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公益文学开拓者)
诗人推荐

诗人酒馆 | 白十七:天空之城

录入者:琉璃姬 |  发表日期:2020-06-26 03:18:06  |  浏览:564次
导读:简介:十七,80后写作爱好者。

1593112091101998.jpg




从哪里走散了

我的青春?


从初冬开始就

早早蛰伏与暮春

没有缜密的的

思考

是一种惯性


但没有反弹力的接受

最先心脏  然后

眼神 

动作 面部表情


—— 白十七


webwxgetmsgimg.jpg



   


简介:十七,80后写作爱好者。


1593112467808308.jpg



《》天空之城


我,走了一万一干里路

穿越一季季的酷暑寒冬

只为

与你邂逅一日三餐四季,房前屋后玫瑰正浓


我,放逐自己半生的颠沛流离

用脚步丈量减短与你之间的距离

只为

与你一生一次的倾慕   相拥   停留  


我,或许可以更乐观点

用天际里启明星的光芒点亮启程的路

只为

与你哪怕一次的擦肩  不再别过


如果这些都不能拥有

我宁愿如湖边的淡墨芦花站成永恒

风来时仰望,风净时低思


呵,你是云、是雨、是月、是星子

是我脚下湖心里的影子

抬头是你

低头是你





《》寻你而行


三月

我约春风约桃李约玉兰……

四月

我该如何约见你?  


那些说过的话写过的诗

如昙花般点亮过仲夏的夜


如果,没有桃李的妖娆  风情

玉兰的纯洁  丰润

深情,只是一块被嫌弃的补丁


春风的温柔一直都是多项选择题

一朵瘦梅?

只能将寂寞锁在坚韧的骨骼里


不要去执念四月:

那些吹过的风

淋湿的雨

柔软的阳光……

只能停留在旧去的诗行里


像一个看花人一样经过吧

将最后残缺的清高拽回原始的梦里

再与庸俗对立

像经历一场洪流

破釜四月柔软的虚伪


掬一捧春光来滋养肉身的凋零

将灵魂的芬芳安放于时光之上

寻你,早已没有回头之路




《》三月央


像结束一场行程  驻足   

昨夜,雪已经做了最后的告别礼

相拥  抚慰  呢喃将自己化为流淌的骨血


过了今夜

风不是来时的风

雨增加了一寸重量

迎春花无力的摇曳脚步龙钟


空气簇拥

泥土繁重

植物密不透风

……


凌晨四点

或许更早点

凛冽 转折 皮囊 冲突  虚弱 棱角……

都会被释放,长在云雀的舌头上


一朵花的凋零引起所有花朵的疯狂

四月,成为安放的道场

五时

细雨霏霏

没有回忆




《》微 微    


拈一缕四月温暖的微光  点亮不止眼前  还有更远的远方


你好吗?

我收起从冬季带来的白色冰冷的锋芒

学一株四月的麦子果青地在风中遥望

不披沉重的麦黄 

只想离饱满近点

离成熟还远

做你心中微微的姑娘


也想写诗给你 

但绝口不提相思  只写 

来日方长




《》暮 春


 从哪里走散了

我的青春?


从初冬开始就早早蛰伏与暮春

没有缜密的的思考

是一种惯性

但没有反弹力的接受

最先心脏  然后眼神 动作 面部表情最后秉性大最后是每个细胞

它们腥红的拒绝所有青翠

一再的拒绝试图侵蚀停留的记忆

使之破碎面目全非


今天的风吹出了眼泪

暮春已尽





《》流 浪


五月,风的轻柔像月老多情的手指

弹一下惊起了沉睡已久的相思


记忆的阀门

再也锁不住苏醒的心事

侥幸放逐

亦或一场邂逅


蓝天 白云 青草 野风

如果可以写诗

就在蓝底的天空下写出一个大大“念”字


不带忧伤

只浸染着熟悉的青草气息

托付给白云或者是野风


让她像个流浪者那样游离

在眸子里生长出一棵棵青涩的果树


如果相遇还如初次

只是那个深邃的青涩

那时是你

这次换我





《》借根烟        


又一场漫不经心的春雨

潮湿了软软的睡意

一曲《静水流深》让午夜幽静  深邃


思绪开始如水波般晃动  空间

晕染出某种化不开的情绪


还是不能收藏失落

让所有的回忆

漾在空灵的声波里

仿佛的仿佛

耳边依旧有熟悉的回响

只是笑容渐远  模糊

在一场场渐次残缺的梦里


如果今夜无雨敲窗

遗忘或许可以躲藏

如果没有失落的袭击

烟草或许可以暂时失去某种意义


可是

谁可以?可以

借根点燃的烟卷?


学着,吐出一轮轮白色的烟晕

让多余的沉重  在氤氲里幻散

再将所有的庸俗与懦弱 掩埋

腐化在破散的灰烬里


学不会遗忘的人

是没有黎明的  

所以

习惯了在被折叠又拉长的深夜里  默守


如果不能妥协

能否借我一根烟?

把悲伤渲染成焦黄

让它仓皇的燃烧

或者

逃离


让尼古丁的残留

再次陷入下一场轮回





《》无 题


不要说已经学会了不再哭泣在意,才会那样委屈


将心中的那份惦念如种子般播撒在树洞、田埂与花蕾上

让一只斑鸠去睥睨

让蚂蚁开始奔波

让每一片花瓣在春天里饱含沉甸甸的心事


已经不再流泪了

那些泪水早已被风干成盐白的小径

路过或者离开的秘而不宣守口如瓶

让鲜花与蝴蝶在此栖息




《》距 离

 

鹊桥没有睡意

银河系里就觅不见爱情


伊甸园是什么颜色的?

为此,白日

在笑容里种花

让瞳孔在宽泛的眼白里凋零


夜晚

用月光涤荡如发的抑郁

合上眼睛

距离变的薄如蝉翼




《》试 图


不要试图拥抱

在这多雨泛滥的季节里

那些泥土里的萌动

早早系上了欲望的绳索


等一场无影的风路过

将一份多余的深情 眷恋

挂与残败的枝头

让吐绿的新枝去嘲笑

再去嘲笑那些软弱的击掌盟誓


百鸟开始齐鸣

在一个软塌塌的黄昏

百鸟再次齐鸣

在另一个湿漉漉的清晨


醒了

眼前一树花开

脚下一地残败






1593112515142090.jpg



(图片来自网络)


赞(3) 赞赏与支持
火种公益文学
看看谁来读过您的诗: [] [琉璃姬] (查看更多)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