆续站在她的身后。 

“吃蛋炒饭我也高兴,要你管呀,以后别再关心我的事,好好关心下自己!”周茉不屑一顾的回了一句! “好歹我们也在一起过,关心你有错吗?”陆续笑容满面。 

“你跟踪我!”周茉大喊一声。 “我送你回去,你一个女孩子太晚了不安全。”陆续没有反驳缓缓说道。 “你我早就分手了,我不领你的情,抱着你的三万元钱过日子去。”周茉说了一句提着包转身走了。 陆续推着单车站在黑夜里,看着周茉的背影消失在夜色里,摇摇头沉默不语。几年前他们还是有说有笑,不分你我,如今即使看着她离去,他也只能站在原地,毕竟那不是三万元的事,还有他们那未出世就夭折的孩子!

 二 

 曲直空间发型屋里坐满了人,周茉坐在旁边的凳子上等了大约一个小时左右,过来一个男孩子:“到你了,我先给你洗头。” 抬头一看男孩子流行的发型很扎眼:“发型不错,怪不得大家都说理发店的男孩子最帅,果不其然。”她弹了一下手指跟着男孩子走到了洗头的地方。 

一番愉快的交谈后,周茉认识了理发师陆续,在她往常的意识里,做理发师的男孩子一般都是一些纨绔子弟,经过和陆续的交谈后,她开始对男理发师有了重新的认识。 

初中刚毕业的陆续,因为家庭情况,又是家里的老大,所以他选择了辍学打工供弟弟妹妹上学,这些年一直在到处流浪挣钱,做过司机,做过厨师,也做过服务员,也跟着人下过矿,偶然的机会学了发型设计,这是他领导推荐的,觉得他有这方面的天赋,他打算开一家自己的发型设计店,听他这样说,正在剪发的周茉抬头看了一眼陆续,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临走的时候周茉主动要了陆续的电话。 

后来周茉加了陆续的QQ,头发长的时候就主动约陆续给自己做发型,经过陆续的一番精心设计后,果然周茉一改往日女汉子形象,变成了一位落落大方的窈窕淑女。 一年半的彼此磨合,周茉抛弃了原先有的标准:身高1.85以下的不嫁;不是大学毕业的不嫁;没房没车的不嫁;没存款的不嫁;不是独生子的不嫁;婚后和父母同住的不嫁。六大观点中而陆续没有一条符合标准,但是周茉忽然觉得那都不是事,只要陆续努力肯奋斗没有的以后都会有的。 没有遇到爱情的时候你的观念千篇一律,遇到的时候却无言无语。原来爱一个人最好的样子就是我不在乎你有什么,只在乎你会变成什么样子! 

 三 

转眼周茉已25岁,父母在电话里催促着自己回家去相亲,对象条件很好,听着父母如此说,周茉转了两圈。 2010年的春节,周茉带着陆续一路向北。 听说周茉带了男朋友回来,爸爸妈妈准备了一大桌子菜,全都是乖乖女周茉最爱吃的。 饭桌上陆续将此次带的礼物送给了周茉父母,老人家看着俩孩子大老远翻山越岭千里迢迢赶回来,心里倒也很开心。 

一晚上的聊天后,周茉的妈妈对陆续的情况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坚决让陆续回家去,说什么也不肯答应他俩在一起,一大清早就准备了丰盛的早餐:“陆续呀,你看你家还有弟弟妹妹等着你回去,这马上就大年三十了,你呆在这里恐怕不太合适,赶紧回去好好陪陪你父母。”

陆续听到周母如此说,也就猜到了她如此这样的缘由。 “伯母,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我能保证我一定会给周茉幸福的。”陆续苦苦哀求,再加上周茉的劝说和发威,周母和周父觉得这毕竟是孩子自己的婚事,尊重自己的选择。 

2011年2月,订婚宴上,陆续带着父母千里迢迢赶到周茉老家,那是两家老人第一次见面,宴席开始的时候,陆续拿了十二万元的彩礼放在了周茉父母面前:

“伯父,虽然我现在没有那样多的钱,但以后我肯定努力,一定让周茉不受苦。”周茉的爸爸看着这十二万一句话也没说。 周母走过来看着桌子上的钱说道:“前几天不是在电话里说好是十五万的吗?今天怎么变成十二万了,你这一点诚意都没有。” 

周茉看到妈妈这样说话,上前拉了一下:“妈,我以后挣钱再给你不就行了吗?” 

