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公益文学开拓者)
诗人推荐

诗人酒馆 | 谭越森:致我的文学朋友

录入者:琉璃姬 |  发表日期:2021-01-11 18:14:11  |  浏览:173次
导读:谭越森:作家,小说家,诗人。著有中短篇小说《劫匪》、《诗人之死》、《一个觉醒的故事》《污人传说》、《幽冥》、《死手怪谈》、《发达屏蔽时代的爱情》等,诗歌《朝鲜》、《当代录鬼簿》、《庆安县废物徐纯合之死》、《亡命之徒雷洋》等,文论随笔《奴性之笔尚未诞生过一部杰作》、《给一位文学批评家的信》等。



耗尽所有

的青春

可答案并不

像想象中的

是一种真正的

回报,甚至连

回响不曾予以

但愿让悲悯

降临在那些

黑暗中

持火的人——

如果你能看到

请你感知

和确认火焰

为了力所能及

的减少迷途中

的罪恶

这十年或

以后的十年

光明与善

不能损坏一毫


—— 谭越森




谭越森:作家,小说家,诗人。著有中短篇小说《劫匪》、《诗人之死》、《一个觉醒的故事》《污人传说》、《幽冥》、《死手怪谈》、《发达屏蔽时代的爱情》等,诗歌《朝鲜》、《当代录鬼簿》、《庆安县废物徐纯合之死》、《亡命之徒雷洋》等,文论随笔《奴性之笔尚未诞生过一部杰作》、《给一位文学批评家的信》等。



▎致佩索阿


你的灵魂已先于你生活在这里,

先于你出生到此世。

你早已做好了接受的准备

接受这一切的肮脏和苦难

接受这一切,如黑夜般辽阔的凌虐

接受在人心上微弱的爱


不断记录那不断被暴君遮挡的哭泣

记录让刽子手割下的人脸

记录被践踏的脊骨

那些焚烧的书籍和铁链捆绑的呐喊

在你记忆那年开始的现实是凭空虚拟的

它不属于人类,也不属于存在

在你生活的所有生活是水面上的光波

文学作品是颠倒世界的蜃气之界的镜中物,

命中注定的实验品,文学青年的你而你在寻存在的钥匙

以海量的酒,以破碎不堪的心脏

以眼泪,以深夜燃烧的诗稿

以挚爱的嚎叫,从岩石中走出来




▎致安娜·阿赫玛托娃


似乎我在挑选可以站立的词,而你就在它们之中,如果我不能够,也算不了什么,因为那是我的错误。

我听见屋顶上雨水的低语,在人行道和马路牙子上衰弱的田园诗。某个城市,从第一行涌起,在每一个名词和动词中回响。

已是春天,但依然无法出门。订货人的最后期限就要到期。你俯身于你的刺绣直到你哭泣,日出和日落熬干你的眼睛。

呼吸远方拉多加湖的平静,你的双腿在浸入的浅水中颤栗。如此的蹓跶并没有带来宽慰,黑暗水道的气味,如同去年夏天的衣柜。

干燥的风划过,就像经过核桃裂开的壳,拍打着树枝、星星、界桩和灯盏闪烁的一瞥。而女裁缝的凝视一直朝向看不见的上游。

从那不同的方位,眼光变得锐利,意象的精确也以同样的方式达成,但是可怕力量的解决就在那里,在白夜刺眼的光线下。

我就这样看你的脸和你的神情。不,不是盐柱,是你五年前用韵律固定住的罗得妻子的形象,蒙眼而行,为我们克制住回头看的恐惧。

你是那么早地,一开始就从散文里提炼出你挺立的诗,而现在,你的眼睛,像是引燃导体的火花,以回忆迫使事件发出颤动。




▎致我的文学朋友


让我们做一个见证:

为这个时代的文字造假者

那些挂羊头卖狗肉的

爬行文人风光招摇,不可一世,

他们笔下的人物比他们死得还要早。

而我相信,正直并拥有才华之人

将在谎言机器指控中,

目睹无限的到来。



▎降临在我们的20年代


当我们写下新年快乐之时

陌生数字总让人感到新颖和期待

但过不了多久,它是历史的一部分——

一场瘟疫显现了即将展开辽阔之境,

它需要每一个人去背负的艰难时辰。

死亡的容貌清澈如天上的每一粒星光

照耀着我们体内一场场微小的动荡

正如创世纪并不在过去,而在未来

我们旧的血液,在使用新的机器

耗尽所有的青春,可答案并不像想象中的

是一种真正的回报,甚至连回响不曾予以

但愿让悲悯降临在那些黑暗中持火的人——

如果你能看到,请你感知和确认火焰

为了力所能及的减少迷途中的罪恶,

这十年或以后的十年,光明与善不能损坏一毫。




▎你会在同一时代遇上所有时代的人


我时常担心自己的时空

错过了令人激动的事物,历史上那些美好的人

这会让我有些失落。此生只有一次

你不能在某一时间或地方等一个人

也不能随心安置某一时间或地方去等一个人

这样的担扰让我认为自己不仅错过书中记载的人

和历史上美好的人。不过,假如能够实现的话,

现在的人,未来的人同样会遗漏掉

只是最近也许就是刚才,我发现我都会遇上

其中的任何一位,我确定截住了流水




▎在万念俱灰之际写一首情诗致你


多年来我是个流荡的不安之人

秉烛昼行已是不知年;

