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公益文学开拓者)
诗人推荐

诗人酒馆 | 古 真:十日谈

录入者:琉璃姬 |  发表日期:2021-01-01 07:44:20  |  浏览:152次
导读:作者:汤克慎;笔名:古真。安徽省马鞍山市


我看见飞禽

和动物们

很少有

老的特征

我家笼子里的

那只八哥是

十年前

放进去的

现在看

仍然是

那样的年轻

没有老的迹象

人们说鹦鹉的

心态好

要不然怎么会

学舌呢

但有的人

学舌的本事

比鹦鹉厉害

可岁月无法

遮掩住

他脸上的皱纹


—— 古 真



作者:汤克慎;笔名:古真。安徽省马鞍山市



十日谈(组 诗)



第一日:


“我活过了2019年的春天

那年的雪花啊,既陌生又亲切”

昨天是大雪,今天你的语言不是

还活着吗?我说,我们摘掉口罩吧

蝙蝠或许是一个谎言,而人是可怕的

你说,去年的12月,是令人

惶恐的季节;记忆,既能让人年轻

又能让人衰老,一切仿佛就在昨天

我们验证了一下自己的呼吸系统

在我的祖国,核酸检测已经普及

我们都是阴性;我们开始都有了

笑脸,就像雪中的梅花,很美

而去年看上去就像一朵朵疤痕

去年,地球上最敏感的是我们人类呀


第二日:


"我们数落着时间,时间也同样数落着

我们",伟人,哲学家,诗人,圣贤……

都熬不过时间,而我们是多么平凡

对时间也同样恐惧,你说:生与死的

距离是多么近呀!时间就在今天

早晨,起大雾了,桑德堡的猫步走近

我们,轻轻的,悄无声息的走来了

我们用21世纪的诗句撕开它,我们的

城市和港口,从睡梦中醒来,我们

没有窒息,时间有时候也会开玩笑

梦有多长,生命就有多长,千年一梦

我们听见了城市的钢铁之声,轮船的

汽笛声,我们依然活在这座城市里

猫影消遁了,太阳终于出来了


第三日:


"我的诗句就像一只饥饿的麻雀"

难道你是一个流浪诗人吗?

你说你是一个行吟诗人,啊哈,现在的

山水诗泛滥了,同样的山,同样的水

反复的写,反复的吟,总想玩出新花样

如果是在敏感的年代,有人会说我反动:

我们是在讴歌祖国的大好河山啊!

难道我不爱国吗?我痛骂万恶的旧社会

你听见过吗?我抗日,我抗美援朝

"一条大河波浪宽……"我一边唱一边热泪

盈眶,你突然笑了起来,"我们不是在

写诗吗?"哦哦,我们不谈论当今诗坛

而诗歌却在奴役着我们,让我们伤筋

动骨,你说,你缺少一篇吹捧你的文章


第四日:


"他用上帝之手捧起了大力神杯,他的名字

叫马拉多纳",你好像很自豪;小个子球王

现代的拿破仑,用脚征服了世界;这个世间

多么的奇怪,人活着的时候,专挑他的毛病

人死了,又翻出他的好处;我们不相信神

但神会招人魂魄,踢球的马拉多纳老了

但生命的马拉多纳还年轻啊!世界足坛失去了

一个重量级人物,人类大家庭走了一个

坏男孩:世界平静了,我们不再去讨论

他的吸毒,绯闻,狂妄自大;人无完人啊

是谁说,他的左脚能挑起一个星球,当一代

球王离开我们的时候,他依然是一个高度

多少人都想跨越,但都半途而废;可惜呵

一个差点被遗忘的人,却以死亡占据了头条


第五日:


“我无法容忍你的酒量,你把我喝醉了

你凭什么没有醉?”,酒话,但语言清晰

逻辑没乱;乌鸦喝水永远不会醉,猴子

不喝酒也满脸通红,我发现你面色苍白

喝酒不上脸,能喝啊!关于喝酒,中国人

向来谦虚:最终醉的是自己。来,再干

一杯,这就是我们的文化;时间接近

黄昏,你手中拿着空瓶子,我看到了

诗人和画家的影子,无醉不成诗,无醉

不成画呀;你多么抽象:世界的赘肉上

挖下的一块词句,明天醒来,你不会变成

一个酒徒,再喝能要了你的命啊

你已发现了有轻度肝硬化,你是

在赌一个女人,尽管她已和你分手了


第六日:


