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公益文学开拓者)
诗人推荐

诗人酒馆 | 徐盛:它在玻璃上走走停停,仿佛置身于空无之境

录入者:琉璃姬 |  发表日期:2020-07-15 19:19:45  |  浏览:603次
导读:作者简历:徐盛,原名徐胜,安徽省巢湖市人,毕业于安徽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诗作散见于《黄河文学》、《星星》、《诗刊》、《诗潮》、《诗歌月刊》、《安徽文学》、《安徽日报》等,并有作品选入《新时期二十年诗选》《2018中国诗歌选》等选本。《国家诗人地理》签约诗人。


webwxgetmsgimg (6).jpg


上好的笼子

永远打开的

一只鸟

可以随时

进进出出

门,形同虚设


—— 徐盛


1594811858117644.jpg

作者简历:徐盛,原名徐胜,安徽省巢湖市人,毕业于安徽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诗作散见于《黄河文学》、《星星》、《诗刊》、《诗潮》、《诗歌月刊》、《安徽文学》、《安徽日报》等,并有作品选入《新时期二十年诗选》《2018中国诗歌选》等选本。《国家诗人地理》签约诗人。


▎穿墙而过


用拳头,敲击着墙。用手掌

拍打着墙。用头颅

撞着墙。仿佛只有如此

一个人的绝望,才能穿墙而过


门,是墙的一部分

它,隐匿在墙中。你无法看到

当一小部分墙,走动时

它,才是一扇门


门,代表了墙的三种姿态

它的原初,当然是墙的一部分

一扇门,半掩着,想象就产生了

有人,开始门缝里看人


一扇门,完全打开

好似门,活得了自由

但它,走不远

无法完全脱离一面墙


有人,穿墙而过

一扇门,抬眼望着那人

穿越过自己。就像自己

也穿墙而过一样


▎三个土拔鼠


一个土拔鼠。为了看得

更远些,抬起两个前腿,踮起两个后脚

伸着头,张望。土拔鼠

重新放下双腿,匍匐于泥土


另一个土拔鼠。也跟着,抬起两个前腿

踮起两个后脚,伸着头,

向同一个方向 张望。不久,

重新放下双腿,匍匐于泥土


第三个土拔鼠。自匍匐的泥土里

伸着头,抬起两个前腿

踮起两个后脚,长久地张望

为了看到,更远些


▎囚徒


一个人

是自己的囚徒


一个人的肤体

一所监狱的边界


一个人。在白天

安然无恙


却在深夜,悄悄地

挖掘出,一个伤口 


伤口,是出口

也是进口


从伤口,挖到了风

一个风口


当你仰望,伤口就是

一扇窗户


你绕了一大圈子,回来时

它是一个虚掩的门


一个伤口,开始愈合

一个洞口,被堵死


深夜,你会在另一个

方向。继续挖出一个新伤口


一个囚徒,消逝了

一个门徒,站在那里


▎玻璃


站在玻璃的后面。有时

我不是看窗外的景象,而是

巧遇了一只小小的昆虫


很多虫子,小小的可爱

只看到它们的背面。我却很想

看一看它们的正面。它们如此地娇小

怕一触碰,就鲁莽地伤了它们的身子

玻璃,无意中帮助了我


就像此时,我站在玻璃的后面

看到一只偶然,好似等待我已很久

它在玻璃上走走停停

仿佛置身于空无之境


雨后的玻璃,是如此地透明

从玻璃的另一面,才真切地

看清了:一只小小昆虫的正面

一块玻璃,帮助了一个人的局限


▎笼子


一个笼子。无论是怎样的精美

如果它的门,是锁上的

就是一个死笼子


一个笼子。不管如何地简朴

只要能挡住风雨;只要笼子的门

可开开关关,就是一个好笼子


上好的笼子。门,永远打开的

一只鸟,可以随时

进进出出。门,形同虚设


一只鸟。飞到遥远

即使它不再回来,也会记住

和怀念,那个打开的笼子


对于一只鸟

远方,也不过是一个更大的

永远开着门的笼子


▎那时,我总是看不起夜晚


那时,我总是

看不起夜晚


站在白昼里多

坐在夜晚中少


浪漫主义时光里

泛滥了大部分光阴


总认为光明非常了不起

一切,仿佛就是为了争脱夜晚


其实,夜晚代表了一种能量

也是一种幽深


就像那黑黑的碳

一燃烧,就光亮了


对一些在阳光下

看不清的事


我就后退到

幽暗中去看


▎暮晚

 

在深秋的湖边走着,突然

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

这喧闹了一整天的

湖面,已如此安静。一整天

 那么多大小的船只,划出的伤口

很快就了无痕迹地恢复了

对此时的大湖

充满了敬意之心

如此安静的大湖

我投下一枚石子

大湖回了一声,又投下一枚石子

大湖又回了一声

我把第三枚石子

用力地,投得更远些

三枚石子

就像一时茫然的我

面对大湖的安静,呼喊了三声

就像我面对暮晚,由轻到重地

敲了,三下门  


▎往事

 

曾经。我把一粒种子

轻轻地,埋在土中

却长成一枚石子。是谁?

把种子偷偷挖出,埋下一枚石子

 

曾经。我把一粒石子

误认为一粒种子,埋在土中

却开出花来。又是谁?

把那枚石子悄悄挖出,埋下一粒种子

 

埋下石子的人,我早已忘却

埋下种子的人,至今也没有下落

从一枚石子出发,寻找到

一粒种子。要走上多远的路途——

把种子变为石子,不是魔术

这是人性之劣

让石子化为种子,这不是神话

而是一种仁爱,不为人知


(图片来自网络)


1594811926117885.jpg


赞(3) 赞赏与支持
火种公益文学
看看谁来读过您的诗: [] [素颜鸽] [琉璃姬] (查看更多)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