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公益文学开拓者)
诗人推荐

诗人酒馆 | 潘洗尘:题目没有意义

录入者:琉璃姬 |  发表日期:2020-07-05 04:20:58  |  浏览:510次
导读:潘洗尘,当代诗人。 1963年生于黑龙江,1986年毕业于哈尔滨师范大学中文系。 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诗歌创作,有诗作《饮九月初九的酒》《六月我们看海去》等入选普通高中语文课本和大学语文教材,作品曾被译为英、法、俄等多种文字,先后出版诗集、随笔集12部。 曾主编《中国当代大学生诗选》、《读诗——中国当代诗歌100首》、《诗探索丛书》、《生于六十年代——两岸诗选》、《生于六十年代——中国当代诗人诗选》、《诗歌EMS•60首诗丛》、《读诗库》等书系。 曾任《星星》诗歌理论月刊等刊物执行主编、主编。2009年以来先后创办并主编《诗歌EMS》周刊、《读诗》、《译诗》、《评诗》等多种诗歌刊物。 曾获《绿风》奔马奖、柔刚诗歌奖、《上海文学》奖、《诗潮》最受读者喜爱的诗歌年度金奖、《新世纪诗典》李白诗歌奖成就奖、2016年度十大好诗、2016年度中国十佳诗人等多种诗歌奖项。

1593893895850824.jpg    


潘洗尘,当代诗人。

1963年生于黑龙江,1986年毕业于哈尔滨师范大学中文系。

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诗歌创作,有诗作《饮九月初九的酒》《六月我们看海去》等入选普通高中语文课本和大学语文教材,作品曾被译为英、法、俄等多种文字,先后出版诗集、随笔集12部。

曾主编《中国当代大学生诗选》、《读诗——中国当代诗歌100首》、《诗探索丛书》、《生于六十年代——两岸诗选》、《生于六十年代——中国当代诗人诗选》、《诗歌EMS•60首诗丛》、《读诗库》等书系。

曾任《星星》诗歌理论月刊等刊物执行主编、主编。2009年以来先后创办并主编《诗歌EMS》周刊、《读诗》、《译诗》、《评诗》等多种诗歌刊物。

曾获《绿风》奔马奖、柔刚诗歌奖、《上海文学》奖、《诗潮》最受读者喜爱的诗歌年度金奖、《新世纪诗典》李白诗歌奖成就奖、2016年度十大好诗、2016年度中国十佳诗人等多种诗歌奖项。






1593893915717124.jpg




▎现在说说我的写作理念或理想


深夜老友明政发来语音

说读你的诗

感觉就像是你从自己的身上

抽出一条肋骨

磨成针再蘸着无名指的血

写出来的

这些诗

如果烧成灰

死去的人都会看到


其实老友只说对了一半

他说的不是我的诗

只是替我说出了

我的写作理念

或理想


注:中国民间有一个传说,在为死去的亲人焚烧的纸钱上,滴上无名指的血,死去的亲人才能收到。


2020.06.24




▎遗 嘱(一)


