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公益文学开拓者)
诗人推荐

诗人酒馆 | 凛 子:流出来的泪水,每一颗都盖了月亮的印章

录入者:琉璃姬 |  发表日期:2020-07-20 21:23:40  |  浏览:1104次
导读:个人简介:凛子,原名张玲,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芜湖市作家协会理事。2012年开始业余时间诗歌创作,曾任红袖添香论坛现代诗歌版版主、风起中文网现代诗歌版版主,现任民刊《狼域》编辑。诗歌散见《参花》《中国诗》《流派诗刊》《大风诗刊》《雪魂》《宝安日报》《宿迁日报》《芜湖日报》《安徽诗人》等国内各种纸刊,征文比赛多次获奖,有作品入选《中国当代诗人全国联展》,北京文艺网第三届国际华文诗歌奖获提名诗人。出版个人诗集《凛子诗选》。


1595251257985729.jpg


我惊叹于这种

前仆后继的

诞生却又被

无数次劫杀


都说,慈悲是

心痛

忽略是罪过


阳光普照下的

生灵

我们来谈一谈

众生平等


—— 凛 子


webwxgetmsgimg.jpg

   


个人简介:凛子,原名张玲,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芜湖市作家协会理事。2012年开始业余时间诗歌创作,曾任红袖添香论坛现代诗歌版版主、风起中文网现代诗歌版版主,现任民刊《狼域》编辑。诗歌散见《参花》《中国诗》《流派诗刊》《大风诗刊》《雪魂》《宝安日报》《宿迁日报》《芜湖日报》《安徽诗人》等国内各种纸刊,征文比赛多次获奖,有作品入选《中国当代诗人全国联展》,北京文艺网第三届国际华文诗歌奖获提名诗人。出版个人诗集《凛子诗选》。






▎一条裙子在暴风雨中死去


我以为她一定是一朵蝴蝶花

盛开在夏天

请原谅,我用了这个词

精致却不耐用


果然,她在狂风暴雨里瑟瑟发抖

她抱紧我的身子,越抱越紧




▎秋


我惊叹于这种前仆后继的诞生

却又被无数次劫杀


都说,慈悲是心痛

忽略是罪过


阳光普照下的生灵

我们来谈一谈,众生平等




▎十一月到十二月


我要靠近河水的唇

我要用唇上的云彩拴住我的马厩


我的小马一意孤行

我的小马是红豹子,蓝豹子


早晨在火苗里醒来

找它的主人


夜晚被月亮的孤独

所构成。

红豹子,蓝豹子是我的小马


竹筐子提水的人哦

断了两根肋骨的野草

抱着催眠曲不肯睡去的小马哦


花果形如河水

在河水里哭泣




▎月 亮


(一)

月亮,这个古老的物种

它似乎起源于尘埃

又与尘埃格格不入。

它有时候在天上

有时候又在地下。

就像今晚,月亮举起手术刀

河流山川便没有了

藏身之地。


(二)

我又开始厌倦月亮了

它只有三种模样

眉毛,句号,或者影子

如果这世上有两个相同的月亮

我会把另一个沉入湖底

不管它哭不哭泣。


(三)

我在白天,

同想象中的夜色走在路上

月亮领着我,它看着怪怪的我

它把自己变成呼啦圈

它套住了我。


(四)

我后知后觉,

真正心碎的人,流出来的泪水

每一颗都盖了月亮的印章。


(五)

月亮,我们交换一下

我把身体给你,你把乌云还给我。




▎黄昏与黑夜交替之时


母亲挽着我的胳膊

绕着南门河散步

黄昏就在这个时候来了

它怀抱慈悲和落日

与黑夜进行交替。

大提琴独奏刚刚开始

一列火车从河水中取走野花

我的影子越来越大

母亲的越来越小。




▎母亲节


今年和去年是不一样了

唯一相同的是,

我依然穿起的这套牛仔

看似放任,却又中规中矩

茶叶安静地停在杯中

这是若干年的我,

丢弃身份证的我,和浏览器的我

打开车窗,有风吹进来,却又无关乎我。

如果车轮停下来

我会问问它来时的路,和去时的包裹。

我在这一天已经没有性别

连同母亲,母亲依然如光环

照耀。穿过子母线,

而那些一闪而过的

道路啊!




