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公益文学开拓者)
诗人推荐

诗人酒馆 | 顾 念:永夜词

录入者:琉璃姬 |  发表日期:2020-04-30 06:42:28  |  浏览:513次
导读:简介:顾念,陕西西安人,陕西省青年文学协会会员。有少量作品发于《诗刊》《延河》《陕西诗歌》等。


1588199981759510.jpg



五六七条金鱼在游动

一个人在不停的走

一个人多年后面目可憎

这夜色掩盖的渭水

那些轻伏的荻花

多像钟声里

面容颓唐的人们


——顾 念



1588199997948076.jpg

   


简介:顾念,陕西西安人,陕西省青年文学协会会员。有少量作品发于《诗刊》《延河》《陕西诗歌》等。




▎我祭奠一个人的半生


我祭奠一个人的半生,我像他一样活着——

最后一口呼吸的挣扎,不是为了与世界进行告别


一只山雀飞过山的转角,却没能飞出

疲惫凌乱的人生。时光从眯起眼睛的微笑

至镜面蒙尘的平铺直叙,我们的影子留在少年


影子在九九年的夏天,那时我们一直在说离别

微不足道的人生,随着一场小雪落下




▎大雪词:颓败与重生


I


让我们拭去眉间的风尘,我们的肩

被秋天紧紧的压着。叶子一片片的

落满昏昏欲睡的夜晚,我们醒着

但日子正在坍塌。一个熟悉的人

在上周离去了。另一个熟悉的人

在本周离去。白房子,黑窗户

阴影里的人们来来往往,人间的道路上

还有热血在流动,还有一首诗:

“如果我想找出时光存在的理由,

我必须骄傲的扬起头,把目光,投向

晦暗的天空,艰涩的天空

并仰望一场大雪,然后我该含泪醉去吗?

总有一些突如其来的离别

总有一些对于时光的恐惧,在我漫漫的人生中”


II


我们的诗句,裹着不可知的白裙子

——我是带着我的面具降生的,我总是不停的

忧愁,在黑夜的稿纸上,小心

而清醒的站着。关于房贷,中年肥胖和脱发

或者在城市里仓促而无目的的穿行。七仙女

在我们麻木的视线里迅速远去,这冷若冰霜的

时代。我们在大雪里酗酒,悲伤的吟唱:

“我们醒着,我们醒着。在日出时分

在凌晨,在冰冷黝黑的长安,在混杂了

油腻与嘲弄的气味里,在混杂了粉尘与冷漠的大雪里

一切都尚未变化,让我们尽情的歌唱

热爱羊肉泡馍,四川火锅,烧烤店的烤脑花

热爱读书,写诗,热爱记忆里不可描述的碟片

让我们热烈的活过之后,叹息着,满足的再死吧”


