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公益文学开拓者)
诗人推荐

诗人酒馆 | 何中俊:一只蚂蚁的逃亡

录入者:琉璃姬 |  发表日期:2020-10-13 15:54:30  |  浏览:189次
导读:诗人简介: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纪实文学协会会员,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山市网络作家协会创始人,中诗网签约作家,中国“每天一首原创诗”诗歌运动发起人,中诗网论坛副总编。

我在缸沿上

走了一百个来回

只有风从

树缝漏过来

给了我一付

轻盈的翅膀

作为蚂蚁

我坐拥了

一座米的江山


—— 何中俊



诗人简介: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纪实文学协会会员,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山市网络作家协会创始人,中诗网签约作家,中国“每天一首原创诗”诗歌运动发起人,中诗网论坛副总编。

 


▎一只蚂蚁的逃亡


偌大的江湖,没有菊花和刀

看不见一只草?

我在缸沿上走了一百个来回


只有风,从树缝漏过来

给了我一付轻盈的翅膀

作为蚂蚁,我坐拥了一座米的江山


烈重的米香,淹没了我的唾液

我的愿望,是和一粒雪

相拥一生。我不知道


一粒米的手,牵着十万座山脉

我开始挖山,蹋一座我挖走一座

我开始分不清,山与饿哪个更重


我的命运在于:推开大米,找到出路

而大米的命运:堵住漏洞,平息战争

结局是,我在缸里变身米粒

只是色黑,且略显骨硬

2020年9月22日




▎长安城里的一匹黑马


王二说,李靖撑着竹竿

在古老的长安城里

满大街的泥泞之上一跃而过


其实,这时的长安城

还没有鸡鸣。倒是狗吠

是通行的官方语言


你说的骒子们,也是行惰看涨

一片骡子和驴子的爱情

正被搬上长安正史


后来唐太宗在四个门

垒了砖墙,让我们隔绝了鸡鸣和狗盗

成天只能和骡子谈感情

而每一个人都说

自己就是长安城里的那匹黑马

2020年9月21日




▎人间往事


一只蚂蚁把另一只蚂蚁

打败

一场风将另一场风

毁尸灭迹


一头牛从草屋里出来

杀死自己的心脏

将两只角,还给天空


鱼群游过历史的冰缝

挥着镰刀的人

又一次被桑麻绊倒


白雪满怀悲怆

给活着的人盖上被角

蒙上眼睛,我看见

死去多年的狼,腾空而起

2020年9月18日



▎紧箍咒


下课了,同学们涌出来

有书法班、美术班

写作班,奥数班

还有打击乐器班

钢琴演奏班,舞蹈班

每个同学的身后,都有一个

佝偻着身子的跟班


对面行道边,一排乌榄树

开发商,给每棵树

拦腰套上钢筋

每一道钢筋,深深地勒进

这些树中少年的脖子里

像一群,戴着镣铐的孩子

2020年9月17日



▎阴谋论


他跟我去牛棚

去麦田

去乱石滩

也去保宁府


直到我翻过凤凰山

走进灯火通明的大会堂

借着聚光灯

我才看见他

我的那个孪生兄弟

他豈而皇之地

出现在我的报告里


有我的地方,他在

没有我的地方,他也在

2020年9月16日



▎夜 泊


伶仃峰向海里

伸出两只手臂

它握住的,是一片浪花

星星很少,有两三颗

在海面上,碎了

渔船们,睁着眼睛

努力地望着南丫岛


这时候,傍着她的肩

我也是一片归帆

港湾内,每一艘渔船

都偎着另一些渔船

只有月光

悄悄地爬上桅杆

人间,翻到银质的这一面

2020年9月15日



▎舞台剧 


百恋嶂的上空,阳光

从层层黑云里打开聚光灯

红,橙,白交织成一片

积雨云循环地在树梢往复

这个场景里,闪电频频助阵

惊雷以高分贝掌控着节奏


南边,一片净空

仿佛某个人,铺开一张白纸

在酝酿着什么

是写几个能飞起来的字呢

还是用水墨勾几抹山水


另一边,一道门

把雨水和黑夜关着,不可遁迹

灰色的水柱

笔直地从西边扑过来

现场,我看总编导一一自然之神

八方调度。不久之后

三个分剧场就合而为一

汇成雄浑的交响

珠江西岸,已成泽国

2020年9月11日



▎隐 族


桉树都长了结节和盘枝

松树们每一棵

都指向不同的方向

它的声音在伶仃洋里混合着

像海上的夜雾,在黑夜里

潮湿、孤独


清晨,提着心摸黑前行

捏着一把汗,也拳着一把雾

顶峰上,它不急也不缓

长一声,短一声

然后,一个女声,一个男声

最后加进一个童声


三十年后,在这海上孤峰

遇见这家隐族:乌鸦

和我一样,它们还没学会

看人下菜,以黑为白

2020年9月9日



▎套 娃


五斗米不够

加一套

弯道超车


再加一套

从一个点上突围

又加一套

挤出最后的潜能

继续加套


这就是现在的我

雪人套着雪人

2020年9月5日



▎尖塔,穹顶和远山


微风吹着巜安魂曲》

银杏叶走得很远,无可挽回

旷野里谁才是《正义的灵魂》


我和世界隔着一层薄膜

饮酒,吟颂,作无效运动

穹顶握住权柄

教堂把塔尖举向虚空


每个人都是隐秘的工匠

群山伏下了身子

把那一点光,传向远方


镜子里,我是一座移动的城堡

关上,最后一扇窗子

2020年9月3日


(图片来自网络)


赞(6) 赞赏与支持
火种公益文学
看看谁来读过您的诗: [] [琉璃姬] (查看更多)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