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公益文学开拓者)
诗人推荐

诗人酒馆 | 白蓝地:此生变成淡颜色,已如水般寡味

录入者:琉璃姬 |  发表日期:2020-07-23 23:03:06  |  浏览:654次
导读:诗人简介:白蓝地,1980年生,江西兴国人。曾有小说、诗歌、散文及评论发表《打工文学周刊》《华声晨报》《文学自由谈》《诗刊》《人民文学》等报刊。小说曾获红棉文学奖等;诗歌、散文曾获《人民文学》《诗刊》《诗歌月刊》《青海湖》《时代文学》和鲁迅文学院等征文奖。曾获第四届“淬剑诗歌奖”提名,第三届北京文艺网“国际华文诗歌奖”、第四届北京文艺网“北京国际诗歌奖”提名等。另有文字选入《青年诗歌年鉴》《那些写诗的80后》等多种汇本,入选参加江西省“谷雨诗会”,荷兰艺术家Rob voerman(若博·福尔曼)国际交流展等。夏尔西里写作倡导者,主编民刊《狼域》。

640.webp.jpg



亲爱的,你好

嘿,陌生人

你好

原谅世界

原谅沉默和腐烂

原谅我。原谅我

原谅我

罂粟花般决绝


—— 白蓝地


   webwxgetmsgimg (1).jpg


诗人简介:白蓝地,1980年生,江西兴国人。曾有小说、诗歌、散文及评论发表《打工文学周刊》《华声晨报》《文学自由谈》《诗刊》《人民文学》等报刊。小说曾获红棉文学奖等;诗歌、散文曾获《人民文学》《诗刊》《诗歌月刊》《青海湖》《时代文学》和鲁迅文学院等征文奖。曾获第四届“淬剑诗歌奖”提名,第三届北京文艺网“国际华文诗歌奖”、第四届北京文艺网“北京国际诗歌奖”提名等。另有文字选入《青年诗歌年鉴》《那些写诗的80后》等多种汇本,入选参加江西省“谷雨诗会”,荷兰艺术家Rob voerman(若博·福尔曼)国际交流展等。夏尔西里写作倡导者,主编民刊《狼域》。