这个人没有嫡亲子嗣

却留下三个随时准备用生命

捍卫的儿女

他此生最大的遗憾

可能就是因为过早死于疾病

而不能继续为儿女遮风挡雨

或像一个战士那样

横尸沙场


他把一生所编所著

都留给了母校

也就是留在了他人生

真正出发的地方

他的所编

即便不是最好

也是一个时代的见证

至于所著

更多关乎家国情怀

与个人命运

虽然有些流传甚广

但他只希望这些东西

留给朋友们缅怀


说到朋友

看上去他几十年走南闯北

友情遍布江湖

但其实刻在他心上的友人

也只是个位数而已

写到这里

几乎就想一一脱口说出

他(她)们的名字

但他还是打住了

心心相认的朋友

此刻自会心有感应

他也曾不止一次说过

生前被什么人喜欢

没有比死后被什么人怀念重要

所以他也曾开过一个玩笑

死前会开列一个名单

哪些人能够怀念

哪些人绝不可以

这实际上也是一种心理疾病

虽然他自认为是精神洁癖


他生在东北

但酷爱西南

这可能是因为他一直

喜欢与植物为伴的缘故

中国一共有三万多种植物

其中有半数在他最后定居的云南

他的庭院里

光高大的乔木

就有二三十棵

其中有一棵他曾多次

在诗中写到的

现在已超过十五米高的樱桃树

生前患有严重幽闭恐惧症的他

在此恳求亲人

在他死后能把他的骨灰

像落叶一样撒在

这棵樱桃树的根部


2020.06.24




▎所以最怕你们长大


作为父亲

把你们带到这样一个世道

实在是一种罪过


也许我们能做的

只能是在你们牙牙学语时

给你们营造一个

方寸的自由空间

那块飘着白云的蓝天和

开着花朵的大地

也分明是为你们借来的


所以最怕你们长大


是的作为父亲

我可以给你们无尽的爱

哪怕有一天为你们粉身碎骨

但终归有一天

深陷丛林的你们

会发现童年时那些自由的

白云和花朵

都是假的

而你们的父亲

纵使在情急之下长出三头六臂

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你们

一天天的

被黑暗吞噬


所以最怕你们长大


2020.06.21




▎奉化水蜜桃及其它


出生在穷乡僻壤的我

格外羡慕树才

生他养他的那个地方

不仅有青山绿水

还出了一个

我最好的朋友

和一位

我最敬重的伟人


我曾在树才的老家

吃过这世上最好吃的桃子

后来又和树才一起

移了一棵到云南的家中

庚子年整个人类面临绝境

而这棵桃树却比以往任何一年

都硕果累累

小时候总是听广播说

我最尊敬的那位伟人

是从峨眉山上下来

摘桃子的

结果他什么也没有摘到

最后还落得个

客死异乡


我庆幸再过9天

当树才回到大理的时候

这满树的桃子正好熟透

我在想那天要不要和树才一起

拣选一颗最大最甜的

奉化水蜜桃

首先祭献给他的那位同乡

祭献给那位华夏史上

唯一的民族英雄


2020.06.10




▎新闻实录(二)


近4年

我们的对外援助

达到60365亿

如果平均分配给

每个中国人

是4373.28元


这还不包括

4年以前那60多年的

我对十万百万甚至千万

概念是清楚的

但对万亿就完全是模糊的

我只记得在我八九岁的时候

妈妈不慎丢了5元钱

她痛不欲生的哭了

整整一天一夜


2020.06.10




▎真正的诗人


真正的诗人

宁肯倒下也要

成为他诗歌中的一行

至少他也应该像一个汉字那样

立于他的诗中


但大多时候

我看到的都是

那些躲在文字后面的

我的同行


2020年6月4日




▎飞蚊症


生平最怕两件事

一是被囚

二是失明


昨天下午

右眼前突现两只

飞来飞去的蚊子

开始我驱赶它们

伸手去抓它们

但赶不走

也抓不住

朋友告诉我

这是一种眼疾

而且还是不治之症——

飞蚊症


我知道总有一天

我会习惯与这两只

形影相随的飞蚊

和谐共处

但现在

狂躁不安的我

总是习惯性的用手

抓来抓去

有时甚至索性就想

把自己的右眼

抠下来


于是我不得强行让自己

安静下来

并不停的告诉自己

多睁左眼

看亲人看朋友

看这世间偶尔惊鸿一瞥的

美好事物

少用得了飞蚊症的右眼

看这连污垢都

只纳不藏的世界


这样想时

内心也就平复了许多

一个原本就稀巴烂的世道

多两只飞蚊

又算得了什么呢


2030.05.31




▎如今还剩下什么


年轻时梦想有一座大房子

楼顶要有视野开阔的露台

阴天用来听雨

晴天就在那儿晒晒太阳


还要有一间宽敞的书房

用来读书写诗

记录生命也博取声名

楼下还要有一片巨大的客厅

闲来无事可以呼朋唤友

而一生迷恋足球

所以还要有一间

大屏幕的影视厅


当然室外一定还要有

土质肥沃的花园

种很多很多的树

让鸟儿栖落

养很多很多的花

引来成群结队的蜜蜂


如今这一切都有了

但青春已逝

健康也没有了

更可怕的是


曾经的理想和激情

已化作满地枯叶


终日飘零


2020.05.17




▎我们到底能抗什么


这些年

我们与天斗

与地斗

也与人斗

所以习惯了对抗

抗旱

抗震

抗……

抗来抗去

灾难越抗越多


其实我们的传统和语汇里

有一个词很好

叫未雨绸缪

有这么好的传统

为什么还总是要临渴掘井呢

所以抗不如防

防是一种修炼

修炼不仅可以防天灾

更可以防人祸

当然如果真的是

天灾来了

防则不如

顺应


2020.4.20




▎鸟儿问答


与常来家中的鸟儿

朝夕相处了这么多年

至少  我已经能听得懂

它们说什么


今天  突然听见其中的一只

正在教育另外的一只

大意是什么你可以说

什么不可以说


我这才突然发现

过去它们还只是一群

不说人话的鸟

现在  它们竟然变成了一群

不说真话的鸟


2020.04.15




▎病毒考


冠状的

不一定都是病毒

但官状十足的

就不用再浪费

试剂盒了


2020.04.15




▎时 间

 

