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公益文学开拓者)
诗人推荐

诗人酒馆 | 龙 森:自由之夜

录入者:琉璃姬 |  发表日期:2020-06-23 15:20:28  |  浏览:636次
导读:简介:自由,上帝赐予我们的最好礼物却在我们生来时就被丢弃。我们一直在寻找。人已老,信仰还年轻。心依然在坚守。张培强,笔名龙森,六零后。




1592896465529979.jpg



我从你的身旁路过

像一个乞丐

张望你的华丽

不敢触摸你的骄傲

渴望你给我一碗泥土

我有时间去耕耘

不能恐惧的寒冬

给我一个秋天

好让我有机会收获

被苍天滋润的稻谷

喂饱我没有户籍的孩子


—— 龙 森


   



诗人简介:自由,上帝赐予我们的最好礼物却在我们生来时就被丢弃。我们一直在寻找。人已老,信仰还年轻。心依然在坚守。张培强,笔名龙森,六零后。






▎母亲的麦季


每一个五月

母亲总是要我带她

去看看祖传的麦地

而今日的麦季

早已没有了镰刀

没有了骄阳下的挥汗如雨

如果大街上还有草帽

那一定是故事里

走出来的父亲

在呼唤母亲去收割华年

和他早就厌烦的絮叨


大街上空无一人

母亲以为是仙界的父亲

把尘世的喧嚣埋葬

才没有了麦季的热浪

她捋一捋白发

热烈的路面没有一粒

种在她发间的麦粒掉落

让她大吃一惊

她长叹一声

决绝地要我带她去

看看埋葬父亲的麦地

是不是还有麦芒

你在天国的父亲

几十年没有回家过一趟


我带她去看铭刻在心的麦地

早已种上了华林

我指着林间的荒草

大声告诉她

是乌鸦掠走了田野

你却还健在

今年是华林

明年就是荒原

后年你就能看到

拔地而起的水泥森林


一把新麦磨成的粥

成了你回忆里的美味

粥里的月牙儿

终于在你苍老时

成了一纸遗书上

没有你签名的罪状




▎民国风


你的美,始于河北

盛于江南

你的丰盈,绽放于海那边

从不忘记,你去时的流连

每个季节,你的眼神依旧珍藏

离去时就有的思念

一晃数十载,你的爱

从未蹒跚

星夜的风与朝霞的露

仍然弥漫你的容颜

只为明天

你的风情

再塑于海北天南


       ― 2015年春,受朋友之约写于苏州民国风情街




▎烟 火


那年我把一块蓝天

装进行囊

以为可以添加自身的重量

减除脚步的蹒跚

当有一天我在黑夜中

把那块蓝天领出

以为可以抹除恐惧时

才发现

蓝天已经腐烂成

一堆堆柴米油盐

早已把日子腌成

一块腊肉

在四周弥漫着

烟火味




▎自由之夜


那夜

我没听到铁甲的轰鸣

但我感觉到它的履带

一直在我的心上碾压

暗夜中布满血腥


那夜

我没挽着你的手

但我收藏了你眼神中的虔诚

一直刻在我的心中

是你坚毅的魂灵


那夜

长街尽空

那夜漫长

城楼依旧残留

铁甲的狰狞


那夜老了

而你  依然年轻


我流浪着

揣一行囊的思念

不敢把你的白衬衫换洗

我等待着

你与自由归来

相拥于那夜

抨出压抑己久的嘶吼

迎接黎明……







▎死 城


一只谁家的猫

在夜间的街道上叫春

她的声音在大街小巷里

毫无顾忌地穿行

她脸上的口罩

不是用熔喷布做的

所以不遮音

她从清晨一直叫到午夜

也没有听到一丝的回应

于是,她在黎明前

无奈地抖落一身的灰尘

回到孤冷的窝里

等待人声鼎沸的日子



webwxgetmsgimg (3).jpg


▎苏州*桥


斑驳的岁月

在这里驻足

即使遥望

扶不住的岁月

嵌入青砖的楼房

从桥那边传来的叹息

就拱起一缕缕的皱纹

任凭惆怅

在油纸伞上雕刻……



▎遗 言


我只是一只蝼蚁

只身藏在腐烂的落叶里

偶尔偷看

从我面前溜走的阳光

甚至不能算是一根稻草

我爬不上高耸入云的

骆驼的脊背

如果有一天日出磅礴

不要忘记把我

从黑土里找出

把我眼里的血痂剔除

撕下我嘴上的胶带

我要与你们一起

欣赏阳光的模样

此生终将不憾



▎开 心


我知道什么时候开心

哪个季节不开心

春天迟到了我不开心

它阻碍了花朵的盛开

我开心的时候你不开心

是因为我大声说出了

你大手一挥

对没有腐烂落叶的命令

他们没有一枚可以

自由腐烂

他们可以穷其一生

在你的号令下

整齐地排列

不敢独自去游荡

而你可以大声羞辱

我倒出的真相

你就可以洋洋自得

一副世界唯你独大的样子

开心地傻笑



▎祖 国


我从你的身旁路过

像一个乞丐

张望你的华丽

不敢触摸你的骄傲

渴望你给我一碗泥土

我有时间去耕耘

不能恐惧的寒冬

给我一个秋天

好让我有机会收获

被苍天滋润的稻谷

喂饱我没有户籍的孩子

如果还有可能

你就给我一个

迟到许久的春天

我可以把诗意装满行囊

去寻找马雅可夫斯基

和他一起在春意盎然的清晨

用一生最后的嘹亮

去朗诵《祖国》:

我想,让我的祖国了解我

如果我不被了解——那会怎样?

那我只得,像斜雨一样,

从祖国的一旁

走过。



▎梦楼兰


你穿着一件阿斯塔娜

留下的披风

站立在库木塔格的边缘

黯淡了古楼兰

三千年来令多少行者

心醉的容颜

你倚于古桑树下

眼中的那一缕哀怨

泼洒在每块通往大漠外的沙坎上

抹杀了多少

流放于古城墙下

不曾老去的思念

荒凉的古堡外

你手执

采于春天里的胡杨枝

遥望于不再有驼铃和马嘶的

古道边

耳边只能听到

来自远古的轻唤

枭枭孤烟里

你用肺腑

堆满一炉的曲线

在寒冬里一个人取暖

却只能在梦里跋涉着无限远

无法触摸

冷却于昨夜的诺言。





1592896746916577.jpg

赞(3) 赞赏与支持
火种公益文学
看看谁来读过您的诗: [] [琉璃姬] (查看更多)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