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公益文学开拓者)
诗人推荐

诗人酒馆 | 张日红:我的爱还在继续

录入者:琉璃姬 |  发表日期:2021-01-08 02:29:47  |  浏览:192次
导读:简介:张日红:生于1967年,内蒙丰镇人,内蒙作协会员,作品发表于《鹿鸣》《草原》《诗刊》《蜀南文学》《延河》《黄河》《朔方》《诗潮》《散文诗》等,有作品获奖。出版诗集《我的尘埃飞去》《符号与祭》。


给我一个

空空的瓶子吧

大而无象的爱

如失控的胃

吸取

磨研


—— 张日红


简介:张日红:生于1967年,内蒙丰镇人,内蒙作协会员,作品发表于《鹿鸣》《草原》《诗刊》《蜀南文学》《延河》《黄河》《朔方》《诗潮》《散文诗》等,有作品获奖。出版诗集《我的尘埃飞去》《符号与祭》。



我的爱还在继续



▎之一


一条路拴不住我的洪水

我有潜伏的草

拔地而起

雪花般的哭泣够迷蒙了吧    够白

够形象了吧    

我有一个名字的村庄和沉船

她搅动我沙海

的心

随时的遗漏和空缺

和颓圮

我有漫长的线

无限可能地去接近一孔透明的针眼



▎之二


放不下的太多了

荒草再密集    

也如孤魂

幸福的苦           

在同一个漩涡里彼此游离?

这头    那头    如果寒冷仍不能冻结流水

那冲撞的流凌又能是什么呢

精神    血

体恤的树根摸黑行走

洞里的黑

如体内的呻吟

如体内起伏的江山



▎之三


乱跑的血突然收紧

却又是

点墨之后

的晕染    时间从悬崖坠落

蚁群被一滴水击中

呼喊的沉默蒙着黑布

有一刻的窒息

从泪中挤出    长吁的北风如一道道冰辙

无能的圆规啊

给我一个空空的瓶子吧

大而无象的爱

如失控的胃

吸取

磨研



▎之四


让我疼痛与幸福的

你算一个

你的影子算一个

怀想算一个    打烂的坛子算一个

夕阳是用力了

晚霞算一个

夜归的人把石头坐热算一个

把夜晚垒起    两只眼睛的弹孔算一个

我有时瞄准算一个

有时瞄不准

我内心

的爆炸    算一个



▎之五


面壁

面一壁石苔

说出的话不过如此

纷攘与默不过如此

鹰爱着大地

却蚀骨于高空    一面镜湖太纯粹

却浪迹天涯

黑爱着白    白就是黑

白爱着黑    黑就是白

有拥有

就有挣脱?

所有的齿轮

都有过    咬紧之后的放弃



▎之六


患得患失

患锱铢

患斤斤

患一只麻雀在林中进进出出

患失去的霞    落下的雨

患麦子的亲密

患刀口    患一只蟋蟀拧痛

的黄昏

患近处的局促

远处的焚烧

我的心不够大

只能承受摇晃

与挣扎



▎之七


阳光漾?进来了

我再睡一会

如果可能    我如一枚小小的蚜虫

回到窗台的花叶

可以是一个安静的词语

可以在光阴里

如一滴不易发觉的污渍?

通常    庸俗

我听见了我的心跳

我的血很旺



▎之八


我需要一滴水

接通与神通话的语言?

我需要一座山

可以安置虚拟的人间

我的屋子已冒烟

我的屋子已失火

你起来

你张望

我需要一滴水

我的一半已沦陷

我的另一半

立着

如颤抖

如坚持



▎之九


你用你女红的手艺

我不能

我用我的灰给自己修复?

酒醉    眼泪    忏悔

我有上千种逃离的方式

旷野    迷途    原乡    背影    漏洞

望月成灰

我有上千个宽大而疼痛的关节

而一一忍住 

焚烧是必然  

每一个伤口都有隐忍而善意的力度    

涂抹吧    用力    深入

你还给我的    我都一一保留



▎之十


你在快乐的中心

主人

热浪的高音

众目环视的盛鼎

眼见你巨驼踏过茫茫山林

被跌宕的颂词尾随

主人   

可我不是戈壁    不是大雪铺开的西域

不是胡杨不是你身边冒芽的芨芨

和影子

目送的夕阳

被谁划开了胸膛    有一刻

好像倒在了西去的路上



▎之十一


比如在冬季

比如在山中    他们看到了荒凉    

而我却看到了自由

郊野空远而清凉

没有什么能阻止我了

没有一株草    让我患得患失了

没有一株草藏着心中的石头

一个爱过的人

荒凉有记忆中温暖的念头

可以是无限大

也可以是无限小

他下山的时候

像一粒尘土

越来越模糊    像黄昏浸在黄昏之中



▎之十二


还好    我阻去了繁复的尘嚣

还好    我能一个人静下来

一个人的山路

一个人

的孤独

还好    我有鹰的视力

有鹿的嗅觉

我孤注一掷的时候

总会把我们经历的地方再走一遍

还好    在我说爱你的时候

一路的荒草认同了

我的徘徊与踩踏

断裂之处

仿佛蓄着温柔

的心火



▎之十三


我一遍一遍默默找你

是不是有话可说

黑夜压住我了    可我不是灯光

的刀剑

沉闷一直在持续

烟头的火    一闪一闪    但是它们没法交换彼此的体温    比梦靥更重的是现实的低温

我并不关心雪    落叶    北风

肉体的发抖

递换出灵魂的绞痛

最后的时刻    还有多少人忍住绝望

对命运

说不



▎之十四


在夜里进进出出的虫子

巡山的虫子

用一个人的名字把自己捆了又放开

的虫子

黑夜的黑铁也压不住

不时从身体的麦垛里钻出来

赤裸

树大招风    而你

夜的黑雾    意念的车辙    来去自由的妖

驾着树枝    没有留下一滴雨

中了邪的虫子

为一首爱    抠着墙壁

和隔着窗帘的星子



▎之十五


我摔碎了酒杯

我的刻薄是尖利的碎片

我大口喝酒    蘸着泪水

我把一个年的结尾与开头混沌于瘴气

我是出入的蛇

但此刻把欲望搁置一边    无奈与悖谬

时间并不眨眼    

我在一场醉酒中闯入2021年的第一天

尖啸    失忆

我把我的誓言缩水

像一个无人认领的广场   保持了参差的虚无

我踉跄而来

你不要说我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