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公益文学开拓者)
诗人推荐

诗人酒馆 | 冯 歌:我把自己的寄存在田野里的 另一半身体娶了回来

录入者:琉璃姬 |  发表日期:2020-06-29 00:46:06  |  浏览:655次
导读:诗人简介:冯歌, 山东临沂人,居济南市,现任中国诗歌论坛现代诗歌版版主、中国原创文学网现代诗歌主编及中国原创文学网[诗人岛]岛主。诗观:用诗歌照明,在生活里寻找美。




1593362482689799.jpg




村庄的小河

还没解冻

在低矮的故乡

母亲用一冬的

柴火

捂出一朵桃花

为了我这次回家

它开在了

春天的前头


—— 冯 歌


   1593362496551495.jpg


诗人简介:冯歌, 山东临沂人,居济南市,现任中国诗歌论坛现代诗歌版版主、中国原创文学网现代诗歌主编及中国原创文学网[诗人岛]岛主。诗观:用诗歌照明,在生活里寻找美。





1593362711686787.jpg



《》风,把你抬得高于茅草

      

青石堆里的茅草,都是野生的

头发飘在风里

用泥土裹住白嫰的

肌肤,白嫩的脚和手


泥土里跌打滚爬的人

一直把茅草酿作美酒

早晚咂一口,故土难离的滋味


在乡关,我用锋利的镰刀

理下她的头发,做柴火续进锅底

一朵白云出生在山村

被清风一吹,就插翅飞到山外


我一直觉得

风跟茅草,在私下早有预谋

草根和泥土的气息

是白云和骏马的粮食




《》背影


白色的,蓝色的

背影,都在动着

无数个背影

在不同时刻,不同方向

朝着黑夜出发

将明日升起的朝阳

给湖北送去

给武汉送去




《》往南走三百里


往南走三百里路

就到了童年

杏花、桃花、梅花

在一个屋檐下,开着


她们冲我

嫣然一笑

我就长大一岁


她们比我长得更快

我刚转身

她们就结出了果实




《》 眼睛


年轻人

跑得太快,一首诗

落在了后面


一首诗

跑得太快,老年人

落在了后面


我遇见

一首诗,长着长长的睫毛

两泓清澈的潭水


距离再近一些

璀璨,抵住我的额头

将我吞噬于热烈之口


肉,软化了

吐出了结为晶体的

一粒一粒汉字




《》伤口——一个真实的故事


那处伤口很明显

锋刃下带血的脐带

难产留在小腹上的刀疤

瘦骨嶙峋的手

光阴留下黑斑


伤口有闲舒的生活

能做出几道美味

因此背井离乡

伤口从此开始晕眩、发烫

时常有一股焦肉味的青烟

不是炊烟,是儿媳的谩骂、儿子雨点般的

拳头烙出来的


最终,初冬的一层薄冰

愈合伤口,伤口不会再说话了

但依旧是很明显

一场北风刮起来时

伤口又开,伤痕依旧那么刺眼

每一个路过那处水塘的人

都会看到,伤口

有闪电和砖块出没




《》木匠


卯和榫来自两棵树

匠心和良心只在一副肉体里

把一块木和另一块木连接

团结,密实,传世,经年不开裂


一些寻常的木头

在他满是老茧的手掌

重新开出花朵


“败家子!木头哪有下脚料?!”

零碎的木块丢进火堆

像烧掉他的反复揣摩的木器

一样,让他愤怒


他木工手艺精湛

他是用一生和木头打交道的人

在生命的最后,他一直做一件事

把自己深铆进木头,深铆进泥土


“我一生锯开过很多树

我死了,要在我坟前栽一片树林

我在地下把树托举起来”


