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公益文学开拓者)
诗人推荐

诗人酒馆 | 步 钊:你负责歌唱,我负责沉默

录入者:琉璃姬 |  发表日期:2020-05-16 07:10:45  |  浏览:429次
导读:作者简介:步钊,姓李,四川珙县人,现居成都简阳市。作品见于《诗歌报》《诗神》《星星》《中外诗星》《青年作家》《深圳青年报》等报刊,多次获奖和收入当代诗文选本。主编过《潜世界诗刊》《蓝族》《新诗天地》等民刊微刊。著有《热爱世界》及《上升》《缪斯的儿女》(合著)等。


timg (4).jpg


尽管你们的声言

如今被他们

踩在脚下

已换不来一块

面包

可你们悲怆的

呐喊

仍然颤栗着

温暖着

无数善良的心

无数善良的人

因此对你们满怀敬意

也许只因为

你们的提醒

这匆促的一生

我不会轻易交出或放弃


—— 步 钊


640.webp.jpg

   

作者简介:步钊,姓李,四川珙县人,现居成都简阳市。作品见于《诗歌报》《诗神》《星星》《中外诗星》《青年作家》《深圳青年报》等报刊,多次获奖和收入当代诗文选本。主编过《潜世界诗刊》《蓝族》《新诗天地》等民刊微刊。著有《热爱世界》及《上升》《缪斯的儿女》(合著)等。




▎不忘初心


初中时跟我

同窗一年的Z同学

是我最喜欢的女孩

看她与女伴

携手走在上学的马路上

这多好啊

听她在课桌前嬉戏

银铃般的笑声

这多好啊

想她在体育课上带我们做体操

伸伸手,弯弯腰

踢踢腿,蹦蹦跳

这多好啊

可她突然转学不见

天空也没了阳光


直到今年回老家

才又见到了她

我想起洛浦河边

零零落落的灯火

她送我出门

我送她回家

然后就站在

化肥厂外的铁索桥上

她的声音还是那么好听

只是不再蹦蹦跳跳

她的眼睛还是那么明亮

隐藏着我看不见的火光

多么希望发生点什么

让我奋不顾身把她救出梦乡

可日子就这样平淡无奇

与当年没什么两样


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是吧

一段还没有开始

也不会结束的爱情

是多么云淡风轻

除了我自己

也没人知道




▎一个上午


这个上午

哪儿也不想去

逗猫,弄草

任日上三竿

把二郎腿翘得老高

屋子不用去扫

更不必设想

哪天扫天下

神是要养的

魂是要守的

天气是需要关心的

鸟儿在树梢欢叫

知了在对牛弹琴

突然间狗叫三声

谁家又来客人


世界那么大

也就随兴吧

有事没事找点事

偷闲得闲不等闲

养花遛鸟

读书品茗

晒晒阳光

怡神清心

也不必再写封信

给一直想念的美人

时光且慢些走

待我旧梦重温

写完这首小诗

遥寄天上浮云




▎你负责歌唱,我负责沉默


诗人邹赴晓

托宇风带来三本诗集

四人诗选,有风吹过

歌唱,或者沉默

轻轻翻开

扉页都写着

步钊兄正

我笑了

想起二十年前

正是云淡风轻

赴晓来到简阳

我们一起编蓝族

出诗集

好快乐的样子

兄弟,多年不见

一向可好?

我们的诗歌

家里还有一堆

同样的集子

上面也有你的亲笔签名

只是如今

你到西安安居了

我还在原地踏步

其实这样也挺好

每天有风吹过

刷新着文字和外套

只是角色换了

你负责歌唱

我沉默就好



timg (3).jpg



▎一些人在大地上穿行

 

一些人在大地上穿行

一些鸟儿在天空飞越

 

一些再见却是再也不见

一些相逢就是永不重逢

 

一些话语出于你口,入于我耳,

一些细节漫不经意,深入内心

 

没有谁的爱情比悲伤更长久

曾经拥有比失落更痛彻心腑

 

该开始的已经开始

该结束的未必结束

 


▎登泰山而小天下


我在泰山顶上

极目远眺


天要下雨

我想撒尿


雨露滋润禾苗壮

小子先来冒个泡


其实我和老天爷

干的也没啥两样



▎在大海边

            

