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公益文学开拓者)
诗人推荐

诗人酒馆 | 龙 森:母亲的麦季

录入者:琉璃姬 |  发表日期:2020-11-09 02:07:16  |  浏览:117次
导读:诗人简介:自由,上帝赐予我们的最好礼物却在我们生来时就被丢弃。我们一直在寻找。人已老,信仰还年轻。心依然在坚守。张培强,笔名龙森,六零后。

皇恩一浩荡

你告诉世界

你对我

恩重如山

因为

我还能

活着……


—— 龙 森



诗人简介:自由,上帝赐予我们的最好礼物却在我们生来时就被丢弃。我们一直在寻找。人已老,信仰还年轻。心依然在坚守。张培强,笔名龙森,六零后。



▎母亲的麦季


每一个五月

母亲总是要我带她

去看看祖传的麦地

而今日的麦季

早已没有了镰刀

没有了骄阳下的挥汗如雨

如果大街上还有草帽

那一定是故事里

走出来的父亲

在呼唤母亲去收割华年

和他早就厌烦的絮叨


大街上空无一人

母亲以为是仙界的父亲

把尘世的喧嚣埋葬

才没有了麦季的热浪

她捋一捋白发

热烈的路面没有一粒

种在她发间的麦粒掉落

让她大吃一惊

她长叹一声

决绝地要我带她去

看看埋葬父亲的麦地

是不是还有麦芒

你在天国的父亲

几十年没有回家过一趟


我带她去看铭刻在心的麦地

早已种上了华林

我指着林间的荒草

大声告诉她

是乌鸦掠走了田野

你却还健在

今年是华林

明年就是荒原

后年你就能看到

拔地而起的水泥森林


一把新麦磨成的粥

成了你回忆里的美味

粥里的月牙儿

终于在你苍老时

成了一纸遗书上

没有你签名的罪状


       (20200614)



▎过 客


每一束晨光把秋叶

用油盐浸泡成一碗

日子的倒影时

我才从梦中醒来

却无法在枯叶堆里

寻找到笔墨

写出梦里构思的故事

于是我把自己幻想成

老树上的一个摇摇欲坠的枯枝

就这样在最后的秋天里

飘摇

寂静得无声无息

我还不会哭泣

即使眼角上有一滴混浊的液体

那也是黄昏里

从遥远的地方飞来的鸟儿

路过孤独者的天空

不小心丢弃的歌声

从树梢跌落到我的眼角

当作过客

瞅我的那一刻

所有的蹂躏都被记录在案


                  (20200917)



▎子 弹


从被上帝锻造成一颗子弹

岁月就把我擦拭得晶莹剔透

这一生

也许会在等待中度过

但我最期待的

是刺破暗夜那一刻的绚丽

即使粉身碎骨

不枉此生铸就的使命


             (20200823)



▎告 白


别说黎明前的黑暗

寂静得有多可怕

让熟睡中的孩子

继续成长成一位强壮的战士

使得撒旦知道

它为所欲为的日子

将在晨光里结束

使得花朵不再担心

被暗夜蹂躏

被碾压

她会是世间最真实的自油绽放

与阳光一起

向被奴役的大地

山川

河流

没有恐惧地大声告白

了却心愿


        (20200825)



 ▎家 园


母亲被一位女孩搀回

的时候,我正面对一片废墟

思虑着该不该去感谢

是大地的重新跳动

引起的牛鬼蛇神的舞动

还是一堆瓦片的委屈

让村庄的炊烟惊慌的逃离

蒙住了母亲的眼睛被瓦片

磕出的血腥

可最终我说出的感谢

却送给了那位搀扶我母亲的女孩

她的纯情和无私

让我无视了挖掘机的轰鸣


母亲的埋怨

惊起了残阳的快速坠落

我的确是手足无措的

却又害怕母亲的泪水

把她脚下的废墟淹没

如果明年

大地不能呈现出古老的麦浪

母亲的残年

或许她只能在池塘边的老树下

诅咒

而我,只能沉默

或者用幽暗的歌声祈祷

亲如老友的布谷鸟

不知从何处衔来的麦粒

慰籍如果还健在的母亲 

与老树,与不辞辛苦的布谷鸟

与我

与堆积如山的麦芒

与那些失去家园的邻居

…………


          (20200910)