“说好的十五万一分不能少,我这就嫁一次女儿,彩礼少了多丢人,我出门都会被人家嘲笑。”周母气势汹汹。 “你看亲家,这不是两个孩子要结婚吗?装修房子、婚宴都需要花销,等他们挣钱了再给你好吗?”陆续的爸爸有点难为的说道。 

“算了,她如此这样说,十二万都不给了呢,反正你女儿迟早都是我家的人,孙子七八个月后都出生了,你还在为这点钱发威,也不觉得丢人!”陆续的妈妈站起来一拍桌子大声说道。 听到对方如此说,周母泪眼婆娑,回过头看了一眼周茉说道:“你看,你还没嫁过去呢,人家就这样对你了,以后有你受苦的日子。” 

一旁手足无措的周茉除了哭也不知道说什么,陆续那天再也没开口! 那天两家人因为三万元钱,谁都没退步,最终不欢而散。 站在医院的门口,周母回过头看了一眼周茉,虽然心里千万个不忍心,但是除了如此做,还有什么办法呢! 手术中周茉大出血昏过去好几次,她忍着痛一滴泪都没流,她说她要记住这是她一生的耻辱,她不会为了他再流一滴泪,她也不会在她母亲面前流一滴泪。 都说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但在现实面前爱情有时候一文不值。 

 四 

自从周茉做了人流后,心情郁郁寡欢,整日整日的睡觉,什么事都不做。周母实在不忍心看下去,托人找了关系让周茉去了附近一家地税局工作。 一成不变的日子倒也过得安静,看着头顶一方天,脚下一方土,周茉常常坐在马路上的休息厅里发呆,坐公交也会常常坐过站,她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何时是头,还有那未出世的孩子会不会怪她。 

2017年的春天,邻居刘云介绍了邻村的张宇给周茉,张宇一年四季在外面项目上很少回家,如今到了结婚的年龄,家里人也开始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周母看到张宇条件不错,人也不错,再加上周茉流过产,也就没什么可以挑剔的了。 一个月匆匆的订婚、拍结婚照全部搞定,十五万的彩礼整齐的放在桌子上,周茉爸爸走过去取了三万递给了周母,周茉拿着三万元钱递给了张宇:“这三万你收下,以后好好对待周茉。”张宇点点头。 同学王静在周茉婚礼的前一天问她到底喜不喜欢张宇,这样匆匆结婚恐怕以后她会后悔。 周茉看着南方的天空说现在还有什么资格谈爱情,早就把自己最珍贵的东西丢了。 凌晨五点,周茉在家人的陪伴下等待着婚车,那天她穿着婚纱在家里等了整整一天,婚车始终没有来。 第二天凌晨五点,她留了一一封信偷偷坐上了去南方的车。 那天张宇悔婚了,缘由是他不能接受一个流过产的女人。 

周茉早就料到这样的结果,因为前一天晚上她打电话告诉张宇自己有过一段感情,并且为了三万元钱把自己未出生的孩子送进了天堂, 谎言骗得了一时终究骗不了一世,与其遮遮掩掩不如你我坦诚相待,原本就不可能的两个人再怎么走都不会走在同一条路上。 

 五 

小城还是一样安静,穿过那道桥,坐在夕阳里等一个人,赏一处风景,如此便好! 周茉回到了工作的地方,她说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无数个方案摆在桌子上一夜又一夜,一天又天,从预算员到预算经理再到工程副总,到如今的工程公司总经理,她从当年一个不谙世事的女孩子走到女强人,流过泪,流过血,那段黑暗的时光里她也曾有过自杀的念头。回首这一切仿佛都已变得微不足道。 匆匆忙忙的五年,是一个人跌倒又爬起的时间。 推开窗阳光洒满了整个屋子,她回头,阳光下那张脸有点沧桑,但更多的是成熟。 

“周茉,回去吧,我已经把你回家的礼物都准备好了。”一个妇女走过来微笑着说道。 周茉推开车门,车上整整齐齐放着回家的礼品。 “我们这次回去一定结婚证办了,接你父母过来南方呆一段时间。” 

周茉一句话也没说,上车“啪”一声关上了车门:“记住!这一切与你没有半点关系,你不会天真的以为我们回到五年前吧,即使今天你算得上一个相貌堂堂的有钱人了,但是姐姐不差这些,我原本以为你很爱我,直到后来我独自承受了风风雨雨,现在我你相差的不止一条街。” 周茉的车子消失在了远方,陆续失落的站在夕阳里。 同年七月份,周茉和大学同学张琦走进了婚礼的殿堂。

五年的泪水,五年的欢笑,一座城一双人,走过了风,走过了雨,你的天空下雨的时候我就是你的伞;你在黑暗里迷路的时候,我就是你的明灯,哪怕光很微弱,只要有一丝希望,我也不放弃。 年轻的爱情常有遗憾,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只是喜欢你,没说非要在一起,谢谢你的微笑,曾经慌乱过我的年华,微笑着,让他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吧。 爱是人生的一部分,付出了爱,并不意味着就一定能收获到爱。人生中的爱情就像刷牙一样,一边是洗具,一边是杯具!

5
     
书签: 编辑:若愚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空中爱情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浊酒清忧] [若愚] [凌霄星朔]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2 皖ICP备12015777号-4·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