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公益文学开拓者)
诗人推荐

青春诗篇 | 尹涵颖:木棉花

录入者:琉璃姬 |  发表日期:2020-06-12 17:15:23  |  浏览:374次
导读:简介:尹涵颖,陕西人,94年生。

1111111111.jpg


曾经,我是

一片纸人

脖子上顶着

一块巨石

过去的月夜里

巨石将我纸片的

胳膊,腰,双腿和

双脚封闭式的关进去


—— 尹涵颖


   222222.jpg



简介:尹涵颖,陕西人,94年生。



《木棉花》


赤裸的红色,呼唤起我的热烈的爱

在四片红色的花瓣中,多加一片红色的花瓣

仿佛我们在人世间

不动声色经历了春夏秋冬

和活着的红色激情


春雨淅淅沥沥

谁给春雨配景――如此有诗意和缄默

如此激情和壮硕的躯干状


木棉花的红色

醒目的绯红驱动体内蠢蠢欲动的血液

像女人火热的红唇

那是爱和坚定不移的火

或是火燃烧着宁死不屈的灵魂铸造了木棉花的形态


灰色的瞳仁里初次与你红色的精神相碰撞

摩擦出死亡与正义的较量

你以你的形态表明你对生活的勇气

我们那黑色的瞳仁里该释放和激活战斗力


土地在夜里水彩出木棉花――你的绽放含有土地传递给你刚柔并济的精神

轮回地绽放勇气和公正不屈的精神

夜里,土地呼唤你的名字:攀枝花,攀枝花

尽情地绽放,请尽情地为勇气和公正不屈绽放




《影 子》


灯光的影子在我的脸上

嘴巴的影子在我的耳朵里


一切屋里的影子

在我的眼里


影子在思考

夜晚她们该去哪?


她们悄悄出门

手里携着一支玫瑰

穿过大街小巷去寻找一份秘密


彼此互相送去一个微笑

互不深拥,背道而去

在星辰的光环下

静静地看海酣睡去或看风懒散走开


看星子吗?想起去年的爱情

思虑自己存在的价值;

只是在黑夜吗?坐在石头上,整个晚上


一只影子和一朵玫瑰


7.13 2017改于2020年,6.10




《定 义》


人们的眼神里闪过一切

对外界的情动

那些双手触摸的温度

在心里激起涟漪

为何发怒?

又为何容忍?


在这个红色时期,

街道,广场,深巷长时间伫立不语

灯红酒绿不再微醉和哼唱

月夜,灯光如聚

在家中的这些天,晚餐,午餐,早餐

难以下咽

在睡梦之中渴望听到胜利的声音

日光依旧

寂静的城,在默默守着怀中的人民

一小碗面条饱腹,

可没有一份力量用双手献给前线


城市乖巧

阴天与雾霾笼罩,看不清远方

一些人

欲望沉重同肥胖一样超标;活着的明天像乱糟糟的头发,又乱又黑


你说对生命的敬畏与热爱淡薄

如何对一具肉身皮囊的价值做个定义?


另一边通宵的灯光说:

它们看到了众多的丰满的灵魂




《故 事》


窗外:发生了

一段稀有的故事


不远处传来一声警惕的哨声

那几个人在思想的房间里原地打转

他们执行和批判他的哨声:

住宅安全,花园土地是安全的,思想的软床是舒适的

为了不再扰民,让他在纸上

签字保证:答应不再犯“愚蠢”的错误


冬季里的朝阳依旧;意识的墙壁破裂

通向死亡的路近在咫尺,故事里的数字不断扩大

凌晨两点,吹哨人的身体失去了吹哨的力量

默哀?

在国土的胸膛上听见风的悼词没有?


2020.2.8致敬前辈李文亮,一路走好



33333.jpg



《梦里的爱情》


你从未让我看你一眼

茫茫的草原,你只留下风和你的名字


你说要做我的晴朗的天

我却在风里找不到你的影子


我一直在捕捉你的心思

你因为迷茫而流浪?

还是为自由而流浪?


泪水她迫不得已

被我在午夜惊扰

她破窗而出

后来,她撕心裂肺般痛苦的流淌不止


我的心在抽动

一边跳动一边痛苦的啜泣


我看到迁徙的草原人们

马儿和家具,妻儿和丈夫

笑容和幸福


荒芜,我看到风迷茫的望着我

听不到:

妇女们听不到我的绝望和无助的声音


你的名字反反复复的被我呼喊

只是风吹着她们的脸庞笑的更幸福


达哇……

是我,只是我




《石头的心愿》


石头,你为什么双眼湿润

是黑夜的笼罩

让你忘记自身的颜色吗?


你的沉默,便是

世界的孤寂

你的追求,

不过是天上的明月

为什么?

你总是夜夜自问自答




《做 客》


听说梦从黑夜的睡眠里诞生


我的灵魂便渴望走进你生活的黑夜


做客的灵魂会迷路吗?

或突然迷茫,模糊的皮囊与千里迢迢的灵魂追求相遇


对你而言:梦长大了,今夜有些漫长

对我而言:高山和人群皆在梦里成全我




《纸 人》


曾经,我是一片纸人

脖子上顶着一块巨石

过去的月夜里,巨石将我纸片的胳膊,腰,双腿和双脚封闭式的关进去。

昨天的梦里,我分不清

是我还是纸人在放飞一只风筝




《傍 晚》


带鱼的白色灵魂漂在天上,

在天上留下一道长长的痕迹;

飞机碰巧从身边飞过成为短暂的陪伴。


天空的手里持线放飞着风筝

线断的时候天空皱了皱眉,

碰巧她看到晚霞躲在她的脚下


远处响起鞭炮声,

清晰的听见有人唱着秦腔,

许多树木庄严且安静地当着听众;

夜晚的时候,

它们窃窃私语的话风可能偷窃到了


晚霞跑远了,

天空的皱纹越来越多,

它生气这个淘气的孩子。


土炕咀嚼着麦草,

鼻孔里冒着腾腾的烟,

这是父亲的爱;

黑夜里晚霞入睡了,

天空的皱纹被抚平了,

这像母亲的爱。

   


444444.jpg

   

(图片来自网络)


赞(1) 赞赏与支持
火种公益文学
看看谁来读过您的诗: [] [琉璃姬] (查看更多)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