他的遗言飘着木香



44.jpg



《》临秋


对景色的关注被风一点一点咬破

秋天,从温度开始沦陷

我须赶在一场冷雨前头,将翠绿的

草木、花朵、飞禽,金色的果实

以及原野上的天籁,更多地储存


冷霜后面,不远处有大雪蛰居

冬天的躯壳,孤单的日头会躲在薄棉被

北风会任性吹箫,这样的

季节,命运坚定理想主义


若把秋天的储藏全部释放

孤单的篝火有了伙伴

现实不需要在虚拟时间、奢侈、环顾茫然


一个冬天赶路的人,失血的

后脚在冰雪里挣扎

前脚就已实实在在地踏上

秋天的脊背之上,踏实而兴奋


他的眼前,望不尽的

绿,丰饶的果实,金色的光普照

沿着一线光明的指引,抬头,属于翅膀的

高度上,湛蓝,正辽阔无疆




《》农具


在农村,每一副农具都有自己的名字

如同无忧无虑,到处撒欢的孩子

吆喝一声,各自回家


常年和田野打交道

农具们名字有木质的、铁质的,做工精致

形状各异,但跟田野的凹凸吻合得严丝合缝


农具对四季一般以军团作战

每到一季节都会提选拔出一位好把式

好把式所向披靡,每一个季节都闪烁光芒


在制作农具的材料之中,我是一种例外

那年,我的户口转到城市

就做不成农具了


我仍觉得自己是一件应时的农具

常回到农村老家

在空巢里陪老人说话,喝茶


对着野外,助山村一声断喝

空旷、孤单、寂寞、荒芜

就一大片一大片地倒地




《》  抽象画

   

画帆,船和海隐身于意会

画楼群密布,它们都倾斜着身子

画天空的蓝,是被某些高耸三角击碎

画碎框,里面盛满五颜六色的炫彩

整幅画是一张视力检测图,森林幽深

眯着的眼睛、血盆大口

伪装的獠牙隐喻其中,圆珠笔

划出的凌乱线条。像人工的雾,有些旧

有些新,有隐藏画面的企图

努力辨认才敢肯定,它们

不是我画的,却让我身临其境




《》  扇

  

一枝梅花画上去

一只蝴蝶画上去

一首古诗画上去

一个美女画上去

一朵白云画上去

一座江山画上去

一直画下去,直到

一把扇子画到白墙上


一只手,被解放了




《》写在五·四青年节之日

         

这一本厚重的书籍

扉页从1919年的五月四日那一天

开始,翻出2019的

疆土、花香、祥云、大气


在和平的阳光里浸泡了太久

只有烟尘

成为我生活的全部防务


从2019页码回翻

有农时二十四节气的氛围

一副高挑的衣架上

我把自己的寄存在田野里的

另一半身体娶了回来

从此,我不可救药地

学做男人




《》瞬间

——题懋歌拍摄的桃花镜头


叶子还在北方赶路

你已经开出一朵新鲜的春天

春节,我回童年一趟

村庄的小河还没解冻

在低矮的故乡

母亲用一冬的柴火

捂出一朵桃花

为了我这次回家

它开在了春天的前头




《》胡同 

     

我一直走在一条胡同里 

像从陕西黄土岭上回来的二叔 

神情一样激动不安 

脚印和青石板一起被雨水 

磨得光滑湿润,镜子般 

石面上映出摔倒又重新 

爬起来的人 

周围,石块磊出来的叫墙的搀扶 

坚强有力 


天空不高也蓝 

头顶有梧桐树茂密的树冠撑伞 

阳光、花香、风和鸟鸣从上边

漏下来 ,落在头顶

像一次祝福的灌顶仪式 

迎面走来的女子把秀发梳成垂柳 

我能想出她姣好的容貌 

但搁在光阴的回眸里 

我害怕喊错她的名字 


走在胡同,一切都眼熟、亲切 

抬手敲一下两旁的门环,随便喊

一个乳名 

四周就会围满一圈庄稼




《》今夜,用手指去约会


深夜,熄灯以后

让黑重新住住进黑色

能让心灵的一束光更加

妩媚、妖艳、芬芳


没有比黑色

更纯粹、更深沉

更广袤的

底色


立起食指在黑色上面

一撇一捺写起一行汉字

就像那年某日

像那个即将远行的人


手指蘸着春天

在我背上隔衣写下的

那行字

薰衣草的香气

凝聚至今


今夜开始,用手指去约会

从此,没有人能够

把黑夜里的两盏明灯

抹黑




《》我相信文明会开枪

      ——由 某事件所想到的

        

我相信文明会开枪

一个人死了,落进尘埃

他的表情、声音和行为

在空气中飘浮一阵子

会被风化


泥土里有爱、恨、情、仇种子

它们都生长着血性的根须

冬眠,蕴藏惊人能量

常被人们忽略或者绕开


有时候,在必经之路上

一粒石子突然醒过来,毫不犹豫地

在阳光下开花

在黑暗中结果


我们轻易地把眼前的事物上标记

自己的怜悯和仁慈

我常在夏天路遇

一群蝼蚁为一只蝼蚁举行的葬礼


自然界里的有古老的仪式延续

但,我更愿意相信

人类社会,是文明仪式延续的空间






(图片来自网络)


1593362678481310.jpg


赞(5) 赞赏与支持
火种公益文学
看看谁来读过您的诗: [] [疾风骤雨] [琉璃姬] (查看更多)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