忽而抽打

忽而抚摸

多想任时光就这么

不停流动  流逝

而我能像自己刚脱下的

衣服一样静止

但时间

这宇宙中唯一公正的主宰

绝不会给任何人以

此等机会


2020.04.08




▎清 明


为什么我们的先人

把如此澄澈的一个词语

给了今天

给了那些逝去的亲人


难道  真的是被我们称为

阴间的世界

更清明


而我想说的是

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里

是不是应该

有罪的谢罪

无罪的默哀


2020.04.04




▎这就是时间


这就是永恒流动的时间

而我们所能看到

或感受到的

只是它的

不留任何痕迹的

尸体


2020.03.31




▎题目没有意义(四)


湖北  一个多么好的地方

只要你想想那些地名

秭归  天门   保康

黄梅  赤壁   钟祥  

孝感  仙桃   当阳

尤其是我的老友野夫

生于斯长于斯的

恩施

很多年以来

我都一直想为这个地方

就为这两个字

写一首赞美诗


但现在我只想

老天也应该施恩了

至少你要对得起

所赐予湖北的

这些吉祥的

地名


2020.01.31




▎题目没有意义(三)


连日来

闲来无事

与一群乐观豁达的

湖北人

在网上玩一种

叫湖北大家乐的游戏

好几次我都想

这个时候

湖北是不是应该

把这个游戏的名字

改成人人忧


关键是

每当我分到一副好牌

或者在和了牌之后

心里都会对着屈原出生的

那个叫秭归的地方

默念一声

对不起


2020.01.31




▎题目没有意义(二)


烟是有害的

尤其对我这样一个

几十年的老慢支


但是在这样一个

看不见一丝春光的

春天

或者说在这样一个

一眼望不到边的

冬天


除了窝在家里

而且还是床上

除了一棵一棵不停的

抽闷烟

谁能告诉我


现在的我们

还能干什么


2020.01.31




▎题目没有意义


连日来我的眼前

总是晃动着17年来

三场大灾大难中的

两个身影


两次疫情中的钟南山

512大地震中的温家宝


尽管我也不大喜欢他

当年在一个小黑板上

写下的那四个字

多难兴邦


2020.01.31




▎我从未相信过钟表的指针


谁愿意人吃人

但这样的事情过去

不是没有发生过


极端的灾难能催生

人心中的善

但也会催生

人性中的恶

我多希望凡我族类

尽为前者

抑或前者更多


但现在还不是

一盘棋终局的时候

不论你执黑执白

先手还是后手

也不管是一目还是半目

即便是到了

读秒的时刻


所以现在你说什么

我都不会相信

就连我此刻写下的这些

我自己都不能

彻底相信


这就像我从未

相信过钟表的指针

我只相信

时间本身


2019.01.30




▎打喷嚏


我在一首诗里

写到现在的人们

对喷嚏和咳嗽的

惶恐

此诗刚一发出

就见武汉好友

张执浩的留言:


从前打喷嚏是想你了

现在是怕传染你了


2020.01.19




▎荒 废


四十年前我在这个国家的北边

种下过一大片杨树

如今她们茂密的我已爬不上去

问村里的大人或孩子

已没有人能记得当年

那个种树的少年


四十岁的树木已无声地参天

我也走过轰轰烈烈的青春和壮年

写下的诗赚过的钱和浪得的虚名

恐怕没有哪一样再过四十年

依然能像小时候种下的树一样

可以替我再活百年甚至千年


于是四十年后

我决定躲到这个国家的南边儿

继续种树

一棵一棵的种各种各样的树

现在她们有的早已高过屋顶

有时坐在湿润的土地上

想想自己的一生

能够从树开始再到树结束

中间荒废的那些岁月

也就无所谓了


2014.05.03

2020.06.24 修改




▎肥 料


我在院子里

栽种了23棵乔木

和数不清的灌木

樱花、玉兰、石榴、水蜜桃

缅桂、紫荆、樱桃、蓝花楹

她们开花的声音

基本可以覆盖四季

每天我都会绕着她们

转上一圈两圈儿

然后想着有一天

自己究竟要做她们当中

哪一棵的肥料


2015.02.18

2020.06.24 修改




▎花园里那棵高大茂密的樱桃树


花园里那棵高大茂密的樱桃树

就要把枝头从窗口探到床头了


回家的第一个晚上睡得并不好

但看着枝叶间间跳来跳去的鸟

我还是涌起阵阵欣喜


如果有一天能变成它们当中的一只

该有多好啊


我还可以继续在家中的花园飞绕

朋友们还可以时不时地来树荫下坐坐


想到此我好像真的就听到树才或占春

手指树稍说了一句你们看

洗尘就在那儿呢


2018.11.06

2020.06.24 修改





                 

1593894022700686.jpg

    

赞(6) 赞赏与支持
火种公益文学
看看谁来读过您的诗: [] [平时] [素颜鸽] [琉璃姬] (查看更多)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