大海啊

你真他妈的大


蓝天啊

你真他妈的蓝


人啊

你真他妈渺小


我站在大海

边上


任耳边海风

呼啸



▎交 流

 

远方的人 废纸堆里的先贤

你们谁将与我同行

一场亘古的雪

淋透了我的心事之后

你们的声音

已从那些纸张和竹简的深处

融入我的骨髓

让我感觉到  

铁与血  帝王和尘土

这之间千古不灭的联系

远方的人

我注意着你们

从开花的河边走过去

边走边吵 自得其乐

那些书本上的废话

就是你们争吵后留下的

而另一些充满奥义的石子

却被你们随手抛往河心

多少个世纪过去了

我还看见你们风雨中挺直的脊梁

和清白纤细的手

强过我们当世的许多圣者

远方的人 故人

尽管你们的声言

如今被他们踩在脚下

已换不来一块面包

可你们悲怆的呐喊

仍然颤栗着温暖着无数善良的心

无数善良的人

因此对你们满怀敬意

也许只因为你们的提醒

这匆促的一生

我不会轻易交出或放弃



timg (2).jpg



▎赞美阳光

 

现在  我只想赞美阳光

和一些遥远的往事

它们的光辉

曾在我少年的心上

刻下爱情的波纹

刻下生命的欢乐

和青春的热情

我记得在那个

洒满阳光的早上

渴望自由的孩子

深挚地凝望大地

心境曾是多么明丽

但现在是冬天

冬天的花草不再鲜妍

怀想的阳光

如一缕梦中的芳香

漫过门槛

照在我严肃的背形上

辉煌  灿烂

此刻  我无比澄净

在斜阳如血的窗前

看马儿在疾风中转向

看经冬的桃李是如何地

脱下绿色的衣衫

平静而超然

我感觉到  少年的阳光

和梦中的往事

徐徐地照在漫山遍野

那些岁月的尘埃

正迅速向天空流失

是啊  就是现在

在这个十点钟的冬日

明媚的阳光

如同生命中的一些美好细节

已流淌在我的血液里

 



▎从现在开始

 

从现在开始

我将保持沉默

象一棵古柏

无声地将根系插入泥土

我将面对天空和海洋

面对你永恒的微笑

拒绝将心事向谁叙说

我站在大地之上

象古往今来的帝王那样

与万物保持距离

我或者是什么或者什么也不是

那都无关紧要

 

从现在开始

你来找我

你从很远的地方来

跋涉了至少半个世纪

你想象我一定

还活在某个地方

或在某个地方呆不下去了

也会去找你 

好多年了

雪一个劲地飘落

玻璃窗外无人走过

冬天的女儿

你能找到我吗

你会不会在某个

美丽的山谷里

继续挨冻受饿

 

从现在开始

我将习惯黑夜

习惯不戴面具走路

不再注意人们

倾斜的脊梁

包括你

我不想改变立场

也不相信奇迹

仅仅在落寞的黄昏里

算一算离家的日子

和回去的路程

偶尔抬头的一瞬间

想象梦乡辉煌的太阳

仍是淡淡地照耀着

河畔长青的桑枝  

 



▎热爱生命

 

我享受着生命和爱情

带给我的抚慰

在这个冷暖疾变的春天里

尽心地培植着

窗前的常青藤

看那些葱笼的绿色

在风中流动

饱含纯洁

此刻 我抚弄着那些技条

回想着多年前的某个日子

和一双清澈的眼睛

面带笑意

我知道有一根永恒的丝线

系着我要去的地方

可那些痴迷

那些浸润在雾中的泪水

那一种无私的感动

曾是多么美丽 多么好

我不用说话

透过单纯的阳光

就可以看到远方的山

和早晨的云霞

组成坦荡人生的美好时光

是我们多么真切的伙伴哪

此刻 我怀想着它们

细细凝望那些青青的叶脉

心境柔和而又感伤

我知道在这个春日里

有许多金色的花儿

动人地呈现着

如生命中的一段似水年华

想起她们

我爱惜每一块有棱有角的石头

想起她们 我的心中

遍布澄净的光明

 


timg (1).jpg



▎球状闪电

 