▎沦 陷


用飘扬的抹布

蒙住花眼

也能感受到黑夜的风

从指缝中挤进泪水时

引起的剧烈疼痛

让偶尔坠落的露水

再也无法感觉到自己

有滋润落叶的价值

还有一种宣泄

被露水淹没

把抹布丢弃的时候

才感觉陷在往复循环里

一个行走的魂灵

从此有了嘶哑的哭喊

往后的站立与抹布无关

只有一种掩埋的冲动

从此与沦陷决绝


          (2020农历八月十五)



▎落 日


聋叔在清晨接我

和母亲去大姨家时

我记得是坐在独轮木车上

的芭斗里

被哐当的独轮车晃醒

刚初升的太阳红彤彤的

真像大姨磕在碗里要炒的鸡蛋

晃晃荡荡的

又好看又香

如果有一天我能再见到姨哥

一定会把这伴随我多年的画面

告诉他

我想过无数次与他相见的情景

最好是在一个

晚霞映红天际的傍晚

酒后的我俩坐在阳台上

几乎相对无言

只是愣愣的看着落日

问他像不像大姨家碗里的鸡蛋

这落日

还是这么红彤彤的

而如今我俩却老了

当晚霞消失的时候

一片余晖会挂在我俩的睫毛上

摇摇欲坠

摇摇欲坠得

久久不愿落下


                 (20201010)



▎生 存


你不许苍生一瓢雨水

蝼蚁都会渴死

我种的粮食

你不赏赐于我

我就会饿死

皇恩一浩荡

你告诉世界

你对我恩重如山

因为,我还能

活着……


            (20200927)



▎追 问


从库木塔格到江南小镇

有多长的距离

我没告诉你

你是否体会过用江南的水

掺和库木塔格的沙

只能掩埋行者的炙热

没有阿斯塔娜的允许

风也不会对你说

你梦寐以求的回答

就在我漂泊的行囊里收藏


从江南小镇到库木塔格

你再也没机会追问

风的速度和沙的硬度

是不是该刻记你奉献给行者的温暖

这么多年是否已经冷却

其实,我看到的风

就有你留下的追问

每一个季节就用同一个解答

在你的库木塔格的沙山

顿足或者流连

如果有机会把行囊翻新

我会用江南的水

淹没你遗留在库木塔格的张望

让你的追问没有遗憾

再惹你回眸一笑


             〈20201026〉



▎库木塔格之夜


你的发梢还在风中飘飞

如果还有一丝青涩

就没忘记种在拜诗塔的红高粱

在夏夜里有朗朗上口的呢喃

只有阿斯塔娜能听见

是你在午夜里面对流浪的人

轻声耳语

库木塔格是不是你的归宿


你梦境中的夜雨

早已被风霜稀释

你每一次趟过干枯的河底

找寻不到流放者的脚印

即使被风沙埋葬

只为追寻夏夜里的承诺

即使你弹起都塔尔

试图去唤醒高粱叶

再一次的沙沙作响

擦去尘埃的你的手

只留有被热浪撕碎的飘摇

而清晨的古堡

早已就空空如也

只有被遗弃的孤雁

在湛蓝的天空久久

不愿离去


          注:“拜诗塔 ”   是库木塔格沙漠边的一个古老的村庄 (20201028)



▎形影不离


走在月光下有影子

跑在晨光里有影子

你抬起手驱赶影子

影子也驱赶你

如果有机会去往天国

别忘了把影子也带上

向上帝诉说

你俩一直都是形影不离

若要收留

请一起打包带走


          (20201107)



▎掐 架


一群笼子里面的人

围观笼子外面的二人掐架

笼子里面的人分为几派

一时间极是热闹

支持红方的是以为红方有

打开笼子的钥匙

支持蓝方的是担心笼子不坚固

以为蓝方可以为笼子加把锁

“中立”一方的以为自己是

笼子里的精英

能为其他笼子里面的人

指点迷津

一言不合就相互挖苦

指责

谩骂

劲头好像比外面掐架的人

还大

其实大家都是笼子里面的人

万一有一天笼子塌了

就不怕砸破了头?

都是笼子里面的人

还是希望我们有一天

每个人都有劝架的权利

有能力把那二个掐架的人

关进笼子


                    (龙森20201105)



赞(7) 赞赏与支持
火种公益文学
看看谁来读过您的诗: [] [琉璃姬] (查看更多)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