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公益文学开拓者)
诗人推荐

诗人酒馆 | 萧 瑞:太阳日

录入者:琉璃姬 |  发表日期:2021-01-01 07:54:59  |  浏览:164次
导读:萧瑞:诗人,80后,男性公民,独立作家,自由诗人。2005年在云南读大学时开始诗歌创作,并和好友成立《坡》诗社。不为谄媚开路,不为虚假超度,在尚能呼吸之时,尽力还纯净一片领土。

帝王是

骸骨的制造者

以人民名义

而不获罪

他入棺椁

如陵如山

我入土丘

百尸千眼难辨


—— 萧 瑞



萧瑞:诗人,80后,男性公民,独立作家,自由诗人。2005年在云南读大学时开始诗歌创作,并和好友成立《坡》诗社。不为谄媚开路,不为虚假超度,在尚能呼吸之时,尽力还纯净一片领土。



▎太阳日


1

太阳撞见乌鸦在喂杜甫喝水

嫌水太浊就把影子投进黄河


2

太阳躺在山上晒云被蜜蜂蛰了一下

连滚带爬落进了峡谷九只金乌猝死


3

沼泽之地,只有太阳在孤身游泳

我想前去,却被腐朽的水草卡住


4

太阳是一颗苍老的火球

但它比所有人都要年轻


5

月亮留下人类伟大的足迹

足迹的主人早已死于地球


6

太阳在银河边饮水

我们在黄河里纵欲

享用光的一切——


0

太阳怀有期望不辞辛苦升了起来

看到跪地者长跪不起黑压压一片

日了一下万马齐喑的大地就走了



▎凛冬越境


生而为此国之民,死而为此国之鬼

与天地星湖做伴我却不察有何自豪


诚心诚意做好天国之民不容易

需要收起诚诚恳恳做人的野心

埋进良知尚浅云泥不入的抽屉

忙碌再忙碌也不过是碌碌无为

耗费忠诚完成了最无聊的睡意


黎明初醒,看老槐树上的黄鹂

飞翔掩盖忙碌但依旧可以嫌弃

这枝不公不平再择另一枝而停

选那阳光最好的悬崖建造巢穴

凛冬将至挡不住寒潮苍苍茫茫

尚能跨越千山万水南飞再南飞

直至越境。它们越境称为迁徙

而我们越境却只能称之为犯罪



▎帝王刑


帝王是骸骨的制造者,以人民名义而不获罪

他入棺椁如陵如山,我入土丘百尸千眼难辨


我们被浸泡在苦水之海,火行水上

我们奋力游出闻赫赫风声星河灿烂

误以为抵达崭新的海岸。稍作喘息

转眼间又被推入另一片苦海

苦海之大,稀释不见血污之颜色

经纬未变,海岸线依旧蜿蜒曲折

草木皆贫瘠就像我们的家具陈设


劣质的帝王给足下青山重新构思称谓

以死换生,挟众生赢得一个铁的王座

举鞭驱赶众民抬向太阳上的奥林匹斯

宙斯退位他要培养短命者秦二世胡亥


铺路架桥改造青山,该修剪的修剪

该连根拔起的拔起,拔不起就焚烧

若有风吹不掉灰烬,就引海水清洗


水到渠成,万冢葱葱皆无姓名

留下听话的软弱的谄媚的鹰回笼再造

只要你有蚯蚓筋骨和鸠鸟悟性

匍匐于地委身于他就能绵延千秋万代


悠悠历史微澜从来难以把我们欺骗

会有今天作证掀翻冻疮横行的冰层

帝王巡视劳民伤财美名曰车舟劳顿

尊贵龙体焉能风尘仆仆为贱民俯身



▎能死哪里去

 

这个星球数目最多的并非人类

只是人类善于自我统计

以优美庞大的单边数据

来证明自己对这个星球的贡献

 

草木地上长,兽虫地上走

鸟行天际,鱼翔水底默默不语

只认生根发芽,风里练习飞翔

成为山水的一部分——

不会说山是我的山占山为王

不会说水是我的水截水而居

虽有厮杀但也只是吃到为止

没有更多的诡计丰富的刑具

也不会划条条泾渭分明的线

把大地割伤,再行派兵守卫

以便日后厮杀谁谁为谁的王

 

我们享尽美食,肆意飞扬

最终也不过是被吃了回去

通过我们轻视的胃和肛门 

比邻混居成山水的一部分

日落而升,日升而落——

只要你生,就必有死——



▎圣诞老人满载而归


大雪缤纷夜晚和从前一样漫长

孩子们陆续走出教室

没有交谈

他们见我从天而降

眼神闪烁

以为我是异邦闪电

要毁掉梧桐最好的冬天


我把礼物递给他们

无一人敢接

透过无邪又迷茫的眼神

我发现他们其实很幸福

不需要我的糖果和礼物



▎妓女墓志铭


红色的木桌上红色的西洋灯,红色的西洋灯下红色的日光

红色的日光中红色的她在褪掉一件红色的衣裳

红色的胴体献出红色的乳房,红色的乳液流入红色的嘴唇

一株水仙还剩一丝绿色。一朵世人从未珍惜的红色水仙花

释放出黄蟒的嗤嗤声,强迫最后一朵红云坠落

花蕾犹如血管,有七条蠕动的水螅,迫近鸳鸯戏水的壁画


她打开一本书,书除掉满身皱纹,不着一字

她合上一本书,就像合上招妓者迷离的双眼


机床剥落红色的血块,穿过时间的缝隙,结成站立的血笋

她扒掉笋皮,飧食笋肉,哈哈大笑,吐出一根根筋骨

她嘴角叼烟,就像抽着点燃的男性躯体

她架起腐烂的红色藤椅,跳起双人桑巴舞

每一个足印,都渗透出猩红的交错和变异

抽噎,歌唱。她辗转,腾挪,犹如一头狂躁的亚洲虎

她巡视每一片领土:腋窝,玉足,和漩涡一般的肚脐

她期盼每一个太阳产下的夜晚,荒淫无度

惟有此刻,结块的血液,印证她依旧是一位东方美人


她是遥远的彩虹,长满密密麻麻的木蠧

时间以她作布穿针引线,绣张嘎吱红床


我从未见过世上有谁像她的夜晚这般红

没有一朵红玫瑰愿在她的墓前生根发芽

我在她的楼下,发现一头流浪的亚洲虎

路人交头接耳不知他就是她的亡命之徒


赞(8) 赞赏与支持
火种公益文学
看看谁来读过您的诗: [] [琉璃姬] (查看更多)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