640.webp (5).jpg



▎重 生


钟声横亘在炉火与湖水之间,白茫茫一片

激情明艳,风景折叠

不需要光。带着敬畏慢慢移向天空

鸟瞰五线谱,一道道历史喘息着涵义未确定

整个上午在沙坝丘,小心种土豆

下午去人民公园,看蝴蝶翻飞

人字又辣又苦,一撇弄疼了红尘以及羞耻

短短一抐,结束了沉默和摇摇晃晃

草木没有耐性,胡乱地喊叫江上雨雾

雾霾和夜色从此深重,点点繁星死不瞑目

谷麦去了皮,亮出一个硬词

愁绪。词一开两瓣

一瓣给乱世佳人,一瓣赠予春天

小小甲壳虫,在方言上荡漾

到了冬天想起大雪,又只能掏出米酒

一边泛滥伪抒情,一边露出小破绽

够了。尖利、迷迭香、黑暗力学相互缠绕

深邃和鸟声,横行在大地上

此去长安三千里,一地野花正在延蔓




▎那 儿


果然。人世低于流水

哲学的拗口的词,低于夜鸦尖叫

玻璃低于人脸,盛开的灯

低于掏空姓名的子宫。腐烂的

魂魄和珍珠,被钟声惊起的耗子追杀

一时激情万丈,困在网中

忘了崔健、丁武、何勇、郑钧、窦唯、汪峰、张楚、许巍、谢天笑

和吴虹飞的摇滚。这样也很好

春天举出花朵,悬崖举出深陷的寂寞

仿佛虚妄要从身体里逃出。仿佛

一个舌头温软如玉,舔着皲裂嘴唇的孩子

爬出了地心,爬出了海市蜃楼的窗棂子

窗外有落果

窗外立起了神木

窗外无碑




▎在浮世


上午,撒旦转身离去

在人类学上,于是羚羊出现

或许以为阳光正好。多云转阴呢

有人在下午说,除了肖邦只听海顿

渺茫处裂出雪意。一生悠悠

无事就剥花生或瓜子,拥挤呢

没人关心。回忆需要绷带

手起,再刀落

切韭菜,切豆腐切绿豆芽

在恐惧中切完三丝,约等于切流水

切钥匙更为可靠。尺度拒绝囤积

孤独在怜悯中抒情,飞翔在笼中躺下

威胁在措辞学上舞蹈,物质怒斥精神食谱

落日与沉沦如此深情,使夜黑刮过树尖

然而燃烧未遂,销魂未遂

时代广场反复张贴壮阳广告,水被玻璃枯竭

种粮人颗粒无收,石头和魔法崩溃

经济时代计划爱情,绿皮火车无人乘坐

盲目被一代又一代传颂,让凤凰闭嘴

狼烟呢,动弹不得

五行遁术分别五内俱裂,再掠夺每一次孤鸟影子

黑夜坚持阴影,启示语词穿透玻璃

此生变成淡颜色,已如水般寡味




▎招 魂


五月,杨花缠绕湘楚大地

只为守护楚大夫归来。江湖渺茫

空余竹叶和菖蒲,相对无言

傲骨呢,使水畔一片静谧

青山在倾盆大雨里,独写艾草罗衣

年复一年。许多蓝色住在乡间

那汨罗江呢,突然点燃一树灯火

将红尘打磨得锃亮,却又留下虚构

此刻,天问之语撞到时间褶皱

呐喊声,从头顶泻下来

穿过玻璃,渗入这个时代

让山鬼之舌咀嚼,使离骚之心巨大而深重

楚大夫啊,前头拐弯处有路千万条

这一片是海,那一片是山

还有一片空白,该走哪一条才好

人间惆怅,还要你拟半幅修辞




▎原 谅


原谅世界。原谅沉默和腐烂

原谅我。罂粟从我身上夺取异卵孪生兄弟

一生新鲜。涮洗时光动词

注定要焦灼和矛盾,它注满不安分

夜很可爱,陷入深邃

庞大而又寂静

回去吧

回去

从菩提岛登陆,管它呢

阿尔卑斯山午间事,啜饮着

科林斯式太阳,仰仗

杨村神圣森林。星星曾经迷恋过山坡

朝阳下,女人是童年表姐

如今她羞答答地,正在碧绿草地上漫步

听见了吗,听见了吗

那琵琶骨孤独而洁白,击穿爱琴海波浪

剖开懦弱者结实良心,在塘沽口喃喃细语

表哥一身干稻叶凌乱,双脚埋着荒芜

有时在深圳十一月,有时在威尼斯九月

大地呀,黎明呀和陌生人

都揣着延达里,风奔向坎特伯雷

唱着兴国山歌式催眠曲,去冬日乡村

咏春天咏秋天咏夏天。无所事事

害怕碰到藏于危险阳光,也咏山冈巴洛克米尔

谁一颗红心呀,粘在高原凯恩斯阿瑟顿

表妹,原谅河水

保留莲蓬或者葵花,原谅妖精

活成妖精,活成老女人

山谷艾瑞弗斯,西敏寺桥上

在黄金台中部即景,各自恍惚

尼罗河,穿过东方的湖心岛和云

颂阿诗玛颂峻岩颂刘三姐。行路人厌倦

都嚎叫,嚎叫很长很长一串串

短歌。可以提前演练死亡

并且咀嚼萎黄问候词。原谅时间

表弟已从半途而废中凯旋,在舞池边

他在花园里亲吻树,拐走富豪女神

洪门村文峰塔上,住着柯尔庄园野天鹅

秋色,进入中原之夜

有时,万籁俱寂

有时,牧马人与羊群带着春天最初那微笑

天上,雾一重

雨一重。人间忧伤

与漂泊在黄昏发笑。夜象打开干净海洋

群鸦飞越冬青园子,在沙滩上晒太阳

背着井水带着外婆菜和雨伞,在大草原普塞塔干活

田野上长满马鞭草花,渠流淌着明澈

淌出半轮明月。原谅你

平原卡斯蒂利亚,开满紫罗兰

格雷多斯山没有风景。去布达拉宫前磕头

海特别干净,弹奏着小夜曲