III


我沉沦在大雪里的目光,已经看不清

变幻莫测的归路了。但晨曦

一次次唤醒我:看向窗外,近处的

渭水与灞河,远处是黝黑的秦岭云雾弥漫——

我的灵魂所属之地,我的降生之地

怀旧者的日记与民歌。当太阳升起

所有的光线都起于橙色,所有的暖色调

在十二月,在大雪中。在目所能及的温润里

世界的一半去了南方,我举起一封书信

给生者,死者,爱人,以及兄弟。现在是冬日

太阳在目光里迎风招展,在大雪敞开的怀抱里

我的笑容将会是微醺的,当我写诗时

那些离开的人将会握着我的手,用我的键盘

在温柔的句子里,散发着微光醒来



webwxgetmsgimg (20).jpg






▎灰色的孩子


在山与河的中间。我的Rome

那荆棘的,绿色的,多难的梦想之地


唱诗班的赞美诗如诵经般神圣,水流般铺开

淹没我的房屋,躯体,头颅,以及跳动的心脏


我灰色的孩子,我的Rome

我叩拜。苍穹之上,是风暴,是闪电,是烈烈的骄阳


是我五体投地的潜伏,奏响世界荒凉的挽钟

我灰色的孩子,请以我的名义,剥夺我的热爱与自由


我俗世的眼睛,我滚烫、鲜红的热血流动

在这苍凉的人世里,茫然失措的哭




▎永夜词


I 钟声在暮色里响起


我只是想要写一次钟声,钟声在暮色里响起

还有凌晨三点的长安,暗褐色的酒浆

红脸和红眼睛。一场大雨将要落下

还有一个月下独自行走的人,黑色的月光

穿入了我的窗户,黑的就像是冬天


其实我想写的是活着,鱼缸里的

五六七条金鱼在游动,一个人在不停的走

一个人多年后面目可憎

这夜色掩盖的渭水,那些轻伏的荻花

多像钟声里,面容颓唐的人们


II 十 月


在十月我写下信仰、未来,以及孩子的雀跃

确切的,我主要是想写一写温和从容的微笑

或者说是黑夜里窗口流进来的星光


黑夜的抒情毫无节制,这无边的黑

我形容过一张油腻的桌子,以及爬在上面写诗的时光

一些孤独和无病呻吟。星光照在握笔的手上


但此刻我是清醒的,在漆黑里,努力的睁大眼睛


III 我们终将失去


那些颓败的光芒,终究是会在身上消散掉的

夜的凉意,悬浮在时光的讥诮之上

一个眼神黯淡下来,一片北风里翻滚的叶子

在北风里老去,没有音讯


秋天即将死去,秋夜有漫无边际的黑

渭水始终在窗前静默着,自西向东流去


IV 醉 酒


或者有一次,再从四楼的西面,看小镇的样子

河水在西侧一成不变的流过,这么多年

那片杨树林无声无息的消失,像是

时光里潜伏过的,被打垮的行路人


因此,我拒绝这眼睛里有过的黑暗,黑暗中的忧郁

一次次的开启和闭合。许多的理想

是错觉中产生的。错觉是另一个世界

生长了许多充满希望的眼睛


V 永 夜


难过就是难过。终将失去的

每一天都在老去,每一天都在离开。每一个角落

都有光阴破败与新生的对立,都是死亡与别离



1588200077957414.jpg






▎立 春


应该是笔直的望江楼

倒映在江面上的影子,而不是暗涌

被阳光照耀的波纹粉饰。


人们这么安静,却承载不住

无边的悲伤如一万条沉睡的街道


黑化的画师,洇染桃花的红

高处的眼睛,俯视凡尘——

你承诺的春天还没有出现,而城市捂紧了嘴巴

别无武器和战场




▎所能想象的


这样的夜晚,我看着渭水上空的月亮淌过来

淌过来的月亮在春天里摇晃着


我也摇晃着,病了好多年。我卧室的灯光

黑了好多年,我的爱人尾随了我好多年


春天在窗前的院子里埋下了

足够的叹息,而铺满窗台的是阳光


我向往多年的阳光。我梦幻之中的小城里

十月出生的孩子名为辰。我灾难不断的楚地


是我的月亮啊

我想念一个人好多年,我的目光就浑浊了好多年




▎生死书


琉璃的鱼,游走于阴阳之间。在春日隔离

在掩藏的面孔内,许多人病,许多人跌落


我要替他们死去了!我要替他们死去了

要替他们生,替他们恨。要恐惧,要伤心


要珍惜。要记得某年某月某天的告别

要爱上一切正在鲜活发生的,要在青鸟的翼翅间行走


群山头顶,挂着玉色的明月,这饥肠辘辘的

死无葬身之所的人间。白发一寸寸长出来


▎创 世


阿拉伯婆婆纳开于低微之处,从四月打量人世

稻草人伫立在麦田

一只山雀在边缘试探的时候刚下过一场雨

麦子倒伏在田埂上

路过的蚂蚁吃了一些,雨水也带走一些

小朋友拿着相机拍照

他看见太阳,正火热地停在取景框里






(图片来自网络)



1588200125676115.jpg


赞(6) 赞赏与支持
火种公益文学
看看谁来读过您的诗: [] [琉璃姬] (查看更多)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