而火焰行将被毁灭于这个乏味的世道

是什么让你变为我最为迷人的绝句。

是什么理由让我成为一位诗人。

我愿通过你猛虎的温度而燃烧成上古火把

捕捉一只凤凰盘旋于你的手上

飞翔于后世之景。




▎混乱的年代 


我活在一场卑劣的梦

人的内心,那孤独的岛屿

看不见海岸上铺天盖地的黑暗

在广袤的大地,布满了利刃

飞鸟侥幸躲开监控

而也躲不开背信弃义的人群——

那些数字化的人群,面包已经不知去向

口粮里装满了腐败的肉,


如同一支溃烂的军队

天空越来越空,儿童化为歌声

而暴雨已多次来临

河水泛滥,使人找不到悲伤的话语

居于高位上的人,


那些睁眼瞎们享受美色和财富

却叫不出声音,只有贪婪的同仁们

他们彼此鼓掌,彼此壮胆

在底层,那些被巨石压在身上的人

同样喊不出声音。


边缘的人惧怕清醒刺痛泪腺,

他们背对着历史任由邪恶计划

多么的混乱,愚蠢与野蛮

如一枚枚闪光的金币

消费在虚拟的空间和时间

当恶行视为辉煌的伟业

具体的人,只存活在恶作剧中




▎那些吃豹子胆的人


那些吃豹子胆的人

在卑污的泥潭中举着火

在监狱里患上肝癌

在流亡的路途上讲人的故事

在厄运中保持人的模样

在种种不幸中依然为不幸的人带来光亮的

那些吃豹子胆的人

恐惧甚过虎狼而与恐惧为伴的人

将人类的屈辱和伤悲藏在自己泪腺里的人

在历史充当孤寂的行者和守夜人

那些吃豹子胆的人

至于习以为常的喝茶,

遭受泼污水和除名毁忆的屏蔽

已经是行走在漫长寒夜的必要装饰

而那些良善之人的沉默和糊涂的良善

方是吃了豹子胆的人最可怖的现实




那家伙是怎么了

 

我走着走着

看见旁边一个人也在走着

好久没有人与我一起走

这当然很奇特的事

周围的建筑物安逸着

像软体动物爬伏/甚至还有一些矮小的房屋

像一张手掌散开的没有时间的痕迹

但灰尘很多,我能嗅到那沉重的臭味

这街道上的东西缺乏宣讲的力量

只有小一阵又小一阵的风温柔的不易察觉

让我想起母亲的眼睛

让我担心自己骨骼与那些软体动物一般散开

让我的灵魂扔在潮湿的地方

 

我走着走着

旁边的人紧紧跟随

我故意停下脚步 望着发白的像丝一般的时间

一根根凌乱飘零在那臭味中

环境给人感觉很糟糕 像无人招领的尸体

像囚禁过长的一个人的思想

那个家伙朝我看了一眼笑了笑

突然开始嚎叫,发出凌历的惨声

他的步伐加快 快速移动好像要挣脱地球引力

我的心砰砰直跳 原来心是可以这样跳的

我不明白那家伙究竟是怎么一个回事

我开始学着他的样子狂奔

 

我跑着跑着

跑过许多街区 车辆

我跑上一座人行天桥 那对面的天桥上的他直视着我

这人可真他妈的古怪

他慢慢停下身体 倒伏在地上重重的喘气

极其夸张的呼吸仿佛在吸食大麻

让我目不转睛盯着他

看着他一动不动地爬在地上

嘴唇上沾满了许多灰尘

他的眼睛没有了光芒

 

我走着走着

我看见一个人与我一样的身高

他的眼睛满含着忧愁

我不愿意认真地看他一眼那怕就么一眼

我走他也走着

在不可逆转的时空中

在一个器皿中

我都没有与那一个人真正分离过

当然他永远不可能成为我

就像这个世界一样真实有效

更让人难以接受的他是不是也同样认为呢?



 

轻微时刻的祷告

 

不能太大声了,那颗子弹曾警告过我的喉咙,有些预言,还是不说为好……

——奥威尔。

 

我们生于轻微,

没有头顶上雾霾重;

我们的言论轻微如风,

换不到公正之称;

我们的灵魂也轻微,

流亡在暂住之所。

在轻微中生,

比尘粒多一缕呼吸,

在轻微中死,

  让世上多具徒劳的白骨

如此轻微,我在卑劣之当下

向一位少年亡魂祷告,

就像祷告我们

轻微之命运。


赞(8) 赞赏与支持
火种公益文学
看看谁来读过您的诗: [] [琉璃姬] (查看更多)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