迷娘,唱着南方歌曲

飞天固执己见,海市上一片蜃楼

黄昏,湖上有月色

出游尼喀河。低唱月夜之歌

大小梅沙海滩上,一棵松树孤立许多顶夏季帐篷

千万不要回头,朦朦胧胧地登上梧桐山顶

人面狮在素描蔷薇中,看荒原野趣与人间春色

前辈你好,朋友你好

表姐你好,表哥你好

表妹你好,表弟你好

亲爱的,你好

嘿,陌生人你好

原谅世界,原谅沉默和腐烂

原谅我。原谅我

原谅我罂粟花般决绝




▎亚细亚孤儿


四向都是墙

高墙

恐怖而越来越厚

梯子上长满交响曲和苦难

终于夜幕帮助黄沙和孤独安静下来

荒凉是一件小事情

他们忘记了涛声周而复始且永远

失而复得

梦想仅仅是梦想

阴影都习惯了疑问词

准备好祈使句

让答案在深渊里自由飘动

一人在密西西比河对岸摆渡劫局

一人在耶路撒冷居住

一人在羊肠上奔跑

一人在道德上辩论空白及其深刻意义

一人看守大街和泡沫

众神坐看风云起

一人独享良宵




▎仕女图


我准备好了一把春天

怒海不停地咆哮

鲜花寂寞地坐在秋千上看雪

葡萄架上挂着中国折扇

春天去了相思湖

海在水中停止

雪在烟雨楼边遗失了棱线

晴转多云

天气没有写下绝句

街区此时雾色浓重

仕女们昼夜投掷着拉斯维加斯

浪子坐在海螺壳里听海

男人吻别

夹在别人眼中

折扇打开湘妃竹

宣纸折叠

它知道一切

包括我落笔太重




▎孤独这种行为艺术


佛左吾右。量山蒹葭隐匿

隔着老卒子,藏于不死的铁兽

撩拨花果山风语,淡忘客里村庄的

泉鸣。淡忘从头再来的蝶舞

冰鱼搬石砸天,击钢板以喊回笨鸟之魂

而奔跑中的羚羊

携野狼奔腾

撵迁徙部落温柔的姊妹

草原风声

以无名指凄冷,追第十一个太阳

以西府海棠的薄言厚意,探秘

自然界和郁州茉莉的青衣

浅时光,另起一行

错缘。半生。阿呀!春衫凉

边疆泉水,终赢了京都白衣卿相

刀剑、菜、清明、俭、黑狐,和乔木

过去式回忆。合适饮老酒

饮酒,是变相的温暖

后来者坐拥白发三千丈,吼着破碎的歌谣

自诩过路王,还称如来

讲:风马牛,也相及

来时来去自由,去时各取所需

佛左吾右。只饮酒。不恋爱。亦不战斗




▎粮食这种病


隔夜的事物,不停地涨

从左眼穿过右眼,如山洪泄来

再从左脑绕到右脑,妖风一般夸大

无雨。也无馒头补偿其动词

田间传来雷声、蛙声、呻吟声,鬼叫声

地头没有开过红花。燕子不安家

父亲落下半边瘫。鸡鸭鹅牛猪羊兔并不好养

隔夜的雪还会不会往下落,雪也无从得知

多年前的稻麦种,丢了魂

少年得了浅妄书,一病四十年

昨天清早,桌上的陶碗差一点就洁白

少年背对着陶碗内壁上的无瑕,说

从现在起,不要再让自己饿肚子




▎透过玻璃的三看


1

迁徙者飞升,倚着宇宙的广阔

鹰隼的手杖被折断,时间长出泥捏的火

历史拍打着燕子那样的翅膀,望向背阴的归途

色调违和的晴空,分离火柴的闪光

雪在一幅人物画中,铺成田野的样子

顺溪而下。剧中人席地而坐

手托一片孤云,移动到酒坛之外继续漂泊

备几副碗筷,撒几丈绫罗

在柔情中感慨万千。目光溢出地平线

重新回眸时,笑的影子被鱼尾抛落


2

墟场的屋檐下,樵夫已醉

作田人拼命逃窜,吉祥棺材铺门口积满雨水

被积水浸泡的鹅卵石,嘲笑垂泪的朝霞归返

干净的墙白得要命,交缠着送行的挽幛

屋外的流行歌曲,绕开尘世的轮回

一个无名的词语寒气逼人,一朵虚假的火焰荒凉

在陶醉的白色之上盘旋。如烈日的虚伪

石阶下,寸草未生

一群蝼蚁族在奋斗,苦海病危

巉岩的峰顶,金和它的使用说明书过期作废


3

第一声鸡鸣,来自乡野

如燧人氏的火,燃着思想者

烧得飞翔偷偷闯入湛蓝的语言

青冈木拦住深沉的河

草木垂下眼睑,化为灰烬

汽车轰鸣,切断烈马弯曲的背

大米、面粉、葱、辣椒,高举憧憬的炊烟

滋生芫荽菜、迷迭香,穿透纸醉金迷喧嚣的夜

火石电光悬挂于半天云中,嚎啕痛哭

松驰的安魂曲,妒嫉如夜行的窃贼




▎阿贵的骨头


怎么说呢

笼子跟雾霾,不断讲真话

石头成为最有效的历史


怎么说呢

自由被酒驯服在钢结构中

米却被地理学腐蚀


怎么说呢

时间击中发际线、天际线和虚无

语言厌倦而死


灯火通明的广场上,众多的眼睛在窥视

鹿回头,狼回头

夜色沉入河流的灰烬。脊椎如刺


(图片来自网络)



640.webp (7).jpg


赞(1) 赞赏与支持
火种公益文学
看看谁来读过您的诗: [] [素颜鸽] [琉璃姬] (查看更多)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