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公益文学开拓者)
诗人推荐

诗人酒馆 | 王建华:寒颤伊甸园

录入者:琉璃姬 |  发表日期:2021-01-09 23:14:28  |  浏览:111次
导读:王建华:网名泉吟山谷,山东沂水人。上世纪80年代误入诗坛,曾以泉吟、山谷、剑铧等笔名在国家、省级等报刊发表诗歌、散文,后歇笔。2008年复拾笔,有诗入选《中国诗人年度诗歌选集2017》、《诗典(第二卷)》等多个选本。获“2017中国诗人年度诗歌奖”等奖项。《诗博刊》创建人、主编。


这个初冬

在涂鸦这几句

狗屁不通的

文字之时

我被一只蚊子

折腾了

大半个晚上

而清醒

 

就像拍死

一只蚊子

一样不简单


—— 王建华



王建华:网名泉吟山谷,山东沂水人。上世纪80年代误入诗坛,曾以泉吟、山谷、剑铧等笔名在国家、省级等报刊发表诗歌、散文,后歇笔。2008年复拾笔,有诗入选《中国诗人年度诗歌选集2017》、《诗典(第二卷)》等多个选本。获“2017中国诗人年度诗歌奖”等奖项。《诗博刊》创建人、主编。 




▎寒颤伊甸园

 

今冬成为许多躯体的桎梏

思绪在窗外与雪花自由共舞

    有风推波助澜

 

无花果树叶遮住了人类的羞

伊甸园的天便起了凉风

 

冬没能捆绑住意念

四面转动发火焰的剑

能否挡住人类的贪婪?

你有太多鲜淋淋的诱惑

   善恶树上的智慧

   生命树上的长生

   哈腓拉的金子  珍珠与红玛瑙

 

比逊河流的是汗水

基训河流的是泪水

希拉底河流的是血水

伯拉河流的是污水

人类的伊甸园啊!

我无奈于园中的果树

 

我们

殚精竭虑地攻取着

争先恐后地豪夺着

肆无忌惮地挥霍着

心安理得地糟蹋着

聚精会神地亵渎着

穷凶极恶地延续着

 

该隐杀死了兄弟亚伯

我可怜

仅仅的第二代人类

 

亚当夏娃偷吃禁果拥有的智慧

我们用来创造愚蠢

        或者……


2010.1.4




▎筷子走在浪子的路上

 

一反常态的脸  

冷铁着    

挖掘机与我促膝交谈

 

投机者  

掀掉很是暖色的头巾

   公鸡耸起项翎践踏着房顶

   威风凛凛嬉戏着太阳

告诉我  

什么是趾高气扬

 

精明强人

现代化的暴发户思维

正手反手小孩子般

辛辣

 

挖掘机手舞足蹈

    与我亲密接触

    接着冷酷的吻

洋镐连同树流着伤心的血

虚荣  自尊

    没有了根基

筷子走在浪子的路上

 

没有了根基的

岂止是虚荣  自尊……




▎就像拍死一只蚊子

 

就像拍死一只蚊子一样简单

 

拍死一只蚊子

需要一次次不厌其烦地起来躺下

拍自己

甚至猛搧自己的耳光

灯开灯灭间

那只蚊子挑衅着我  捉着迷藏

 

这个初冬

在涂鸦这几句狗屁不通的文字之时

我被一只蚊子

折腾了大半个晚上

而清醒

 

就像拍死一只蚊子一样不简单




▎除夕或者新年前夜

 

绝对  绝对  

不是因为光盘行动

 

家中懒散的沙发上

我竟然把过往打了个包  说实话    

我攥出了不少汗水  泪水或者苦水

 

除夕   新年

或者年轮?光圈?

如同浸水的卫生纸  沉甸甸的

饱满  湿润  富有内涵与光泽

 

但我真正攥紧的目的

看看挤出多少的空虚与怅惘  虚伪与膨胀

 

攥干  只剩一坨粉散无形的渣末

一只胀满的气球

遇到一支毫无主观意识的尖锐……

 

2013春晚蔡明的小品语言太经典

让粉末性骨折成为人渣

望着手中渐渐散软的流年

若有所思的是我及我的生命  朋友你呢?

 

昨天被我无奈地扔进了时间的角落

他与时间把我很随意地抛在生命的角落

互相——暗自垂泪叹息    

唯我独悲

    唯我独悲……




▎尴尬·囧



某天,我发朋友圈

紫薇开了

有朋友留言

尔康开了没

我问:尔康是么斯花

好友回我:你真的假的


有诗友圈里说到杜蕾斯

我问:杜蕾斯是哪位作家

她有《情人》吗

我只知道杜拉斯

诗友回我:你真的假的



1

四十年前

我这个北方的娃

写诗  曾经想成为作协的人


那个满课桌下找”孩子娃子(鞋子袜子)”的湖北女娃

我的一位好清纯的同学

在我惊诧中蔑视地送我一个”勺”(笨蛋的意思)

想不到我用这个”勺”吃了半生”孩子”的饭

终于成为做鞋(作协)的人


2

毕业多年后

我来到她所在的城市出差

她款待后把我送到宾馆

时间尚早

我用我家乡的客套话说:玩会吧

她说:我们这查得很严


查得很严?


后来我才知道

这社会,原来早已把”玩”玩邪玩毁了



偶尔出差大城市

望见一妙龄少女骑着电动车在抽烟

一半老徐娘搭讪:你好屌啊

竟传来少女开心的银铃笑声

红灯变绿


进某店

一店员女孩正嗲嗲地要一位店员小伙:

你不是喜欢装b嘛你装b啊

你快点装b给我看

店员小伙:我装你的b啊?

放荡的笑追着我尴尬的脚步

涌出人头攒动的店门外


这屌哇b的

像穿城而过的那条江

与城市与天空插科打诨

让两岸猿声啼不住


如同一块用过的sanitary pad

擦拭着流动的玻璃与高耸云端的一扇扇窗户



我是一个懒鬼

懒得很少洗澡

只是好奇地看着那些天天洗澡的人浑身长满了疥疮

脱掉道貌岸然

光天化日之下挠着

一个个正在流脓的现代文明



奇怪的是

我这块朽木

蜷缩在礼仪之邦一个颓废的角落

看着来来往往”蜉蝣之羽,衣裳楚楚”的一具具人

也蓬头垢面地扪心自问了一句

真的假的?



什么真的假的……


不知道

只知道对我竖起大拇指的人

满脸的疑惑与揶揄

那鄙夷与嗤笑的表情里

抑或,还有……



我  黔驴技穷

孔夫子只给了我一个”非礼莫视”的眼罩

笛卡老师

你拎着我走出芝诺的圈圈吧


赞(5) 赞赏与支持
火种公益文学
看看谁来读过您的诗: [] [琉璃姬] (查看更多)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