你极其偶然地

走到我面前

九十九次机会

都已错失

你美妙地看了我一眼

就再也离不开我了

我不说话

那天谁也没说话

我握住你的手

感觉着来自另一世界的

温柔和甜蜜

我拥着你软软的身子

在一片芦苇里聆听雨声

你盯着我的眼睛

我不看你

这时斜坡上的碎沙

索索地滚动着

这时天地间只剩下

两种频率的呼吸和心跳

天后来暗了

我懂得了不少事情

不再为自己保密

黄昏时分

我们走上通往城市的大路

你年长了十岁

我看着你身后的风景

想说点什么

可什么也没说出

这个世界有什么好说的

有你就已经足够

 



▎我该走了

 

你来了我就该走了

还说什么好呢

这些年里人们

早已习惯遗志爱情

我不过在这个早晨

平静地采了一朵花

自己无甚么感觉

别人也没看到

(攀摘花木,罚款伍元!)

春天一会儿就过去了

那朵花平静地

消失在我的日记里

我常常想起过去

想起一朵花的命运

她的芬芳不曾使我激动

她对我捉摸不透

如今很多人不再说从前

阳光真实地照耀着

我脚下的土地 说真的

在你来之前我就想

我该走了

 



▎青春一夜

 

多好呵 你这么说着

黑发便轻轻飘扬起来

这是四月

水鸟远远地飞着

天空高高地蓝着

你偏着头象个孩子

为我唱了一支又一支

好听的歌

 

多好呵 晃荡的山色里

风吹落片片花瓣

无人驾驭的小舟

在湖中越漂越远

芦苇悄悄地舒展叶子

水声重迭回响从前

一声鸽哨高扬地从岸边飞起

不知道远方可有谁听见

 

多好呵  月光盈盈地挥洒着

倾诉满腔心事

风吹动你洁白的衣裙

这是春天的最后一夜

游鱼在水中跳跃

波浪将我们送往明天

多好呵  你又小声唱起一支歌

让我永生永世无法忘怀

 



▎天涯孤旅

 

最后一朵玫瑰

寄给离我最远的那个人

从此了无牵挂

倾听季节转换的声音

如天籁萦回的音乐

从我的面颊拂过

无忧无虑的日子

鸟儿飞过雨后的窗前

不再彷徨

 

想起谁已经记不起

夜静悄悄来了又去

总是这样

那些年里微笑的影子

穿过月光下的竹林

已经了无痕迹

是的 我爱过歌唱过

走过不少弯路

也曾被平庸的空气围困

如今只是换了个方式

在这块土地上

一个人流浪流浪流浪

不想回家

 



▎回想夜莺

 

你听我歌唱

在浅浅的河滩上

怀抱吉它

唱出一支又一支

朴实而悲伤的歌

多少个早晨和黄昏

歌声如种子随风而起

落在你的心上

驱散一切阴郁迷茫

爱情的季节容易流逝

杨树底下你款款而来

如梦中的一片帆影

孤单  但艳丽如霞

所有目光所及的地方

顿时阳光普照

你听我歌唱  在三月

草木随歌声成长

遥想少年日子  有谁

也象我一样  微扬着头

坦然面对一生的恶劣天气

在很远的远方

独自歌唱  

 



▎流 年

 

你每天说话

随即毫不费力地忘光

你低头看脚下

发现总有影子尾随你

你去找一个儿时的伙伴

他已在这个世界消失

你把手举起来

向天空发问

又觉得没什么好问的

你把手指弄得嚓嚓响

向人宣布自己拳头还行

你向邻居借一枚五分硬币

告诉他命运不是这面就是那面

你去送女友出远门

未到车站车已开了

你回来的路上

很悠闲地吹口哨

庆幸从现在起没人敢折磨你

庆幸衣服掉了扣子

可以自己缝上了

你学习动手做饭吃

在屋檐下摔了一跤

站起来对梁上的蛛网笑

回到屋内哼哼呀呀

你洗脚上床

练习一些你这个年龄

不可避免的事情

你用腿敲打墙壁

想翻个身

没翻过去

这晚水龙头一直在响

你的喉管突然开始冒烟

天快亮了吗

有意无意地 你想

 


(图片来自网络)


u=4121529834,684944808&fm=26&gp=0.jpg


赞(5) 赞赏与支持
火种公益文学
看看谁来读过您的诗: [] [琉璃姬] (查看更多)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