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公益文学开拓者)
诗人推荐

诗人酒馆 | 徐甲子:纵是一个轻微的声音,也会让你随声倒下

录入者:琉璃姬 |  发表日期:2020-05-17 11:44:37  |  浏览:250次
导读:简介:徐甲子,当代诗人。写诗作文,曾有近百万文字发表,获有大小奖三十余种[甲鼎文化]主编。


timg.jpg


一些事物必须远离

比如尘埃,病毒

比如不干净的人群

还有花朵,外表艳美

体内有毒。还有

酷似君子的小人


—— 徐甲子



    640.webp.jpg


简介:徐甲子,当代诗人。写诗作文,曾有近百万文字发表,获有大小奖三十余种

[甲鼎文化]主编。





▎新年时光


旧时已过,新年光临

过往如旧衣脱去

我要洗去身上的污垢

修复缺点,清除毛病

让失敬、不恭、忏悔,做为警示

将所有的好,铭记于心


我要把门窗打开

请进第一缕新年的阳光

它带着梅香,在我周边散开

洁净的光芒,弥漫我的心房


一切那么崭新,如新生婴儿

初升的朝阳将黑染红

多么美好的,新年的时光




▎春 节


春天万物生长

一些生命却面临死亡

比如家禽,比如牲畜

比如小小的椿芽……


人间所谓的幸福

往往建立在生命之上。


这春天的节日,隆重而盛大

它是生命的开始,还是生命的结束?




▎一些死亡,必须祭奠

      一一悼作家洪烛


一些死亡,必须祭奠

海子,陈超,祝凤鸣

还有,刚刚离世的洪烛

他们都没能走过,一个甲子的年轮。


一些死亡,必须祭奠

如一支烛火,燃烧得那般疼痛

在照亮他人之时

自己却走向死亡。


风吹来,一些烛火熄灭

另一些烛火,摇摇曳曳

在这命运多舛的世间

又将经受,一场风雨的来临……




▎一棵老槐


爷爷走的那年,门口的老槐树死了。

奶奶说,那棵老槐是她成亲时,

爷爷从野地里刨来的一棵树苗。

七十年风雨,吹打了槐树的成长,

从树苗到枝繁叶茂,

如同我们徐家满堂的子孙。


去年,我回到故乡,

我把那棵老槐树刨起时,

发现它的树根,牢牢地盘在地下。

那些年,家人只看到它的花香叶绿,

却忽略了土地下,由于常年缺水,

槐树根部已全部干枯。


由此,我联想到我年迈的父母,

当然,还有自己的明天……



timg (2).jpg



▎冬夜苍茫


没有光

黑暗围来

深沉的夜,比生慢

比死快。


冬天的最后一夜

明日也许花开,也许冰雪

但,今夜很冷。


冬夜苍茫

明日朝阳之下

能否看见袅袅饮烟?




▎流浪狗


被主人抛弃后,它就流浪于街头

城市的某个角落,是它的归宿。


它常去广场边遛跶

看宠物狗们草坪上撒欢

而它,却不能与之同乐

它知道自己低狗一等。


这只无家可归的狗,

只有默默地躲在一边,

偷窥人狗间的幸福。            

 



▎哗 变

 

在北国,我看见南方的兵马

乘着春风,浩荡而来

他们一路北上,占领山岗和田野


这些来自南方的兵马

摇身一变,成为大地的美容师

在北国,春风一声令下

兵马们纷纷解除武装


这些南方的兵马

风卷残云,一路凯歌

在冰雪的北国,正施实一场

季节的哗变




▎梨花落


风从什么地方吹来

梨花就从什么地方飘落


东边桃花红,西边梨花白

花朵与美人装点的春天

世上万物生长,人间姹紫嫣红


洁身自好的梨花

在莺歌燕舞的季节

随风飘落。三月的梨花雨啊

此吋,唱着忧伤的歌一一

风吹梨花落,我要找外婆……


timg (3).jpg



▎春天里


春天里,我不想赞美桃花

不想赞美她的妖艳,和妩媚

就像我不去赞美一个王妃


在春天,妖娆的桃花得到太多的宠爱

我想把我的爱献给另外的花朵

譬如梨花,这春宫中被忽咯的绣女

譬如菜花,那些千百万农家的女儿


春天里,我不想赞美桃花

因为还有太多的景色需要热爱

譬如绿色的森林,譬如锦绣的山河

还有一些卑微的生命,譬如小草

譬如我身边的草根百姓

他们缺少爱和温暖,如同万物需要阳光

人间需要真情




▎生锈的战刀


生锈的战刀,已与血肉无关

它从战火中一路杀来

寒光凛冽,血花绽放


而今,刀被挂在墙上

昨日成就多少英雄

留下多少悲歌,它不知道

生锈的战刀,老迈的战士

孤苦伶仃,目光冰凉

以沉默守望最后的时光




▎褪色的战旗


硝烟散去,千疮百孔的战旗

飘扬于山岗。


斑斑血迹,在残阳的映照下

凝重而辉煌。


多年后,这面战旗

铺在博物馆里,最终

褪回本色。




▎受伤的战马


一匹马从战场归来,

这是一匹受伤的战马。


血从战马的体内流出,

马的眼里盈着泪光。


这是一匹温顺的战马

牠问主人,为何将我拖入战争?


马的每一声嘶鸣

仿若是对人性的一声声拷问。


这是一匹将要死去的战马

奄奄一息,以泪眼注视着人们。


战马在问,我的生命里

是否粘染了罪恶?




▎手术 , 刀


恐饰从手术开始, 从刀开始

从划开的皮肉声中,一朵梅花

悄然绽放


不知如何进入鬼门,又如何从鬼门而出

如果生命以呼吸甄别

这是生死撕杀的战场


而我是一具可以心跳的肉体

任由命运的宰割


利刀一旦握在人类手里

生命也就不能承受之轻



u=3283934230,2940976360&fm=26&gp=0.jpg



▎雪豹之死


一只雪豹,带着两个孩子

在雪野已饥饿三天。


一群牦牛出现在雪野

本能的母爱让雪豹冲进牛群。


群牛奔跑,一头小牛在雪豹的蹄前倒下

雪豹张开大口,一支牛角将雪豹抛向半空。


数头牦牛向雪豹围来

牦牛怒目圆睁,将尖锐的角剌向雪豹。


为了孩子,牦牛与雪豹

展开了殊死的博斗……


大雪过去,茫茫雪野上

躺着两具尸骨


一具是雪豹,一具是小牛。



▎远 离


一些事物必须远离

比如尘埃,病毒

比如不干净的人群

还有花朵,外表艳美

体内有毒。还有

酷似君子的小人。


必须远离高压禁区

那里雷声稀薄,闪电随至

纵是一个轻微的声音

也会让你随声倒下

甚至毙命。


(图片来自网络)



timg (4).jpg


赞(2) 赞赏与支持
火种公益文学
看看谁来读过您的诗: [] [琉璃姬] (查看更多)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