“青春美丽痘长在脸上并不美丽

这是一个女人的痛苦”,别说女人

这个社会还内分泌紊乱呢,比如

变性,好好的男人不当,偏要变成

女人;美酒加咖啡,需要消费

但诗人挣稿费是多么的困难啊

伪装的诗歌,不能有闪失,我才不管呢

出现了雀斑,蝴蝶斑,哪怕经期

已绝,那才真实呢;那日在化妆品

柜台,看见一个有喉结的女人买

兰蔻,雅诗兰黛,我抽搐了一下

你看我们做男人多省钱呀,但要伺候

一个假女人太窝囊,面子重要

难怪我的句子要经过修饰才面世呢


第七日:


“今天给父母去上坟,去年的那只

乌鸦没有来”,今天冬至,阳光

出奇的好,乌鸦见不得阳光吗?

“一束金丝菊,放在墓前,山水因此

而明亮”,这是我曾经写过的诗句

但我还是惦记着雪,如果这时候飘几片

雪花,再听寒鸦呱呱叫几声,诗的悲悯

就进入汉语的深刻,命运,总不都是

春光明媚,父母是军旅生涯,他们

无数次跋山涉水,最后在这里落了户

父亲曾说过:你要适应黑暗和逆境

我在文字中跋涉,早已习惯了污秽和

丑恶,乌鸦对于我是美好的

它每年能来这里叫两嗓子多好啊



第八日:


"咦,你们看那只蝴蝶在游泳呢"一个

女孩子在向她的伙伴们喊着,我望着

夕光下的那只蝴蝶,已经溺水死了

波澜推动着它的游姿,给了小女孩一种

假象,那种游弋的斑斓之美,蕴藉着

人类的柔弱的灵感,给我们成年人

传达的是一种死亡的信息,但这些能

告诉那些孩子们吗?而我真羡慕这些

虚幻世界里的,被假象蒙骗的孩子们

因为我们知道了太多的真相,我们失去了

童心,我们为什么就一眼看出那是一只

死去的蝴蝶呢?我们失去了懵懂,失去了

天真无邪,我们很累,一看就懂的世界

其实什么都没明白,我们只是更世俗一点


第九日:


"你听见一只耗子在下水管道里叽叽的

叫吗?"是在发情,还是饥饿,你好

小精灵,我多年没有听见你的声音了

社区通知,马上又要老旧小区改造了

这是第几次,我记不清了,难道是

耗子闻风而动?有晚不知是谁家把垃圾袋

放在楼梯口,被老鼠嘶叫的乱七八糟

楼的形象工程固然重要,但人的心灵呢

只听见楼道清洁工唠叨着:人还不如

耗子呢;据说那小东西繁殖力特别旺盛

每当我文字枯竭的时候,就想到它:能否

复制它的遗传基因,生出性和饥渴的

语言,人有时候很虚伪,胆小如鼠,哦

它胆小吗?人类的任何地方它都敢打洞


第十日:


"今天是2020年的最后一天,明天我

又将老了一岁",你把动词改成形容词

但奇怪,我看见飞禽和动物们很少有

老的特征,我家笼子里的那只八哥是

十年前放进去的,现在看仍然是那样的

年轻,没有老的迹象,人们说鹦鹉的

心态好,要不然怎么会学舌呢,但有的

人学舌的本事比鹦鹉厉害,可岁月

无法遮掩住他脸上的皱纹,也有人说

心善的人不容易变老,这句话我倒信

三分,你看看菩萨弥勒佛,丰腴富态

"如果人类放弃了杀戮,这个地球将变成

什么样子呢?"你突然不搭边的自语像是

新年献词,也是我们老死之前关心的问题


2020年12月31,完稿。


赞(6) 赞赏与支持
火种公益文学
看看谁来读过您的诗: [] [琉璃姬] (查看更多)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