▎影 子


你是个手艺人

你以充足的光明雕刻我们身后事

你闭上眼睛看我

我从你的眼睛里突围

我们拉长产生美的距离

但这不妨碍我们

你的刀刃插进我们身体里

它们削。




▎今 天


大树在朋友圈里翘着个狐狸尾巴

转了好几圈,

我突然也好想当一回乡村绅士

刁上烟斗,把梯田按进手指的老茧里

和老哥们聊聊家长里短

顺便喝点邻居家的疙瘩汤


这一天多么美好

温柔的乡村生活很傻瓜

却比城里好上几万倍


我又去朋友圈逛了逛

大树还在那里,他把尾巴当成小板凳坐了下来

他说他突然想起初中未结业的诗人于坚




▎白 色


她们代表梨花

或者,小小茉莉

她们是语文和英语课代表

她们不能保存自己,保存是语言的一部分

她们将在孤独中丧失嫩芽。




▎萤火虫


昨晚回家的路上我碰到

一只萤火虫

它很小,让我也跟着变小了

我停下来,突然能听懂虫语

它要和我说话

它亮着尾巴对我

至今我还在人海沉浮

它说它要带我走

它说要我等到五天后

(萤火虫的平均寿命大约:5天)

会为我留一盏单纯的灯




▎这一夜我睡的如此安静


以致于没听到窗外的雨声

父亲的书柜陪着我

他用他书的眼睛。

我看了看窗外的一排香椿树和一颗桃树

它们把接近白纸的天空衬托的更白

这是我在梦里不能明辨的

前几日我去看望铁轨

它们安静的生锈,安静的被遗忘

几辆绿皮火车,摇摇晃晃

我想象中桀骜不驯,烟屁股一样的放马

如今,孤独的石头坐满了铁轨

就像父亲的书坐满了书柜

我把铁轨和书柜都抱进怀里

它们以植物的形状

保持平衡。




▎日 记


我丢掉了石头城

又从星期八的梦境里出走

瘦哥哥,我这就去你的德令哈

给雨水披上星辰和马匹


麦地里长出碗口大的月亮

麦子睡在那里,我也睡在那里

比泥土还要累的麦子

我不碰碎你清晨第一滴露珠


火焰在麦地里燃烧

这些恋爱中的兵器,仰面而来

他们朝你吐着鲜血,瘦哥哥


茫茫戈壁一片荒凉

今夜我就坐在你的石头之上

瘦哥哥,今夜我是自己的女王


拒绝青稞酒,也拒绝月亮

我只要麦地里的王冠,瘦哥哥

我抱着戈壁滩上的泥沙,任狂风四起......


第二日的太阳主宰麦地

瘦哥哥,你赤足温情地坐在远方的屋顶之上

而遮蔽那些眼睛的是他们的母亲。




▎海上钢琴师


白纽扣,黑纽扣

被大海上了锁的白色小鱼,

黑色小鱼。在白色火焰里跳舞的黑色火焰。

孤独被大海的声音点燃

苍白也是一种力度,就像白色香烟和黑色打火机的纠缠。

白色键盘,黑色键盘

1900,你的名字在这里,你黑色的摇篮

你摇摇晃晃的白色出生地。

上帝说,拿去吧!

你这条保存不了的黑色小鱼

大海是你秘密的白色勋章。




▎鸡变凤凰


(一)


现在,我只想蒙头睡大觉

把所有爱过我的人爱一遍,在秋天的被子里变成

“落汤鸡”


(二)


感觉自己像一根骨头,和骨头一样的越来越

难啃。


(三)


阿雅今天送来一瓶鸡尾酒,

粉红的,我小心翼翼的喝掉她,

身体痒痒的,

感觉就要变成鳯凰了。




▎尘埃里的花园


我想用电影雏菊里的一句话

“我认出了你”

做为拜会你的礼物。

 

我们离开尘埃十层,到达你的第十一层

你的名字在每一朵花或某一颗草或每一片多肉里

音乐也旋转起来,我们绕过你的曲径小道

去拜会你的宠物鸡


它们黑色羽毛,红色鸡冠如花

它们咯咯叫,温柔又胆小

它们头顶上的藤蔓结出毛茸茸的似耳朵

听我们说话。

 

栅栏一直在那里

绣球花硕大的脑袋靠在它的肩膀上

月季伸个懒腰就越过它的边镜

池塘文绉绉,却也像哨兵,手里的水枪是站岗的法码

荷叶的眼睛戒备,看我们

小鱼儿藏进温柔的裙摆

 

我们坐下来,漆黑的藤蔓收留我们局部的身体

这时候雨水开始吃我们桌子上的水果

和茶水争风吃醋。雨水掩盖了我们的声音

我们在你的孤独与完美里享受更绿的绿色,更粉的红

更浓的紫,比白色更白的白

 

黄昏在上帝的预言里降临

你的小花房里星星点灯,所有的木质结构散发着

古朴幽暗的光。我们仿佛围坐麦地

麦芒滚滚,我们在静止中重复慢动作

 

天地暗淡下来,花瓶的细腰光洁如额头

我们抚摸夜晚。我们朗读,我们掉进叶子的印度之行

我们摆脱逻辑和合理性,我们神游

我们在你的花园里成为四只绵羊

 

我们无需抬头仰望,站在你的第十一层

我们离云朵更近。我们在你的梦境中俯视人间

人间犹如木偶,幻象在木偶的脸上雕刻出石头与城堡

当隐喻犹如月亮,你的花园描摹出

真实的美。


(图片来自网络)





webwxgetmsgimg (16).jpg



赞(6) 赞赏与支持
火种公益文学
看看谁来读过您的诗: [] [素颜鸽] [琉璃姬] (查看更多)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